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第7章(1 / 2)

李蕴这边,等门关上后,她就蹦蹦跳跳地回到床上重新躺好,也不知道是思绪太过纷乱,还是腿上的伤口在隐隐作痛,接下来她却有些睡不着了。

迷迷糊糊直到天亮,感觉才睡一会儿,又感觉已经睡了很久,燕子悄声推门走进来,手上还拎着两个保温壶。

她轻手轻脚的把保温壶放在小几上,就听到李蕴带着睡意的声音响起来,“几点了?”

“蕴姐,你醒了?刚七点,医生和护士还要一个小时才来查房,你要不要再眯一会儿?”燕子直起身子走过去。

vip病房每天早上八点,主治医生和护士都会过来查房并挂药水的。

“不了。”李蕴揉了揉脑袋,一边掀开被子,“我先去洗漱一下。”

燕子扶着李蕴进了卫生间,洗脸的时候看她眼睛半睁不开,一副很是疲惫的模样,问道:“蕴姐昨晚没睡好?”

话音刚落,李蕴就打了一个哈欠,眼泪沾湿了睫毛,她说:“昨晚不是地震了嘛。”

“蕴姐你知道?”燕子很意外,“我昨天晚上完全都没有感觉,还是今天早上出来的时候听别人说起才知道的。你是因为担心有余震才一个晚上没睡好?”

想起昨天夜里的盛铭,李蕴轻应了一声,“嗯。”

燕子庆幸道:“幸亏我昨天晚上睡得死,如果我知道了话,一定也要整晚都睡不着了。他们蓉城的人倒是好像都习惯了,我看大家一点儿反应都没有。”

瞥眼看到小几上的两个保温壶,李蕴问:“那是什么?”

“哦,是我从酒店里带来的骨头汤,我昨天回酒店特意让厨房师傅熬的,熬了一整夜呢!我装了两壶过来,你今天慢慢喝着,等明天我再装两壶。”

李蕴嘴角抽了抽,“我伤的又不是骨头……”

“反正都是腿上的,肯定有帮助。”燕子倒是一点儿都不讲究,又说:“要不然你现在就先喝一碗,我等下去给你拿早餐。”

“好吧。”燕子一片心意,李蕴也不想辜负。

熬了一整夜的骨头汤,汤熬白了,味道也鲜美,端着小汤碗正喝着,旁边的燕子却忽然提起来:“对了,蕴姐,我刚才听值班的护士说,盛铭他们六点钟的时候就已经出院了,说是回了帝都。”

喝汤的动作微微一顿,李蕴状似随意的应了一声,“哦。”

看她态度冷淡,燕子抿抿嘴也不好再继续关于盛铭的话题,转而道:“蕴姐,那我去给你拿早餐了。”

“嗯。”

等燕子离开,李蕴挪开汤碗,有些不开心地呼出一口气,“今天出院昨晚也不提,还真的把我当仇人了!”想了想,又哼道:“肯定是被地震给吓跑的,胆小鬼!”

吃完早饭坐在床上等查房,哪知道先等来的不是医生和护士,而是个白琳。

今天的白琳和昨天完全不一样,招呼也不打就直接冲进来,还一身的怒火。李蕴正奇怪她怎么又来了,就见她已经立到床头指着自己破口大骂:“李蕴,你个贱人!你存心想要整死我是不是?!”

贱人?!懵了一下之后,李蕴立马就怒了,“白琳,大清早你没拴好链子,跑到我跟前吠什么吠!”

白琳面目扭曲地瞪着她,“你受伤的事情,已经说了是意外,你竟然还跑到网上去爆料,去污蔑我,你怎么就这么心思恶毒?!”

“你妹的心思恶毒!什么爆料,什么污蔑,你给我说清楚!”

“你别再装模作样了!现在全网都在说我因为嫉妒,故意把你推倒弄伤送进医院……整个剧组里,除了你,还有谁会这么抹黑我?!”白琳咆哮着质问,眼中除了愤怒还有仇恨。

“你要是对我不满,那你就光明正大来找我,背后耍这些阴招算什么东西?!我看你平日里装得挺豁达大度的,没想到竟然也是一个小人!”

李蕴怒火中烧,“谁小人了?谁耍阴招了?我没干过这些事,你别想往我身上泼脏水!”

“现在是你在往我身上泼脏水!你一个大影后,这么欺负打压我一个小演员,你到底还有没有一点羞耻心?!”

李蕴坐在床上只能仰头望着白琳,感觉气势完全不够,她也是真的被气到了,当即什么也不管了,直接爬起来撑墙站在床上,居高临下地怒视着白琳。

从白琳的只字半语中她也大概明白了是怎么回事,愤怒地反驳:“你也知道你只是一个小演员,我一个大影后,用得着欺负打压你?!你别给自己太大脸,我还真看不上你!”

腿上留疤她就已经很不爽了,没去找白琳的麻烦已经算是很忍得住的了,没想到她倒是先自己找上门来了,简直是上赶着找骂!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就是怕我红起来,将来会威胁到你的地位!”白琳自我感觉还挺良好的。

“呵!”李蕴好像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样,满是轻蔑不屑地瞥着她,“就你这样,演技不够脑子还不行,你以为影视圈是光靠着金主就能够混下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