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喝酒(1 / 2)

而讲台上的老师在听到这声“我操”后淡定的抬起了头,朝秦暖玉的方向看了过来。他声线温和的对在座的学生们点了点头,说道:“同学们,上课时请保持安静。角落里那位同学,下课后来我办公室一趟。”

秦暖玉已经特意把头埋的很低了,却还是被蓝斯臣点了名。奇了怪了,他不是堪舆世家的继承人吗?怎么跑到学校里来当老师了?算卦混不下去了?

屠星洲更奇怪,大师兄怎么回事?真的改行当老师了?难怪那天出门的时候听到他说自已有一份工作要面试,原来就是这份工作吗?当然,他知道,大师兄是肯定可以胜任这份工作的。因为他可是清大的硕士啊!再一看旁边趴着的秦暖玉,屠星洲明白了,原来大师兄是为了追未来大师嫂吗?他微微叹了口气,果然大师兄是对大师嫂一往情深了。

虽然有小小的失落,但……其实也并不是特别难过。毕竟他从小到大都知道,大师兄是订了娃娃亲的。他对大师兄,也不过是抱着一份崇拜罢了。

一节课下来,光举着手机偷偷拍照的女生就不知道有多少。一时间整个大学校园里开始风靡,新来的选修课老师风华绝代气宇轩昂,简直帅的不像话。

下课后秦暖玉跟着宁择一他们一起回住处,秦暖玉则被留下来训话。为了等秦暖玉,众人在大学校门口的商业街找了一家小吃店点了几样小吃围坐在一起喝茶聊天。

屠星洲吃了一口点心,说道:“原来你们就是宁家的人,我的房子其实是你们帮忙租来的对吧?”一开始屠星洲可能还没看出来,现在在学校里呆久了他也知道了。这边的房子都是所谓的学区房,租金超级高。因为j大周围抬头不少学校,所以学区房不论是出租还是出售都特别特别的贵。一千五百元,恐怕只能租到一个条件简陋的单间。

宁择一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那个……也不能算是帮忙啊!其实房子是南风伯伯也就是敬思哥哥的父亲名下的,不收我们租金。我们把房子租出去,也不过是想换点零花钱。”这个理由,勉强还算过得去吧?

屠星洲叹了口气,说道:“好吧!但是不论还是谢谢你们。”

而被留在办公室里的秦暖玉,轻手轻脚的推开办公室的门。抬头看到蓝斯臣正在整理书柜上的书,他轻轻一吹,灰尘飞溅,蓝斯臣在尘雾后面,英俊的面庞仿佛画框里的模特儿。每一个动作,每一丝细节,都规规矩矩的似乎用标尺丈量过。

秦暖玉头疼的要死,他最讨厌的就是和这种人打交道。恐怕半夜打个飞机估计都会按照标准动作吧?呵,这种人怎么会打1飞机呢?恐怕不合规矩吧?秦暖玉忍不住嗤笑出声,蓝斯臣抬头,把书擦干净放上书柜,说道:“来了?”

秦暖玉立即收了笑声,一脸促狭的看向蓝斯臣,说道:“蓝老师?我觉得,你把我叫来办公室,不太合适吧?”

蓝斯臣擦干净桌面上的灰尘,拿出一个纸杯,在饮水机里倒了杯水端给秦暖玉,说道:“你担心我利用职权对你图谋不轨吗?”

秦暖玉呵呵笑了两声,未置可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