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相关 (5)(1 / 2)

或曾趟过暗流,世界无论黑白或残酷,他始终站在那里,迎着光,繁盛且不断地成长。

周衍站起来,站在床边:“不行,必须起来,我陪你去。”

肖奕看着他凝重的表情,突然笑了声。

他姿势懒散地靠在床上,看着周衍道:“现在十一点多,不说有没有诊所开门,你现在出去打车都成问题。”

这确实是现实问题,周衍皱着眉在想他一个人现在出去买药会不会速度更快一点。

还没想起楚,就听肖奕说:“没关系,捂点汗就好了。”

“怎么捂啊?”周衍很懵。

根据他以往的经验来看,多盖两床被子?

他正想着要不要把自己的被子搬过来,肖奕就随手掀开了身上那床的半边角,挑着眉说:“介意当个人体暖炉?”

周衍看着空出来的半边床,登时明白肖奕的意思。

“我他妈……”话没说完,周衍临到嘴边又轻蹙着眉转了弯,低声道:“真有用啊?”

那个眼神含着很纯粹的疑问,却格外认真。

肖奕愣了两秒,没料到他居然真的就顺着自己的话往下接,突然就不想逗他了。

盖上被子说:“没用,在群里问问吧,没人带就明天去医务室拿。”

周衍最后哦了声,迟疑着接过。

所有集训的学生有个大的微信群。

周衍在群里艾特了全体成员,直接说:“我舍友发烧了,有人带感冒药了吗?”

刚发出去手机就开始不停震动。

最先回的是郭采薇,她问:“肖奕感冒了?”

下面一连串的。

“是我以为的那个肖奕?”

“大神感冒了?药我有啊!”

“我也有我也有!我不介意亲自送上来!”

下面还有人开玩笑:“我说你们女生能不能矜持矜持,肖奕倒下了以为自己就能端茶倒水侍奉左右?就算有那也是人周衍的待遇知道吗?”

下面紧跟着一连串艾特周衍的。

“大神晕了吗?”

“你给他擦身体了吗?隔着衣服看挺有料的哈哈哈。”后面还跟了眼冒桃心的色色表情。

周衍:“……”

他完全没想到是这么个路数。

直到肖奕在群里说了句:“我还活着呢。”

后面的人才开始打着哈哈转移话题。

……

物理竞赛说到底也是竞争性质的,学校与学校之间,学生跟学生之间都存在竞争关系。不过这些人比想象中友好很多,十分钟没到就有男生敲响了宿舍门。

肖奕这场感冒来得快去得也挺快。

第二天烧就退下去了,看起来什么事都没有,周衍心说alpha的体质果然不是一般人比不了的。

集训课程很紧,第二天连着上了一天的课,晚上还有两个小时的实验课程。

实验室在两栋教学楼的背后,中间隔着一条约百米的小路,独栋,人也不多。不知道是不是每个学校都这样,实验楼总显得阴森冰冷,有很多鬼神般传说。

这次集训的学校尤甚。

一群学生结伴着往实验楼的方向过去,因为是晚上了,路两边光秃的枝桠在路灯的照映下,影子显得张牙舞爪。实验室的课程是分组的,肖奕跟周衍恰巧分在同一组,组里还有两个男生和一个女生,都是本地学校的。

其中一男生叫梁同,挺搞笑一人,走在路上突然说:“你们听过这所学校关于实验楼的传说吗?”

一个两个都被引起好奇心,唯独女生说:“你闭嘴!不想听。”

说不想听,梁同就越来劲,一脸神秘道:“你们还不知道吧,这栋楼里从二楼开始就不能往上走了,听说以前有女生在四楼的实验室里自杀过,后来不少晚上上实验课的学生,都说能在窗台看见一个穿着白衣服的女生坐在那儿,所以学校才把通往三四楼的门锁上的。”

另外一男生说:“狗屁,类似的版本我听过不止七八个了。”

“不信啊?下了课敢上去探探吗?”

周衍奇怪:“你刚不是还说门锁上了?”

梁同:“应急通道还在啊,怎么样?敢不敢?”

“反正我不去。”同组的女生立马说。

梁同见走在周衍边上还戴着黑色口罩的肖奕问:“肖大神,一起?”

