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相关 (2)(1 / 2)

要再回去了。”

“你……”

开车的司机老马给周朝扬工作十多年了,也算是看着周衍长起来的,连忙劝说:“小衍,别跟你爸置气了,父子哪有真仇人的。你爸也是担心你,特地过来的。”

周朝扬看着周衍,瞪眼:“别一天摆出这幅全世界都欠你的样子,你哥说给你发信息,你为什么不回?”

周衍冷笑:“我为什么要回?”

周朝扬气得不轻,“你不喜欢舒航我知道,但你连做人基本的礼貌都没有,送你读的书都白读了?”

舒航在他爸的眼里样样都好,比他这不听话的亲儿子不知道好多少倍。而且丁点事都会传到他爸的耳朵里,还能被刻意放大。

周衍发现自己还真是不太了解舒航。

让人忍不住脊背发凉。

周朝扬或许认为,他能亲自过来一趟,给他钱,开口让他回去已经算是放下天大的面子了。但周衍宁愿不要那张卡,他哪怕是像个普通父亲送他来学校,买给他一堆廉价的或许连用都用不上的日用品,都比现在让高兴。

在周朝扬的世界里,工作永远第一,他都习惯了。

但难免还是觉得心酸。

周衍这会儿莫名头疼得不行,脑子发晕,跟周朝扬面对面,最后说:“爸,我今天不想跟你吵,但你要想让我跟舒航和平共处,我只能跟你说做不到。”

因为一声爸,周朝扬脸色终于缓了缓。

最后皱眉说:“钱会打你卡里,不要让我知道你又在学校惹事。”

丢下这一句,车窗在周衍的面前关上,然后离开。

周衍垂着眼睛往回走,走了也就不到五十米远,肩膀撞到了人。

“抱歉。”他随口说。

有人扯住了他胳膊,皱着眉看他眼角那抹深倦到发红的神色问:“怎么了?”

第 7 章

那辆大众辉腾汇入车流,后座的男人表情也不见缓和,仔细看,其实父子俩的五官还是有五分相似的。

司机老马看了看内视镜说:“您也别太着急,小衍那孩子心不坏,就是随您脾气急。”

周朝扬没好气道:“儿子比老子还厉害,跟炮仗似的一点就着,我跟他说话超不过五句就只想抽他。”

老马笑着摇头,“再抽不也是您孩子。”

周朝扬属于很纯粹的那种“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的大男人,妻子去世得早,他生意也忙,别说陪孩子,连关心时间都少。

后来再婚,儿子已经到了叛逆期,父子间几乎是水火不容。

他想到曾经温柔的omega妻子,对着老马的眉宇间终于显示出一丝疲倦,说:“一个月前他从家里出去我也在想,当初得知他无法像一般omega一样正常分化我也是愧疚的,不求他有多大出息,能安稳长大就行了,哪像现在这样……”

老马安慰:“舒航现在不是能帮您不少事儿了吗,有他在,小衍将来也算有层保障。”

周朝扬听了这话却并没有附和,闭着眼睛不知道在想什么。

此时周朝扬还不知道自己儿子在分化道路上已经有了突破性的进展。

周衍转头看清了撞到的人。

他注意到肖奕拦着自己的右手挽着一截袖子,带着的黑色腕表,衬着小臂的肌肉线条清瘦但很有力量。

周衍随意抓了抓头发,面露尴尬:“没什么事。”

肖奕一靠近,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头疼好像减轻了不少,不过还是有些晕,比刚刚更晕。

他见赵旭他们也在,便又问了句:“你们要出去?”

“嗯。”肖奕看了看他,放下手,点头,“出去吃饭。”

周衍:“哦。”

肖奕问他:“吃饭了吗?要不要一起?”

周衍摇头:“没吃,不过我去食堂就可以了。”

“现在去食堂?”赵旭凑过来,笑说:“哥们儿,不是我提醒你,就以衡中那群牲口抢饭的程度,你这个点去,估计连渣都不剩。”

周衍:“这么狠?”

