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分家(1 / 2)

六零娇宠纪 麻逗 1365 字 7个月前

“安安怎么样啊?”

顾安安觉得自己的脑袋涨涨的,周围似乎有很多人围着,一声声关切的声音一股脑的挤到她的脑海中,让她忍不住皱了皱眉。

“没什么大碍,可能就是吃热了,回去给孩子用温凉水擦身,每隔一段时间给她喂点水就行了。”

小丰村有自己的卫生站,说是卫生站,实际上也就是一个小平房,里头有一个五十多岁的赤脚大夫,平日里就替村里人看看病,收费也不贵,看个病买点药也就几分钱到几毛钱之间的事。

村里人都是节省的,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去城里看病的,遇到赤脚大夫也看不好的病,要么熬着,要不过的时候,才会去城里。

最先发现顾安安不对劲的是顾建业,他一洗完澡,就兴冲冲的回了屋子,准备抱着香喷喷的宝贝闺女好好睡个午觉,没想到,这一入手,安安的身子滚烫滚烫的,小脸蛋还透着一丝极其不正常的红晕,顾建业试着想要叫醒闺女,哪知道顾安安双眼紧闭,哼唧哼唧的叮咛着,就是没有醒过来。

顾建业当下就急了,外头的苗翠花和正在洗衣服的顾雅琴听到了顾建业的惊呼声,也走了进来,看着被他抱在怀里不太正常的孩子,急忙就催促他带着安安去了卫生站,苗翠花比他们夫妻还想的多了点,回房拿了几块钱,预备着随时去县城的大医院。

“啊——呀——”

正当顾建业觉得这赤脚医生不太靠谱,想要带着闺女去县城仔细检查的时候,顾安安幽幽地醒了过来,她没意识到自己现在的情况,只觉得脑袋胀痛,一抽一抽的,让一重生就没受过罪,备受宠爱呵护的小姑娘瘪了瘪嘴。

“啊啊——”

小丫头窝在爸爸的怀里,边上还有妈妈和奶奶关切的目光,让原本还挺正常的顾安安忍不住有些想哭,眼睛鼻头红红的,哼唧哼唧的却不哭出声。

苗翠花觉得孙女那是遭大罪了,那叫一个心疼,心肝啊宝贝啊叠声哄着,恨不得自己替孙女把这罪给受了。

“妈,要不送安安去城里吧,看安安的样子,也不像是吃热啊。”顾建业看着闺女难受的样子,根本就沉不下心来。

“都怪我,是我没有看好安安,你说明明刚刚还好好的,就一会的功夫,怎么就这样了呢。”前头的两个儿子都皮实,即便有小病小痛,顾雅琴也不会那么担心,可是闺女那么娇娇小小的一团,她用点力都怕弄疼她,现在这样,不是剜她的心吗。

边上的赤脚大夫满头黑线,不就是种个暑吗,用得着这样生离死别的模样吗,而且这农村女娃娃还真不稀罕,他还从来没见过有人对闺女怎么好的。

“哇——”

顾安安终于忍不住大声哭号了起来,脑海中回荡着前世的一幕幕和今生的一幕幕,看着急的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似得家人,心中下定决定,从今天起,她就是顾安安,1957年出生的顾安安。

顾建业不知道闺女在想什么,看她哭的撕心裂肺,小脸憋得通红通红,脑袋里瞬间一片空白,想也不想就要带着闺女去县城。

苗翠花和顾雅琴也没意见,催促着顾建业动作快点,马上回家骑着自行车带着孩子去县城。

顾安安这时候才意识到自己似乎做错事了,看把爸妈和奶奶给急的,只是一开始哭的过火,这时候即便停了下来,也止不住的打了好几个嗝。

“啊啊——”

顾安安好不容易止住哭泣,这厢顾建业几人也准备的差不多了,苗翠花给媳妇拿了钱,又给她装了一个小布袋,里头放着几件顾安安的换洗衣服,谁也不知道这县城的大夫会怎么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