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相关 (1)(2 / 2)

周衍注意到那人手上拎了两袋垃圾。

人都没看清直接顺手拽过来,猛地朝身后扔去。

叮里咣啷砸了一地。

刀疤那伙人的动作慢了一拍。

周衍转头还想继续跑,却发现自己的后领被人逮住了。

立马就要反手,却听见头顶响起一句:“跑什么?”

这声音?

周衍抬头看过去,这人今天没戴帽子,一双又利又黑的眼睛直直撞进了周衍的眼里。他心里一个激灵,心道这家伙看着就脸色不善。

“你怎么在这儿?”周衍问。

他领子还在人手里,问完了才发现刀疤那伙人停在对面,居然没有一窝蜂冲上来。

肖奕的眼神在手里这人的脸上巡梭了一圈,才抬眸往对面看过去。

“戚老二,越界了。”

轻飘飘一句,对面的刀疤却顿时变了脸。

叫戚老二的那人脸色几经变换,最后指了指自己脑门豁开的口子说:“肖奕,今儿这事跟你没关系,我们找你手里这小子。”

现在戚老二那脸上还有一溜血迹没干,样子看着狼狈。

肖奕看了周衍一眼,问了句:“怎么回事?”

周衍翻了个白眼,“别问,要脸。”

肖奕挑了挑眉。

眼神轻轻扫过周衍的脸,对他这被人撵成这幅德行还拽得二五八万,不肯低头的勇气也是啧啧称奇。

肖奕再次转头看着戚老二说:“我不管你们之间有什么恩怨,出了这片地方我也管不着,但今天你想把人带走,肯定是不行。”

戚老二气得脸红脖子粗,“肖奕,你非得管闲事是吧?”

“不算闲事。”肖奕还有心情笑笑:“你们都踏进我的地方了,再这么让你把人随便带走,往后我肖奕还混不混。”

你们走,可以,人得留下。

那戚老二还想说什么,周衍就感觉身后传来不少脚步声。

扭过头,十来个小混混一样的人拎着棍子大步跑来,周衍甚至注意到他们中间有的人只穿了一只拖鞋,衣服套了半只袖子,显然行动匆忙。

跑在最前面带头的,是那天和肖奕一起的男生,叫赵旭。

周衍:“……”

他以前虽然也在学校经常和人干架,但这么地道的群架规模和场面还真是第一次见。

赵旭跑上前一个急刹车,拿着棍子指着对面儿那伙人目露凶光:“戚老二!撒野撒到西塘二环区,你他妈是想找死是吧?”

局势瞬间逆转,他们单从人数上就已经赢了。

戚老二再不甘心,也只能暂时忍了。

最后对着周衍龇了龇满口黄牙,丢下一句:“小子,你有本事就别出这地方,咱们没完。”

周衍这会儿缓过劲了。

拿过赵旭手上的棍子往地上一杵,假笑带着十足挑衅:“爸爸等着,谁怂谁孙子。”

戚老二脸黑如锅底,瞪了他一眼,挥手带着他那几个人调头跑了。

赵旭这会儿注意到他了,也没介意他抢了自己武器。

乐呵了句:“嘿,哥们儿,还挺巧啊。”

“不巧,被人追过来的。”周衍扯了扯领口,郁闷地皱眉。

今天如果不是遇上肖奕,他怕是麻烦大了。

十几个人浩浩荡荡地往街边一站,周衍待在其中感觉还挺新奇。

他没想到这肖奕居然是个街霸,招招手就有一批小弟拎着棍子冲在他前面。在周衍看来,肖奕这人沉默时有种冷酷的狠劲,但这气质和混混却是相差了十万八千里。

“街霸。”周衍侧头看着旁边的肖奕,说:“谢了。”

肖奕点点头没说话。

一旁的赵旭好奇:“我说你怎么得罪那戚老二了?”

“我上他台球厅赌球了。”

赵旭一脸恍然的表情,说:“难怪,那家伙出了名的心黑,你也是上哪儿不好非上他那儿。”说完又笑了:“不过你胆儿挺大啊,居然给他开瓢。”

“你被人捏屁股试试?”提起这事儿周衍就全身恶寒,咬牙:“没剁了他的手算是好的了。”

“啊?”赵旭惊讶地张大嘴巴。

被戚老二揩油了?

