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肇事(1 / 2)

这时旁边一个年轻小姑娘走了过来,她身上穿着xx孤儿院的制服,问屠星洲道:“请问是小星星大师吗?”

屠星洲说道:“对,我就是小星星,你就是发布任务的欠斤吧?”

对方立即上前同他握了握手,说道:“是,我叫徐欣,是xx孤儿院的义工。陈思彤小朋友的档案已经归入这家孤儿院,可是害她变成孤儿的肇事司机还没找到。”

屠星洲点了点头,说道:“我们先去看看警察同志找到了什么线索吧!”

徐欣跟随着屠星洲来到几名警察同志的包围圈,只见刚刚喊话的那名小警察正用镊子将一枚断裂的吊坠放进塑料袋里。被称为孔队的俊美男子接过证物袋,他看了一眼,便分析道:“这是经过车轮碾压而碎裂的,上面还有一块车轮印的花纹。”

徐欣一看这半枚吊坠,立即上前说道:“我认识这个,陈思彤小朋友的脖子上有一枚一模一样的,但是要稍微小一些。这个应该是她妈妈的,这是时下很流行的亲子项链。”

孔队抬头看了一眼徐欣,嗯了一声,说道:“继续排查最近的监控吧!”

而屠星洲此刻却闭上了眼睛,待他再睁眼时,墨绿色的瞳孔已经在断裂的吊坠上看到一圈圈附在上面的蓝色灵光。他将这灵光锁定,只要这灵光去过的地方,他就能循着灵光找到具体位置。于是他看到宽阔的马路上,两道车轮印下,一行灵光向远处延伸着。

屠星洲转头去问徐欣:“你有车吗?我想我能找到那个肇事司机了。”

徐欣一脸不可思议的问道:“这……这样就能找到了?不需要查监控和各个路口的关卡吗?”

屠星洲摇了摇头,说道:“不需要,我有我自己的方法。”

徐欣说道:“我们开了孤儿院的车过来,司机也是我们的一个义工,您有什么需求就吩咐我们吧!”

两人的交谈落入孔队的耳中,他只是抬头看了他们一眼,没多说什么。继续低头和手下交流着什么,将证物收了起来。

屠星洲等三人上了孤儿院的车,司机启动车子,屠星洲说道:“顺着马路往前走,我说怎么走你就怎么走。”

司机是个戴着眼镜的男孩子,这男孩子听了屠星洲的话后便点了点头,说道:“好的。”

走到路的尽头,屠星洲再次睁眼,指了一个方向:“这边。”

那是去往市区的方向,看来司机逃逸后并没有离开j市,而是进了城。然而走上这条路,就变得车水马龙。j市郊区有不少运输公司,那么多的车辆,就算查监控,也很难查到具体是哪一辆。再说,对方是什么时候离开的现场,有没有在别的地方滞留,这个谁也不敢确定,所以孔队他们查的有些困难。

再加上网友们和义工们义愤填膺,这件事就变成了一件大众悬赏的事件。

进入市区以后,灵气就显得有些散乱了。来回的车辆会影响灵气的聚拢,幸亏这车辆离开的时间并不长,司机应该是害怕了,所以停了一段时间才进城的。

屠星洲他们顺着略微有些散乱的灵气走了大约二十多分钟,屠星洲在一座十分奢华的小区前停下。屠星洲说道:“我们要进入这个小区。”

女义工徐欣忽然说道:“哦,我知道这里!这里是陈思彤外公的家!”

屠星洲回头看向后座上的徐欣,问道:“什么意思?既然小姑娘是有亲戚的,为什么还要送去孤儿院?”

徐欣说道:“因为她外公前段时间去世了,只有一个舅舅,很可惜,她舅舅拒绝抚养她。”

戴眼镜的义工说道:“你们说,肇事司机会不会是她舅舅?”

徐欣说:“动机呢?就因为他不想抚养小姑娘?可是她已经被送进孤儿院了啊!不对,在小姑娘出事之前一直都是由母亲抚养的。如果小姑娘的母亲不出事,就不会涉及到抚养权的问题,这道理说不通啊!”

屠星洲说道:“案件的分析还是交给警察吧!我们只要负责找到肇事司机就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