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第4章(1 / 2)

已经是晚上十点半,燕子搬了张陪护床躺在李蕴的旁边,两个睡不着的人各自躺着玩手机,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

错过演唱会的燕子不停地刷着网友们现场发回来的照片和短视频,手机外放出的声音简直堪比魔音,全都是撕心裂肺的尖叫。

李蕴很不能理解,“叫你去你不去,现在看这些东西,到底是听尖叫声的还是听歌声的?”

“都不是。”燕子朝她举了举手机,脸上露出专属于迷妹的笑容,“蕴姐,你看,盛铭在舞台上是不是帅炸天了!”

屏幕里盛铭穿着黑色风衣握着话筒,正笼罩在追光灯下深情歌唱,李蕴只瞟了一眼就移开目光,明白过来,原来是为了看人。

她扯扯嘴角,“你开心就好。”

然后转脸就抱着手机继续回复微信上的留言,顺便也分散一下腿部疼痛的注意力。

下午李蕴入院之后没多久,网上就爆出了她受伤的消息,不过没提到白琳,只是说片场拍戏时意外被树枝戳进小腿,已送入医院治疗。

李蕴的微博底下全是粉丝关心的留言,之后她特意自拍一张发上微博表示没什么大碍。好多朋友因此得了消息,这会儿微信里已经塞满了慰问的留言。

见李蕴不感兴趣,燕子只好收起安利的心,专心舔屏。

就在这个时候,房门外头忽然传来一阵嘈杂声,好一会儿都不见消停,李蕴伸了伸脖子,“怎么回事?大晚上的……”

燕子从陪护床上爬起来,说:“我出去看看。”

然后这一看,就是十分钟。

只听外头已经恢复了平静,燕子竟然还没有回来,李蕴有些担心,想打个电话给燕子,却见一只手机静静地躺在陪护床上,她又没法跟出去看看,只得不停地张望门口。

终于,房门被人扭开,燕子从外头钻了进来。

“发生什么事了?怎么去了那么久?”李蕴松了一口气问道。

燕子脸上的表情又喜又忧,“是盛铭。他刚刚被送到对面的病房里了。”

李蕴一怔,急忙问道:“他怎么了?”

“在演唱会上扭伤了脚,看着好像还有些严重。”燕子忧心忡忡。

“扭个脚能严重到哪里去?再严重能严重得过我?”李蕴看了看自己的腿,满脸的不以为意。然后她将手机放到床头,拉了拉被子,朝燕子催促道:“别管那么多,不早了,赶紧睡觉。”

第二天才醒过来,就有医生来给李蕴做检查,伤口没有感染,看起来恢复得还不错,不过还是要继续挂水,并且留院观察。

早饭过后,李蕴又抱着手机各种刷,刷到微博的时候就瞧见热搜第一#盛铭演唱会受伤#,再往下四个才是#李蕴拍戏受伤#。

简直气死人了!

她将手机拍在床上,用力地呼吸几下,更加感觉在这床上坐得难受,出声要求让燕子把自己扶上轮椅,“我出去呼吸一下新鲜空气。”

燕子无奈地阻止道:“蕴姐,你这还挂着水呢!别折腾了!而且外头又冷、人又多,你要是觉得闷,就多看会儿电视。”

李蕴抿了抿唇,“那我就去外面的走廊上转转。”

看李蕴很坚持,燕子拗不过,只好小心翼翼地去将她扶上轮椅,腿上盖好毛毯,又把药水瓶挂在轮椅上方的铁杆上。

打开门,将人推到门口,燕子仍旧很不放心道:“说好了,就只在走廊上转转,而且转两圈我们就回来!”

“好好好。”李蕴满口答应着。

然后抬头就看到对面的房门忽然也被打开,一辆轮椅被推进她的视野里。

“盛铭!”

“李蕴!”

两个惊讶的声音同时响起来。

然后只见走廊两边,相对的两道房门跟前,两男两女两轮椅,具是一站一坐保持着同样的姿势面对面相遇,画面感十足。

“宋哥,早上好!”燕子笑容满脸地打招呼。

老宋也朝燕子问候了早安,然后看向李蕴,寒暄道:“李影后,昨天晚上已经听燕子说了,你拍戏时受了伤,不知道今天好了些没有?本来我们盛铭还打算待会儿过去探望你呢!”

哪知道话音未落就被某个冷淡的声音给拆台,“我从来不记得我有过这种打算!”

场面一时之间有些尴尬。

老宋连忙打着圆场,“呵呵,盛铭他有点不好意思,呵呵……对了,燕子,你和李影后这是要去做检查么?”

燕子也贴心地当做什么都没有听到,顺着老宋将话题转移,说道:“不是,病房里太闷了,我们出来转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