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大丰收(1 / 2)

六零娇宠纪 麻逗 3547 字 7个月前

“最近这山里的山鼠越来越难抓了, 以往放个笼子, 总能逮住三四只,现在连一只都够呛。” 刚刚那个附和顾向文说话的是同村姓黄人家的孩子, 名字叫黄瓜,他还有两个哥哥,分别叫黄东和黄西,原本再来一个小子是想叫黄南的,只是那时候刚刚地里的东瓜成熟了, 那人就灵机一动, 干脆给老三取名叫做黄瓜, 冬瓜,西瓜, 黄瓜,三兄弟凑一块家里正好集齐了三种瓜,这对没读过多少书的村里人来说也是个好彩头。

至于好不好听, 村里人哪管这个啊, 读起来上口,那就是好名字,没见这狗蛋驴蛋的名儿也到处跑吗, 这黄瓜,已经是个极其文雅的名字了。

那个叫黄瓜的小不点丝毫不知道自己的名字在后世会有那么多引申的含义,在那滔滔不绝地讲述自己这些日子捉山鼠的经验。

“我奶说是这世道不好, 这山鼠也都往深山里钻了, 要不就全饿死了, 往后这山鼠只会越来越少。”

黄瓜唉声叹气的,他们家这次也分了粮,按理说也足够吃,可谁让他大哥今年十三,二哥今年十二,两个都是长身体最能吃的时候,偏偏分的粮食按小孩儿那份算的,家里的粮就有些紧巴巴的了,而且他爷爷和顾保田关系好,也听到了些风声,这粮食掐的紧,每餐都是苞米面混野菜馍馍,或是番薯粥,偶尔来碗炒面或是杂粮疙瘩,吃的还没大锅饭时候来的好。

这炒面可不是后世的面条,而是玉米面,小麦面,黑豆面在锅里翻炒,然后用凉白开冲开和匀,用勺子挖着吃。

这种炒面也算稀罕,因为花的面多,即便冲的稀一点,那也分量足,是这么多伙食里头的调剂品,最受孩子喜欢。

可就炒面再好,也比不上饺子,白面馒头来的有滋味啊。

黄瓜最近每餐就只能吃个六分饱,再来两分水饱,剩下的那两分,就靠自己解决了。

他们一群孩子每天凑在一块也不是瞎玩的,运气好逮到些麻雀山鼠,偶尔下河摸条鱼或是黄鳝泥鳅,都是解馋的好东西。

大人也知道山里好,可是这一个麻雀又有多少肉呢,抓一只麻雀没准几个小时就过去了。他们现在心里眼里都是庄家粮食,这捉一只麻雀的功夫,还不如多给地里的粮食浇一桶水呢,费时费力的活就交给了家里这些孩子,正好让他们消散一下多余的精力,顺道节省一下家里的伙食。

几个月前,他们还是常常能丰收的,可是随着这天气一直都没好转的迹象,这收获,也越来越少了。

“要不咱们这次往里头走一走!”黄瓜是个胆大的,蠢蠢欲动地朝顾向文提议道。

他比顾向文还大了两岁,却对顾向文马首是瞻,除了八岁的人还打不过一个六岁的人甘拜下风外,还有一点,就是顾家两兄弟常常能变出他们没有的东西来,偶尔是糖块,偶尔是香脆可口的芝麻饼,都是稀罕东西,为了这些,也有的是人愿意听他们的话。

“不行——”顾向文犹豫了一下,拒绝了。

他奶奶千叮咛万嘱咐,只能在山脚下活动,千万不能往深山里跑,传闻中,他们后头的这座山里,再往里些走,有一个野猪岙,那里一头头都是牛犊大的野猪,成群结队的,没点本事,遇上了就是一个死字。

传说中在他们爷爷的爷爷辈,还是更早的时候也有一年遇上天灾,不少人就将心眼盯上了野猪岙的那些野猪,组织了一群青壮力拿着武器进山,那野猪岙的野猪一头头膘肥体壮的,看的村里人眼睛都红了,可惜,野猪皮厚,而且通常都是成群结队的,脾气燥又好斗,那一次进山,去了二十几人,出来的只有一半,带出来的尸体都被野猪啃的坑坑洼洼了,人饿,野猪也好不到哪里去,人把野猪当食物,野猪也没和人客气。

在那样的荒年,家里少了一个青壮力那打击几乎是毁灭式的,从那以后野猪岙就成了附近几个村口口相传的禁地,直到现在,老一辈提起这件事,还心有余悸。

现在的情况有些不好,可是大伙也没人把目光盯到那一堆活动的肉山上,为的怕就是这个。

不过,等到饿极了的时候,可怕也没人会顾忌这一点了,饿死还是拼一把,这是人都会想的问题。

除了野猪,传闻中那里还有狼群和黑熊,总是很危险,那些有经验的老猎户都不敢进去,别说小孩子了,那就是给野兽送鲜肉去的。

更别提今天顾向文还带了宝贝妹妹出来,他可是立了军令状的,要是妹妹磕到碰到了一点,下次奶奶就不会让他再带妹妹出来了,晚上还得被爸妈混合双打。

这对一个孩子来说,可比野兽可怕的多得多。

黄瓜闻言有些失望,不过说起来,他也是听着这野猪岙和狼牙峰的传说长大的,真要让他进到更深的山里头,其实也是有些害怕的。

初秋时节,这山里有不少野果子可以食用,不过现在这情况,只要是能吃的果子,估计都被没事就上山的孩子扫荡一空了,除了少数漏网之鱼,几乎找不到野果食用。

“大哥你看——”顾安安指着不远处的一棵枣树,上头挂着一颗颗绿油油已经有些泛黄泛红的枣子。

那应该是枣树吧,顾安安也有些不确定,但是那枣子和她上辈子吃过的长得差不多,一想到那脆甜脆甜的味道,顾安安都忍不住口水泛滥了。

一旁的众人面面相觑,看着顾安安仰着肥嘟嘟的小脸蛋,看着枣子犯馋的模样,想笑又不敢笑。

“二堂哥,我也想吃枣子。”

