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野餐(1 / 2)

六零娇宠纪 麻逗 4078 字 7个月前

“你让我回娘家去要粮食!”王梅腾地一声从炕上直起身来, 然后又无力地躺下,侧过身去,不搭理顾建军:“要去你去,我没那个脸。”

昨天回娘家的时候,她这一进家门,就受到了家里几个嫂子和弟媳的热烈欢迎,这个给她搬凳子,那个给她倒茶水, 以往一向傲慢的大嫂都给她拧了帕子让她擦脸,这都是她从来没有享受过的待遇。

王梅知道那全是因为那些粮食的功劳, 可是心里依旧还是得意的, 家里的粮食反正吃不完, 分点给日子难过的娘家人怎么了,她王梅是嫁到老顾家去了, 可是只要她姓王一天, 她就还是王家的女儿。

更隐晦点,王梅其实心里也是有些不满的,你说顾家那老头补贴那么高,每个月又有钱拿,又有粮食的贴补,光是他分到的粮食补贴,就够老两口吃的了。

这村里分给他们俩的口粮可是足足有三百多斤呢, 最后还不是进了老三家的口袋。

凭什么, 都是他们的儿子, 老大就没份呢!这里头,起码得分出一百多斤来给他们大房。

王梅想要恶心恶心偏心眼的老两口,这才大方的将粮食借出去,然后让儿子和闺女去老三家蹭饭,谁成想,这老太太更狠,反倒恶心了她一把。

这蹭吃蹭喝的主意毁了,可王梅依旧没有回家要粮的意思。

她已经想好了,自个儿一家四口就敞开肚子吃,在吃完家里的粮食之前,不会再让两个小的去那边占便宜了,省的那老不死的再来家里闹一次。等吃完了所有的粮食,再拿着空米袋去两个老不死的那里要粮,她就不信,那两个老的,还真能看他们的大儿子,大孙子饿死。

“我算了一下,这些日子,你总共往娘家搬了将近一百五十斤的粮食,前头分粮,你娘家总不可能一点粮食都没分到吧,我可是听说了,这里凹村的情况没那么差,分到的粮食虽然吃不饱,可也没到撑不到下次分粮的地步,也就你这个蠢的,上赶着让人扒皮。”

顾建军在亲妈面前是萎了些,可是在媳妇面前,那还是有几分话语权的。

“你要当孝女孝敬你爸妈,没道理连你那几个哥哥和弟弟也要你孝敬,这借出去的一百五十斤粮食,你必须得给我要回个一百斤回来,要不回来,你也别进这个家了。”

顾建军自顾自地说到,他妈刚刚那翻话还在他耳朵里回想呢,如果这旱灾真的不受控制,这粮食可就比金子还贵重了,只要回来一半太便宜这王家人了,起码得要回一大半。

“顾建军,你这话什么意思,你给我说清楚喽。”

王梅睡不下去了,腾地站起身,挥着手尖叫着朝顾建军冲去。

“行了,你给我消停点!”顾建军不慎被抓了条道子,厌烦地一手将王梅挥开。他当初怎么就瞎了眼看上这个女人,孩子孩子教不好,还净想着娘家,好事没她的份,这挑拨离间,添油加醋总能看见她的影子。

昨个儿还闹了那么一出,不仅让他在老二一家面前抬不起头,还被全村人当笑话。你说这好好的女儿犯这种错,还不是当娘的问题。

“妈说了,这粮食要不回来,咱们这日子也别过下去了,去不去要粮,你自己看着办,反正话我撂这了。”

顾建军用被子蒙住头,任凭王梅撒泼似得隔着棉被捶打撒泼。

这王梅不知是打累了,还是想明白了,隔了一会终于消停了下来,顾建军总算松了口气,眉头紧锁着,久久不能睡去。

******

老二顾建党家的情况就好了很多,傍晚的时候,顾建党下了工,从舅舅那借了驴车把在县城医院的媳妇和小闺女接了回来,这一路上,他也没当着闺女的面提起这粮食的事,准备等回了家,再和媳妇儿商量。

顾丽是土生土长的城里人,她出生的时候,各方面的城建都已经十分完善了,即便是农村,也都像模像样的,哪里受得了这五十年代末的乡村风貌。

即便已经有了心理准备,顾丽还是被这破旧的土砖房吓了一大跳,她看着有些坑坑洼洼的泥地,院子里散养着两只鸡,这是在分粮的时候,一块分下来的,按人头的比例分,顾建党家五个人,正好分到两只。这鸡是散养的,院子里好几滩鸡屎没人打理,弥漫着难闻的味道,看的顾丽差点吐出来。

这就是她将要生活的地方,顾丽一时间有些退缩了,不出意外,在改革开放前,她要生活在这个破旧的小院里十几年,她真的受得了吗?

顾丽受到的打击并不止这么一点点,在她看到自己和两个姐姐共用的屋子,那和咸干菜没什么区别,灰呼呼的一团,散发着奇异味道的被子和褥子,更是恨不得下一秒就昏过去,醒来的时候再次穿越,这次她请求穿越大神送她去古代,当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家小姐,如果是公主格格,她也是不介意的。

只可惜,等她闭上眼,再一次睁眼,依旧是在那间灰扑扑的小房间里,面前摆着的,还是那些东西。

妈呀,这还是小姑娘的房间吗,哪个小姑娘这么不爱干净,这种脏兮兮臭乎乎的被子,谁睡得下去啊。

“丽妮儿,你怎么脸色这么难看啊,是身体还没好吗?”大姐顾秀摸了摸妹妹枯黄稀少的头发,眼含担忧。

作为一家长姐,顾秀很有长姐为母的模样,因为父母不给力,且不重视几个女儿,可以说顾丽是顾秀一手照顾大的,虽然两人也就只差了三岁。

“丽妮儿受了大罪,这些天她的活就我和大姐帮着做了吧,让她好好休息休息。”一旁的顾春也是满脸疼惜,知道妹妹落水的时候她简直吓坏了,其实最早大堂姐差使的人是她,只是都是分家的人了,她哪里会答应大堂姐这不合理的请求,于是就被她拒绝了。她没想到,自己一拒绝,大堂姐就找了脾气最好,胆子最小的妹妹顾丽。

