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相关 (3)(1 / 2)

常更热了,尤其是今天。

下了课,周衍迫不及待地拖着凳子挪到肖奕边上,敲敲桌子和他说:“下节课把你边上的窗户打开呗。”

肖奕转头,看着他潮红的脸,皱着眉:“很热?”

“对啊。”周衍又扯了扯领口,这个动作他一下午已经做了很多回了。这会儿还毫无自觉地扯着领子往肖奕跟前凑,“你看,我脖子热得都是汗。”

肖奕因为他的动作,盯着那节细白脖子的眼神深了深。

随即又因为他不正常的状态皱眉,开口问他:“你有没有觉得自己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周衍:“不对劲?没有啊。”

他这会儿脑子里就只想让肖奕开窗而已,催促:“你快点打开,这天气真他妈烦死了。”

肖奕怀疑地看他一眼。

在他迫切的眼神中,无奈般站起身打开了左手边的那扇窗。

第 13 章

好不容易挨过当天下午最后一节课,周衍脑袋晕晕乎乎的,刚出教室门口就有人拦住了他。

是个不认识的男生。

“你……是周衍吗?”对方问他。

周衍点点头:“有事?”

“学校后操场那边有人找你。”

周衍奇怪:“谁找我?”

“不认识,我就是带个话。”

对方说话一直微低着头,说完匆匆离开,周衍环视了一圈,没看到熟悉的人,想了想,还是去了。

学校的后操场就在他们这栋教学楼后边,走过去不过五分钟,只是要绕过一片山坡,平常也就周末的时间人比较多。

这个时间还不算晚,而且大多数人都去吃晚饭了,周衍过去的时候一个人都没看见。

他刚在想自己是不是被人给耍了。

后边的台子后面就绕出来几个人。

“胆子挺大嘛,让你来就来。”走在最前面的人开口。

周衍看清了人,嗤笑:“我当是谁,马宏韬,看来我在寝室说的话你没放在心上是吧?”周衍看了看他身后的几个人:“还有你找的这又是些什么人?”

都是生面孔,极有可能是校外的。

马宏韬嘴角一咧,“当然是能让你知道知道厉害的人。”

马宏韬这话说完,得意地笑了。

掏出兜里的东西说:“这玩意儿是你的吧?”

周衍脸色一滞。

马宏韬立马知道自己的猜测**不离十,他手上拿的正是之前周衍在卫生间用过的抑制剂的盒子,没想到被马宏韬抓住了把柄。

马宏韬笑着说:“我还真没想到你居然是个omega,要我说啊,omega就该有omega的样子,一天装什么老大。下我马宏韬的面子,你也不在衡中打听打听,惹了我会有什么下场!”

周衍对这智障言论无语了。

扯着嘴角好奇地问他:“那不如你告诉告诉我omega该是什么样子?”

周衍其实注意到了,跟在马宏韬后面的几个男生都是alpha,果然马宏韬一挥手,周围的几个人就试图用信息素压制他。

不过马宏韬失算了,看着周衍面不改色地脸,震惊:“你怎么可能没事?”

周衍灿烂一笑:“没办法,你爸爸我就是这么特别。”

他们现在所处的位置刚好是整个操场的最死角,周衍捏了捏手指,冲面前的几个人勾勾手指:“来,今天让爸爸教教你们怎么做人。”

马宏韬一看教训他的计划失效,干脆利落让后面的几个人一起上。

信息素不管用,这么多个人还教训不了一个周衍?

他还真是不信了。

周衍二话没说直接照着一个人的肚子踹过去,现场一时间非常混乱。周衍打架向来如此,没有章法,处处朝着别人的软肋下黑手。

几个人缠斗在一起,马宏韬找来的人居然没有占到任何便宜。

不过周衍渐渐觉得不对劲。

之前被抑制剂压下去的那股燥热突然又从小腹处涌上来,他一个闷哼,后背就挨了一下。

一朝失算,接连被揍了好几下。

周衍舔了舔破皮的口腔内壁,甩甩头试图让自己清醒。

但是那股燥热根本就没办法压制,烧得他脑子开始犯糊,眼前甚至一片模糊。

不知道是谁突然喊了一声:“他发情了!”

