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鞭子(1 / 2)

屠星洲被这大胆的行为吓了一跳,作为眠枫门悉心教导出来的弟子,这种轻浮浪荡的行为是绝对不允许出现的。屠星洲怕他的大师兄误会自己和不三不四的学生住在一起,立即拉起大师兄的手说道:“师……师兄,我们快上楼吧!”

然而蓝斯臣却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回头望着气乎乎离开的身影,一个反手握住他的肩膀。对方一脸莫名奇妙的回过头,好看的丹凤眼眯了眯,问道:“兄台,几个意思?”

蓝斯臣放开秦暖玉的肩膀,问道:“暖玉?”

秦暖玉一脸惊诧的望向蓝斯臣,说道:“你是?”

蓝斯臣说道:“我叫蓝斯臣,是你的未来……”

蓝斯臣一句话没说完,秦暖玉便像老鼠见了猫似的,撒丫子就开始逃。蓝斯臣转头和屠星洲说了句:“对不起小师弟,我觉得你大师嫂可能对师兄有点误会。你先上楼,我去看一下。”

屠星洲一脸懵逼的get到了一些信息,原来这位体育系的180大帅哥秦暖玉,就是从小和大师兄订了娃娃亲的大师嫂吗?

望着大师兄转身离开的背影,屠星洲有些怅然。虽然这位未来大师嫂长的很好看,但是他的性格和教养真的配不上没有任何缺点的大师兄!有修养,有担当,谦和明理的大师兄,在他心目中是完美的存在。真的要和这样的……男人结婚吗?

屠星洲微微叹了口气,师父说过,大师兄的婚姻关系到家族命脉,是某种意义上的联姻,所以这个婚,他必须要结。屠星洲有些难过,为大师兄未卜的婚姻生活。

他默默转身上楼,一抬头,就看到一个光屁股小娃娃正撅着腚往下爬。一楼到二楼的楼梯对一个成年人来说都有些陡,更何况一个刚刚一两岁大的小娃娃!他却爬的十分英勇,连屁股上的绒毛都跟着一撅一撅的。

屠星洲差点吓出个好歹,两步跨上楼,一把将小娃娃抱住。抱起小娃娃后,屠星洲摆出一副凶恶的样子,说道:“小羽毛!不许往下爬!你会摔下去的你知道吗?”

小娃娃一看屠星洲一脸凶恶的样子,立即不高兴了。肉嘟嘟的小嘴巴一扁一扁,扯开嗓子嚎啕大哭起来。屠星洲立即吓的魂飞魄散,一把捂住小娃娃的嘴巴,转身钻进屋里。翻遍整个房间,才在垃圾筒里找到那个被小家伙遗弃的安抚奶嘴。

屠星洲立即把奶嘴捡出来,去厨房用开水烫了一下,塞进了小娃娃的嘴里。小娃娃吸住奶嘴,眼框里包着的泪水还是泫然欲滴。

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的屠星洲灵机一动,对小娃娃说道:“我带你去看大师兄搅基……呸!是追媳妇好不好?一定很有趣!”

小娃娃的大眼睛写满无语,屠星洲却浑然未决。他给小羽毛套上件小肚兜便抱着他出门了,再一想,又给小家伙戴了个帽子,藏住头顶那几根呆毛。

下楼的时候宁择一正和南敬思在阳台上探头探脑,看到屠星洲下楼刚要打声招呼,便被他怀里的小娃娃吸引去了目光。两人看了一眼那小娃娃,宁择一问道:“啊?星洲,这个孩子是?”

屠星洲刚要说这是我侄子,小家伙却搂住屠星洲的脖子,一脸亲昵的喊道:“粑粑!”

宁择一:……

南敬思:……

屠星洲立即摇手,说道:“不是你们千万不要误会,其实他……”

小羽毛的眼睛里又蓄满了泪水,眼看着就要哭出来。屠星洲立即认怂,说道:“好吧!这是我儿子。”

宁择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