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相关 (1)(1 / 2)

第 1 章

下午两点,海城的天热得像是要把人烤化。

身后的机车停了不到半个钟头,坐上去直烫屁股。周衍咒骂了声,干脆调头走到旁边的阴凉处站着,掏出手机准备打电话。

手机先一步响了起来,屏幕上闪烁着他老子周朝扬的名字。

他按了挂断,不到两秒又开始响。

跟催命似的!

周衍皱了皱眉,接起来。

那边一声吼:“你个小兔崽子!你是不是又去飙车了?”

周衍不耐烦似的冷笑两声:“你管得也太多了吧,一个儿子不够你管啊?别忘了我已经被你从家里赶出去了,你管不着我。”

“我不管你?”周朝扬早年在部队里混过,就算现在做起生意教训起儿子那也是毫不含糊,吼道:“我不管你你卡里的钱从哪儿来的?转学谁给你办的?我跟你说卡我已经让人停了,再让我知道你不务正业看老子不打断你腿!”

周衍懒得听他啰嗦,直接挂了电话,关机。

原本要约着人出来的,这会儿兴致全没了。

只剩下满肚子火。

周朝扬五年前再婚,娶了个叫白柳欣的女omega,附带了一个alpha的便宜儿子。

关键周衍这个亲生儿子是个omega,但他又和一般的omega不同。

据说是在娘胎里的时候他妈身体不好,他分化后却和一般的beta无异,俗称发育不完全。alpha不会对他产生任何影响,相反的,他也影响不了对方。

又因为他是个o,所以甚至连beta都比不了。

这大约也是周朝扬看重另一个免费儿子的直接原因。

便宜儿子叫舒航,出了名的斯文败类,不是褒义,是很单纯的那种败类。

演技也是一等一的好。

周少爷打小就是用钱堆出来的金贵命,脾气不太好,面对这个比自己大了五岁的“哥哥”回回被气得暴怒,到头来反倒要挨他老子的打。

一个月前他老子让他从家里滚,所以他就滚了。

滚得不带丝毫留恋的。

盛夏的天燥得不行,马路上连个人都没有。

周衍把手机揣回兜里,走进五十米开外的一家便利店,扑面而来的冷气让整个人的火气瞬间降了下来。

他打开冷柜,拿了一瓶冰饮。

前台结账的是个女生,原本正低头玩儿着手机,瞟了一眼柜台的饮料:“五块。”

周衍习惯性掏出身上的卡。

那女生:“抱歉……我们这里刷不了卡。”

声音说到后来越发低了下去,看着周衍的脸直发呆,见他看过去还红了红脸。

主要还是周衍长得好看。

如果他自己不说,一般人都会认为他是个beta,一米七八的身高,身形瘦高,五官轮廓不可挑剔,加上他原本就很白,是那种就算晒一个夏天,捂两个月就能白回去的那种。还染了一头亮眼的金发,站人群中简直晃眼。

毕竟贵族小少爷的称号也不是白叫的。

他低着头在上下的口袋里摸了半天,也只摸出两个硬币,脸上难得显出一点尴尬。

女生见他没有现金,连忙说:“不用了不用了,就当我请你吧。”

周衍没应声,正准备拿手机支付,边上伸来一张百元大钞。

“小衍。”来人喊他。

周衍看着不知何时出现的舒航,皱着眉说:“钱收回去,我自己付。”

舒航比周衍要高出一点,穿衣风格向来严谨,大学刚毕业就跟着周朝扬跑上跑下,派头一向端得足,在他面前更是好哥哥形象从未打破。

就像现在,他坚决把钱递过去,对周衍说:“小衍,别闹脾气了,我今天来找你就是接你回家的。”

周衍冷笑着睨了过去:“回家?回谁的家?”

舒航皱眉:“我知道你心里不痛快,但是小衍,叔叔已经停掉了你所有的卡,你之前住的酒店现在根本就住不了,不回家你打算去哪?”

