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屯粮(1 / 2)

六零娇宠纪 麻逗 1498 字 7个月前

“这两个小兔崽子,还说咱们乖宝睡着了,我看就是想出去玩了。”

苗翠花走到屋子里,看着眼睛睁的大大的,咧着嘴笑的正欢的孙女,顿时就给两个两个孙子记了一笔,她就说呢,还没到乖宝平日里睡觉的点,怎么就睡了呢。现在想来,一定是两个孙子不耐烦陪乖宝玩,故意找借口溜出去了。

苗翠花上前抱起乖孙女,看到了打开没有盖上的饼干盒,顿时就更来气了。

“吃饼干也不记得把饼干盒盖上,这是存心要招老鼠啊。”苗翠花仔细看了看里头的东西,还好没有被老鼠啃过的痕迹,松了口气,把盖子紧紧盖上,塞回了柜子里。

一旁的顾安安看着奶奶松了口气的模样,真的很想告诉她,有两只老鼠已经拜访过了,只是没有成功罢了。

现在离三年灾害还有将近一年半的功夫,可是普通农民的生活也没宽裕到哪里去,只要能吃饱穿暖就已经很满足了,其他的需求,基本为零。

顾家的条件还算不错,顾建业的户口转到了城里,是吃供应粮的,每个月能按户口本领粮食和油盐酱醋等生活物资,逢年过节,还有糖票,肉票等补贴,每个月的工资也还挺高,因此,常常会在出车去外地的时候,买些县里没有的吃食带给家里的孩子和老人。

因为现在都是吃大锅饭的,顾建业留够自己吃的粮食,会把剩下的粗粮和那些需要粮食的工友换细粮,顾安安现在开始吃的辅食面糊糊就是用精白/面做的,她偶尔也能吃几口鸡蛋羹,不过都是没有调味的,光是这样,也足够让一个喝了几个月母乳的顾安安感到满足了。

现在市面上买的零嘴还是比较少的,有时候,你即便有钱也买不到什么好东西。据顾安安的观察,她爸常常往家里买的糖果只有一种,散称的水果硬糖,看上去五颜六色挺好看的,就是不知道尝起来什么味道。

除了那种水果硬糖,就只剩下两种饼干了,一种是核桃酥,每个大概六七岁孩子的巴掌大,上面撒着满满的芝麻,闻上去酥脆焦香,顾安安没上嘴,也知道那味道差不到哪里去。

还有一种饼干圆圆的,擀的极薄,闻上去有一股葱香味,像是后世的葱味薄饼,这些糕点都是没有包装的,散称后用油纸包裹住,防止受潮变软。

这几样东西,搁后世,恐怕一般孩子碰都不肯碰一下,可是放在现在这个年代,足够引来所有小孩子的瞩目和追捧了。

顾向文和顾向武就常常拿着几颗糖果出去,除了两兄弟自己吃的,还会分给他们的“小弟”,小小的一颗糖果,你先咬小小的一口,再她咬一小口,指甲盖大小的糖果,可以让三四个孩子开心一下午,直到第二天,仿佛嘴里还有那甜滋滋的味道。

也是凭借着这些外物的诱惑,现在才五岁的双胞胎已经是小丰村孩子群里的扛把子了,哄了一堆孩子心甘情愿当他们的小弟。

顾安安的思绪飞了出去,忽然想到自己忽略了一个问题,那就是□□。

现在已经是1958年1月了,离那□□已经不远了,她虽然没有经历过那三年的时光,可也从历史课本和课外书籍当中看到过这三年华国土地上,普通百姓的惨状。

□□,也称□□饥荒,这次灾害的出现,除了自然因素,还有政策因素。

现在实行统购统销,农村除了种子、口粮、饲料以外,所有的米粮都要上交国家,留下来的口粮,也全部由公社食堂统一保存,私人不能储粮。因为浮夸风的缘故,各地都虚报夸张了粮食产量,一个萝卜千斤重,两头毛驴拉不动;肥猪赛大象,就是鼻子短,全村杀一头,足够吃半年......此类报道层出不穷,你说既然产量增加了那上交国家的不也就增加了,那些增加的粮食从哪里来,还不是从农民的嘴巴里抠出来。

这样的事实环境,加上那三年的自然旱灾,情况就更加严峻了。

顾安安记得这三年,全国上下饿死了不少人,有些受灾情况严重的,树皮和草根都啃光了,多少人饿到吃观音土来充饥。

观音土其实就是滑石粉,颗粒细腻,有面粉的感觉,用观音土蒸的馍馍,又白又软,比起那些难以入口的草根,米糠更加受欢迎,可是观音土是要命的,这种东西,不被人体消化,腹胀,排便困难,那个饥荒的年代,多少吃了观音土的人,最后死的时候并不是因为饿死,而是被这无法消化的观音土活活憋死。

可是为了那一线生机,依旧有前赴后继的人选择吃那观音土,都只是为了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