有人跟着道:“那现在怎么办?他对我们的信息素根本没有反应。”

马宏韬走到前面,看着被人一脚踹半跪在地上,满头细密汗珠的周衍。

残忍一笑:“那又如何,发情期的omega跟个跪在地上求人操的婊|子没什么区别。”马宏韬蹲在周衍面前,拍拍他的脸:“周衍,落到我手里,算你倒霉。”

周衍出其不意一个手肘击打在马宏韬的下巴,用了全力。

马宏韬没躲开,登时痛得五官扭曲。

五秒后朝旁边吐出一口血和半颗断牙。

周边的人多多少少都受到了omega信息素的影响,没想到一个发情期的周衍还能这般身手敏捷,一时间都呆愣住了。

马宏韬回身一个巴掌就朝周衍的脸扇了过来。

周衍这会儿没力气了,硬生生挨了一巴掌,头被打偏,却抵了抵嘴角笑了。

“现在怎么办?”有人问马宏韬。

马宏韬嘴巴迅速肿起,话都说不利索。

站起身愤怒道:“他既然不识抬举,不如今天就尝尝被人上的滋味好了。”他低头看着周衍:“这么多人,我想你一定会很享受的。”

周衍知道马宏韬想做什么。

他抬头直视着马宏韬:“有本事你们就试试。”

那个眼神,居然让这几个人都萌生了退意。

就在这个时候,原本站在远处放哨的人跑了回来,说:“有人来了!”

马宏韬愤怒:“谁?”

“好像是学校的老师。”

有另外的人担忧道:“这要在校外倒是没什么,可如果一个omega在学校里出事,到时候闹大了怕是不好解决。”

“操他妈的!”马宏韬骂了句,看了看周围,突然指着旁边那间空置的播放室说:“打晕他,扔到里面!没有抑制剂和或者一个alpha,我看他怎么办。”

……

三班的教室里,晚自习前的预备铃已经响了两分钟,周衍的位置还是空着的。

肖奕看了看自己课桌里的袋子。

里面是新买来的抑制剂,他特地找第一次跟周衍相遇时那家医院的医生拿的。以周衍的二货个性,显然没意识到自己之前的状态非常像omega发情的征兆。

老师还没进教室。

肖奕站起身,敲了敲赵旭的桌子,问:“周衍呢?”

“啊?”赵旭还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回头看了看周衍的桌子懵着脑袋说:“没看见啊,晚饭都没在一起吃,我还特地问了朱其,他也说没看见。”

肖奕眉头紧皱。

紧接着赵旭和肖奕的手机同时响了,赵旭看了眼说:“王可可的消息。”

刚说完赵旭就跳了起来。

“肖哥!出事了!”

其实不用赵旭说,肖奕也已经看见了消息。

王可可发来的,“肖哥,我刚刚无意中听见马宏韬找了人堵周衍,就在学校后操场。”

赵旭回过神来的时候,肖奕已经撑着桌子一跳,直接从后门跑出去了。

赵旭慢了一拍,还撞了桌脚,和刚进来的庞太师撞了个正着。

庞太师瞪着眼睛:“赵旭!你干什么去?还有刚刚那出去的是谁?肖奕吗?”

全班的人都看了过来。

赵旭再着急,这会儿也只能乖乖站着不动,只能说:“庞老师,那个周衍肚子不舒服去医务室了,肖哥不放心,所以就跟着去了。”

庞太师在教室里扫了一圈。

推了推眼镜说:“这个周衍是怎么回事?上次查寝也说去医务室了,身体素质这么差怎么行?”

说完了对着赵旭挥挥手说:“你凑什么热闹,回来给我坐下,开始上课。”

