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相关 (4)(1 / 2)

两分的成绩到这次碰到及格线,提升了将近一半的成绩,后面的大题不说全做了,起码第一个小问题全部都答对了,值得鼓励。”

周衍被庞太师吼习惯了,乍一听到夸奖还有点适应不了,对满教室投望过来的视线只能呵呵两声。

接下来的一整天,周衍除了被老葛教训语文作文跑偏题,又加上字太丑扣了卷面分,被各科老师夸了个遍。

全班都已经麻木了。

一个入学因为摸底测试被各科老师进行思想教育的人,又在一个月后的月考后被各科老师挨个夸赞,简直是史无前例。

最重要的是,他的成绩一下子往年级前面不多不少,提了250名。

别人都震惊这个跨度,只有周衍自己翻了个白眼,心想这数字真尼玛吉利。

那天回寝室,赵旭他们扒着周衍的肩膀说:“行啊,挺厉害。”

连章伟都说:“你也太恐怖了,照你这个程度,超越我们不就是分分钟的事情。”

周衍开玩笑,“那你记得小心了。”

从后面进来的肖奕一巴掌按在他的头顶,“把翘起的尾巴收回去,刚开始自然容易,越到后面越难,就现在这点程度,想上天?”

周衍丝毫不要脸,顺着杆子就往上爬:“上天的路,还得感谢你搭的梯子呢。”

赵旭他们不乐意了。

立马说:“下次考试,我们也要开小灶。”

朱其:“对!我们要求也不高,跟周衍同等级别待遇就成。”

连章伟都凑了一脚:“算我一票。”

肖奕转了转手上的手机,挑着眉毛看了看几个人说:“确定?”

赵旭:“确定啊。”

朱其:“确定啊。”

章伟:“百分百确定。”

肖奕笑了笑:“章伟用不着。”目光转向赵旭和朱其:“至于你们俩,放弃吧,作业都让你们抄了一年,自己心里还没明白?”

“喔噢”周衍在旁边幸灾乐祸:“说你俩蠢呢哈哈哈。”

赵旭和朱其立马来拉他。

“卧槽!你俩合起伙来埋汰谁呢?”

“少废话,干他!”

周衍成为被围攻的中心,连忙喊:“你们有本事找肖奕啊,他说的,针对我干什么?”

赵旭他们根本没停手:“可是你显然比较欠。”

“得了便宜还卖乖!”

周衍被挠得无处可躲,心想我他妈冤不冤啊,这几个货明显是不敢闹肖奕才可着劲儿在他这儿找存在感。

周衍上气不接下气,好不容易逮着空隙,跳起来直接一把抓了了肖奕腰间的衣服,窜到他的背后:“救我!”

这一声喊的是谁,不言而喻。

前面挡着一个肖奕,赵旭他们一时间也没找着机会。

就在这个时候寝室门打开了,最后回来的李树立看清了寝室里的情况,面无表情站在门口。

一时间谁也没说话,气氛有些尴尬。

不为别的,李树立这次物理考砸,直接退出了年级前五十名。

最后还是章伟打破了沉默,说:“这么晚?”

“嗯,去图书馆了。”

李树立很快恢复过来,进了寝室。

这天晚上一切如旧,不过周衍隐隐觉得自己似乎被针对了,不为别的,寝室其他人和李树立说话,他都很正常,唯独对着他爱答不理。

甚至好几次都装没听见。

这种感觉肯定不是只有周衍一个人察觉了。

周衍心想,你就算滑出年级前五十,跟他一个几百名后的人过不去,还真是没必要。

周衍是那种,你不搭理,我也绝对不会上赶着的人。

何况他跟李树立本来也没多少交情。

那天要熄灯前,周衍才想起来毛巾落在卫生间了,不过里面有人,刚好是李树立在洗澡。

周衍敲了敲,让他帮忙递出来。

不过人愣是没反应,等他洗完出来,周衍才进去。

这要搁以前,他早火了。

但他今天心情还行,而且李树立跟马宏韬那种人毕竟不同,虽然很膈应,但他不可能直接跟人动手。

一次两次,所以就忍了。

他拿了毛巾出来,刚好听见李树立在跟肖奕说话,他站在肖奕书桌前,说:“肖奕,你之前整理的那套练习题能借我看看吗?”