周衍没接话,拿着饮料出了便利店的门。

太阳往头顶一照,那种燥热的火气又开始从心底里往外头冒,舒航跟在他身后还在继续说:“让你回家也是叔叔的意思,他很担心你,你马上就升高二了,叔叔……”

周衍猛地停住脚,回身,将舒航逼退到墙边。

他冷着眼说:“舒航,我不管你打着什么样的心思来找我,也不管你是叫周朝扬叔叔还是爸爸。这里就我们俩,演戏实属没有必要,我警告你,再跟着我我就动手了。”

舒航脸色平静,过了两秒又突然笑开。

他站直身体整了整衣领,看着周衍说:“我话已经带到了,至于怎么做完全在你。”他拿了张名片插在周衍的口袋里,笑了笑说:“我知道你肯定不好意思开口问叔叔要钱,在学校过不下去了,记得给我打电话,弟弟。”

他说完就直接走向一早停在路边的车,关门,离开。

周衍低头看了看兜里的纸片,直接抽出来,走过去,扔进了路边的垃圾桶。

他有时候挺庆幸自己和一般的omega并不同,起码不会被舒航恶心,更不会受他影响。

如今酒店是住不了了,他在这座城市里生活的时间其实不长,初一的时候才过来,从小跟着爷爷奶奶在宁市长大,学校朋友也不太多。

距离高二开学还有将近一个星期,想来想去,最后还是打电话约了二狗陈铎。

陈铎比他大一岁,是个致力于要睡遍海城alpha的omega,虽然他目前还是个雏儿,但不妨碍他夸下这样的海口。说白了,就是个嘴炮。

他暑期在家帮他爸看机车店,爱玩儿车的说起来家底也不会差到哪儿,就是混,不爱学习,是周朝扬最不喜欢的那类人。

跟舒航结交的那些公子哥更是完全不同的类型。

“哟呵,少爷,怎么想起我来了?”陈铎还是那副不着调的样子。

“出来吃饭。”

“你请客啊?”

“你请,我没钱。”

两人约了晚上六点见面,所以他先回酒店退了自己的房间,顺便查了一下手里的卡。

果然,分钱用不了。

牛批!

他站在马路边翻了翻自己的背包,除了身份证和手机,他全身上下最值钱的东西估计就是脚上那双鞋,国际知名品牌,价值13888.

连他骑的那辆车,都是陈铎借他暑期拿来过干瘾的。

他现在就一个字,穷。

周衍站在路边叼了根烟,也没点,表情有些麻木和茫然。

是他从家里出来之后从未有过的茫然。

直到嘭的一声在他旁边乍响,嘴里的烟直接被吓掉了。

他起码反应了十秒。

终于意识到,撞车了。

他好好停在路边的机车起码被撞出去五六米,一边的后视镜直接压断飞起来磕到路边的花坛,再骨碌碌滚回到周衍的脚下。

咔哒一声,碎了。

操!

好在撞出去的前方没人,周衍注意到撞上来的是辆路虎,驾驶座一边的车窗打开,一个瘦精的男生探出半截身子,说了句:“我去,哪个孙子把车停这儿的?”

“你爷爷我!”周衍走过去。

他憋了一下午的火彻底爆发,冲着那人吼:“你他妈开车眼睛长头顶上的啊?”

那男的年纪不大,见着周衍这态度也火了:“你他妈骂谁呢?”

“我他妈骂你!”

那男的说着就要开车门,倒是副驾驶那边有人先他一步下来了。

周衍条件反射扫过去。

一眼就看出此人是个alpha,而且是在顶尖梯队的级别。非常年轻,一米八以上的身高,一双腿又长又直,休闲装,黑色鸭舌帽压得很低,鼻梁高挺。

他拿着手机的右手撑着车顶,看向周衍扬眉:“火气这么大?”

周衍气得不行。

他能不火气大?

这辆机车是陈铎改装过的,他垂涎已久,自然也清楚损坏后需要赔多少钱。

他现在一穷二白,把自己卖了赔吗?

今天真是出门没看黄历,日了狗了!

他黑着脸站那儿,一个字:“赔!”

最开始那瘦猴吼了句:“就你这破态度,不赔!”

