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师兄(1 / 2)

屠星洲一脸惆怅的望着这个小娃娃,拍了两张照片发给了大师兄。大师兄的电话很快就打了过来,屠星洲接起电话,大师兄立即说道:“星洲,这只孔雀你是从哪儿捡来的?”

屠星洲答道:“大师兄,我是在刚租的房子的小公园里捡到的。你回眠枫镇了吗?我该怎么办?他好像……粘上我了。”

那白嫩嫩胖乎乎的小娃娃两只小胖手搂着屠星洲的大腿往上爬,一边爬一边扁着小嘴哭喊:“粑粑,粑粑……”

大师兄那边仿佛听到动静了,低低的笑了笑,说道:“小师弟,据说禽类动物孵化同来后会把它看到的第一个人认作父母。它叫你爸爸,倒也没有错。好在它还没有性别认知错误,没有开口叫你妈妈。”

屠星洲:“……大师兄,你变坏了!”从来没见过一本正经的大师兄用这样轻松的语气和自己开玩笑过,于是他一脸狐疑的问道:“师兄你是不是有什么开心的事啊?”

那边的蓝斯臣略微一顿,沉下声音来,说道:“有那么明显吗?的确有一件值得开心的事,我很快就要迎娶你嫂子进门了。这次我来j市,就是为了和宁家商量这件事。不过你嫂子好像去上学了,跟你同一所大学,我正要过去看看。顺便,帮你看看那只小孔雀精。不过这件事你千万不要声张,地方上有规定,建国后动物不许成精,留神别被有关部门带走。”

屠星洲一边把小胖娃娃从自己大腿上扯了下去,一边说道:“我知道的大师兄,你什么时候过来啊?未来大嫂在哪个系?我……”屠星洲的话音未落,被他从大腿上扯下去的小娃娃放声大哭了起来。屠星洲立即放下电话按下免提,蹲下1身去看着小娃娃,一脸不知所措的说道:“怎么办?怎么办?他哭了……大师兄,我该怎么办啊?”

蓝斯臣其实还算有点经验,他小时候曾经带过和自己订了娃娃亲的媳妇一段时间。之前小娃娃哭了,他都是抱起来哄半天。于是他对屠星洲说道:“小师弟,你把他抱起来,拍一下屁股,再晃一晃,看看有没有用。”

屠星洲应了一声,便按照大师兄教的方法耐心的哄了起来。他弯身将小娃娃抱了起来,把光溜溜的小身子抱在怀里,拍打着软嫩嫩的小屁股,又左右摇晃了一下。低头再看时,小娃娃蓄满泪水的大眼睛忽然弯了起来,两只胖乎乎的小手,猛然搂住屠星洲的脖子,吧唧在他脸颊上亲了一口。

屠星洲:……

“喂?小师弟,你那边情况怎么样了?”

屠星洲这才回过神来,对大师兄说道:“好像有用哎!谢谢大师兄!”

蓝斯臣嗯了一声,说道:“我晚一点应该会去j市,去见见你未来师嫂。对了,你那里有地方住吗?你是不是租房子了?”

屠星洲答道:“是的大师兄,我这里租了房子,还有一间空房!”当初二楼是屠星洲整租下来的,隔壁那个房间空着,刚好可以让大师兄来的时候住在那里。

“好,那我快到的时候给你打电话。这样吧!你先给我发个定位,我直接导航过去吧!”

屠星洲说道:“好。”

挂断电话后便给蓝斯臣发了个定位,怀里的小娃娃又开始哼唧。屠星洲十分头痛的问字灵:“怎么办?快帮我想想办法。他……啊啊啊他要干什么啊?”

屠星洲一低头,看到小娃娃正在掀他的衣服,小手在他胸口上抓啊抓啊抓。

字灵目瞪口呆,说道:“他应该是饿了,要吃奶!”

屠星洲满头黑线:“鸟类不是哺乳动物,怎么还会吃奶?”

字灵分析道:“但是它幻化成了灵长目,幼年期应该是需要吃奶的吧?”作为一个学识渊博的字灵,他表示这一切完全不在自己的认知范围之内。

眼看着小家伙就要吸上屠星洲的胸膛,屠星洲一把将他撕了下来,说道:“等等……小羽毛,你等等,不要着急!我……我们去买奶粉好吗?哥哥……哦不……爸爸给你买奶粉,好不好?”

刚刚成精的小娃娃仿佛失去了他在做鸟时的语言能力,屠星洲也仿佛失去了与他沟通的能力,两人你来我往的折腾了半天,屠星洲只好一手抱着娃娃一手打开电脑搜索各种婴儿用品。于是一瞬间,他买了四桶婴儿奶粉,一张婴儿床,几套婴儿服装,小被子小褥子兼睡袋,还有两个安抚奶嘴。杂七杂八买下来,花了他好几大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