周衍脚步一顿。

肖奕朝他这边看了一眼,回头对着李树立,语气平淡:“只整理了一套。”

意思很明显,给周衍的,没了。

李树立咬了咬下唇,脸色有点难堪,说:“没事,谢谢你。”

肖奕嗯了声,没再说什么。

周衍不傻,李树立要是真心想要那套题,完全可以直接找他拿,没必要特地绕到肖奕那儿,周衍心里那种怪怪的感觉又上来了。

周衍走过去,肖奕见他半天没动,回头问他:“看什么?”

周衍最后又摇摇头:“没什么。”

问李树立是不是喜欢他这种事情也太奇怪了吧。

而且他为什么要在意这件事啊?

周衍知道自己这段时间很不正常,一直默念,我喜欢的是妹子,我喜欢的是妹子,老子钢管直!

再去看肖奕。

操!长这么帅干什么。

之后的几天李树立很少时间会在寝室,这也减少了周衍撞见他的机会。

周衍心大,也没怎么放心上。

月考结束后的一周,就是衡中每年一度的秋季运动会,课间休息十分钟,班上的体育委员李念找不到人参加,拿着本子挨个问。

周衍在阳台上跟赵旭他们闲聊。

李念出来,挨着问,到了周衍这边:“周衍,运动会,参加吗?”

周衍抬头一笑:“想让我参加啊?”

每年的运动会是体育委员最头疼的事情,见周衍这儿有门儿,立马连连点头。

周衍:“叫爸爸。”

“我去你的!”李念拿着本子拍了他一下,接着道:“说真的,你长跑怎么样?三千来一个?”

周衍看着立马跳开的赵旭等人,对着李念道:“你一体委,又是体育特长生,三千这么光荣又艰巨的任务让我跑,你的良心真的不会痛吗?”

李念:“今年不是人少嘛,我已经顶了一个八百加四百,再来个三千,你觉得我还能活着?”

周衍坚决摇头,他自己几斤几两还是知道的。

他打架在行,体能一般靠短期的高额度爆发,让他五十米短跑还行,像三千这么考验耐力的项目实在是不适合他。

刚好周衍眼神扫到走廊另一头过来的人。

直接脚伸出去将人拦下。

肖奕去卫生间貌似顺带洗了把脸,额前的的黑发微湿,看了看脚下,又朝周衍看过来。

眼神示意,有事?

周衍笑:“运动会三千,有兴趣吗?”

他也不是瞎喊,肖奕的体能他见识过,一挑十多个都不在话下,甩不开都能把对方给耗死,这么合适一人摆这儿不用,不是浪费?

肖奕注意到了站在周衍位置旁边的体育委员,眼睛扫过去,问了句:“差人?”

李念抱着一丢丢希望点点头,小心问:“你要参加吗?”

“可以。”肖奕点头。

李念先是不敢置信,接着内心狂喜,连忙说:“好,那我把名字报上去了。”

肖奕嗯了声,没多说什么,带头回了座位。

李念立马转头看着周衍说:“周衍,你简直就是我的天使!”

周衍一阵恶寒:“别了吧,我怎么就成你天使了,不,我不想。”

李念没管他脸上嫌恶的表情,兴奋道:“我完全没想过肖奕这么容易就答应了啊,他去年去参加个什么数学竞赛了,人都没在。而且班级活动也很少参加,我都有点不敢找他问。”

周衍看了看教室里面。

赵旭那家伙不知道在肖奕边上说什么,笑得差点捶桌子。

怀疑道:“他哪有你说的那么难接近?”