现在眼前这人一头金发稍显凌乱,眉眼间都是煞气,跑了一路又因为皮肤白,从脖子到脸全红了,看着就跟头炸毛的小狮子没什么区别。

周衍对自己的外形从来没有什么研究,也不知道自己此刻在别人眼里是什么样。

只是脑后突然罩上来一只手。

他微微侧头,发现是肖奕。

一股淡淡的木松香味浸进鼻端。

他整个人突然放松下来,指尖发麻。

这感觉实在是太奇怪,也让他有种脱离掌控的无措感。

他不自觉往旁边的人身上靠了靠,复又觉得这举动也太他妈娘气了,坚定站直,眼神直视前方,当做什么也没发生。

反倒是赵旭,眼睁睁看着炸毛狮子像是瞬间被人顺了毛,惊讶地咽了咽唾沫。

周衍给陈铎那边去了信,说已经没什么事了。

陈铎也不知道在哪儿蹲着,嘴里嘶嘶抽气。

“没事吧?”周衍问。

“没什么事,撞了个傻缺,脚崴了。”那边应付着他的回话,还边抽着空骂:“我说你能不能轻点?”

有个声音在给他道歉。

知道他那边没什么大情况之后,周衍就把电话挂了。

半个小时以后,周衍坐在一家火锅店里,对面坐着肖奕和赵旭。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觉得他敢给戚老二开瓢这事儿太有魄力,赵旭今天格外热情。端着几大盘毛肚和肥牛一股脑倒锅里,招呼他:“吃吃吃,别客气。”

周衍:“……”

都没熟,让他吃啥?

坐在靠近墙那边的肖奕从坐下就一直摆弄着手机,也不知道在看什么。

几分钟后他把手机盖在桌子上,看着周衍:“好了,现在应该可以吃了,动手吧。”

周衍这才开始吃。

这间火锅店环境不错,晚上七点左右已经是人声鼎沸,火锅的香气融汇在吵嚷的环境里,造就了特别真实的生活画面。

隔壁桌有人划拳,特别吵,但是周衍难得没觉得烦躁。

这会儿坐在店里,他才像是有了真实感。

一种真正活着的真实感。

不是每天沉浸在无休止和周朝扬的对抗里,不会看见他后妈就郁闷,不用警惕舒航每次做事背后的含义,也不会为了打架而挥动拳头。

这种感觉从一个月前他从家里搬出来的时候都不曾有过。

踏实的,真正的,像个正常人一样活着。

他不自觉吃了很多,肖奕从头到尾都很安静,只有赵旭一直说个不停。

赵旭后来才想起来问他:“话说你也还在读书吧,在哪所学校?”

“不清楚,好像叫衡中?”

他说完就发现对面两个人都停住了动作,不过肖奕也只是一瞬间的事,下一秒继续淡定地把菜夹到了碗里。

“衡中?”赵旭重复了一遍。

“嗯,有什么问题?”

“高几?”

“下学期高二。”

“我去!”赵旭一拍大腿:“那我以前怎么没见过你?”

周衍看了看赵旭,再看向肖奕:“你俩就是衡中的?”

“嗯。”肖奕点头。

就是周衍也不得不感慨一句缘分了,他完全没想到诺大的海城,撞车还能撞到一个学校的。他回赵旭刚刚的话说:“我刚转来,你没见过我很正常。”

“我就说嘛。”赵旭感慨:“你这样的,又在高二,不可能一点印象都没有。”

“我就当你是在夸我了。”周衍说。

赵旭接着问:“对了,你在几班?”

周衍想夹一颗鹌鹑蛋,夹了半天都没有夹上来。眼见肖奕拿着勺子捞起来的里面有一颗,他很自觉把碗递了过去。

肖奕看了他一眼,倒在他碗里。

周衍说:“还不知道呢,开学去报道才知道。”

赵旭点头:“也对,高二分班了。”

他说完还有些兴奋,拿筷子指了指旁边的肖奕说:“衡中离这儿其实不远,骑车过去也才十分钟。我旁边这位就是衡中的门脸,肖大男神,我们都是理科班的。在学校有任何问题都可以找我,哦不对,找他。”

周衍看着肖奕,笑了:“学霸?”