“那是。”有人说:“你是还没见识过每天上午最后一节课下课后的那个场面,一个两个像脱缰的野狗似的,拉都拉不住。我们不和这些人一般见识,所以大多数时间都在校外吃。”

衡中好歹也是重点吧,周衍怀疑:“你们都走读生?”

“不是啊,肖哥是不就行了。”

肖奕和门卫熟,他们又都是每天都出去,门卫一般不拦。

这个时候旁边有两个漂亮的女生路过,其中一个皱皱鼻子说:“你有没有闻到什么味道?还怪好闻的。”

另一个:“没有吧,我怎么没闻到。”

肖奕不动声色往周衍面前跨了一步,突然跟赵旭他们说:“你们先去吧,我不去了。”

赵旭:“为什么?”

“有东西落教室了。”

赵旭点头:“哦哦,那我们吃完了给你带。”

肖奕:“带两份。”

“两……”赵旭刚想问两份你吃得完吗?然后又注意到了肖奕后边的周衍,立马说:“两份是吧,没问题,包在我身上。”

赵旭他们人一走,周衍也没多想,他这会儿没心情也没精力,只是看着站在前面的肖奕问了句:“你什么东西落在教室了?”

“没东西。”肖奕把手机从左手换到右手,说:“走吧,去超市。”

“嗯?去超市干什么?”

肖奕走了两步突然停住,回头看着他皱眉:“你自己没什么感觉?”

周衍更懵逼了:“感觉什么?”

“你身上的气息。”

周衍条件反射抬起自己的袖子闻了闻,“没有啊,靠,你以为老子发情了?”

肖奕见他的动作眼里透出点无奈,之前他就看出来了,这人二的潜质是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

肖奕说:“你之前没上过生理课?”

“上了啊。”周衍语气莫名理直气壮。

肖奕轻呵了声:“那你真该跟老师道个歉。”

肖奕当然知道他没发情,要是真发情了,校门口这片的学生还能安然无恙?

周衍跟在肖奕的后面进了学校的超市,见他熟门熟路地往最里边的那排货架走过去,一边跟着,一边持续闻了闻自己袖子。

他是真的没闻见啊。

不过当他站在超市最里边,看见货架上琳琅满目的商品,呆滞半天,靠了声说:“这么多?”

肖奕抬抬下巴;“挑吧,学校超市虽然不大,不过种类挺齐全。”

不就是瓶阻隔剂吗?周衍注意到货架上居然还分颜色和味道,什么浓郁玫瑰,清香绿茶。周衍无语了,快速找到一瓶无香型的,说:“就这个吧。”

肖奕点头:“走吧,结账。”

周衍刚要绕过货架,又突然被折身回来的肖奕堵回架子上。

“你干嘛?”周衍睁大了眼睛。

他刚说完听见隔着货架的外面有男生说:“我不骗你,你仔细闻,这超市绝对有个omega。”

另一道声音接着道:“你够猥琐的,有又怎么样?”

“你别说,万一有个omega意外发情,我说不定还能来个英雄救美什么的……”

说话声音越来越近,周衍听见对话眉头深皱,只想出去把人揍一顿。

毕竟他除了肖奕和自身因素,别的alpha他根本无惧,就这情况,他敢保证刚刚那俩人不是自己对手。

肖奕似乎知道他的反应,说;“别动,直接在这里用。”

周衍熄了要出去刚一波的念头,只好拿出阻隔剂。

也顾忌不到还没付款,他直接撕了包装,但还没来得及打开盖子,人就已经绕到了最后一排这里。

周衍还没看到人,就觉得面前的人朝自己压了过来。

肖奕手撑在他两边的架子上,一只手还还将他的头往另一个方向按了按,成功挡住了他的脸。

肖奕冷眼看着面前的两个男生。

那两个男生硬生生卡在了原地,alpha之间本来就存在竞争优劣之分,那两个男生只觉得属于alpha的信息素铺天盖地朝自己压过来。

一瞬间,只想跪下唱征服。

“出去。”肖奕冷声说。

其中一个男生缓了半天,哦哦两声才慌忙拉着另一个傻掉的同伴匆匆而逃。

人已经没影了,周衍也站不住了。

他没料到肖奕会突然释放信息素,虽然不是针对他,但被波及在所难免。

“你……别靠我……那么近。”