赵旭只能乖乖坐了回去。

学校后操场的这间广播室不大,也不是什么正经屋子,墙壁都像是用铁皮制作的,平时主要是用来有大型活动的时候作为临时站点使用的,没活动时候基本都是空置。

也不会有什么人特地到这边来。

周衍浑噩着醒过来的时候才察觉到天已经黑了。

他躺在冰凉的水泥地上。

这个地方唯一的好处估计就是封闭性很好,他完全不用担心自己的信息素会把不必要的人引过来。而且现在是上课时间,更没什么人了。

周衍挣扎着坐起来,靠在墙壁上。

后脑勺突突地痛感被一波一波不断席卷全身的热度冲散。

他觉得自己烧起来了,喉咙发干,连说话都困难。

他从来不知道,omega发情会这么难受。

他的身体正迫不及待地渴望一个人亲吻、进入。

这让他羞耻得不行,但理智很快又被生理**打破。

汗水沿着脊背不断滑落。

周衍以为自己要死了。

他都不知道自己在这个小空间里熬了多长时间,直到门突然被人踹开,一道光照了进来。

肖奕凌冽的眼神在这个房子里扫了一眼,定格在了角落的那个人身上。

他认出那是周衍。

他唇色发红,脸上的巴掌印还非常清晰,金色发丝被汗水打湿一缕一缕贴在脸颊上,整个人像是刚被人从水里打捞出来一般。

肖奕脸色微沉。

空气中充满了omega信息素甜腻的味道。

肖奕第一次清晰认识到,自己眼前的这个人是个omega,是个会有发情期,信息素可以让人发疯的omega。

肖奕压了压心神,朝着周衍所在的方向过去。

他看到了周衍已经稍显迷离的眼神,知道他此刻未必知道来人是自己。

果然在五米远之外,周衍已经全身戒备,嘶哑着嗓子喊了声:“滚!”

肖奕脚步微顿,沉着声音开口:“是我。”

周衍似乎反应了两秒。

“肖奕?”

“嗯。”

一声笃定的回应让周衍紧绷的神经彻底放松下来,他认清了来人,看见了肖奕那张熟悉的脸。

一时间,他的鼻腔都是眼前这人身上的信息素的味道。

一边无比渴望他的靠近,一边又突然委屈得不行。

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

肖奕终于走到周衍的身边,伸手抓住他的胳膊将人提起来。

周衍神智什么的,随着这人的靠近彻底丢了。

像只大型金毛狮子,拿着脑袋不停在肖奕的肩窝里蹭,试图缓解身体里的燥热。

肖奕肆意释放着信息素,用作安抚。

右手捏了捏周衍的后脖颈。

周衍闭着眼睛,哑着嗓子在肖奕耳边呢喃开口:“难受。”

肖奕动作顿了顿,声音也哑得不行。

说:“我知道。”

第 14 章

周衍理智全无,发情期来得迅猛且无法压制。很早以前医生就说过,他发育太晚,发情期比一般人更久也更强烈,所以他之前就算用过抑制剂也不太管用。

肖奕抵住周衍乱蹭的脑袋。

周衍的眼尾鼻尖全红了,黑曜石般的眼睛里隐隐泛着水光。

他像是不满肖奕的动作,还想往他脖子里蹭。

“周衍,等等。”肖奕抵住他无奈出声。

周衍含糊着咕哝:“不要。”

这会儿的周衍完全丢掉了他身上小少爷那股矜骄劲儿,更没有面对马宏韬那些人时狠辣的眼神跟身手。

残存的一丝理智里,他知道眼前这个人是安全的。

所以他只是遵循着本能。

肖奕再强,他也是个alpha,加上两人信息素匹配度极高,他又一直释放信息素安抚,空气中两种信息素味道交杂着,能忍到现在已经不是普通人能够做到的了。

四周很静,天地间仿佛就仅仅剩下他们两个人而已。

肖奕迟迟没有动作,眼神有挣扎和迟疑。

他看向早已被丢在地上的那盒抑制剂,里面的剂量足够压下周衍这次的发情期,但大剂量的抑制剂在深度发情期使用,势必会对他的身体造成影响。

肖奕还有一种选择。

标记他。

“周衍。”肖奕叫他。

周衍含混这嗯了声。

“我现在告诉你一件很严肃的事情,抑制剂,或者我临时标记你,选一样。”