“校草级的。”赵旭又接了句,兴奋莫名,“你都不知道衡中起码有一半的女生暗恋他,当然,男的也有不少。”

周衍煞有介事地点头:“这个我信。”

单论肖奕这长相,放哪儿都得出圈儿,更别说他他是极少数能力很强的alpha。

肖奕从头到尾听着他俩对话,表情不动如山,最后才瞟了一眼赵旭,“吃饭都堵不住你的嘴是吧?”

赵旭彻底禁声了。

一顿饭吃了一个多钟头,周衍感觉身上都出了一层汗。

出火锅店的时候外面的天已经黑了。

华灯初上,门口外的行人和车辆穿梭来往,喇叭声接连不断。周衍站门口愣神,他们进门的时候还没这么多人呢,小声说了句:“这儿晚上怎么这么多人?”

拿着手机站旁边的肖奕身高很优越,站人群里都很显眼。

闻言解释了一句:“这边是西塘这片最繁华的夜市,到了这个时间,人自然就多了。”

周衍点点头。

最后出来的赵旭站俩人身后,问肖奕:“肖哥,接下来去哪儿?”

周衍这才反应过来,说:“要不撤吧。”他转向肖奕,笑了笑:“今天谢谢你请我吃饭,下次有机会……我请你。”

说完他自己都发虚,就他现在这经济状况,请个鬼。

肖奕问他:“你现在去哪儿?”

周衍想了想,一时也真没想好去哪儿,干脆问他:“你知道这边有什么便宜一点的宾馆吗?”

肖奕看了他两眼,问:“没地儿去?”

“啊。”周衍清楚自己现在这状况也没什么好端着的,直接说:“也没钱,所以如果你有一百块以下的环境还好的宾馆一定得推荐给我。”

肖奕也没什么反应,很快转身,说:“走吧,落难少爷。”

周衍跟了两步,“去哪儿?”

“我那儿。”

第 5 章

周衍没想到自己最后绕来绕去进了肖奕的家,怎么说相识场景也不太和谐,这让他生出了那么一丁点不好意思。

进门的时候犹豫了下。

“要不我还是出去住宾馆吧。”他说。

走在前面的肖奕把钥匙往门口的鞋柜上一扔,回头哼笑了声,“住宾馆?用你赌球来的那几个钱啊,别矫情了,进来。”

周衍深吸了口气,走进去。

肖奕转身去厨房的冰箱拿饮料,周衍打量了一下周围。

以他多年被他爸荼毒的金钱观念得出了一个结论,肖奕十有**身家不俗,低调,但是贼有钱那种。

刚刚过来他就看出来了,肖奕家的房子这片虽然都是独栋的老楼区,但是架不住处处都是古朴厚重的气息,楼下偶尔路过个老头老太太,一看就充满了学究的气质。

而且这房子的装修也走的低调内敛路线,干净整洁,格局讲究。

这书香气息浓厚的家庭,和那个身后跟了一溜儿小弟的大哥身份实在不符。

周衍问:“你爸妈没在家吗?”

肖奕把一罐饮料递给他,随口说:“我一个人住,他们很早就过世了。”

周衍抠着拉环的手僵了僵。

“……哦。”他嘭地一声拉开,半天张了张嘴:“不好意思。”

肖奕似乎觉得他这幅样子还挺难得,笑了笑:“没事。”

周衍仰头喝了一口饮料,抿了抿嘴角。

脑子里已经脑补出个大概了。

父母过世,孤身一人。

从小长到大得多不容易,同学排挤,无人看顾,最终让自己强大成了这西塘的街头一霸。

这么想想,他自己貌似也没那么惨了。

也就是就赶出门而已。他爸就算断了他的经济来源,无非就是看准了他马上就得开学,学校所以的钱都已经交过了,料他这么几天也饿不死自己。

周衍扯了扯嘴角,周朝扬那人太自负,这一回他绝不可能做先低头的那一个。

他愣着神呢,头顶罩上来一条毛巾。

他扒拉下来看着肖奕。

肖奕指了指斜对面那间房间说:“先去洗澡,你住那边的客房,如果你后面也没地儿去,开学前你都可以住这边。”

周衍半天没动,肖奕看过来:“发什么呆?”