不同于平常的嘶哑声音,也感受到胸前一双推拒自己的手,而且那手丁点力气都没有。肖奕注意到这一切的时候,低头对上了一双眼尾泛红的眼睛。

那双眼睛黑亮,甚至是隐隐泛着水光。

肖奕怔了怔。

眼前的周衍看起来弱得不行,脸颊有一丝红晕,像是下一秒就要软倒在地上。

肖奕缓了两秒,不自在地稍稍退开,“还好吗?”

“不好。”周衍咬牙,连骂人的心情都没了。

再一次体会到被一个人信息素深刻影响的感受,周衍半撑着架子,对上肖奕的眼神,觉得自己在他面前,就跟那砧板上待宰的肉没什么区别。

毫无尊严,太尼玛憋屈了。

肖奕欲伸手扶他。

周衍连忙伸手阻止,并且非常严肃认真地跟他说:“从今天开始,你,离我远一点。”

肖奕点头,停顿都不带停顿的:“没问题。”

不过下一秒周衍又觉得自己太过分了好像,毕竟人肖奕善心大发收留过自己,现在没用了就一脚把人踹开,好像有点太那个啥。

他想了想,别别扭扭:“也没那么严重,别,别随便释放信息素就行。”

肖奕看了他半晌,笑了笑。

说:“嗯。”

肖奕身上的气息收敛之后,周衍立马有种重获新生的感觉。

他喷了阻隔剂,也掩去了自己身上的味道。

几分钟后,两人若无其事地从里面出来。

唯独刚刚那两个出去的男生,半天过后还在消化自己看见的事实。

其中一个:“你看清楚没有,刚刚那是肖奕对吧?”

“对啊,他真的好强,刚刚我出了一身冷汗。”

“这不是重点,你注意到他怀里的人了吗?百分百是个omega。”

“你一说还真是,那是肖奕诶,平常看着生人勿进的,没想到就在超市这种地方……居然敢玩儿得这么大。”

“谁让他这么厉害呢,我敢保证只要不是让omega怀孕,学校绝对不会严厉追究。”

……

不到半天时间,学校流言四起。

衡中校草男神肖奕,谈恋爱了。

周衍还没怎么听说,他正在学校男生宿舍里和自己的床单被套做斗争。

他进的是间混合寝室,在四楼。

寝室是六人间,周衍的床靠近阳台,是上铺。

他搬进来的时候最神奇的是发现王可可也是这间宿舍的,住在他斜对面的下床,被套清一色的粉色,看得他嘴角直抽。

周衍的下铺是理科五班的马宏韬,是个alpha,长得还行,人高马大的,寝室里另外几个人都隐隐约约以他为首。

王可可端着盆从外面进来,看他还在扯被子,说:“小衍衍,要帮忙吗?”

周衍瞪过去:“操,别那么叫我,再叫我揍你啊。”

王可可笑得不行,“别那么凶嘛,我们多有缘啊。”

周衍发现这被子跟他有仇似的,怎么都扯不开,服了。

王可可上铺的男生扒着床沿好奇地问:“你俩不是一个班的吧,是不是之前认识?”

王可可随口嗯了声,明显是不太想搭理。

别看王可可是个omega,还娘里娘气的,但这宿舍里没人随便惹他,因为所有人都默认了他是肖奕的人。

原本这坐在下面的马宏韬这会儿抬起头,问上面的周衍:“这么说你也认识肖奕?”

