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入v第三弹(1 / 2)

六零娇宠纪 麻逗 2227 字 7个月前

“再看, 再看小心我——”

余阳发现了, 那白面馒头自从从医院回来, 就一直偷偷摸摸地在看他, 你说要看他, 就大大方方的看, 他是那种小气的人吗!

他挥了挥小拳头, 对着一旁的软包子威胁到, 有些恨包不成钢, 嘴里却说着那些个违心的话。

余阳虽然才来到顾家没多久,但是彻底喜欢上了这里的氛围,首先顾婶婶和他妈完全不一样,她看到他和文子武子从外面玩闹回来, 一身的泥巴树叶,会生气地骂他们,有时候还会故意做出要打人的动作, 对他也不例外,只是这打人的力道一点一点都比不上他爸,十个巴掌加起来都没他爸一个巴掌来的狠,拍在后脑勺, 就和挠痒痒似得。

骂完了, 打完了, 顾婶婶会给他们烧热水, 帮他们洗澡, 怕他们玩饿了, 每天还会给他们一些好吃的点心,都是村里常见的豆饼之类的东西,不值钱,但也让余阳难得尝到了被关爱的感觉。

会生气,会打人,会笑,会摸着他的脑袋温温柔柔的说话,顾雅琴完美的满足了余阳对于妈妈的期盼。

而且,自从来了这里以后,他再也不是孤孤单单一个人了,每天都有人陪着一块玩,还认识了好多好多的小伙伴,日子过得一点都不无聊。

余阳不知道他爸他妈闹得怎么样了,反正他已经好些日子没听来见他的爸提到他妈的名字了,他不喜欢那个妈妈,如果最后两人分开了,他也没有任何意见。

只是,如果他爸能在和他妈离开后,继续让他住在顾叔的家里就好了,至于他爸,可以隔些天就来这里看看他,带些好吃的过来。

余阳瞅了瞅一旁的软包子,小脸红了那么一下下,要是能住在顾叔家,他接收这小媳妇也是可以的,反正这软包子还挺可爱的。

他咳嗽了一声,这件事可千万不能让那软包子知道,她现在的脾气就够娇的了,要是知道他现在的想法,那还不爬到他头上去,照他爸的说法,他妈就是恃宠而骄,余阳还不太理解这话的意思,大概就是你对她好不能让她知道,不然就会像他妈一样坏。

余阳如此理解并深刻执行,对着顾安安凶巴巴的,生怕自己把软包子宠坏了。

如果软包子顾安安知道他此时的想法,估计会很不雅观地朝他翻一个白眼,拍一拍屁股,将他双手送给那个觊觎他美好肉体的穿越女堂姐。

*****

苗翠花一宿没睡好,回到家的第一件事就是睡她个痛快,等她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日上三竿,顾保田帮她在登记工分的林会计那里说了一声,今天就不上工了,让她好好休息一天。

苗翠花有一天的时间偷懒,却也没闲着,让老头子赶紧去老大和老二家,把那两个儿子叫过来。

顾保田刚从地里回来,哄了会儿孙子孙女,还没休息一会儿呢,就又在老婆子的催促下起身去了老大和老二家,幸好这离得也不远。

那老婆子,真是越老越嚣张了,都差使起他来了。

有些大男子主义的顾保田在心里嘀咕了几句,不过想到老婆子累了一晚上了,也没说什么,依旧乖乖照她的吩咐过去了。

“妈——”

顾建军和顾建党两兄弟奄头奄脑的,跟着顾保田走了进来,不知道他们妈叫他们两兄弟过来做什么。

顾建军以为他妈是要说侄女丽妮儿掉水那件事,表情不是很好看,有股丧气劲儿。

自家女儿差使比她小五岁的堂妹去洗她妈的小衣,还害的侄女落水,这件事足够村里人说笑个几天的了,今个儿上工,就有好几个混不吝地和他聊他媳妇的裤衩,让顾建军又气又羞,偏偏还没法回嘴。

他的嘴皮子功夫没有老三好,只是一个劲地生闷气,回家又和王梅吵了一架,要不是他爸来叫人,估计这会子还吵着呢。

“村里刚刚分的粮食,你们两家都借出去多少了。”

苗翠花看了老大家的粮仓,就知道这粮食一定是被老大媳妇送回娘家了一部分,老大媳妇和老二媳妇都是一个地方出来的姑娘,而且老二媳妇那德性,她就不信他没送。

一听他妈提的是这事,顾建军的脸色好了很多,只是也好不到哪里去。

要不是他妈昨天来家里看他,他都不知道他那糟心媳妇差点把家里的粮食搬空了,娘家妈只是来哭了几次穷,说她那几个侄子吃不饱饭,那个憨货就隔三差五地拿粮食过去,因为怕他发现,一次就带个十几二十斤,几趟下来,那就是一个不小的数目了。

他说她怎么这段时间往娘家这么勤,原来是当家鼠了。

顾建党相比他哥好了些,毕竟田芳这女人以夫为天,娘家重要,可这男人更重要,田芳借娘家粮食的时候是和顾建党商量过的。

他们家两个大人,三个孩子,顾秀几姐妹吃的一向少,按人头分给她们几姐妹的压根就吃不完,因此家里的粮食还算充裕。

田芳借娘家的粮食不多也不少,四十斤番薯干,三十斤苞米面,只要她娘家人省着点吃,足够撑到下一次分粮了,只是这七十斤粮食一给出去,势必顾秀几姐妹要被克扣了。

顾建党听媳妇的娘家人说了些好话,并且保证下一次一定会归还,耳根子一软,就答应了下来。

一个比一个蠢!

老太太在心里吐槽了几句,你说老三那么精明,这两个做哥哥的咋那么好骗呢,一点都不像是从她肚子里爬出去的。

“这粮食你们就借了?”

苗翠花重点看了看老大顾建军,他们家借出去的粮食恐怕远比老二家来的多,不然王梅也不会让两个小的来家里蹭饭了。

王梅和田芳的娘家是红星公社第八生产队里凹村的,离小丰村一个半小时的脚程,不算特别远,他们村还是不少从那里嫁过来的媳妇,这些天苗翠花也打听了,那里凹村的受灾情况远比隔壁的三石村好多了,他们去年教的粮不算太多,今年也种了不少番薯和苞米,远没到要饿死的地步。

莫不是知道他们小丰村情况好,特地上门来打秋风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