“我在想,街霸是不是都跟你一样这么容易善心大发。”

肖奕一扯嘴角:“当然不是。”

他拿着杯子往厨房那边过去,一边说:“就好比你今天遇上的那姓戚的,我保证你的脚再踏进白天去的那条街半步,分分钟被打断。”

周衍眼尾抽了抽,就听他又接了一句:“还有,提醒你,出门别瞎晃,他这两天估计正准备到处堵你呢。”

周衍站了会儿,最后还是对他说了句:“谢谢。”

他看出来了,肖奕收留自己这事儿,估计也是因为看在戚老二这边的麻烦。

不管怎么说,他帮了自己。

“不客气。”肖奕接完水靠在料理吧台上,笑得人畜无害:“我还收留流浪猫呢,让你住两天而已。”

周衍:“……”

浴室里,氤氲着热气,水流沿着脊背不停地往下滑落。

周衍抹了把脸觉得燥热得不行。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空气里总有一股似有若无的松香味,他觉得自己的皮肤隐隐发烫,甚至有点腿软。

这状态让他有些心惊。

他以前就算身为一个omega,但是却没有丝毫自觉。

但这种轻易就能被另外一个人信息素影响的感觉,体验感实在是不好,而且他记得医生说过,他和肖奕的匹配度太高,影响比一般人要深很多。

周衍撑着墙想。

自己是该为只能被他一个人影响感到庆幸,还是觉得操蛋呢?

半个小时后从浴室里出来,被外面的冷空气一吹,昏沉的脑袋一下子清醒不少。

他环视了一圈,发现客厅没人。

阳台有点响动。

他擦着头发走过去,隔着半边玻璃看到了蹲在阳台的人。

“……你还真的收养流浪猫啊?”周衍靠在滑门边上,看着一只胖胖的土肥猫蹲在某个铲屎官的肩膀上,一度无语。

阳台边上放着一个猫爬架,还是奢华版的。

肖奕往旁边的小碗里倒了点水,闻言没有回头,说:“骗你干什么,不过之前有几只让赵旭他们带走了,就剩下它。”

周衍其实还挺喜欢猫的,以前还小的时候也闹着要养过,不过他那后妈对猫过敏,周朝扬就没让。

周衍拿过架子上的逗猫棒,朝它晃了晃。

那猫这么半天都没挪动一下,大爷姿势相当嚣张了,即使是看到周衍过去,也只是淡淡地瞟了一眼,根本没鸟他。

周衍:“……”

他问肖奕:“它叫啥?”

“皇太子。”

周衍:“……挺符合身份的。”

肖奕整理完抖了抖肩膀,皇太子自觉跳下去了,他站起来看见他还在滴水的发梢,指了指他手上的毛巾说:“擦干,地毯要湿了。”

周衍又拿着毛巾在头上胡乱擦了一通。

他身上穿的是肖奕找给他的衣服,他没他高,不过勉强还是能穿。

肖奕抬脚往客厅走,皇太子自觉跟在他后面,路过周衍旁边的时候,突然一爪子朝他垂在地上的逗猫棒抓了过来。

他抓着逗猫棒的手没多用力,所以那玩意儿一下子飞出去了,他被吓一跳,往后退到门边砸出哐啷一声。

肖奕回头看了一眼。

笑:“别逗它,流浪时被欺负狠了,脾气不太好。”

周衍无语,谁他妈逗它了?

他瞪着某头也不回的猫大爷,看着它轻松跳上沙发,像是巡视自己地盘一样来回走了两圈,最后趴在正中间不动了。

怕不是跟它主子一个德行。

周衍睡眠浅,以前在家谁要是敢在他睡觉时弄出动静,保管要发飙。后来出来住酒店,睡眠质量下降但勉强也能过得去。

他以为自己这天晚上应该不会睡得有多好。

但是出乎意料,一夜无梦。

早上打着哈欠拉开房门,对上客厅坐着的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个人,硬生生卡住了准备去厕所放水的脚步。

除了肖奕和赵旭,剩下的人齐刷刷朝他看过来。

眼里写了满各式各样的打量或好奇。

他想自己是睡得有多死,竟然一丁点儿动静都没听到?