王可可先接了句:“马宏韬,你你管人认识不认识。”

周衍看出这寝室关系不怎么和谐,但他确实也不怎么喜欢马宏韬这人说话的口气。

便随意点点头,算作回应。

马宏韬手上的动作顿了顿,接着说:“那不错嘛,刚进校就有这么大个靠山。”

周衍懒得和他继续说。

这个时候有另外的人:“我听说肖奕谈恋爱了,今天中午,有人亲眼看见他在学校超市和一个omega抱在一起,你们既然认识,说说是不是真的呗。”

王可可一脸你们是在做什么春秋大梦呢?

omega?抱在一起?恋爱?真要是肖奕,他直播吃屎好吗?

而周衍犹如被雷劈。

我他妈恋爱了,怎么我自己不知道?

第 8 章

上课铃声已经响了五分钟,老葛这节课没课,放下手里的东西去厕所,刚踏进去就和隔间出来的人撞了个正着。

肖奕没穿校服,原本正低着头按手机,见到老葛,随意挥挥手:“巧啊。”

“巧个屁!”万年好脾气的老葛直接气笑了,瞪着他没好气道:“上课这么半天了,你怎么会在这儿?”

肖奕收起手机,笑了笑:“来这儿还能干嘛,当然是上厕所。”

“我不知道你是上厕所吗!我是说教学楼那边的厕所蹲不下你还是怎么着?偏偏跑到教师这层。”

肖奕打开水龙头边洗手边说:“人多,懒得挤。”

老葛瞪他一眼。

跟着走到洗手池边上,想到什么问他:“我问你,你谈恋爱那事是个什么情况?”

“什么什么情况?”

“别跟我装傻啊,这才刚开学,学校里都传遍了。你别以为你成绩好就无法无天的,早恋多耽误学习啊——”

老葛开启了长篇大论模式,肖奕洗完手拍了拍老葛的肩膀,直接往外走。

“诶你等等。”老葛把人叫住,皱着眉说:“我还听说对方是个omega,你小子可千万别惹事听到没。”

老葛这人爱操心,教育学生那都是苦口婆心,但是又不招人待见。

他高一就教肖奕语文。

肖奕抱着手靠在门边,只好解释说:“假的,他忘带阻隔剂,我只是帮了个忙。”

老葛长舒了口气:“那就好,那就好……那学生没什么事吧?”

肖奕垂着眼睛,眼前闪过那家伙红着眼睛,又没有力气反抗的样子,勾了勾嘴角说:“没事。”

肖奕拿着手机回教室,没想到几分钟前他刚跟老葛说没事的人,这会儿正站在教室门外的走廊上罚站。

周衍靠在墙上,百无聊赖的样子。

这倒是让肖奕想起了第一次见他的时候,也是这幅模样,颓丧着却又劲劲儿的,要是这时候戳他一下,保管要炸。

肖奕斜着扫过他,没有停留,直接到了教室门口。

周衍同样斜着眼睛看了他一眼,没有搭话。他没搭话的主要原因,纯粹是因为觉得超市那件事太丢脸。

直到肖奕被物理老师勒令到走廊站着听课的时候,周衍才不厚道地笑了。

物理老师姓庞,三十多岁,外号庞太师。她教整个高二年级的物理课,对找学生不痛快这件事上有着迷之热爱,整个年级只要遇上她的课,闻之色变。

不过她对学生也有例外,比如肖奕,再比如七班物理始终保持在年级前三的郭采薇。

总的来说,庞太师眼里,能力决定一切。

肖奕走到他旁边,看了他一眼说:“你到底干了什么把她气成那样?”

“不好意思啊。”周衍说。

嘴上这样说,语气里却连丁点抱歉的意思都没有。

他知道能连累年级第一因为迟到到门口罚站还挺不容易的,笑着说:“也没什么,昨天不是有套测试卷吗,我没做。”

“就因为这个?”肖奕显然不信。

周衍:“也不全是,我拿那张卷子包了早上没吃完的灌汤包,我见她搜出来了,就顺嘴问了她一句要吃吗?然后……就这样了。”

肖奕一言难尽地看了他一眼,“你没吃完不能扔垃圾桶?”