李念幽幽:“那是对你。”

换了其他人试试,肖奕身为年级大佬,不是冰冻的那种冷酷,是淡漠。

那是从内而外的一种气场,让人不敢轻易接近。

李念没说,周衍没有来衡中之前,就是跟肖奕同班了一年的同学,都没几个敢自称跟他相熟的。

赵旭那几个情分不同的不说,肖奕走读,除了上课,很少跟同学混在一起。

下了课更是基本不会待在学校。

周衍听了体委的话,再次往肖奕的位置看过去。

肖奕心有所感一般,回头对上他的视线。

周衍像是被针戳了一下,心口的位置突突跳了两下,连忙转开目光。

再次直愣着默念,我笔直……

作者有话要说: 作者:你直不直心里真的没点ac数吗?

第 20 章

运动会正式开展那天,连绵了几天的阴雨天气终于放晴。

卤蛋人模人样地穿了身西装,拿着话筒站在台上激情昂扬:“在这秋意未尽,天高云淡的季节里,我们在这里聚会,让豪情燃烧,让生命绽放……”

周衍站在下面困得直打哈欠。

操场上都是来来往往的学生,差不多九点左右,王可可不知道从哪儿钻出来的,拍了拍周衍的肩膀说:“你报了什么?”

周衍:“跳高。”

他说完才注意到王可可头上顶了个皇冠一样的红色东西,他伸手扯了扯:“这什么玩意儿,做得这么丑?”

王可可按住了,瞪他一眼:“你懂什么,这是我特地找肖哥后援会领取的。”

“你说啥?”周衍先是一愣,接着笑得不行:“肖奕的后援会?衡中还有这东西呢?”

“你懂什么!这团体从高一就存在了,目前还在不断壮大。肖哥好不容易参加个团体活动,我们自然要给他最高的声援。”

周衍眨眨眼,说:“你可真不愧是肖奕吹。”

王可可说完不知道从哪儿摸出一条红色的带子,没错,就跟酒店门口那种礼仪小姐身上戴的一模一样。

递给他说:“你要吗?”

周衍连连摆手:“我就不用了,而且我没记错的话,肖奕的项目是在下午吧。”

说到这儿,周衍才想起来半天没见着他人了。

“肖奕人呢?”周衍环视了一圈问。

王可可跟着转了一圈:“不知道啊。”

刚好朱其穿着运动鞋从两人跟前跑过,王可可一把抓住人问:“肖哥呢?”

“在五十米那边吧,李树立肚子疼,让肖哥顶了。”

王可可:“卧槽,李树立是哪路小妖精啊?”

“什么小妖精?跟我们一个宿舍的。”

周衍还没等朱其说完,人已经抬脚往五十米那边的场地走过去了。

隔了老远就见这边的跑道两边果然比其他地方人多。

周衍从人少的地方过去。

一眼就扫到了正在做准备活动的肖奕。

他穿了身红白色运动套装,带着护腕和发带正一边活动着手脚一边跟旁边的人说着什么。

旁边都是兴奋地窃窃私语。

周衍目光一转,就看见了手环着肚子正站在另外一边跑道上的李树立。

他手上拿着瓶水,朝肖奕递过去。

肖奕摇头示意不用。

周衍掩在人群当中,没有看见肖奕的表情,不过对着李树立的时候,刚刚王可可那句狐狸精突然就从脑子里冒了出来。

他想,不是李树立有鬼,就是他自己有病。

周衍有点不爽。

刚好喇叭里通知跳高要开始检录了,周衍一开始没怎么注意,直到身边有三班的同学,见了他说:“周衍,你报的跳高吧,检录了,你还不过去呢?”

“啊?哦。”周衍这才反应过来。

连忙转身就跑。

他跑得挺快,一眨眼就没了人影。

原本正跟肖奕说着话的男生,见肖奕突然往旁边看过去,奇怪地问:“你看什么呢?”

肖奕眯了眯眼睛,收回视线。

说:“没什么,准备吧。”

“好。”

周衍刚跑到跳高的场地,就听见远处传来一声枪响。

伴随着女生的尖叫和大片加油声,五十米结束得很快,周衍从不甚清晰的声音中就能听出来,肖奕拿了第一。

刚好他这边也快开始了。

周衍弹跳力还挺好的,前几次成绩都不错,淘汰了不少人,他依然□□着。

直到跳杆的高度调整到一米八左右的时候,有路过的人在说些什么。

“刚刚那晕倒的男生是谁啊?”

