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第31章(1 / 2)

此为防盗章, 订阅超过50%的宝贝们看不到的话, 可以清清缓存。  霍昱和白琳两人从助理手中取过探病标配, 鲜花和水果,燕子连忙接过去放好。

李蕴淡淡地瞟了一眼, “你们都到这里来, 难道剧组里不拍戏了?”

霍昱笑道:“当然要拍, 我们一会儿就赶回去。不过我和白琳一直担心蕴姐的伤势,所以和王导请了两个小时的假, 先过来医院看看。”

李蕴将目光落在白琳的身上,“是得担心, 要是我有个什么不好的话,罪魁祸首肯定也要跟着遭殃。”

“蕴姐, 这事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当时的情况大家都有目共睹, 我们是在拍戏, 拍戏过程中出了这样的意外我也意料不到。”白琳面上的表情有些挂不住, 到底是心虚, 而且也怕李蕴把这事给宣扬出去,所以今天的态度格外好。

霍昱也在旁边帮腔:“蕴姐, 这事的确不是白琳的错,她当时应该只是太入戏了。”

李蕴看着两人微微挑眉, 霍昱平日里是个深谙明哲保身之道的人, 现在竟然主动参合进来, 还帮着白琳说话, 很反常啊!

不过她并不想探寻其中的原因,只是朝白琳冷声道:“到底是不是故意的,你我都很清楚,这些辩解的话,你还是留着去和别人说吧。”

说着她示意燕子扶她上床,一边逐客道:“既然不是来道歉的,那你们就回吧,我也累了,想要休息。”

白琳脸上忍不住露出不忿,霍昱注意到,赶紧出声告辞:“那蕴姐好好休息,希望你能够早日痊愈回到剧组中,我们就不打扰你了。”

霍昱不动声色地朝白琳使了使眼色,白琳这才垂眸将不忿掩盖,也道:“那我们就先走了。”

待人走后,李蕴看着小几上的鲜花和水果只觉得膈应,想了想,朝燕子招手,“照顾我的医生和护士也都辛苦了,你把这些鲜花和水果给他们送过去,就说是我对他们的感谢。”

燕子站着没动,“啊?这样不好吧。”

“没什么不好的,这叫借花献佛。”李蕴理直气壮,一边催促她:“快去快去!”

燕子只好抱着东西出去了,李蕴一下子就觉得房间里宽敞了许多,空气也好闻了,满意地摸出手机准备消磨一下无聊的时间。

咚咚咚!

房门忽然被敲响,李蕴头也没抬,“请进。”

然后一个低沉的男声在房间里响起来,“看样子你的精神还不错。”

“你怎么来了?”李蕴猛地抬头,只见一个穿着黑色呢子外套,身姿笔挺,眉目温和的男子,手抱着一束花走进来。

此人正是《怦然心动》的男一号,沈彦霖。他的上一部电影于大年初一上映,这段时间都在为电影的宣传跑活动,所以年后至今也还未归组。

“回来拍戏啊。”沈彦霖将鲜花放在李蕴的床头,拉了椅子坐在床边,打量着她,“怎么样?听说小腿上戳了很深一个洞。”

李蕴哀叹一声,“有三厘米深,要留疤了!”

“没事,就当做是勋章了。”沈彦霖玩笑道。

李蕴没好气地瞪他一眼,“那说的是你们男人,女人留疤就不漂亮了!不知道我怎么就这么倒霉?!人家摔一跤什么事都没有,我摔一跤就刚好戳在树枝上!”

“那你应该庆幸,戳中的只是腿。”要是戳中五脏六腑,她现在哪里还能这么活蹦乱跳的?

这么一说,李蕴顿时庆幸又后怕,抬起没有插针的右手摸摸脸颊,“是哦,要是戳在脸上被毁了容才真是惨了!”

沈彦霖失笑,又道:“不过你这么一伤,拍摄进度就要再往后拖了。”

李蕴立即严肃了表情,“我准备等能出院了就立马回去拍,坚决不拖进度!我的脚虽然伤了,但是那些坐着的和站着不用怎么动的戏份还是可以继续,反正冬天穿得厚,就算拍全身应该也看不出来。”

“你也不用这么拼,这是意外,大家都能够体谅的。”沈彦霖劝道。

李蕴却摇头,带着几分咬牙切齿的意味说道:“我这么做不光是为了不扯大家的后腿,最主要的还是,我实在不想再和剧组中的某些人多待了,早拍完早散场!”

沈彦霖当然明白她话中的意思,也不再劝,只是关心道:“那你记得要量力而行,注意身体。”

李蕴点点头,心中却叹息。其实要不是因为王颂,她一定不会接拍这部戏!

《怦然心动》是一部小成本的爱情剧,导演王颂也没有什么名气,原本以李蕴这样的咖位,理论上不会接拍这样的电影。但当初在王颂打来电话时,她甚至什么都没问,直接就答应了下来。

五年前的李蕴一直梦想着成为歌手,却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会成为演员,直到她遇到了王颂。

当时的王颂在一部警匪片中担当选角导演,见到李蕴就觉得她很适合演片中的一个小女警,并将她推荐去了做面试。

而当时的李蕴和盛铭离婚不久——对,她和盛铭结过婚,曾经是夫妻,不过这段婚姻只坚持了一年多就以失败告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