同样没见识的还有穿越女顾丽一只,天知道她现在有多馋,穿越的日子并不好受,有很多活,吃的还不好,顾丽多少次想要甩手不干,要不是还有未来的美好生活在给她加油鼓劲,她都想去当初她穿越过来的河里跳下去,这样没准还能穿回去呢。

可是顾丽不敢赌,她虽然表现的乐观,可是上一世猝死的刹那,那种绝望后悔的感觉至今她都留有余悸,万一这一跳,就彻底死了呢,那多不划算啊。

顾丽想啊,她还要吃肉,她要买古董买房子,她要结识马云马化腾,好不容易有这别人没有的机遇,她怎么都不能退缩啊。

不然,白瞎了了老天爷对她的另眼相待了。

此时的顾丽先把自己的雄心壮志放到了一边,看着那一树的枣子眼睛都快红了。

这莫不是个傻子?

边上的人用纳闷的眼神看着顾丽,这顾安安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还正常,毕竟她才两岁出头,也没怎么出来过,顾丽以前可是经常跟顾秀她们上山的,怎么她也不知道啊。

顾向武一想到奶奶说着堂妹的脑子估计不好使了,就了然了,你说人脑子坏了,眼睛也抽筋了,一时糊涂把这东西当做可以吃的枣子也是能原谅的。

顾向武蹭蹭蹭爬到树上,摘了满满一捧枣子下来,十分大方地递到妹妹和堂妹的面前。

“吃吧,要多少有多少,管够。”

那大方的模样,看的顾安安直泛嘀咕,觉得似乎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狐疑地看了二哥一眼,没敢立马伸手接。顾丽没管那么多,拿过一颗枣子,也不管洗没洗过了,直接塞进了嘴里。

酸,极致的酸,一咬下去,那酸水就在口腔里爆浆似的炸开,酸味过后就是涩,又酸又涩,根本就不是市面上的那些枣子。

“哈哈哈哈,顾丽,你连酸枣都不认得了,现在这枣子压根就不能吃,等它彻底红了,还算有点甜味儿,这东西要是现在能吃,你觉得还有这满树的枣子等着咱们来摘吗?”

黄瓜都快笑道躺地上打滚了,看着顾丽五官酸到皱成一团的表情,笑的难以自抑。

顾安安看顾丽一只呸呸呸,想把嘴里那酸枣的怪味吐出来的模样,庆幸自己刚刚没有吃那酸枣,同时,她也生气地瞪了自家恶作剧的二哥一样,刚刚要不是她机灵,不就吃了这酸枣了吗。

二哥最坏了,一点都不如大哥来的好。

被瞪了一眼的顾向武挠了挠头,他这不是看妹妹好奇这才给她摘的吗,怎么反而被瞪了呢,妹妹不是应该高兴才对吗。

有了这次的经验,“土包子”顾安安和顾丽再也不敢随意吃那些看上去十分美味的野果了,除非看着他们都吃了,才敢尝试一下味道。

这一趟,他们运气还算不错,碰上了一种叫土名叫刺刺的野果,刺刺顾名思义,外头有一层长着尖刺的外壳,要小心地避开那些刺,把果壳掰开,里头的内瓤味道甘甜,是这个时节山里难得的美味。

他们这次发现的是一块没人发现过的刺刺丛,少说也有三四十个刺刺果,每人都分到了两个,顾向文几个都分到了三个,顾安安看大家都只吃了一个,剩下的那个放进了后头的背篓里,估计是带给家里人吃去了。

顾丽也十分喜欢那刺刺的味道,犹豫了良久,还是没有吃掉剩下的那一个,放到了身后的背篓里,准备回去带给两个姐姐尝尝。

顾安安看到了她这个举动,觉得这穿越堂姐或许没有小说中写的那样麻烦,还是挺善良的。

也是,前世也不过是一个普通的高中毕业生,还是单纯的年纪呢,顶多犯点中二病,又能坏到哪里去呢。

“这几个回去给爷爷和爸泡酒,刺刺泡酒对人好,而且刺刺泡的酒爷爷最喜欢了。”顾向文和顾向武两兄弟也都只吃了一个尝尝味道,剩下的几个都放到了背篓里,回去给爷爷泡酒,顾安安也想把自己那个贡献出去,可是两兄弟没让,硬是拨开了壳,让她吃了下去。

顾丽看的羡慕,这老天怎么没让她直接投胎到顾安安身上呢,那简直就是人生easy模式啊。

不过转念想想,顾安安有两个哥哥,她也有两个疼她的姐姐,她也没差她什么。顾丽很快给自己打了鸡血,生龙活虎起来。

之后就没有这样的好运气了,发现了一颗山葡萄树,上头只剩下了了几串山葡萄,还是没成熟的。

就这样一路走,一路寻找,终于来到了他们此行的目的地。

那是一片小树林,一到秋天,这树叶都枯黄了,树枝上疏疏落落地挂着些树叶,随着风吹,一摆一摆的,随时会落下来。地上满满都是堆积的落叶,走在上头,发出咯吱咯吱早已被太阳晒得干透的落叶碎落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