只有几个简单的词组进入了周衍的耳朵里。

他这会儿难受到爆炸,自然是怎么能让自己缓解下来选什么,抑制剂的滋味他已经体会过了,没什么卵用还治标不治本。

临时标记?不就是咬一口嘛,有什么大不了的。

周衍想法刚过脑子,很自然地转身,将腺体的位置毫无保留地暴露在肖奕的面前。

指了指自己后颈的位置,意思不言而喻。

肖奕修长的手指抚过眼前这人略显脆弱的脖颈。

顿了顿,靠近他,然后照着身前这毫无防备的人的腺体咬下去。

属于alpha的信息素注入身体,一股酥麻感从脚后跟窜到头皮层,周衍闷哼了声,脸和脖子一片潮红,腿一软就朝地上缩了下去。

好在肖奕及时搂了他一把。

周衍发现自己这会儿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更别说推开身后的人,他咬着嘴唇,防止羞耻的声音从嘴里倾泻而出。

他半靠着身后的人,姿势迎合又试图推拒,显得有些无措。

肖奕并没有松口,手环着身前这人的腰,周遭都是熟悉的omega的气息,脑子却异常清醒。

肖奕无疑是强大的,他身体里留着一半燕家人的血。

那是他的omega母亲燕南栀告诉他的。

那个女人的声音,时隔多年还时不时能在肖奕的脑海中记起。

她说:“燕家的基因优秀且强大,留着燕家人的血出身的alpha,将来注定会有无数人对你趋之若鹜。”

“你始终要记得,如果不是你真心喜欢的人,永远不要和一个人产生牵连。”

“我和你父亲希望你在最平凡的生活里长大,你要明白,人只有自己强大,才能保护想要保护的人。”

……

肖奕察觉在怀里的人渐渐安静下来的时候,停下了临时标记的动作。

周衍闭着眼睛,眼尾还有一滴生理性的眼泪。

人已经失去意识了。

肖奕伸手替他擦去,叹了口气,将人打横抱起,出了这间空置的屋子。

临时标记不比永久标记,不用咬破腺体,但周衍目前的情况只靠临时标记肯定是没办法安稳度过将近一个星期的发情期。

这需要alpha长期在旁边安抚,也需要相对安静的环境。

这也是肖奕所担心的。

频繁的标记,上瘾的可能性更大,加上高匹配度的信息素和周衍比寻常人更强烈的发情期,影响恐怕也更深更远。

周衍意识回笼的时候才恍然发现头顶的天花板有些眼熟。

想了想,这不是肖奕家他睡过的那间客房吗?

周衍猛地翻身起床。

腿一软差点直接跪地上。

“……操!”周衍缓缓骂了句。

他什么都想起来了。

先是马宏韬找他去学校的后操场来着,他跟几个人打了一架,然后……发情了?

他想到了那间昏暗的屋子,想到了自己无力地靠在某个人身上,又是怎样潮红着脸,伸着脖子让肖奕标记自己的。

周衍捏着枕头,“操、操、操!”

一连几个操,显示出他此刻内心的挣扎和羞耻。

尼玛!他为什么会变成那个样子啊!

门在这个时候被人打开,肖奕一身休闲装出现在门口,眼睛扫过大床上被揉成一团乱麻的被子,和某个坐在被子中间,顶着一头杂毛,还眼神闪躲的某人。

不动声色地牵了牵嘴角,说:“醒了就出来吃饭。”

周衍:“……哦。”

不用猜也知道是肖奕带自己回来的,周衍这会儿再没脸见人,迟疑了会儿还是硬着头皮爬起来。

周衍没找着自己手机,估计之前已经被那伙人拿走了。

出了房门,走过去餐桌边坐下,装做什么也没发生似地问肖奕:“几点了?”

肖奕:“早上九点。”

周衍蹭地站起来:“迟到了!”

肖奕像看白痴一样看了他一眼。

点点下巴示意他坐回去。

一边淡定地吃着早餐,一边说:“已经国庆了,意思就是往后七天都可以不用去学校上课。还有,把早餐吃完,你发情期没过,需要保存体力。”

周衍:“……”

是自己脸皮不够厚吗?这人怎么能做到这么云淡风轻的?