“我现在多穷啊,留着准备当午饭呢。”

这话当然是假的,不过他也确实没去查老头子给他的那张卡里有多少钱。

旁边突然响起噔噔噔高跟鞋踩在地板上的声音,庞太师冷着一张脸出现在门口,推了推黑框眼镜说:“还聊天呢,很开心是吧?”

周衍举着手说:“我跟学霸请教学习方法呢。”

睁眼说瞎话,都不带打草稿。

庞太师拿着手里的一本书登时敲他脑袋上,周衍嘶了声。

然后听见她说:“进来,这节课你们给我站着听课。”

周衍立马猜到有这待遇,完全是因为旁边站着一个年级大佬,老师当然不希望他落下任何一节课的知识点。

虽然也许他早就会了。

周衍跟在后面嘀咕:“都是站着,我还不如站外面呢。”

前面的人脚步一顿,周衍直接撞了上去。

木松香扑了他满脸。

女魔头又一次皱着眉瞪过来:“周衍,干什么呢磨磨蹭蹭的?动作还不快点!”

周衍因为信息素的缘故,耳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透了,瞪着前面的人低吼:“……你干嘛?”

肖奕反手在他后脑勺呼噜了一把,说:“让你闭嘴。”

周衍这下连脸都直接红了。

被气的。

班上从两人一起进教室开始就吵吵嚷嚷的。

除了对周衍这个刚转学就状况不断的新生好奇,另外一半都是在猜测为什么他看起来和男神肖奕很熟悉的样子。

而那些想要盯着肖奕,试图找出刚开学就勾引男神的omega是哪个狐狸精的人,注定是要失望了。

至于周衍转学的新生活,让他一下子闻名全校的事情,还得数开学的摸底测试。

年级六百多个学生,他愣是稳坐在最后一个位置不动摇,甚至连考试当天因为急性肠胃炎只考了最后一科的倒数第二都不如。

“神人呐。”赵旭拿着他的卷子翻了翻,笑殇了:“你这数学物理的选择题可是都填了,居然一个也没对?”

坐在周衍前排的男生叫朱其,平时和赵旭他们也熟,凑过来:“精准无误的避开全部正确答案,这也是一种技能对吧?”

周衍刚被老葛叫到办公室念了一个小时的经,头都要炸了。

看着唯恐天下不乱的两个人,提着书啪啪敲过去:“滚蛋!”

赵旭不死心:“我说你是真不会做,还是懒得做啊?”

周衍:“你猜。”

朱其:“我要是你就全部选c,好歹还能对两个不是吗?”

周衍朝他们俩人露出一个假到批爆的笑容。

“爷爷比你们高级,我橡皮自制的色子,都是天选懂不懂。”

一场开学的摸底测试,被各科老师轮流喊去谈话的待遇让周衍的名声越来越响。学生之间开始流传说,三班来了个刺头。

一头标志性金发,脸小,肤白,颜值放在那些通过层层筛选出道的偶像明星组合里,绝对毫不逊色。但就是这样的一个骚年,每每在办公室气得各科老师直跳脚。

而这个刺头学生此时正转着手上的笔,无聊发呆。

衡中是有晚自习的。

隔着一条过道,如同楚河汉界,一个正数第一,一个倒数第一。

不过周衍发现,今天下午的课结束之后,肖奕人就不在学校了。

今天晚上没有老师占用晚自习时间。

上课上到一半,赵旭蹭地从位置上坐起来,带翻了身后的凳子,发出嘭地一声。一边嘴上说着操,一边拎上包就想往外跑。

周衍从他有动作开始就皱着眉,见他要动,他喊了声:“赵旭。”

声音不大,但是赵旭莫名停住了脚。

周衍跟着他站起来,说:“走后门。”

两人在全班行注目礼的情况下光明正大地从后门出去了,一边下楼,周衍一边问:“是不是肖奕那边有什么情况?”