周衍直接上前揪着人的衣领怼到车身上。

他现在很想打人。

非常想。

虽然他是个omega,但从小到大也没少被周朝扬操练,实战经验更是不少,对付眼前这个人算是绰绰有余。

不过很快他的手腕就被另一只手抓住了。

周衍松开拎着的人就想反手将人扭过去。

不过他失算了,这个人的武力值比眼前这竹竿强悍不知多少,他根本撼动不了。

这人手臂一用力,直接将周衍困在了胸前。

周衍手肘刚要反击,突然闷哼了声。

从小腹处升腾起的剧痛险些让他脱力,他疼懵了,第一反应是胃病犯了,逐渐才觉得不对。

身后的人身上有一种铺天盖地的压力朝他席卷而来,后背瞬间被冷汗浸湿,缓了缓,才发现自己抓着身后之人手臂的手在轻轻颤抖。

主要还是因为疼的。

这一切发生得很快,他甚至都没搞清楚情况,眼前一黑,直接晕过去了。

晕过去的最后一个想法就是,得,这下脸算是彻底丢尽了。

赵旭看着突然间软到的人,惊讶地长大嘴巴:“操!啥情况?”

刚刚还满脸煞气的人这会儿闭着眼睛,唇色惨白,额头细密的冷汗贴着两缕金色的发丝,看起来跟最开始那个仿佛下一秒就要把你揍得爹妈都不认识的人完全不同。

肖奕接住怀里脱力失去意识的人,察觉到空气中一丝不同寻常的味道,皱了皱眉。

“去开车。”肖奕说。

赵旭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啊?”

“开车,送医院。”

“哦哦哦。”赵旭连忙跑去打开车门,看着肖奕把人横抱起来放进后座,自己也赶忙坐上驾驶位,驱车往医院的方向前进。

绕过拐角,赵旭往后看了看,皱着眉说:“肖哥,这人没事儿吧?”

肖奕点点头:“估计是被信息素影响,应该没什么大问题。”

会被肖哥的信息素影响?他一开始还以为对方跟他一样是个beta呢。

赵旭眼睛扫到躺在肖奕怀里那人:“那他不会是个……?”

肖奕:“嗯。”

赵旭:“……”

他印象中的omega形象难道都尼玛是幻觉?

第 2 章

周衍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身在医院了。

盯着头顶白色的天花板好半天没缓过神。

之前怎么回事来着?

哦,遇到个傻逼把他车撞了。

还有跟他一路的那个人。

终于想起来最后发生了啥,一瞬间他有想要撞墙的冲动。

“醒了?”有人在病床旁边说话,他偏头看了看,是个穿白大褂的女医生。

“嗯。”

这会儿发现自己已经没什么疼痛的感觉了,他从床上坐了起来。

下一秒对上坐在正对面椅子上的人,僵硬着四肢,眨了眨眼睛。

他怎么还在这儿?

似乎看出他在想什么,肖奕站起来走到旁边,朝医生抬抬下巴说了句:“别这副惊讶的表情,我也不想,医生不让走。”

刚刚的医生撩开床边蓝色的挂帘,拿下别在胸前口袋上的笔。

在病历单上划了两笔,才附和着嗯了声。

嗯完了转头看着周衍,笑得和蔼可亲。

“这会儿身体还有什么感觉吗?”她问。

周衍动了动感受了一下,摇头。

摇完了终于想起来问:“我之前到底是怎么回事?”

女医生拍了拍他的肩膀,意味深长:“恭喜啊,长大了。”

周衍:“……”

“你现在是一个完整的omega了。”

周衍满脸黑线。

抬头才发现在场的另一个人也嘴角含笑,似乎忍得很辛苦。

周衍的脸瞬间就更黑了。

不满地瞪他一眼:“要笑就笑。”

肖奕手握成拳在唇边掩饰性地咳了两声说:“不好意思。”

医生指着肖奕跟周衍说:“说起来还得感谢他,我们测试后发现你们的信息素匹配度高达99.8%,你们能遇上简直是奇迹。也是因为你发育得太晚,所以第一次反应才会这么激烈。”

一个大男人直接晕过去了,能不算反应激烈吗?

周衍杀人的心都有。

医生显然没有发现周衍心情很差,接着说:“不过目前你似乎只对他一个人的信息素有反应。”

周衍看了看床边的抱着手的人,用怀疑的眼光审视他。

自己就对他一个人的信息素有反应,还让他疼得冷汗直冒,这人是有毒吧?