而且他自我感受了一下,这会儿除了脖颈处有些发热外,身体并没有什么异常。

周衍又闷不吭声地坐回去吃早饭。

太子今天格外友好,居然一直趴在周衍的脚边,尾巴一晃一晃扫着他的脚脖子。

周衍喝着碗里的粥,一边抬头看了看肖奕。

这是他第二次来肖奕家里了,不知道是不是受标记影响,他总觉得这次的感觉很不一样。

周衍顿了顿开口:“那个……昨天的事,谢谢。”

肖奕停下动作,看了他一眼:“没事,应该的。”

吃完饭周衍把碗放到厨房,准备表现一下帮忙洗个碗什么的。结果两分钟不到,厨房里接连想起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

周衍瞪着碎了一地的瓷片,半晌无语。

见肖奕进来,周衍伸着沾满洗洁精的手无辜:“这……真的只是一场意外。”

肖奕挑了挑眉不置可否。

肖奕:“出去吧,我来。”

“……哦。”

周衍抬着脚就想往外走,被肖奕叫住,不明所以地回头。

肖奕:“把手洗干净再出去。”

周衍看了看自己滑不溜秋的手,哦了声,又听话地调头去把手给洗了。

肖奕本来也没指望周衍真会洗碗,等他自己清理干净,出了厨房的时候,发现那个洗两个碗能砸十个盘子的家伙,正熟门熟路地给人打电话。

说要教训暗算他的那几个孙子。

他不知道从哪儿找来的一个小镜子拿在手里照,一边照一边皱眉:“我说刚刚为什么很痛,老子差点破相了!逮着那几个家伙,不打得他们跪地求饶我周衍名字倒过来写!”

那边不知道说了什么,他又道:“不是学生,查查马宏……”

“唉!”周衍话刚说一半,发现听筒被人拿走了。

他自己手机不见了,用的茶几上的座机。

之前周衍还在想他一个人居然在家里用这玩意儿,没想到现在还派上用场了。

周衍回头发现拿走电话的人是肖奕。

原本的话卡住了,“那什么……我有点事请人帮忙,所以借了你家里电话。”

肖奕扬眉:“给谁打的?”

“就一个朋友。”

其实根本不是什么朋友,是他以前犯浑时候认识过的一个人,也不是正经路子,刚好对方的号码比较特别,他当初看一眼就直接记住了。加上马宏韬找的人明显是学校外的,用一般的方法根本找不到人。

他不可能就这样把这口气吞下。

他要真咽下去,他也就不是周衍了。

肖奕弯腰,直接把电话给挂了。

周衍瞪着眼睛:“你……”

肖奕直起身,看着周衍没说话。

周衍直视着肖奕,两秒后泄气,说:“不打了不打了,行了吧。”

肖奕看了看腕上的手表,说:“你现在特殊时期,我建议你安分一些。你的发情期还没过,后续感觉只会越来越强烈,到最后期才会逐渐缓解,你最好有点心理准备。”

周衍整个人都僵了,忘了这茬。

肖奕再下一记重锤:“你现在这种情况别说揍人,连门都出不了,明白吗?”

周衍:“这是囚禁!”

肖奕嗤笑:“你还真以为自己是金丝笼里的麻雀呢,还囚禁?”

周衍闭嘴不说话了,他当然知道肖奕不会故意关着他,他又不是神经病。

他就是觉得烦而已,为自己失控的反应觉得神烦!

肖奕就跟个乌鸦嘴似的,周衍发现他这话说了不到半个小时后,自己的身体再次变得不对劲起来。

肖奕显得比他有经验多了,二话没说按着他就给了他一口。

周衍再次脸红泛泪,在挣扎无果的情况下,在疲惫中再一次陷入昏睡。

睡过去前只剩下一个念头。

下辈子再也不要投胎成为一个omega,就算不幸成为了,也不要遇上一个匹配度如此之高的alpha。

毕竟被人按在身下,还毫无反抗余地的现实,实在是……难以描述。

周衍睡过去之后,肖奕接了个电话。

来点显示是个没有存过的号码。

肖奕没什么意外,一边穿着外套,一边问:“人找到了?”

“嗯,找到了。”

肖奕的视线从窝在床上只露出半张脸,已经熟睡过去的人滑过,眼神沉静,声音却透着寒气。

“找到了就行,等我过去。”

然后挂了电话,悄无声息地出去了。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早上才发现上一章后台待高审了(已经通过了)

我明明如此的纯洁(*?w?)