赵旭都惊了:“你怎么知道?”

周衍一眼斜过去:“除了他,还有谁能让你是这个反应。”

赵旭说起来比肖奕还要大好几个月,但他以前混,差点被人打死在街上。如果不是肖奕,别说他现在还在上学,四肢是否健全都是问题。

从那之后赵旭就发誓,不论好坏,肖奕是他这辈子的兄弟。

赵旭说:“肖哥在新林路那边被戚老二的人堵了。”

周衍奇怪:“他一个人去那边干什么?”

赵旭脸上露出一丝为难,“后面让肖哥自己说吧,我先打电话叫人。”

门口有门卫,这个时间点肯定是不放人的,两个人从南侧门旁边的墙翻出去了。赵旭这会儿再急,还是看着他说:“动作够熟练的啊。”

“啊,老手艺了。”

赵旭叫了伙人,紧赶慢赶跑过去的时候,也已经是二十分钟过后了。

这边的路都不是很宽,也没什么行人,路边昏黄的灯光忽明忽暗,的确是堵人的好地方。一行人转了两条街,才听见里面的巷子传来打斗声。

伴随着拳头到肉的闷哼,痛苦的□□。

一群人面面相觑。

愣了两秒转过街角,看清了眼前的情形。

周衍还是第一次看肖奕动手,他在这一刻丝毫不怀疑之前王可可所说的肖奕打架贼凶那句话。

他一个人站在人群里,身边围了起码有五六个人,地下还躺了三四个。

肖奕作为一个alpha,甚至都没用信息素压制人那一套,就单纯的硬打,不同于周衍打架那种野路子,他动作干净利索,一招一式都在关键点上。

但被围攻,难免还是有人乘着空隙攻击到他身上。

周衍发现赵旭这伙人这时候全站在路口没有动。

“你们还等什么呢?”周衍瞪着眼睛问。

赵旭:“肖哥很早以前就说过,他动手的时候,让我们不要插手。”

“为什么?”

“没必要,反而容易被学校查出来。”

周衍:“都什么时候了,查个卵!上!”

第 9 章

少年的热血和冲动往往只需要一句话,赵旭等人互相看了看,下一秒直接跟在周衍后面冲了上去。

场面登时大乱。

巷子的光线不大好,周衍一脚踹开肖奕身后那个正朝他举着棍子的人,紧接着就见肖奕一个回旋踢扫了过来。周衍要闪躲已经来不及,好在肖奕反应够迅速,堪堪停住脚,才没让周衍和他的鞋子来个贴脸热吻。

赵旭等人则是直接将剩下那些人按在地上一顿胖揍。

以肖奕和周衍二人为中心,周边空出好大一片空地。

肖奕收了脚,微微喘气,一边缠着不知何时出现在手上的绷带,一边掀着眼皮看周衍,问:“你怎么来了?”

周衍盯着他,觉得他这幅模样还挺……性感?

周衍舔了舔嘴角,笑了声说:“没办法,我这人虽然没什么优点,但是知恩图报。你只要不杀人放火,揍人这种小事,我很乐意代劳。”

肖奕短促地笑了笑,“让少爷动手多不合适。”

“得了吧。”周衍白了他一眼:“嘲讽谁呢?”

就在这个时候,原本躺在肖奕身后五米远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爬起来了,从周衍的角度发现他的时候,他手里的那根钢管已经照着肖奕的头敲了下去。

一切发生在瞬息之间。

周衍只来得及用力拽肖奕一把,紧接着脑袋就嗡地一声,耳鸣了。

有温热的液体沿着额头流下来,落在眼皮上,将他的视线染成一片血红色。

他看见肖奕浑身煞气,连忙喊:“别用信息素!”

这个时候肖奕一旦释放信息素他要怎么办?哭给他看吗?

