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字灵(1 / 2)

早餐屠星洲不想在食堂吃,学校后门外面一条街,两边林立着各种店铺。其中就有不少卖早点的,琳琅满目,生意都还不错。于是他骑着自行车去了西门,选了一个看上去还不错的早点摊,要了一碗豆腐脑配了三根油条。

屠星洲喝了一口豆腐脑,感觉味道还不错。就着店家免费送的小咸菜,吃下了三根油条。付钱的时候屠星洲也有点咋舌,一顿早餐要八元,如今物价真是飞涨的让他难以接受啊!

吃完早餐后他又穿过校园去了学校东门,那边有一个专门发布小广告的墙报。上面是校园内的各种出售求购信息,他来回找了好几遍,最后在一个角落里看到一个求合租的信息。上面是一个复式楼房的合租信息,五室两厅。下面的三个房间有人住了,楼上空置,现求两名单身男性合租。单间每音八百,整租楼上一千五,房租月付。

校园里发布小广告都会将a4纸的下半部会打印上一个一个的手机号,再用剪刀剪成一条一条的,以便于感兴趣的同学存留。屠星洲撕下一个手机号,装进了兜里。

他在校内论坛上也找过租房信息,现在租房子仿佛都是押一付三。租单间,还是要和别的同学打交道。如果是复式楼房的二楼,私密性应该会强一些。而且不用押一付三,能缓解一下自己的压力。他不想用大师兄给他留下的钱,今天再完成一个任务,手里就有两千块钱了。屠星洲想把这间房子租下来,于是打电话咨询了一下。

电话响了三声被接了起来,一个温软好听的声音传入耳中:“您好,请问是要租房子吗?”

屠星洲一脚踏在马路牙子上,一脚踩着脚踏板,说道:“是,同学你好,请问房子还在吗?”

对方说道:“还在的,要求只有一点,请问您是单身男性吗?”

屠星洲说道:“是是,我是单身。那个,我想整租下来,房租是月付的对吗?”

对方说道:“是月付,地址就在学校旁边的德馨园小区。方便的话最好正式开学前来看房,因为过几天我们就要开始军训了。”

屠星洲一听,便随口问道:“同学也是大一新生吗?我是生命科学系的,你呢?”

对方答道:“是,巧了,我也是生命科学系。我们这边还有两个,一个体育系,一个计算机系。都是大一的新生,到时候可以一起去学校。”

屠星洲很开心,竟然能遇到同为大一新生的室友,说不定这次租房子应该租的挺顺利。屠星洲挂断电话,又打开无尽的任务app看了下导航,便朝着目的地出发了。

终点是德育中国,说起来,这里可是整个j市最贵的私利高中了。看来这个孩子并不像想象中贫穷,只是很不幸,他即将失去自己的母亲。

远远的看到男孩站在校门口,白色的德育中学校服穿在他身上显得有些大。男孩虽然白瘦但真的太瘦了,如许多发育中的男孩子一样,校服仿佛挂在身上一般。

屠星洲上前闸住车,问道:“刘梓心同学?”

站在那里的男生立即上前道:“是,您是来帮我的大师吧?您好大师,我就是刘梓心。”

屠星洲虽然卜算的技术不行,相面的技相还是可以的。这孩子看面相,的确要面临人生最大的一道坎儿。能撑着考上高中,也确实挺不容易的。屠星洲从自己的双肩背包里拿出一个小玻璃瓶造型的吊坠儿,递到了少年手里,并说道:“你把它戴上,我能保证你这次能考全年级第一名。”

刘梓心接过吊坠,眼中闪过一丝迷茫。显然,他有点不太信任,给他一个小吊坠,就能考全年级第一了?不过这位大师是自己从那款风靡整个灵异圈的app上请来的,不论如何,自己都应该报着虔诚的心理信服他。于是他毅然将那个吊坠儿戴在了脖子上,说道:“谢谢大师,我进去考试了。我们下午当天就发放成绩,麻烦大师您稍微等我一下,等我放学再把这个还给您。”

屠星洲点了点头,心道这孩子确实赤子之心。有这么好的东西,谁还会想着还回去?谁不愿意每次考试都是全年级第一?就像屠星洲,他每次考试都是全年级第一,而且这次还是他们那里的高考状元。世人只道屠星洲是学霸,其实屠星洲只是个伪学霸。

刘梓心进去考试了,屠星洲便有些无聊。他拿出手机把之前那个手机号加入了通讯录,并打开微信加了刚刚那名同学的好友。很快,那名同学便同意了他的请求,并给他发了条信息。

三千若水:你好同学,我这里有几张房子的照片,你可以先看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