第 15 章

这里是西塘支平路,四周都是低矮的楼房,交叉的小巷四通八达,不熟悉地形的人进了这里基本都绕不出去。

巷子深处传来一声惨叫,惊得路边的野猫嗖地从墙头蹿了下去。

“人都在这儿了。”说话的人并不是和之前跟赵旭他们混在一起的学生党,而是真正混迹在市井的成年人。他们很普通,都有非常正当的职业。

开车的司机,酒吧服务生,路边卖东西的小摊贩等等。

肖奕右手拎着外套,看了看蹲在墙角鼻青脸肿的几个人,对刚刚说话的人点头颔首:“辛苦了,谢谢。”

二十出头的汉子立马挠挠头,笑容显得憨厚。

摆手说:“谢啥,磊哥这些年帮我我们多少啊,他吩咐的,我们兄弟肯定赴汤蹈火。”

肖奕问了句:“他人呢?”

话刚落,巷子的拐角处就传来一声:“这儿呢。”

齐磊一脸胡茬子,手里像拎小鸡仔一样拎着一个人拐了出来,走到这边才把人丢出去,看着肖奕笑着说:“给你带了份赠礼。”

肖奕挑挑眉,看着摔在地上的马宏韬。

此时的马宏韬完全不像是学校那个嚣张的alpha,显然在齐磊手下吃了亏,怂得不行。

齐磊跟肖奕说:“我知道他是学生,不过逮人的时候这小子还在跟人商量着损招呢,不给他点教训怕是不长记性。”

马宏韬这会儿也认出了肖奕,咬着牙瞪眼说:“肖奕!找人阴我你几个意思?我不记得我得罪过你。”

肖奕看过去:“你是没得罪过我,可你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

马宏韬像是终于反应过来:“周衍?”

不等肖奕说话,马宏韬就冷笑了声。

“看来周衍那家伙还挺有手段啊,让你这么为他出头!那天晚上把他弄出后操场播放室的人是你吧,他当时可是发情期呢,你会不会是把他上了所以……啊!”

马宏韬还没说完就发出一声惨叫。

肖奕一脚利落地将人踹翻在地,上前两步脚踩在他的脸上,皱着眉:“嘴巴这么不干净,想让我替你洗牙?”

马宏韬五官扭曲,“你想怎么样?”

“不想怎么样。”肖奕嗤笑了声,在他面前蹲下。

不知何时出现在手中的一把匕首,冷光一闪,削过马宏韬的头发插在他耳边,淡淡开口:“规矩你懂,别让我在衡中看见你。”

“凭什么?!”

“凭什么?”肖奕像听见什么笑话,嘴角一扯:“凭你动了不该动的人,凭你让我很不高兴,更凭如果你不识趣,我有的是办法让你待不下去。”

“我要是说不呢?”

“路给你了,你要不走,以后也不用走了。”

……

半个小时后,巷子里的人全部走光,只剩下靠着墙抽烟的齐磊和扣着袖扣的肖奕。

齐磊偏头似笑非笑地扫了眼肖奕:“消气了?”

“我什么时候生气了?”

“有什么好否认的,之前戚老二的事闹了那么多回你可都没让我插过手。”齐磊把手里的打火机扔给肖奕:“就为了那小子吧?”

“嗯。”这个肖奕倒是没反对。

齐磊:“他怎么样?”

肖奕转了转火机,看着墙头:“没事。”

“那你把人弄出学校这事不打算告诉他?”

肖奕一时间没说话,过了会儿才道:“等几天吧。”

周衍口口声声要报复回来,真要由着他,到时候肯定鸡飞狗跳。

齐磊跟着肖奕的目光看向墙头,突然说:“我最近刚收到的消息,燕家最近变动挺大,你外公有意让你提前回去。”

肖奕表情不变:“我很早就说过了,我对那边的事情不感兴趣。”

齐磊:“你心里其实也知道,你逃不开,就算高中顺利毕业,很多事也不由得你自己安排。”

“比如你?”肖奕看过去。

齐磊失笑:“可别,你外公当初让我来找你,是担心你出事。我现在早就不是你外公的兵了,顶多算一失业的独居老男人。”

“得了吧你,你每个月从老头那儿拿的的工资有多少自己心里没点数?”