显然肖奕也没那个打算,他直接捡起地上的那根钢管就朝着刚刚那人的脑袋上抡了过去。那人结果比他惨了不少,叫都没来得及叫一声,直接晕在地上人事不知。

周衍的脚下晃了晃,被折身过来的肖奕抓住了胳膊。

“怎么样?”肖奕皱着眉问。

赵旭等人接着围上来,赵旭瞪着眼睛:“操!周衍你没事吧?”

“没事。”周衍晃了晃脑袋:“就是有点晕。”

下一秒就被人捏住了后脖子,周衍的动作直接僵住了,那是腺体的位置,被人捏住的感觉像是被扼住命运的咽喉,感觉难以形容。

他这会儿敏感到超乎想象,连脑袋的疼痛都忘记了,懵逼着问还没放开手的肖奕轻声道:“你干嘛?”

肖奕的表情并没有比刚刚好多少,说:“挨了一钢管还晃头,你是不想要命了是吧?”

周衍不动了,嘴上说:“没那么严重,我小时候可是以铁头著称的。”

肖奕又捏了捏他的脖子,周衍直接脸红了。

紧接着就感觉肖奕拿了条帕子按在了他的额头上。

肖奕转头跟赵旭他们说:“我送他去医院,你们收拾一下,该回学校回学校,该回家回家。”

赵旭:“肖哥,不用我们一起去吗?”

肖奕看过去:“别跟我说你们出来是请了假的?现在回去找找老葛,说不定卤蛋还能网开一面。”

旁边几个人缩了缩脖子,同意了。

人一走,周衍接过肖奕的动作,自己按着额头说:“我不去医院。”

肖奕:“必须去。”

周衍:“……真不用,我自己能感觉得出来不严重,而且我也不喜欢医院。随便找个小诊所清洗一下就好了。”

打架和受伤对周衍来说也是家常便饭,虽然他现在额头痛得一突一突的,但刚刚他还是习惯性躲了一下,所以没被打着要害。

肖奕看了他两眼,像是妥协了。

他说:“跟我走。”

周衍回头看了看刚刚被肖奕敲晕的人,问:“那人不会有事吧?”

肖奕跟着看过去,那伙人集体往后退了退。

他回转过来看了眼周衍的额头:“我有分寸,走吧。”

周衍跟着他绕过他们站着的这条巷子,一直往里面走。越往里走人越少,这一片应该是属于西塘片区最僻静的一块区域,房子都不高,顶多七层。

周衍虽然心有疑惑,但看着身边安静的肖奕,也什么话都没有说。

走了大概有七八分钟,肖奕带着他进了巷子最里边的那栋楼。楼道是声控灯,两人上了二楼,站在一家门口还贴着福字的家门口。

肖奕直接敲了敲门。

半分钟不到,一个裸着上半身,四十来的高大男人打开门,他蓄着短短的络腮胡,一眼就能看出是个充满力量的强悍alpha。

“我说你小子不是刚刚才出去吗?怎么……”男人爽朗的笑在看见跟在肖奕身后的周衍时顿了顿,意外地看了一眼肖奕。

“叫齐叔。”肖奕推开男人撑在门框上的手,对周衍说:“进来吧。”

周衍对男人笑了笑:“齐叔。”

男人笑着让开位置:“先进来。”

其实周衍只要不是心情不好的时候,外表是非常具有欺骗性的。冲人笑笑,扮个乖巧的三好学生绝对没有问题。

打小就这样。

周衍没有进陌生人家里就四处打量的习惯,因为不太礼貌。但眼前这个房子也用不着打量,也就五十来平,到处都是独居男人的生活气息。

不过周衍注意到屋子里东西的摆放非常规整,给人的感觉严谨、高效、自律。

不像是普通人。

肖奕进这里的状态非常随意,示意周衍坐在沙发上后,问齐叔:“医药箱呢?”

“卧室,自己去拿。”

肖奕进了卧室,男人坐在周衍旁边的沙发上,笑着说:“我叫齐磊,你就跟着肖奕叫我齐叔就行。你是那小子的同学?”