不过周衍心情也算好了点。

只对他一个人有反应,那证明只要以后不撞见他,那就相当于屁事没有。

不过医生下一句话就把他打回原形,说:“但也正是因为这样,你的发情期反应也会比普通的omega更强烈,我们不建议你使用大剂量的抑制剂,那会对你的身体造成损伤。如果可以,我们还是建议你最好待在这个……”

“肖奕。”旁边站着的某人好心提醒。

医生:“对,就是肖奕的旁边,他能起到很好的安抚作用,还有……”

“不用了!”周衍连忙出声打断,接着道:“我还是选择用抑制剂。”

别说他和这个叫肖奕的不熟,他们中间还隔着一辆机车尸体的深仇大恨,单就是那种疼痛的感觉,让他想起来就头皮发麻。

死也不要再来一回。

医生似乎终于从他隐隐发绿的脸色当中窥探到了真相,失笑:“你不会是怕疼吧?”

“不是。”周衍否认。

他打架那么多回什么时候怕过疼。

但之前那种滋味,是个人都不能再忍受一回。

医生也没拆穿他,继续笑着说:“这事儿你误会了,他的信息素只是打破你分化的一个引子而已,你发育时间太晚,再加上匹配度极高的信息素刺激,所以才会产生剧痛。之后会逐步缓解,至于你将来会不会受其他alpha的影响,要看你后续的反应。”

周衍点点头,没再接这个让人郁闷的话题。他实在不喜欢医院的味道,问医生:“那现在我可以出院了吗?”

“可以是可以,不过关乎你的身体,我建议你通知你的家长。”

周衍摇头,示意不用通知,他要出院。

这个时候通知周朝阳,明摆着让舒航和那个女的看他笑话,omega这个身份带给他的,是注定不能拥有像alpha那样顶尖的体魄和强大的能力。

他依旧会被alpha影响,哪怕只有一个。

曾经他或许很痛恨这个现实,但现在板上钉钉,他认了。

他现在心累的不行,只想找个地方躺着。

周衍突如其来的沉默让医生不再说什么,肖奕看了看他,转身去帮他取了药。

两个人一起出了医院,周衍一眼就发现那辆黑色的路虎停在医院门口的石阶下面,驾驶位上瘦猴朝着这边使劲儿挥手。

“肖哥!哥!还有那个谁,这边!”

声音大得周围的人全部朝他那儿看过去。

周衍的表情一言难尽,转头看了看身边这个从头到尾话都不算多的帅哥问:“你上哪儿找的这么个傻缺?”

帅哥的表情似乎也有点受不了。

两人下了石阶走到车旁,肖奕一巴掌拍在赵旭的后脑勺上:“嚎什么嚎?要不我替你找个喇叭?”

赵旭摸着后脑勺笑了两声:“我这不是怕你没看见我吗。”

赵旭转头注意到了旁边的另一个人,鉴于两人之前的冲突,他肯定不会对他笑脸相迎。但一想到对方是个omega,又实在计较不起来。

周衍可没赵旭那些纠结的心思,见没什么事,就对着肖奕说:“谢谢你们送我来医院,没事我先走了。”

肖奕刚好打开车门,看着他:“去哪儿?上车,送你。”

“不用了。”

不顺路,也不想顺路。

肖奕扬了扬眉,也不强求。

他自己上了车摇下车窗,半分钟后又突然伸出两根手指朝周衍勾手,示意他过去。

周衍很疑惑,但还是抬着脚过去了,看着坐在车里的人:“干嘛?”

从里面递出来一张不知道从哪儿撕下来的纸。

周衍接过,见上面写着肖奕两个字,后面跟了一串电话号码,字倒是出奇漂亮。

周衍有点懵逼。

今儿也不知是什么日子,一个两个给他塞电话。

肖奕说:“你那车已经叫人送去修理厂了。后续有任何问题可以打这个电话,哦,我是指你的身体。”

周衍将信将疑。

下一秒就看见肖奕帽檐下的眼睛染上丝丝笑意,说:“你还没满十八吧?开车犯法哦,刚发育完的小朋友。”

周衍:“……”

车子扬长而去,周衍盯着车屁股半天,最后才想起来骂了声:“肖奕,你大爷!”

你才没发育完,你全家都是小朋友!