单独半躺在旁边小圆沙发上的肖奕过了会儿才从手机界面抬起头,朝浴室抬抬下巴:“醒了?去洗个脸过来吃早餐。”

周衍看了看茶几上堆满的豆浆油条,哦了声,懵逼着飘进了卫生间。

“肖哥,这谁啊?”有人好奇地问。

肖奕:“周衍。”

除此之外再没有说其他的。

一旁的赵旭把最后半边包子一整个塞进嘴里,含糊着道:“他也是衡中的,说是刚转来。把戚老二脑子给豁了的人就是他。”

“就是他?”有人惊讶:“那他麻烦大了啊,戚老二跟条恶狗似的,不打回来他能就这么算了?”

赵旭灌了口水,指着刚刚周衍睡过那屋:“不然你以为干嘛让他住这儿?”

有人好奇更盛了,问肖奕:“我说肖哥,得罪戚老二的人也不算少吧,也没见你让谁住进来啊。”

这么几年,有这待遇的,就赵旭一个。

说起这赵旭还真有点酸,心想老子是失宠了吗?

肖奕淡淡一句:“看他顺眼。”

其余人于是通通闭嘴,肖奕看不顺眼的人,别说没钱,就是被戚老二剁了喂狗都不带眨眼的。

周衍在卫生间洗脸,隐隐约约听到外面的说话声,不过听不清具体说什么。

捧了水扑在脸上,清醒了两分。

他想想刚刚客厅那几个人,跟昨天跑来干群架人那伙人又不同,暗道肖奕这家伙是收了多少小弟?

他磨蹭了十分钟左右,打开了卫生间的门。

沙发那儿有人自觉挪开位置,招手:“这边坐。”

这些人差不多都是同龄人,周衍也没觉有什么不自在,依言走过去。刚坐下手里就塞来一盒蒸饺,一个眼睛细长长相偏柔的男生笑着说:“尝尝,这家味道不错哦。”

周衍一阵莫名的恶寒,端着饺子退了退:“谢谢。”

“王可可,别到处发骚。”赵旭说。

叫王可可的男生看着周衍:“长么好看我欣赏欣赏不行啊。话说帅哥,你是个bata吧?我很少见到有像你这么帅的。”

说着就要伸手来搭周衍的肩膀,周衍连忙跳起来,换到了沙发的另一头,距离肖奕的位置隔了不到一米。

肖奕抬头看他,又转头看王可可,王可可瘪嘴不说话了。

周衍看出来了,这群人都有些怕肖奕,但是又有种把他当成领头老大一样的敬畏。

旁边的赵旭瞪了王可可一眼,beta个屁。

下一秒看着周衍又在想,同样都是omega,差距咋就那么大呢?至少他看周衍也比看王可可顺眼多了。

十几分钟解决了早餐,让周衍惊掉下巴的一幕出现了,有人从带来的背包刷的一下抽出十来张崭新的试卷,望着肖奕:“肖哥。”

肖奕没动:“卷子在赵旭那儿,找他拿。”

“等着,我都还没抄完呢。”赵旭嚷。

见到这一幕的周衍:“……”

他原本以为这是定期的小弟聚集大会,结果都他妈是赶着开学时间来抄作业的?

真相要不要这么真实啊?

赵旭像是知道他在想什么,白了他一眼说:“拜托,我们都是正儿八经的学生,如果不是戚老二他们找麻烦,谁有那个美国时间天天跟人干架。”

周衍坐在桌子边,转头看到肖奕。

他还保持着刚刚的姿势没动,皇太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跳上去的,这会儿窝在他腿上,他低着头捋着太子背上的毛。

跟昨天那个站在街上冷着脸就令人胆寒的模样截然不同。

周衍指了指肖奕问:“你们是为什么认他当老大的?”

正在桌边奋笔疾书的王可可抬头:“当然是因为肖哥厉害啊,打架贼凶。”

“你闭嘴!”赵旭一巴掌拍他头上。

赵旭转头对着周衍说:“你是没见过西塘以前有多乱,不少人仗着自己是alpha逞凶斗狠,beta跟omega挨欺负是常有的事。像戚老二那种蛀虫就不说了,肖哥帮人摆平过不少事儿,为人仗义,我们这片的人都服他……”