男生有时候幼稚起来真的跟三岁小孩儿没两样。

肖奕随口说:“周衍去就去,他不去就不去。”

梁同一脸希翼地转向周衍。

周衍:“去就去呗。”

原本以为周衍会拒绝的肖奕:“……”

周衍很清楚看到了肖奕脸上的无语,偏着头和他说:“反正回寝室也无聊,就当打发时间好了。”

肖奕看了他一眼,最后嗯了声。

也不知道梁同那家伙在实验室里是怎么鼓吹的,最后课程结束留下来的男男女女加在一起居然有七八个人。

肖奕脱下实验服,走在最后面。

一开始还挺正常,几个人说着话往楼上走,不过上到二楼发现通往三楼的门的确是上锁了。

有的人心里就开始打鼓。

“你们有没有觉得越到上面,说话的声音回声越大了?”

“是有点,我们真的还要上吗?”

梁同那家伙说:“上啊,怕什么,我走前面。”

他说着越过周衍跑到前面带路去了。

紧急通道的楼梯里没有灯,只有墙底下的应急灯散发着幽绿的光,这在互相传递的恐惧气氛当中反而制造了恐怖效果。

周衍开始后悔上来了。

不为别的,他没被吓到,但快被一路的三个女生一惊一乍叫得快神经衰弱了。

他停滞了两步,等肖奕上来,生无可恋地问他:“我现在下去还来得及吗?”

肖奕插着兜跟散步似的,扫他一眼:“刚开始不挺积极?”

他们手里都拿着手机,能照亮楼梯的方寸地方。

周衍后悔了,打发时间干个什么不好,非上这儿来受罪。

结果拖在最后面的两个人还没等到上四楼,就听见梁同一声卧槽飞速调头往楼下蹿,梁同都跑了,跟在后面的人开始接连尖叫,情况都没摸清楚,调头就跟着跑。

楼道里一时间全是嗷呜的惨叫和脚步声。

肖奕怕周衍被人撞到,眼疾手快地揽着他的腰往自己身前带了带。

周衍撞到肖奕的胸膛,抬头和他对视了一眼。

两人的楼上突然传来中气十足的声音:“又是你们这些学生!每年都要来这么几回,不知道上面放着昂贵的器材吗?小兔崽子!”

两人底下的楼道里也传来对话。

“梁同你是个憨批吗?吓死老子了!”

“见了保安你不跑等着被抓啊?”

“靠,我刚上楼看到窗子那边晃了下,你调头就跑,我还以为是那个什么?”

“刚刚谁特么说自己不怕的?”

……

听见上下的声音,昏暗的楼道里,周衍低着头抵在肖奕的肩膀上笑得差点内伤。

肖奕伸手在他脑后呼噜了一把,声音里带着点无奈:“开心了?”

第 25 章

实验楼探鬼事件被抓现行,宿舍里林钥朝着周衍跟肖奕翻了个白眼说:“你俩幼不幼稚?都多大的人了,这种神叨叨的鬼话都信?”

周衍立马说:“没信,我俩就是去凑热闹的。”

“你还有理是吧?”林钥瞪他。

“我错了。”周衍认错认得那叫一个从善如流,说完还不忘替肖奕辩解:“但这事儿跟他没关系,是我非拉着他去的。”

林钥见周衍一副低眉顺眼还不忘护着肖奕的架势,没好气道:“用得着你说。”

周衍咕哝:“我要不说,接着挨骂的人不就是他吗?”

林钥一口气梗胸口,骂他不是,不骂也不是,最后直接给气笑了。

原本稍稍靠后的肖奕,这会儿掀着眼皮抬头,勾着嘴角拍了拍周衍的肩。

转头跟林钥转了话题问:“林老师,复赛时间确定下来了吗?”

夜闯实验楼的事情林钥本来也没真打算追究,见肖奕问,紧接着就说:“具体没定,不过估计也快了。这赛级对你来说什么时候考试应该问题都不大吧?怎么?你还紧张啊?”

“他怎么可能紧张?”周衍顺嘴接了一句,见林钥看过来,立马说:“我紧张,我紧张。”

林钥白了他一眼:“紧张还这么不着四六的?这次复赛必须过啊。”

“啊?”周衍懵逼,之前也没说必须过吧。

“啊什么啊?”

周衍无辜地去看肖奕,他这算是自作孽吗?

肖奕笑了声:“有我呢。”

肖奕说有他,周衍原本理解的意思是有他在,衡中怎么着也不可能像其他有的学校那样直接被刷出局。但没想到接下来不仅是小组赛肖奕带着他们一骑绝尘,个人积分赛更是稳居第一。

因为有肖奕在,周衍的提升速度惊人,从基础训练到提高训练,俨然能够独当一面。

上课的教室里,老师布置的课题实验训练肖奕再次拿了第一。

周围都是一片哀嚎声。

梁同逮着周衍吐槽说:“这还是人?让不让我们活了?”