他气狠了,把手里的纸团成一团就朝角落的垃圾桶里扔。

太轻了,没扔进去。

他懒得再扔第二遍,掉头就走。

这会儿天色已经稍晚,路边的街灯次第亮起。周衍站在街边掏出手机,发现上面都是陈铎打来的未接电话。

他按了回拨,那边很快接起来。

陈铎接起来就嚷:“我说你嘛情况啊?不知道还以为你被绑架了呢。”

“不好意思,静音了。”

他一边和陈铎另外约着时间,眼睛无意识瞟到垃圾桶旁边指甲盖大小的小纸团,想了想,鬼使神差般地走过去捡起来,揣进了兜里。

另一边的赵旭开着车往西塘的方向过去,他们都住那边。

肖奕手上无意识转着手机。

赵旭想到那笔机车修理费,数字高昂得他肝疼,主要替肖奕心疼。

虽然肖奕也不是什么差钱的人,

乘着红灯转头对肖奕说:“肖哥,真赔啊?那小子一看就是个小少爷,而且那儿本来就不是停车的地方,也不能全怪咱们吧。”

肖奕斜了一眼过去:“拿到本三天就开那么猛,你还觉得自己挺有理?”

“我也没说自己有理啊,我这不是拿了本兴奋吗?”

肖奕往椅背上靠了靠,放松身体。

“你还是想想,怎么跟你爸解释你把他刚买不到一个月的车给撞了个大坑的事吧。”

赵旭立马扯着肖奕的胳膊,哭嚎:“哥,你得救我!”

“看路!”肖奕拍开他手,话都已经不想说了,白了赵旭一眼:“还没被你爸打死,你就想先去见阎王是吧?”

“我害怕啊。”赵旭一边重新启动车,一边想着老爹颤抖。

赵旭不比肖奕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家庭情况,他爸是西塘那片区的有名的纯手工面饼老板,祖传的手艺,国家级权威认证。

一双大手甩面时虎虎生风,揍儿子时也是毫不留情。

向来讲究棍棒底下出孝子。

他能活到这么大,真的纯属意外。

肖奕啧了声,安慰:“又不是第一回挨打,我那儿有伤药,回头拿给你。”

赵旭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但是又想到他那药每回都挺好使,高兴地应了。

他开到半路,不知怎的又想起刚刚那小子了。

“哥。”他喊旁边的人。

肖奕靠着椅背含糊嗯了声。

赵旭砸了咂嘴,说:“你有没有发现,其实咱们今天撞见的那小子,不骂人的时候还……挺奶的。”

尤其是最后站在街边,瞪着他们半天没说话的样儿。

肖奕闭着眼睛像是要睡着。

路边的街灯照映着,沿着帽檐的轮廓在他的下颚打下暗影,衬得一张脸在忽明忽暗的光线中过分帅气。

他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迷糊着嗯了声,语气中已经染了笑意。

暴躁得全世界都欠他钱一样,其实也就是一小孩儿,他想。

第 3 章

周衍没有去找陈铎蹭住,毕竟人跟爸妈一块住,他去了算怎么回事?约了他第二天下午见面,他身上没什么钱,用仅剩的两枚硬币上了趟末班公交车,在城里瞎转了一个多钟头。

最后下车用微信零钱里仅剩的几十块钱随便找了间网吧。

网吧这片他以前没有来过,对周遭情况不熟。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分化完成的缘故,网吧里混杂的气味让他有些无法忍受。

觉是别想睡了,打了一晚上游戏。

陈铎第二天见到他下巴都要掉了,捏着他的脸转了转皱眉:“你真打算这样一直和你爸僵着啊?你瞧瞧好好的一张脸都被摧残成啥样了。”

周衍没好气地拍开他的手。

没想到陈铎又立马凑上来,在他身上闻了闻说:“你身上什么味儿?还挺好闻的。”

周衍脸色变了变。

别人暂时影响不了他,不代表他如今的信息素影响不了别人。

他还没有告诉陈铎自己彻底分化成功的事情。

周衍推开他的脑袋:“没什么味,别瞎jb闻了,跟狗似的。”

陈铎:“不就是喝了奶吗,有什么不好意思说的。”

周衍脸绿了。

这也是让他不想说的原因之一,昨天在医院的测试结果告诉他,他的信息素是由牛奶夹着青草的味道组成的,当时医生还笑着说:“男生这么小清新的味道其实还挺少见的。”