从昨晚到现在,最懊悔的人就要数顾春了,她一直在想,要是昨晚她答应了大堂姐的请求,妹妹就不会落水了。

丽妮儿才五岁,她好歹也是七岁的人了,总比丽妮儿干事更稳妥些,说不定,她就不会掉下河里去。

两个姐姐的关心都是真心实意的,让顾丽很受感动,在原身的记忆里,三姐妹的感情一直都很好,只是三人之后的结局都很普通,嫁了普通的男人,生了几个普通的孩子,相互扶持,没受什么大罪,可也幸福不到哪里去。

相交于后来风风光光开公司,住别墅的三叔一家,他们的日子,过的着实平凡。

尤其是顾安安,居然嫁给了余阳,要知道余阳的出生那可是......

顾丽豁然开朗,或许她这辈子的使命除了做一个光芒万丈,万众瞩目的女主,还有一个重大的任务,就是带领两个姐姐走向幸福。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忍得了鸡屎,睡得了臭被子。

顾丽感受着身下冷冰冰,泛着潮气,又有一股若有似无的怪味的被子,在心里头安慰自己。

可能是天气还没彻底转暖的缘故,又或是刚落水的缘故,顾丽总觉得凉飕飕的,从骨子里泛着凉气,翻来覆去睡不着。

“快睡吧,明天还要早起呢。”

一旁的顾秀睡眠好,早早就睡过去了,被顾丽的动作惊醒,迷迷糊糊地呢喃了几句,拍了拍妹妹的背,感受到她身子有些凉,将顾丽冰凉凉的手塞到自己的肚子上,又将小妹妹泛着凉意的腿用自己的腿夹住。

有了一个天然的大暖炉,顾丽总算舒服了些,这睡意渐渐上头,没一会,这顾丽也沉沉睡过去了。

“妈说让我去把粮食要回来?”

隔壁的屋子,田芳正和顾建党压低声音说着话。

“嗯。”顾建党瓮声瓮气地回答道,“妈很生气,说这粮食要是要不回来,你也不用再进这顾家的门了。”

听了顾建党的话,田芳的嘴里有些泛苦。

她不觉得是这粮食的事情惹到了婆婆,毕竟这村里往娘家借粮的人不在少数,他们顾家都分家了,她借自家的粮食给娘家,和苗翠花这个婆婆也扯不上关系,左右她也不会像大嫂一样,让家里几个孩子去蹭吃蹭喝。

她觉得,婆婆这是借机在敲打她,因为她没有儿子。

这么一想,田芳这心骤然揪紧,如果她要不回粮食,婆婆是不是有名正言顺的借口让她男人休了她,然后再娶一个新媳妇,给她生孙子。

田芳越想越觉得是这样,虽然婆婆从来就没有催过她生儿子,可是在村子里,哪一户人家可以没有儿子呢,婆婆只是掩藏的好,其实心底里早就已经对她不满很久了,不然为什么分家的时候老大家分的比他们多,公公婆婆也没有提出异议,不就是因为她没给老顾家生个孙子吗!

此刻田芳早就忘了一开始苗翠花是打算平分的,只是他们自己不会争取,才让王梅占了便宜过去。

田芳越想越心酸,越想越委屈,你说她都生了这么多个闺女了,老天爷怎么就不赐她个儿子呢。

“你赶明儿就回一趟娘家,让几个舅哥把粮食扛回来,如果实在缺粮,扛回来一半也成。”顾建党老老实实照他妈吩咐的话说了一遍,然后就沉沉地睡了过去,没一会的功夫,鼾声就震天响了。

田芳有满肚子的委屈,却没人可以倾诉,这眼泪唰唰地往下淌,把这枕巾都浸湿了。

这粮食送出去简单,要回来就难了,她几乎可以想到娘家妈的破口大骂和几个嫂子的白眼了。

田芳攥紧了被角,比起被骂,她更担心被赶出顾家。

顾家的条件多好啊,没了她这个不下蛋的,有的是年轻大姑娘愿意嫁进来,但是她没了顾建党,又有前头连生三个闺女的名声,恐怕想要在找一个普通男人都难。

田芳一想到自己一旦被赶出顾家,很有可能她那娘家妈就会用高价的彩礼把她嫁给老鳏夫,或是身体有疾的男人,吓得打了个哆嗦,紧紧闭上眼睛。

不行,这粮食一定得要回来。

******

这王家和田家估计也真没到那山穷水尽的地步,只是想从出嫁的闺女那沾点便宜,现在苗老太放狠话了,两家都乖乖地吐了一半的粮食出来,这王家因为顾建军的话,吐回了一大半到嘴的粮食。

除了不想离婚,这两家人也有自己的小心思,就是不想彻底和顾家撕破脸,这粮食,有借有还再借不难,真要是现在撕破脸了,到时候真有什么困难了,恐怕一颗稻穗都要不过来了。

这粮食是还了,可说起来,这王家和田家还算是占了便宜,即便这样,王梅和田芳这两个出嫁女在娘家也没落个好,反而被数落地狗血喷头,最近这一段时间回娘家,恐怕除了闭门羹,什么都吃不到了。

苗翠花可不管两个媳妇的处境,谁让她们没脑子胡乱做好人的,她只要看到粮食回来了,这心就放下一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