“齐叔好,我叫周衍。”周衍坐得相当规矩,一问一答:“我是肖奕的同学,这么晚了麻烦你,不好意思。”

“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齐磊这人给人的感觉很舒服,说话并不压迫人,“不过你这头是怎么回事?”

周衍有点难为情:“打架。”

“打架?”齐磊表示很惊讶。

周衍更不好意思了,毕竟对方看起来像是肖奕的长辈?

结果人下一句就说:“肖奕那小子在,居然还会让你受伤?”

周衍尴尬:“……是个小意外。”

他也不知道对方是在表示肖奕的战斗力强,又或是其他的什么,所以只能僵硬地笑笑。

说话间,肖奕已经拿了药箱从里屋出来。

他身高腿长的,坐到周衍旁边的时候,他条件反射似的往旁边让了让。

肖奕打开箱子,从里面取出棉签和药水,转头说:“把手拿下来。”

周衍乖乖照做,毕竟他眼睛又没长在头顶上,只能让对方帮忙处理。

他见肖奕蹙着眉,温热的手指贴在他额头的皮肤,撩开他头顶染血的发从看了看。

齐磊绕过来,跟着看了两眼说:“伤口不大,不过在头发中间不好上药,最好是把周边的这片头发剃了。”

“不要!”周衍惊了,急匆匆捂住脑袋:“不能剃!”

他还要见人的好吗?

到时候变成斑秃,他这辈子的光荣形象岂不是丢尽了。

齐磊直接笑了:“小伙子还挺在意自己形象啊。”

周衍坚决摇头,说什么都不能剃。

结果身前的人伸手扳下他捂住脑袋的动作,见他还瞪着眼睛,挑了挑眉说:“没说非要剃。”

“……哦。”周衍这回放心了。

他低了低头,主动把脑袋凑到了肖奕面前。

肖奕看了看胸前的脑袋,怔了两秒,才开始替他清理起伤口来。

肖奕的动作很娴熟,周衍甚至都没什么痛觉,不过因为他不肯剪头发,所以处理时间稍微长了一点。

这是个细致活,周衍因为低着头,没一会儿就觉得脖子发酸。

他别扭地动了动。

肖奕拿着棉签的手顺手托了一下他的下巴,教训他:“别动。”

周衍:“……”

他抬起下巴,正对着肖奕那张帅逼脸,隔得近了,他发现肖奕的皮肤出奇的好,丁点毛孔都看不见。

肖奕专注着手上的动作。

直到他拿棉签按了按他的伤口,周衍才嘶了声,回过神。

周衍嘟囔:“刚想夸你手艺好来着。”

肖奕斜了他一眼:“不必。”

齐磊倒了两杯水出来,刚好听见两人的对话,笑着说:“小朋友,有现在这待遇就烧香拜佛吧,你是没见过他自己处理伤口,简单粗暴到我看着都疼。”

周衍已经顾忌不到齐磊跟肖奕一样都叫他小朋友这事。

毕竟人比肖奕大了不止一轮。

因为没办法转头,他用一个僵硬的姿势看着齐磊:“齐叔,他经常受伤?”

“对啊。”齐磊坐到旁边,指了指肖奕说:“几岁来着,七八岁左右吧,跟西塘这边几个十来岁的孩子打架。受了伤拿着酒精直接往伤口上倒,眼圈都不带红的。”

周衍顿时安静下来,看着肖奕。

肖奕动作一顿,问他:“你那是什么表情?”

周衍:“……七八岁就天天跟人打架啊。我七八岁的时候还因为我爸没时间陪我玩儿,偷偷跟家里的保姆哭鼻子。”

他眼睫毛轻轻颤了颤,语气里有迟疑和惊讶,像是在替他觉得委屈。

肖奕笑笑:“你别听他说得那么夸张,对方挨揍比较多。”

周衍抬眼,没说话,他记得肖奕说过他爸妈都已经去世了。

七八岁?那么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