4.双抢(1 / 2)

六零娇宠纪 麻逗 1740 字 11个月前

“同志们,双抢就要到来了,前头的工人和军人奋斗在第一线,咱们农民必须咬紧牙关,不怕苦不怕累,做好生产运动,替祖国的粮仓添砖加瓦,人有多大胆地多高产,努力努力再努力,咱们能做到吗?”

“能!”震耳欲聋的吼叫声在耳边响起。

“人民力量比天大,再大困难咱不怕!”

“漫山遍野山歌响,千军万马夏收忙!”

“□□思想光芒万丈,六万万人民潜力无穷尽!”

知了声嘶力竭的鸣叫着,配合着大伙的口号,为这烦躁的七月,增添了几分生机

顾安安现在还是个刚满月的小毛头,乖乖地被顾雅琴抱在怀里,身上穿着个红艳艳的小肚兜,穿着嫩黄色的开裆裤,幸好还有尿戒子,也算勉强没有走光。

现在正值天气最炎热的七月中旬,整片大地就像是一个大蒸笼,顾安安身上穿的已经算少了,依旧酷热难耐,即便跟着顾雅琴躲在树荫底下,顾雅琴还不断地给她扇着小扇子,顾安安白白嫩嫩的小脸蛋还是热的红通通的,就像是一个熟透了的大苹果,让人恨不得咬上一大口。

算算日子,她已经重生整整三十三天了,这些日子里,根据家人的对话里透露出来的讯息,顾安安知道自己原来重生在了1957年,对家里的各个情况,有了基础的了解,她现在生活的这个家,人口有些多,大伯一家,二伯一家,全都住一块。

幸运的是,这个身体的爷爷奶奶,爸爸妈妈,还有两个双胞胎哥哥,都十分疼爱她,虽然仅仅只是一个多月的时间,就足够让从来没有感受过这样的家庭温暖的顾安安沦陷,她想着,自己应该渐渐忘记上一世,好好做爸爸妈妈的孩子,成为这一世,备受宠爱的顾安安。

她此时正被顾雅琴抱着,站在田垄边上的树荫底下,看着村民们双抢,除了她妈,家里的其他人都在双抢的行列里。双抢,顾名思义,抢收和抢种,顾安安就看着大伙热火朝天的喊完口号,拿着铮亮的镰刀将地里谷穗累累的水稻割下,每割下一捋都要仔仔细细放好,一捋捋稻子堆叠在一块,等到差不多数量的时候,随手拿起稻杆简单捆成一扎,放在已经割好的空地上。割稻需要长时间的弯着腰,现在天气炎热,割不了多久,大伙就会腰酸背痛,暑气难耐顾雅琴边上放着一壶从水井里刚打上来的凉井水,还放着一壶已经放凉的白开水,就是等着家人热了渴了消暑用的。

顾雅琴是队上帮忙烧饭的,而且刚刚生完孩子没多久,这次的双抢她就暂时不用上了,不过,这工分,相应的也会扣不少。顾建业能挣钱,不忍心妻子过分劳累,自然是不在意的。

“妈,我也要抱妹妹。”

顾向文和顾向武围在顾雅琴的脚边,对着她撒娇地说到。自从顾安安渐渐褪掉了那层粉皱的外皮,变得越发白胖可爱后,这两人就每天磨着顾雅琴,想要抱自家可爱的妹妹出去显摆显摆。

这也多亏了顾雅琴孕期吃的好,常常还能开小灶补补身子,奶水充沛,自从娘胎出来,顾安安就像是个被吹胖的气球,几乎一天一个样。

而且因为顾建业的工作的关系,常常能搞到残次布匹,那些布匹其实也没什么问题,就是在染色的时候,没有染均匀罢了,这样的布匹,是不需要布票的,只要花钱就成,不过这残次布匹也不是人人都能搞到的,还要有关系,顾建业为了自家宝贝闺女,往家里屯了不少布,加上别的地方寄来的,顾安安身上的衣服从来都是崭新的,不像普通人家,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再漂亮的丫头,裹在那灰不溜秋又脏兮兮的衣服底下,也看不出可爱来了。

这样一个漂漂亮亮的女娃娃,别说是亲人了,就是那些不熟悉的人见了,也会忍不住稀罕一下。

“不行,你们两个力气太小了,妹妹会被摔着的,等你们再大点,就能抱妹妹了。”顾雅琴看着跳着脚,想看她怀里的闺女的儿子,笑了笑,兄弟姐妹和谐友爱也是她乐意见到的,毕竟女孩子将来嫁人了,后头还是得有娘家人撑腰。

“那,那还有多久我才算长大啊?”顾向文眼底闪过一丝失落,他都和大牛吹嘘了好久了,说自己的妹妹比他家那个鼻涕虫可爱千百倍,对方不信,还说他吹牛,他恨不得现在就带着妹妹过去,放在他面前比划比划,看他是不是在吹牛皮。

“再过四年你就可以抱妹妹了。”顾雅琴随意地说了一个大概的数字,等到那时候,安安也大了点,他恐怕还是抱不动。

“四年?”两个小兄弟凑在一块,他们知道一年有365天,当然,也有些年头会多一天,这个就是他们不知道的了,两人掰着手指头在那算,四年一共是多少天,算来算去这手指头都不够用啊,愁的眉头都皱起来了,可爱的模样让顾安安看着忍不住发笑。

“快点,小的们,趁那些人不注意快点把东西都拖回窝里去。”

“黑胖,你太肥了,别在洞口堵着,你这些天都吃什么了,肚子上一层肥膘。”

“三花,你在后头踹黑胖一脚,把它踹出去。”

顾安安听到几声窸窸窣窣的声音,接着就传来一个有些尖利,像是掐着嗓子说话的声音。她好奇地扭着头,想要看看是谁在说话,毕竟这说话的内容,听上去有些怪怪的。

“咱们安安在看什么呢。”顾雅琴抱着不安分的闺女,一手护着她的后脑勺,生怕她自己那动作伤着。

顾安安纳闷了,她的周围除了她妈和两个还在忙着掰手指的哥哥也没其他人啦,自己刚刚听到的声音到底是从哪里传来的呢。

“总算挤出来了,黑胖,从今天开始你的伙食要减半啦,再这样下去,咱们粮仓里的食物都跑你肚子里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