周衍什么话都不想说了。

尤其是在旁边还有一个肖奕的情况下。

受了肖奕影响,他其实总能感觉到他身上似有若无的气息,是木松的味道,很好闻。周衍再不想认同,也得承认这气息跟那张帅逼脸非常贴合。

就是不知道那丫是干什么的。

年纪估计也没比他大到哪儿,但看着也不像是什么普通的正经学生。

“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陈铎问他。

彼时的两个人蹲在大马路的天桥石阶下边,一人手里端着一碗泡面,还是麻辣牛肉味的。

周衍唆了一口面含糊:“还在想。”

陈铎似乎被这场景逗笑,敲了敲他桶面的盒子偏头说:“我原本以为像你这种早餐都要从国外空运过来的少爷,过不了这落魄的生活呢。”

周衍一口面汤呛进喉咙里,咳得昏天暗地。

哑着嗓子瞪陈铎:“你还能脑补得更夸张一点吗?”

空运?空运你妹啊!

陈铎无辜:“这真不是我脑补啊,我还听过更夸张的版本,说是你初中那会儿有段时间住校起得晚。家里的佣人开着千万级豪车在你宿舍门外排排站,端着各国美食等你挑选呢。”

周衍咬牙:“舒航那个逼!”

这当中自然少不了舒航的手笔,毕竟这种事又不是一回两回,他还真是费尽心思把他打造成金丝笼里的废物少爷。

流言这玩意儿根本就不靠谱。

周衍长这么大唯一一次住校经历就是初三,原因也是看不惯白柳欣那个女人天天装着慈母样在跟前晃,他就搬去学校了。

结果家里唯一的一个阿姨来过,说他哥担心他在学校吃得不好。

传言越传越盛,从那之后他就没住过校。

免得平白给舒航那孙子创造宣扬的机会。

“你那新学校怎么样?”陈铎猜到一两分,干脆转了话题问。

“不知道,我爸选的。”

陈铎知道一些他转校的内情,叹了口气说:“有时候想想家里有钱也未必就是好事,你哥这人真挺不是东西的。”

周衍面无表情看过去:“他可不是我哥。”

“得,算我说错话。”陈铎伸出右手搭上周衍的肩,晃了晃说:“没什么大不了的,没钱不是还有你哥们儿我吗,饿不死你。”

周衍笑了笑,其实还真有点感动,这么些年他身边如果还真有什么说得上话的朋友,也就只有陈二狗了。

为人讲义气,跟他一样瞅不上舒航他们那种装腔作势的调调。

不过等周衍吃完碗里最后一撮面,抬头望着马路对面说:“饿死不至于,得先弄点住酒店的钱,网吧根本不是人待的。”

陈铎顺着他目光看过去,见对面是家银行,风中颤抖:“其实……咱们也用不着走到这个地步对吧?”

说完立马表态,“你去我那儿住呗,我不嫌弃你。”

“没那么简单,这次我得自己解决。”

他爸停了他的卡,无非就是要用钱逼着他妥协,而之前舒航借着这点在他身边伸的手还不够长吗?周衍不想牵连陈铎,这事儿别人也插不了手。

二十分钟,陈铎跟在周衍后面,进了银行后面那条街的一家台球厅。

就在他昨晚上上网的街对面。

昨天夜里没怎么注意,直到今天早上周衍才发现这片区娱乐项目很多,人口嘈杂,街口到处都是吆喝的小摊贩,方便像他这种半夜还在外面晃荡的人。

“我们来这儿干嘛?”陈铎问。

“赌球。”

“赌……球!你疯了!”

陈铎在周衍耳边低吼,周衍表情不变,往周遭扫视了一圈。

他们进的这个台球厅不算小,现在时间还早,人不算特别多但是也不少。这个时候还待在台球厅的人,往往就是长时间泡在这里的人。

挂彩头赌球的人很多,不过大多也就是小打小闹。

周衍跟着陈铎找了个位置,拿着杆扔给他,说:“慌什么?就当来玩儿。”

陈铎无语,你明摆着套钱来的,还跑到人生地不熟的地盘上,出了事谁兜着啊?