第 6 章

时间眨眼到九月初,到了衡中正式开学。

这所中学在海城也算是数一数二的市重点,师资力量雄厚,学风严谨。

开学第一天的,教务处的老师拿着文件来去匆匆。

坐在办公室门口处的一位男老师看了看手里的单子,拍拍对面的办公桌:“老葛,不错啊,年级第一果然还是落到了你们高二三班的头上,高兴昏了吧。”

老葛人到中年,对学生一向实行怀柔政策,认为“没有坏学生,只有教不好的老师”。

闻言呵呵一笑:“肖奕那孩子不错,样样拔尖,是个好苗子。”

隔壁一女老师滑着椅子凑上来:“葛老师,你们班是不是还有个从怀阳转过来的学生。”

老葛:“对,那孩子叫周衍。”

那女老师说:“听说还是个富二代,转过来家里砸了不少钱。”

老葛对面的男老师跟着感叹:“唉,现在的学生都娇生惯养,不是那么好管教的。上学期我们班还抓到两对早恋的,也不敢直接挑明,生怕伤了孩子自尊。”

老葛没加入话题,看着单子上面周衍的名字皱了皱眉。

这孩子转学好像还有其他内情,不过被怀阳那边的校方压下去了,有机会还是得找这孩子聊聊看。

周衍刚知道自己的班级,还不清楚自己已经被班主任给盯上了。

他踏进衡中的时候除了手机基本没带其他的东西。

三班的教室在二楼。

他一路晃过去,还没到门口,背后就传来匆匆脚步声。

“前面的那个谁,给我站住!”

周衍没在意,继续走。

“让你站住没听见啊?那个染头发的,黄色的,让你站住听见没?!”

周衍终于从旁边路过的人的视线当中意识到,背后的人是在喊自己。

他意外地停脚转过身。

后面跟上来一秃顶胖子,逮着他胳膊凶巴巴地问:“你几班的?”

周衍:“三班。”

那胖子也没管他,指着他的头发说:“上学期三令五申不许搞这些乱七八糟的玩意儿,你是在公然挑衅把学校的话当耳旁风吗?觉得自己一头黄毛在人群中很闪亮是吧?”

周衍扬了扬眉毛,黄毛俩字有点刺耳,他说:“这是金色。”

胖子:“……”

周衍:“还有,我头发颜色天生的,我外祖母是地道的英国人,她是个非常漂亮的金发omega,需要我拿照片证明吗?”

胖子将信将疑地看着他。

就在这个时候,从走廊的另一端走上来一伙人,有人隔了好几米远就在说:“哟,主任,又查岗呢。”

胖子瞪过去:“又是你们几个,上学期检讨没写够?”

“哪儿能啊,我们这不是怕您辛苦嘛。”

周衍看着身后走来的那几个吊儿郎当,不算陌生的人。毕竟昨天晚上,他蒙在房间里睡觉,这几个人还在外面的客厅赶了一整夜的作业。

学渣潜质暴露无遗。

说起那这场景也挺神奇,如果有人告诉周衍,他被亲爹赶出门不到一个月后某几天,会和一群原本不认识的人待在一个屋子里,任外面怎么吵,他雷打不动在十点睡着。

说出去他自己都不信。

不过他还是有点自觉,他跟长时间混在肖奕身边的赵旭他们不同,他顶多算个外来的寄居者,跟这伙人也就那么点萍水相逢的交情。

一起打过架,犯过混的兄弟,对住在老大家的“朋友”自然都是客客气气,至于真心有几分,这个另当别论。

周衍也不在意。

等那几个人走近,周衍也看见了插着裤兜走在最后面的肖奕。

那胖子主任也看见了,刚刚还一脸严肃的表情立马缓和不少,说:“开学了,一个两个就给我安分些,别到处惹事。”

“不会不会,主任放心。”

这么一打岔,那主任的注意力也就没有放在周衍身上,说了两句直接背着手走了。

赵旭和周衍算是比较熟了。

走上前往他身边的栏杆上一撑,笑说:“刚进校就被卤蛋盯上,你运气挺好啊。”

“还行。”周衍敷衍,看着那主任的背影说:“不过卤蛋这外号挺衬他。”

旁边有人大笑:“英年秃顶是他一生的痛,我们也就敢背后这么叫。”

这个时候肖奕走过来了。

他在周衍面前站定,问了句:“去看没?在几班?”

“三班。”

肖奕笑了声:“那挺巧。”

周衍:“你也在?”