“三班李树立吧。”

“人怎么样了?”

“送医务室去了好像。”

周衍助跑的位置跟那说话的两个男生隔得很近,听了个一清二楚。

口哨声响了,周衍冲了出去。

一如既往的过程,助跑、起跳、过杆,但是最后的一个步骤落地没有完成,周衍过杆感觉脚触到了杆时,就知道要完。

他直接带翻了两边的架子,杆落到垫子上,刚好垫在周衍着力的那只脚下。

周衍自己都听见脚踝处传来骨头错位的脆响。

在周围的一片惊叫声中,周衍抱着腿翻了个身,咬着牙:“操!”

剧痛从脚踝直接窜到头顶。

那一瞬间周衍直接疼懵了,连周围的声音都开始远离,耳朵轰鸣。

很多人朝着自己涌了过来,周衍现在特别怕别人碰到自己,刚想喊别过来的时候,身后就拥上来一双手。

周衍闻到了熟悉的气息,惊讶得连疼痛都缓滞了两秒,惊讶地回头。

肖奕眉心紧蹙,发带已经摘掉了,身上还有刚跑了五十米之后的热量,贴着周衍,小心避开他受伤的位置将他从地上扶起来。

肖奕低头看着他的脚问:“怎么样?”

周衍这会儿反应过来了,借着他的力站稳。

刚试图动一动受伤的位置,疼得差点痛叫出声,直接白了脸。

说:“疼,不能动。”

他们这边动静不小,连赵旭他们都过来了,看着肖奕的那张黑脸,差点以为周衍要死了。

肖奕一弯腰就要上手。

周衍被吓了一大跳,撑着他的肩膀问:“你干嘛?!”

肖奕看他:“你这脚得去医院。”

周衍当然知道得去医院,关键是怎么去?

他刚刚没有感受错的话,肖奕这家伙是打算直接把他抱起来吧?是吧?

周衍拍他:“你起来,扶着我去就行了。”

尼玛这么多人看着呢,一个男人被另一个男人打横抱起来,他脸还要不要了?

尽管他现在疼得要死,但尊严还是要的。

肖奕显然是知道他在想什么。

白了他一眼,干脆转个身在他面前蹲下。

周衍:“……又干什么?”

肖奕回头:“给你两种选择,背还是抱,十秒钟,快点。”

边上有女生小声的嘀咕声。

“哎妈呀,这什么桥段啊,我竟然觉得甜,我有罪!”

“太配了有没有?”

“肖大神太攻。”

“我幻肢硬了……”

周衍听见了,可又觉得有些话不怎么听得太懂,不过也隐隐察觉到说得是他跟肖奕两个人,知道再拖下去没有任何好处。

身子一低,趴了上去:“我选背。”

最后得知情况赶过来的老葛非要跟着去,但现场有一堆突发情况等着他处理,最后没办法,指派了朱其跟赵旭他们同行,并千叮咛万嘱咐让肖奕照顾好周衍,有任何情况给他打电话。

就这一会儿的功夫,周衍的脚踝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肿起来。

火辣辣地痛。

他趴在肖奕的背上,实在受不了了,苦笑着说:“老葛,你再说一会儿,我就要死在你心爱的学生背上了。”

“别瞎说!”老葛瞪他,然后跟肖奕说:“快点去吧。”

几个人这才朝着医院进发。

进了医院一拍片,果然,错位了。

医生按了按他受伤的位置,说:“你这情况请严重啊,怎么弄的?”

肖奕替他说:“运动会,跳高。”

朱其站在旁边,意外道:“周衍,你什么情况啊,之前是谁自己信誓旦旦地说自己一米八的高度轻轻松松?”

赵旭摸着下巴,笑得没心没肺:“你他妈不会看妞去了吧?”