周衍一两杆清台的水平放在这种地方是够看了,毕竟又不是什么真正的斯诺克赛场。一两个小时下来,手里也有三四百。

住百八十的宾馆,足够撑到他进学校。

啧,虽是寒酸了点,架不住他乐意。

但周衍太显眼,这水平横扫这小台球厅是没什么问题,但他很快引起了某些人的注意。比如说……这个台球厅的老板或者说是看场子的人。

“小子,水平不错啊。”

找上门的人二十出头,眼尾有道疤,寸头边鬼画符一样的图案让他浑身散发着扛把子的气息。周衍还注意到跟在他后面的几个人,长得都挺参差不齐的。

陈铎只想捂脸,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这些人都是野路子,不能跟他们将规矩和道理。

周衍一如既往地淡定,看他们都只是掀了掀眼皮,说:“还行。”

刀疤说:“那不如再跟我们打一场,堵大的。”

这算是这种场合里默认的规则,人家老板不可能让你一路赢钱,多的是名义上是教练实际是枪手的人。

也就是一句话,我可以下套让你赢,但你最后只能输。

周衍说:“不打。”

对面的刀疤当场变了脸色,他就是瞅准了这小子一身名牌又不算生手,要是不坑他一把都对不起他弄的这么大阵仗。

周衍知道对方打的什么算盘,所以更得拒绝。

他看着眼前这些人皱了皱眉,他本就没打算赌多大,但却没有料到这个小台球厅却是眼前这种混子聚集的地盘。

今天注定是不能善了了。

不过那刀疤像是突然发现了什么,皱了皱鼻子,看着眼前的周衍和陈铎眼睛亮了亮:“没想到我这小地方,居然一下子来了两个omega?”

周衍眼神沉了沉,进这种地方之前他不是没有计较的,鱼龙混杂,他们已经喷过气味阻隔剂,按道理不可能被发现。

“怎么回事?”周衍侧着头问陈铎。

陈铎表情僵了僵,掏出兜里的小瓶子看了眼,哭丧着脸:“我妈给我的,过期了。”

周衍无语望天,气道:“你丫出门之前就不能拿瓶新的?”

在beta身份众多的人群里,omega和alpha本身就少很多。omega又偏弱势,所以为安全着想,一般不会出现在这种地方。

如今两人身份暴露,周围所有的人全部看了过来。

其中不乏alpha,就比如眼前的刀疤,信息素是塑胶味的。

周衍没什么问题,他一般对alpha的气味只会觉得胸闷,但陈铎就不行了,对方的气息压过来,他立马就白了脸。

情况紧急,周衍把陈铎把门口一拽:“跑!”

陈铎反应也是迅速,他知道这种情况留在原地也只会拖后腿,瞬间往门口窜了出去。刀疤的人想追,被周衍一根横过去的球杆挡住了。

台球厅里顿时大乱。

周衍打架属于没什么章法的那种,都是以前跟人实战练出来的,招招都狠。

那刀疤的人挨了不少下,开始怀疑他妈这真是个omega?

刀疤本身就要强悍很多了,几乎是近身肉搏。

因为用了力,刀疤能明显察觉的眼前这omega身上的气息比刚刚浓郁了不少,非常好闻,他咽了咽口水,眼神逐渐贪婪和猥琐。

周衍一个扫腿过去,他硬抗了。

抓住了周衍的脚踝。

周衍整个人重心一偏撞到了那刀疤身上,正想骂娘,就感觉屁股被狠狠抓了一把。

耳边响起一句:“嘿嘿,挺软啊。”

周衍头皮一麻,瞬间炸了。

他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差点没被恶心吐。

“我艹你大爷!”他随手抓起旁边桌子上的啤酒瓶,直接朝着那刀疤的脑袋敲了过去,砰的一声,刀疤痛得放了手。

周衍还不解气,一脚踹他肚子上:“占便宜占到你爸爸头上!给老子去死!”

第 4 章

周衍被追了起码有三条街,后面的那伙人跟狗皮膏药似的,怎么都甩不脱。

这片区的巷子较多,七弯八绕的。

周衍粗喘着气穿过一条小巷进入另一条街,这个时候路边没什么人,也不知道这片的人是怎么回事,就算见了他被人追的场景,也只是躲避,表情见怪不怪。

他正想着正面刚的胜算有多大时,看见前方的路口走出来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