周衍笑得不行,立场非常明确,“是我,不是我们,注意措辞。”

“你个禽兽!你倆分明蛇鼠一窝,昨天那套理论检测题你直接越进前十,说!是不是肖奕给你押题了?”

周衍脸皮贼厚,肖奕拿了第一活像是比他自己得了第一还高兴。

故意逗趣着跟梁同说:“押题没有,也就是每晚半小时针对性恶补训练吧,怎么?嫉妒啊?”

梁同被噎得瞪着眼睛半天没说话,最后吐出一个字:“……靠!”

别人炫男朋友,你炫个舍友尾巴都特么快翘天上去了。

梁同被气得心梗,瞬间不想搭理他。

肖奕刚好从讲台上下来了,周衍笑得趴在桌子上,露出的半截额头在袖子上蹭出点点红色痕迹。肖奕敲敲桌子,问后排的梁同:“你们干嘛呢?”

梁同嘴角扯出讥讽的弧度:“你自己问他?”

肖奕转向直起身的周衍,周衍抬头,眼里笑意未退,看着肖奕说:“晚上出去吃饭吧?”

“可以。”肖奕居高临下,“不过怎么想起出去吃?”

“庆祝你拿了第一啊。”

肖奕捻了捻手指面上不动声色,只是望向周衍的眼睫毛轻微闪了闪。

他习惯了这样的处境,虽然第一,但并没有什么特别。

第一次有个人跟他说,因为他拿了第一,所以要特地庆祝。

好像这样一个对他来说在平常不过的物理竞赛,一次普普通通的集训,一场再简单不过的随堂实验,都变得意义深重起来。

这边现在要出校门不容易,得跟老师打假条。

不过林钥对肖奕一向放心,最近周衍的表现更是可圈可点,大手一挥,同意了。

带着梁同他们几个最近相处不错的人,一起出去吃了顿饭。

说是庆祝,其实也就是打牙祭。

几个男生闹闹哄哄的,竞争归竞争,不同学校相聚在一起的情分归情分。刚好那天晚上没课,一行人一直闹到夜深人静才回校。

进了寝室,周衍摸着撑得不行了的胃跟走在后面的肖奕说:“完球了,我好饱啊,我怀疑我现在这样躺下去,说不定都能吐出来。”

肖奕觑了他一眼,“早就跟你说不要边吃饭边喝水,今天那顿饭你起码灌了两瓶水不止吧。”

周衍一屁股坐床上,皱着眉:“谁让他家菜那么辣。”

他们吃的干锅,梁同他们还作死地点了特辣。

周衍能吃辣,但不算特别厉害那种,他还有注意到肖奕今晚吃得就不多。

到了这会儿他还隐隐觉得胃里发热,重点是胀得难受。

肖奕站在边上,随手从袋子里翻出什么,递给他。

周衍莫名其妙接过,翻了翻面才看清楚,然后直接笑了:“健胃消食片?你哪儿来的?”

“在吃饭地点旁边的药房拿的。”

“药房?”周衍嘀咕了句:“我怎么没注意?”

随后又想起来结账完的时候,肖奕好像是特地出去过一趟,他那会儿顾着跟人逗贫去了,没怎么注意。

肖奕把剩下的一整盒连着袋子递给他说:“你隔半小时后再洗澡。”

周衍嗯了声,把袋子接过来。

差不多一个小时过后,宿舍里熄灯了。

肖奕躺在床上翻手机,回复了赵旭每天早中晚的按时“请安”消息,才注意到另一张床上每天不玩儿一个小时不睡觉的人今天格外安静。

肖奕皱了皱眉。

“睡了?”他问。

黑暗中床上鼓起的人形包动了动,周衍闷在被子里的声音传出来:“没呢。”

肖奕已经预备坐起来了,半撑着胳膊:“胃还是不舒服?”

“嗯,不过还好。”听声音周衍翻了个身,仰躺着声音变得清晰,他说:“你那消食片好像还挺管用的,比刚开始好多了。”

肖奕迟疑了两秒,“嗯,有事情叫我。”

“好。”

深夜也不知道具体什么时候,四周都是浓重的黑,肖奕睡眠比较浅,在一阵不正常的呼吸声中骤然清醒过来。

空气中的气息变得有一丝不对劲,肖奕立马翻身坐起。

拿过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一看,半夜两点。

他皱着眉打开手机的照明功能,往旁边的另一张床上照去。周衍没什么特别大的动静,背对他这边躺着,只露出了头顶一两撮亮眼的头发。

“周衍。”肖奕出声喊他。

“嗯。”非常迷糊的回应,一看就属于没清醒的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