“看你大爷!”周衍骂。

骂完了又有点心虚地瞟了眼肖奕,肖奕看着他的脚,没注意。

他能说自己当时以为送李树立去医务室的人是肖奕吗?然后脑子有点空,稀里糊涂地就翻沟里了。

医生数落:“你们现在这些学生就是这么容易粗心大意,觉得自己挺牛逼是吧,受了伤才知道疼。”

周衍丧气地听着医生唠叨,觉得挺没面。

医生给他正了骨,打好石膏,周衍看着自己包得跟猪蹄一样的脚更郁闷了。

周衍问:“医生,我这得恢复多久啊?”

“伤筋动骨一百天,你这情况,最起码也要三周,注意别用力啊。”

“这么久?”周衍震惊:“可我还得上课呢。”

医生:“实在不行就请假吧,回家养养,要是落下毛病就不好了。”

周衍当然不可能真的回家养。

别说养了,他连家都没,回个鬼啊。

脚这会儿是不痛了,周衍的心情却暴差。

也许是因为受了伤,又或者因为一些其他的,他自己也不想去探究。

赵旭他们看着他突然变差的心情,一时间也没开口说什么。

反而是肖奕,询问了医生很多关于后续的康复和保养细节,周衍听着他的声音,感觉心情好像有一点点好转的迹象。

几个人扶着周衍出了医院,周衍站在马路边突然有点茫然。

不知道自己能去哪儿。

肖奕说:“走吧,回寝室。”

朱其不知道周衍家里的情况,说:“不回家吗?周衍这样回学校也没法上课,每天楼上楼下都是个问题。”

肖奕转头看着周衍。

开口说:“就在寝室,吃饭谁带都行,也方便跟上学习进度。”

“没问题啊。”赵旭笑着跟周衍说:“我可以天天上食堂二楼给你带个大蹄髈,不是都说那个什么以形补形嘛。”

周衍金鸡独立要去踹他,“你的脚才是猪蹄呢!”

他刚蹦了一步就被旁边的肖奕给逮住了。

肖奕从送他来医院一路脸色都不太好,这会儿也没个笑脸。

逮住周衍,眼睛瞟向他脚下。

说:“还没痛够呢?另一条腿也不想要是吧?要我帮你打断吗?”

一连三个问句,问得周衍心里直冒寒气。

连忙站好,指着赵旭:“是他惹我!”

赵旭见肖奕看过来。

心里大骂周衍这幼稚的告状行为,一边举手投降:“我错了!”

第 21 章

那天从医院回到学校已经是下午,几个人撑着周衍蹦下出租车。

周衍看了看时间,操了声,拍拍旁边肖奕的胳膊说:“你动作快点,离三千长跑还剩下不到十分钟就开始了。”

赵旭他们也跟着说:“肖哥你先去吧,我们把周衍送回宿舍就行。”

肖奕关上车门,随意道:“不去了。”

“不去?”周衍刚撑着他肩膀蹦跶了一步的动作陡然顿住,望向他:“不去可以吗?”

“嗯,跟老葛打过招呼了,体委会顶上。”

“李念啊?”周衍脑子里瞬间想起体委知道肖奕愿意参加三千时激动得差点泛泪的目光,缩了缩脖子嘶了声:“那他现在估计正诅咒我呢。”

周衍还想起不止如此,还有王可可带领的肖奕那一群小omega粉丝。

自感罪孽深重的周衍戏精上身,看着肖奕,在他回望过来的视线当中缓缓开口:“无论如何,终究是我对不住你。”

肖奕的掌心在他的额头轻拍了下:“别贫。”

回宿舍的路上,在不少同学关爱的视线中周衍恍然觉得自己像个半身不遂。

连舍管阿姨都向他投来了慈爱的目光。

周衍掩面奔走,在现实不允许的情况下,被赵旭毫不留情地嘲笑了。

但是推开宿舍门,看着正站在桌子前喝水,脸色白得不正常的李树立时,赵旭才想起来,寝室里现在可是一下子多了两个病号。

气氛再次沉默,肖奕扶着周衍走在后面,所以没看见李树立。

反倒是李树立在见到周衍受伤的脚,又看见两人一起出现时,抿了抿唇没有说话。

周衍蹦回自己书桌前的椅子上坐下才终于松口气。

肖奕放了手,站在边上说:“这两天尽可能地躺着吧,晚上睡觉动作幅度也不要太大,免得二次伤害。”

周衍皱眉:“我睡觉很安分好不好。”

肖奕一挑眉,周衍才想起来两人曾在一张床上睡过的。

操!暴露了。

周衍咳了声,刚好听见朱其在问李树立说:“你今天去医务室没什么事吧?”

