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入学(1 / 2)

屠星洲低落的心情和周围兴奋又充满朝气的同学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一边听着爷爷喋喋不休的碎碎念,一边整了整自己的背包。

耳边又传来爷爷的叨逼叨:“星洲啊,其实大学读不读不重要,重要的是找媳妇!你看看这学校里美女多不多啊?到时候你一定要多要女孩子的手机号,多给女孩子来往。如果你找不到女朋友,就别毕业了听到没有?”

屠星洲欲哭无泪的答应了一声,该怎样向爷爷坦白比较好呢?他并不喜欢女孩子,只喜欢男孩子。而且喜欢长的英俊雄武帅气的男孩子!作为一个天生的小gay,他很怕伤爷爷的心。所以这件事一直藏在他心里,从未敢和爷爷提起过。

说起来,他不敢出柜的原因很复杂。复杂到……

唉,三言两语真的说不清楚。总之,从他出生起就注定了,自己这辈子对于族人来说就是个废物,只能拿来传宗接代。

屠星洲的爷爷屠海见他如此敷衍,又大着嗓门儿吼了一嗓子,说道:“臭小子!爷爷的话你到底放没放到心上?跟你说过多少遍了,屠家的香火不能断,断了爷爷就是屠氏的罪人!还有,你千万别跟同学提起你眼睛的问题。否则,肯定没有女孩子愿意和你玩儿了,记住没有?”

屠星洲终于认真的答了爷爷一句:“是,我知道了爷爷!”

一阵微风吹过,吹起了屠星洲长过眉毛盖住半只眼睛的柔软黑发。露出一张极其清俊秀逸,几乎有些超尘脱俗的脸庞。眉眼精致,鼻梁挺秀,薄唇微抿,尤其一双眼睛,仿佛花朵一般传神,却又没有丝毫的女气。附近的小姑娘立即倒抽一口冷气,低呼道:“哇!好帅!哪个班的?”

立即有小伙伴们奔走相告:“生命科学系,大一的学弟。”

“你怎么知道的?”

“刚刚有学姐接待的他,长的好看一眼就记住了。就是太容易害羞了,不太喜欢和人说话。叫什么来着?哦,叫屠星洲。”

听着周围传来的切切私语声,屠海稍稍放下了一点心。虽说屠星洲天生就不是继承家族传承的料,但至少模样生的好看。这在屠家来说,可以说是出类拔萃的长相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抱错了,如果不是因为屠星洲身上那熟悉的传承标志。

屠星洲刚出生的时候,村子里山上所有的小动物全都围在了屠家老宅外面。屠海一看到这小孙子就有些发懵,看这模样长相,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老宁家的。屠家人戾气重,都是一副面阔口方横眉怒目的样子。这孩子却一双花瓣似的大眼睛,皮肤吹弹可破嫩白滑腻,就连长大以后也是俊美的忍不住让小姑娘砰然心动。

宿舍近在眼前,屠星洲便对屠海说道:“爷爷,您回去吧!我自己可以的。”

屠海背上背着山货,是给屠星洲平日里吃的。他抬头看了看近在眼前的宿舍楼,点了点头,说道:“也好,你们年轻人,就是不喜欢我们这些老家伙插手。罢了,只要你把媳妇领进门把孩子生了,你愿意怎样就怎样吧!”

望着爷爷离开的背影,屠星洲终于松了口气。

至少,大学的四年,爷爷应该不会再逼婚了吧?毕竟j市离家乡那么远,他那么大年纪了,这次如果不是蹭大师兄的车,他也不会跟着一起过来。

按照学长的吩咐,屠星洲进了宿舍楼三楼。j大是个很老的大学了,宿舍楼也很老旧。水泥地面,绿漆的窗户。他的宿舍在309,最尽头的一间。

虽然因为一些特殊的原因他并不打算住宿舍,但是该报到的还是要去报到一下。于是他拉着行李箱,走进了空荡荡的309宿舍。看来自己应该是第一个,因这宿舍里还没有其他人。

宿舍还算宽敞,有独立的卫生间,用具和床铺还算新。屠星洲把领来的被褥放到了靠窗的一张床铺上,铺上自己领来的被褥,把行李箱放到了床底下。稍微整理了一下,便翻出手机来,打开微信,点开一个元宝的头像发了一条信息:“大师兄,我安顿好了。”

对方很快给他回了一条信息:“嗯,我给你留了一张卡,在你的行李箱夹层里。”

屠星洲弯身把行李箱拉了出来,果然看到一张工商银行的卡。他给对方回复了一句:“谢谢大师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