“嗯。”

不止肖奕在,连赵旭也在。

赵旭趴在栏杆上突然偏头问周衍:“话说你这头发真是天生的?”

“当然不是。”

赵旭:“……”那你他妈还说得有模有样跟真的似的。

铃声响了。

说是高二分班,但其实现在的三班很多都是高一时候的老同学,赵旭他们那伙人混得开,进教室没两分钟就开始上蹿下跳。

这么看,肖奕就安静太多,甚至说是很冷。

周衍站在讲台边上,眼神和坐在最后一排的肖奕对上,很想问他,这个班主任为什么这么啰嗦,还非让人做自我介绍。

周衍忽略讲台底下四十多双眼睛,随口说了句:“周衍,十七,身高178,体重60,兴趣无,特长无。”

非常直男式介绍,但还是让下面不少女生眼冒红光。

周衍都已经习以为常了,以往很多人都认为他是个beta,就算是现在,他也不打算透露自己是个omega的事实。

那会让他觉得自己像个娘炮。

毕竟衡中对omega的保护机制非常完善,基本都登录在册,还设有各种发情期紧急预案的东西。

他十七年都那样过来了,现在又能有什么不同?

老葛终于放过他,指了指跟肖奕隔了一个过道的空位子说:“坐那儿吧。”

周衍一边往位置上走,一边注意到坐在门边的某人拿着手上的笔,一下一下敲在桌面上,懒散着姿势朝自己看过来。

莫名脚下一打晃。

周衍暗骂了声,被人看一眼是会掉块肉吗?

心虚个卵,日!

原本以为开学第一天不会有什么事,但衡中不一样,进来的老师那都是直接翻开课本就开始讲,恨不得把下课十分钟全都给占了。

衡中的老师都是狼人,周衍觉得自己需要时间适应。

至于多久,完全看心情。

他从第一节上课就一直玩儿手机,他那处位置隐蔽,拿书一挡基本很难被看见。

游戏正到关键阶段,面前的桌子却被敲了敲。

他抬头,发现是前桌的同学在提醒自己看台上。

女数学老师见他抬头,藏在眼镜后面的眼睛跟雷达似的定自己身上,不动声色地说:“这位同学看着面生,不如就请你来解答一下这道题吧。”

周衍看了看一整块黑板的板书,所有数字加符号在他看起来跟鬼画符没什么区别,真诚发问:“题在哪儿?”

周围传来隐隐约约忍笑的声音,女教师敲了敲黑板右边的某处。

他看了看,见像是道填空题,说:“答案0。”

反正根据以往考试得出的结论,填空题前两道不是1就是0,蒙对几率还挺高。

刚刚敲他桌子的前桌实在忍不住了,忍笑着回头敲了敲他摊开的书说:“哥们儿,看题,这是选择题啊,abcd里别说零,零点五都没有。”

他哪儿知道老师只抄了题干。

低头瞄了眼书,淡定:“哦,我选c。”

全班哄堂大笑。

女老师明显是看不下去了,白了他一眼说:“坐下吧,这题选a。还有我提醒某些同学啊,手机就不要带到课堂上来了,下周有摸底考,都给我认真听讲。”

周衍别说这题不知道,老师要知道他连高一的都不会,不知道会不会被气死,

他重新拿起手机,游戏人物已经死了,因为他之前带飞,这会儿坑了也没人骂他,反倒是有人揪着队伍里一个菜鸟破口大骂,什么难听的话都有。

周衍皱着眉回了句:“吃了屎就别出来了,下了。”

然后退出游戏。

手机震动了下,有消息进来。

见发信人是舒航,皱着眉连打开的**都没有,直接删了。

心情烂得一批。

大中午的学校门口,一辆低调的大众辉腾停在了衡中的学校门口。进进出出的学生就看见学校新转来的传言中的富二代帅哥,正站在车旁边和车里的人说着什么。

见里面的人递出来一张卡,众人心想,果然是有钱人啊。

而周衍只是冷眼看着车里的人,并没有伸手的打算。

中年男人见他不接,皱着眉说:“你还想跟我犟?跑出家一个月苦头没吃够是吧?卡拿着,周末回家吃饭。”

周衍:“我怎么记得您当初说让我滚出门就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