“没事。”李树立的眼睛往阳台去的肖奕那边看了眼,笑了笑:“肠胃炎,已经开了药了。”

“那就行。”朱其说。

李树立的长相偏斯文,与其说他是个beta,不如更像omega一些。看着他都不自觉让人把他跟瘦弱,单薄等词联系在一起。

周衍坐在凳子上,伸着自己那条包成粽子的腿。

随手拿了只笔在指尖一直转,垂眼看着手里的笔,若有所思。

他万年粗线条的心思难得细腻一回,至少在这一刻,他敢百分百保证李树立喜欢肖奕。

肖奕喜不喜欢男的周衍不敢说,但至少,李树立绝对是弯的。

他在寝室里话最少,跟谁关系都很平常,唯独对肖奕不同。

周衍心里的那点烦躁再次出现。

他隐约明白自己到底在烦躁什么,但惯性的思维里又有些抗拒。以致于肖奕拿着衣服从阳台进来,周衍看过去的眼里带了不满。

肖奕动作一顿,问:“干嘛?”

周衍一怔,过了两秒才不自在道:“……我也要换衣服。”

“换啊。”肖奕说,说完顿住了,眼神扫到他的腿像是反应过来:“想让我帮你脱?”

周衍:“谁……谁他妈要你帮我脱了?”

两人说话声音都不大,赵旭他们已经打游戏去了,周衍还是浑身不自在,一条腿蹦起来,拽上毛巾说:“我去洗个澡。”

他撑着肖奕身边的铁架床就想过去,还一步都没挪,直接被肖奕一手按了回去。

肖奕朝他的脚抬抬下巴:“都这样了还洗澡,想摔死在厕所里?”

周衍人晃了下,堪堪在凳子边缘坐稳。

他当然知道自己这情况不宜洗澡,可今天白天运动会,他在满是灰尘的垫子上滚了那么多回。后又受伤,疼出一身冷汗。

简直不能想,越想他一刻都坐不住。

“回来的时候不是拿了保鲜膜吗,裹一下就行了。”周衍说。

肖奕没动,看着周衍拎着自己的领口,满脸嫌弃得不行的表情。

知道他少爷德行,洁癖发作了。

拦肯定是拦不住,肖奕叹了口气,走过去拎着他胳膊说:“走吧。”

周衍瞪着眼睛:“你干什么?”

肖奕挑眉:“不是要洗澡?”

周衍心想我是说要洗澡,可没让你帮我洗啊!

在周衍震惊的目光中,肖奕扶着他到了卫生间门口。周衍拽着门框,刚想自己要是反抗岂不是更像被逼良为娼的小媳妇,结果下一句话就听肖奕说:“自己进去,我给你打水,擦一下可以,别淋浴。”

周衍心想,好吧,自作多情也是种病。

五分钟后一切准备就绪,周衍站在卫生间里,尴尬的事情发生了。

他的裤子,卡住了。

就因为他脚上包的那坨玩意儿,牛仔裤脱到膝弯处就再也脱不下去了,他脚没办法往上抬,够了半天出一身汗不说,脚踝再次隐隐作痛。

他直起身贴着墙,长呼了口气,闭着眼睛妥协了,“肖奕。”

肖奕应该没在外面。

“肖奕。”周衍又喊了声,他也没注意外面的动静,就闭着眼睛要死不活,“肖奕,肖哥,肖……”

咔哒一声,门开了,周衍的喊声卡在半截。

肖奕看清卫生间里的情况时,眼神内容莫变,周衍的上衣已经脱了,他本身就白,但又不是很瘦弱的排骨身材,手臂腰间的肌肉纹理因为靠墙的动作一览无余。

原本都是大男人,周衍却在肖奕的视线中有一瞬间的慌乱,听见肖奕突然笑问了句:“看来,你到头来不还是要让我帮忙脱?”

