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交易(1 / 2)

屠星洲拿出一本便利帖,在自己书桌的墙上贴了一张,上面用记号笔写着:距离小康之路,还差1000000元!

师父说了,人生要先有一个小目标,那么就先赚个一百万吧!大师兄有时候一卦就能赚1000000元,自己这样慢慢做任务,恐怕做一年也赚不了一百万。每次门派收益榜,大师兄都能排第一。大师兄好棒!好崇拜大师兄!可惜大师兄订婚了……

再一次为大师兄惋惜了半天,然后去洗漱沐浴。

屠星洲越看越喜欢自己租来的这间房子,浴室里还有木质浴桶。屠星洲放满热水,脱光衣服钻进浴桶中。突然又想到了自己脚上的妖藤蛊,他把脚搬了起来,仔细的观察着脚底。只见足跟上有一片白色斑点,在这白色斑点上,有几颗闪着淡绿色斑点的光班。屠星洲可以确定那是光班而不是蛊种,蛊种都是散发着黑气的,但这几枚光斑却是可爱的绿色。

绿色属木,这说明那妖藤仅仅是一种藤蔓,并无害处。

如果是这样,那他就更加不懂了。这人真的好奇怪,为什么……要在自己身上种这样一根妖藤?他该不会是……喜欢我吧?

屠星洲脑子里自恋的沾沾自喜了一把,躺在浴桶里享受着氤氲的雾气,屠星洲迷迷糊糊又睡着了。最近仿佛很容易犯困,一不小心就陷入困境。这次他又做了那个梦,但梦里的场景仿佛要清晰了一些。眼前是一个俊美绝伦的男子,他孤傲冷漠的脸上不带一丝笑意,让人忍不住就感到敬畏。

但是屠星洲仿佛不怕他,而且对他还有一种没由来的亲切。对方看着他叹了口气,说道:“小师弟……”

屠星洲猛然醒来,热水已经冷了。夜风吹动着窗帘,他从水里爬了出来。看了看墙上的挂钟,已经凌晨十二点了。用浴巾把自己裹住,屠星洲便上床去睡了。

第二天一早,屠星洲便将书房里的大小瓶子全都放到了背包里,出门去了小区门外那家茶餐厅等着和昨晚的那个奈何生物医药有限公司的员工上门来取货。

屠星洲一进茶餐厅,迎面便扑来一阵冷气。他有点后悔,这样的茶餐厅应该很贵吧?屠星洲硬着头皮进去,拿过菜单来,一壶龙井茶就要88元。的确好贵啊!不过为了表示诚意,他还是点了一壶。

茶水上来后屠星洲觉得还不是特别坑,点茶水送茶点,两碟十分精致的小点心摆到桌子上,屠星洲尝了一口,味道还不错。

很快,奈何生物医药公司的业务员便背着个药厢进来了。对方左右张望着,很快便将屠星洲锁定为目标。他朝屠星洲招了招手,问道:“是小星星大师吧?我就是昨天和您联系的奈何生物医药有限公司的业务员!”

屠星洲起身,同对方握了握手。十分客气的给对方倒了一杯茶,并将茶点推到对方面前一小碟。对方也不客气,刚从外面骑着摩托车进来,早就渴了。牛饮几杯后,十分嫌弃的说道:“唉,这杯子太小了,不解渴啊!”

旁边不少人朝这边侧目,茶这样喝,实在有些伤风雅。

对方喝完茶,把自己的大箱子拿了上来,说道:“亲我们先验验货吧?你看,这里是我的价目表。普通邪灵分三个等级,初级1000,中级2000,高级3000,亲觉得还算合理吧?”

屠星洲看着那个价目表,说道:“呃,嗯……”反正他之前也没卖过邪灵,本来也是要处理掉的,只要渠道正规,他也不在乎价格了。不过对方的开价,的确能让他小小的赚一笔外快。

屠星洲拿出了自己那十几个瓶瓶罐罐,对方看过以后,说道:“哇,有三只中级,一只高级,其它的都是普通级。亲很厉害啊! 这样的高级邪灵很难捕捉,想不到你竟然能抓到。不过也幸亏还未成气候,如果成了气候,估计高阶修士们就该出手了。”

屠星洲十分意外,他所说的这只高级邪灵正是那天找肇事司机的时候捕捉到的。当时他也觉得这种邪灵可能是自己对付不了的,后来一张符就把它镇住了。屠星洲想了想,说道:“侥幸吧……”

对方说道:“怎么会是侥幸?它被锁得死死的,倒是省得我们回去以后再费心思制服了。”

屠星洲一听这话,眉心立即几不可察的皱了皱。被锁得死死的?锁灵咒?屠星洲纳闷了,自己根本不会锁灵咒,连师父也只是给他讲过相关概念。邪灵被锁住,这肯定不是自己干的。屠星洲还以为这邪灵还未成气候,所以没有太强,这样想来,应该是有人在自己出手之前先出手将它锁住了。会是谁呢?屠星洲若有所思。

那位业务员还一直在喋喋不休:“唉,这次又能应付几次实验。对了,你的钱我已经给你打入app账户了,应该是即时到账。你查收一下吧!大师,合作愉快。如果还有邪灵记得都出给我,我们价格公道童叟无欺哟!记得给我五分好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