齐磊在墙上按熄了烟,拍拍肖奕的肩膀哈哈大笑。

“都是生活所迫,生活所迫……”

周衍那天醒来的时候都已经下午了,发现肖奕在家。

他虽觉着尴尬,但也没矫情地说要回学校,毕竟自己的状况心里还是有点b数的。状况一直不太好,身上无力,忽冷忽热。

一整个下午懒洋洋地躺在沙发上。

肖奕坐在对面玩儿手机。

他很无聊,问肖奕:“国庆赵旭他们不来?”

“嗯。”肖奕没抬头:“我没让。”

“……哦。”周衍后知后觉意识到肖奕这么做极有可能是因为自己。

晚上是叫的外卖,肖奕会做饭,但其实手艺也就那样,周衍就更别说了,毒死自己不说,要是毒死肖奕就罪过大了。

有肖奕这么个**alpha在旁边,周衍的发情期不算太难过。

后面两三天都这样相安无事过去了。

唯独到了第四天夜里,也不知道是不是到了发情期顶峰,半夜里,热度再次席卷全身。

睡在房间的肖奕模模糊糊觉得床上摸上来一个人。

还未清醒,一个热得跟火球似的身体就挤到了身边。

肖奕半梦半醒:“……周衍?”

“嗯。”

肖奕僵硬了几秒钟,正准备起身按灯,但就迟疑了这一会儿的功夫,身边的人已经跟八爪鱼一样缠了上来。

迷糊中的周衍以为自己又快烧起来了,他循着一阵熟悉的信息素味道摸过来,贴上了一具温凉的身体,舒服得他直接喟叹一声。

周衍还在上下其手,显然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直到肖奕察觉脖子上一阵湿热,才反应过来,硬生生用胳膊卡住了某人的下巴。

周衍不满地扭动身体。

肖奕一阵无奈,两人这架势都快直接在床上打一架了,周衍居然还没睁开眼睛,到底是心有多大?

或者说,对他的自制力是有多自信。

“周衍。”肖奕喊他。

“嗯。”这声从鼻腔发出的声音因为肖奕卡住他的动作明显带了不高兴。

肖奕说:“别动了。”

周衍显然没听进去,肖奕按着着,干脆利落地将人按下,随即一口咬下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身下的人终于安静下去。

肖奕松口,翻身躺在旁边,盯着顶上的天花板。

下身的变化很清晰,肖奕操了声,看了看旁边已经安然睡去的周衍,扯过被子胡乱搭他身上,翻身起来,进了卫生间。

第二天一早,周衍是在刺眼的白光当中醒来的。

他有点头疼,闭着眼翻了个身,停顿了两秒,意识到手搭上的触感有些奇怪。

睁开眼,对上了另一双同样刚刚睁开的眼睛。

周衍蹭地坐起来:“我去!你怎么在这儿?”

肖奕闭着眼再次仰躺,说:“鬼知道你怎么会在这儿。”

周衍这才察觉到房间环境不对,肖奕的房间和客房的格局其实差不太多,但稍稍大了一点,而且配置色调相当冷淡低调,很有个人风格。

这都不是关键,关键是他为什么在这儿?

周衍想了想,实在是想不起来。

不过他有察觉到身体不太对劲的地方,比如说他的胳膊青了一块,像是被手指捏出来的。还有后脖颈,隐隐发热,还带着点刺痛。

周衍懵逼着问躺在身边的人:“昨天你咬我了啊?”

不知道为什么,问完这句话,周衍意识到身边这人的脸色有些黑。

周衍:“我……自己摸过来的?”

肖奕终于翻身起来,坐在床头斜了他一眼:“不然呢?我抱你过来的?”

肖奕明显心情不爽,周衍半晌无语。

他坐了会儿终于说:“起了起了。”

下一秒,掀被子的动作陡然顿住。

猛地盖了回去,尴尬地看了一眼肖奕,对上他看过来的视线。

肖奕:“不是说起?”

“那个……”周衍没好意思说出口,下意识往肖奕同样的部位扫了一眼,人安安静静的,半点反应都没。

肖奕显然知道他在看什么,扬着眉:“多正常啊,怕看?”

“谁他妈怕了。”作为一个正常男人,谁愿意在这种事情上认怂,嘴硬道:“我是怕你自卑!”

肖奕嗤笑了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