周衍有点囧,心想丢脸就丢脸吧,抬抬脚,扯着嘴角看他:“有劳。”

肖奕顿了两秒,抬脚进了卫生间,顺带反手把门关上。

卫生间因为一下子挤进两个人,空间立马变得逼仄不少,肖奕很显然明白了他目前的窘境,直接走过来在他旁边蹲下。

肖奕说:“手撑着我,腿抬高。”

周衍照着他说的做,抬腿的时候晃了下,虚扶在肖奕肩膀的手立马用力抓紧。

空气里两种极淡的信息素味道混合在一起。

周衍立马手脚发软,有点慌。

裤子被肖奕小心扯下来后,他就连忙把人拉起来推出去说:“好了好了,谢谢啊,出去吧。”

肖奕也没管他利用完就扔的行为,提醒他:“地上滑,动作小心一点。”

“知道了知道了。”

周衍嘴上念着,等卫生间门再次关上的时候,才摸了摸跳动异常的心脏,怀疑刚刚那场景要是再待久一点,他说不定能因为对方的信息素起生理反应。

周衍看着自己的脚,顿时有些迷惑,怀疑自己这段时间面对肖奕的不正常,是不是因为两人信息素匹配度高的影响。

他想了半分钟,干脆算了,这种废脑子的事情就不适合他。

门外的肖奕停留了一分钟左右,确认里面的人没什么情况后才推开阳台的玻璃门进了寝室。

赵旭从游戏界面里抬起头问:“周衍刚喊你干嘛呢?”

“他腿不方便,有点麻烦。”

“哦哦,我就说嘛,一天不洗澡还能咋地。”

朱其一个抱枕扔过去笑骂:“别给你自己不爱干净找借口好吗,人周衍能跟你一样?”

“怎么就不一样了?”赵旭翻了个白眼:“他有的咱都有,除了长得白了点,腿长了点,腰细了点……诶操,说得我自己都开始认同了。”

肖奕靠在床架上垂着眼睛没说话。

脑子里想到了刚刚看见的某些画面,舌尖抵着唇角,眼神深了深。

周衍虽然非常想洗澡,不过还是听了肖奕的话,就简单擦了一下。

二十分钟不到,套了身宽松的衣服裤子出来了。

在错骨情况稍稍好转之前,他应该都不会去教室上课,现在离熄灯时间还早,周衍刚坐下手机就响了。

来电人居然是周朝扬。

周衍没打算接,挂了,不到两秒又开始响。

老头子总这德行,他存心要找周衍的时候不打到他接电话不会作罢的,自己打不通就换司机跟秘书打。

周衍原本想关机,想了想,最后还是接了。

周朝扬接起来就说:“听说你腿断了?”

周衍没好气:“我要说没断你是不是挺失望?还真没断,就错骨了。”

“你每回接电话不气我心里不痛快是吧?”周朝扬语气也不见多好,跟往常一样,父子关系说不过三句准吵起来,周朝扬也知道自己这儿子对自己没什么耐心,直接了当:“明天我让人来接你,回家养着。”

“我不回。”周衍想都没想就拒绝。

周朝扬那边安静了一瞬,过了会儿才说:“你放心,最近舒航没在。”

“我知道啊,他不是接了你那个外省的公司,最近停忙嘛。”

“知道还不回?”

周衍拿着手机笑了声,“别劝我了,我说了不回就是不回,打扰你们夫妻恩爱我多不好意思,挂了。”

周衍说完直截了当地挂了电话,然后把手机往桌子上一扔。

皱着眉,越发烦了。

他不知道周朝扬从哪儿知道他脚受伤了的,不过想也知道,多半是老葛通知的。

周衍关于自己母亲的记忆基本没有,他其实从来不反对周朝扬再婚,但白柳欣那个女人他实在是喜欢不起来。

五年多时间,周朝扬跟他说过最多的话就是:“这是你妈,你怎么这么没有礼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