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留评红包随时掉落,谢谢大家的支持! (2)(1 / 2)

个白眼:“傻缺,本来就是一样的好吗?”

赵旭在凳子上侧个身反转过来,也看见了,震惊:“卧槽,你俩居然瞒着我一起偷偷出去逛街了?还不带我?是不是兄弟啊。”

周衍把衣服拿回来,拿衣架挂在柜子里。

然后随口说:“你是女孩子吗,逛个街上个厕所还想手拉手一起去?”

赵旭嘀咕:“那你们怎么约一起?搞得跟情侣装一样,还买一样的。”

赵旭其实也就是随口一说,当然也不可能真的不舒服。只是毕竟他跟肖奕才算得上是多年交情了,肖奕是他当做偶像又是大哥一样的存在。

半路来了个周衍,感觉自己街霸手下第一护法的位置岌岌可危。

但这话听在周衍的耳朵里就有点奇怪了。

他看着柜子的衣服两秒,情侣装?

去看肖奕,他也刚把衣服塞柜子里,神色很正常。当时买的时候不觉得,但这样一说,周衍就觉得有点怪怪的了。

他轻咳了声,回头踢了赵旭的椅子一下说:“老子乐意,管得着嘛你。”

他说完了拿着毛巾径直去卫生间洗澡去了。

留下一面懵逼的赵旭看着肖奕:“咋了?生气了这就?”

肖奕勾了勾嘴角,往阳台那边看了一眼。

“没有,脸皮薄而已。”肖奕说。

赵旭:“……”

半个小时后周衍从卫生间里出来,冬天在学校洗澡是件挺痛苦的事情,刚从卫生间出来的那一瞬间,会经历冰火两重天的感觉。

周衍踩着拖鞋,身上就套了短袖和裤衩,打开门就想往寝室里冲。

结果差点和从寝室里面出来的人撞个正着。

身上因为冷风急速散去的热度,在贴近肖奕的那一瞬间又稍稍回温。

“你干嘛?”周衍抬头问。

肖奕拿起手上的毛巾说:“洗澡,你不是洗完了?”

肖奕说着就要绕开他进去,周衍想到什么,扯了他胳膊一下连忙喊:“等等!”

周衍又一头扎进了卫生间,不到半分钟后出来。

肖奕一只手撑在卫生间的门框上,拦住了周衍的去路。

周衍的手连忙背到身后。

肖奕挑了挑眉:“藏什么呢?”

周衍不知道为什么有点紧张,下意识往寝室里面看了一眼,不过他们现在的位置在边上,阳台玻璃门的窗帘拉了一半刚好挡住了。

周衍推了他一下说:“没什么,你不是要洗澡吗?快点进去吧。”

肖奕身体往下低了点,声音吐在周衍耳边:“不用藏了,我都看见了。”

周衍放在背后的手骤然捏紧。

又听见他问了句:“喜欢黑色的?”

周衍僵着脖子,心里一万匹草泥马呼啸而过,觉得内裤这件事今天是过不去了。

肖奕被他通红的耳尖愉悦了。

终于是放开撑着门框的手,往旁边让了让笑着说:“进去吧,外面冷。”

周衍侧着身,快速从边上溜了出去。

回头才想起来自己到底在怂什么?就该直接踩他一脚。

结果现在只能看着紧闭的卫生间门,转头生无可恋地打了盆水,木然地搓洗着自己的内裤……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陌桑、来份黄焖鸡...(〃′o`、大木瓜一只、细苗条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易水潇 8瓶;培养基、鳁 5瓶;阿刑 3瓶;来份黄焖鸡...(〃′o`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 31 章

半夜出去聚众喝酒这事儿也不是全没处罚的,所有参与了的学生要负责打扫男厕所和操场, 时间为一个星期。

周衍不耐烦去扫操场, 面积大不说,这个季节全是满地的落叶。

风一吹,你跟后边像孙子一样拍马都追不上, 而且海城是湿冷天气, 时不时还得来场小雨, 凄凉程度可想而知。

扫厕所一般是在下午放学后到上晚自习之前这段时间。

因为年级大佬肖奕在, 所以每天都有不少人上前围观。周衍扫厕所也挺魔性, 经常拿着根水管用拇指堵住半边口子,隔老远直接往里边冲。

这个季节水是刺骨的,早上起来偶尔还能在水里看见冰渣。

所以在上晚自习之前,一双手就冻得不能看了。

那天刚好肖奕去学校的复印店打印资料,周衍一个人打扫, 肖奕给他发消息, 问他有没有什么要带的。

周衍拿着手机一只脚撑在门上,想了想,一边回:“带支笔吧, 我的没墨了。”

肖奕说好。

紧接着周衍又默默发了一句过去:“刚刚卤蛋从我边上过去了。”

周衍:“他还看了我一眼。”

肖奕:“……那你还敢玩儿手机?”

周衍:“我觉得我现在要是收起来, 反会显得我心虚。”

周衍:“只要我不虚, 虚的就是对方。”

肖奕:“……”

肖奕:“你哪儿来的歪理?”

周衍一边速度极快地在手机上敲着字,一边用眼角的余光看着卤蛋用他一贯的背手姿势晃悠着下楼了,又在对话框里加了一句:“他走了!你看,我的歪理奏效了。”

肖奕又是一排省略号, 周衍看着手机一个人在厕所门前笑得乐不可支。

就在这个时候有几个女生相互推搡着往这边过来,小声问他:“肖奕今天没在吗?”

周衍收了手机,望着几个女生摇头。

本以为是肖奕人虽没在,但影响力依然深远。

结果女生又有点害羞地看着他,“那……你需要人帮忙吗?”

周衍石化,指了指身后,有点艰难地笑着道:“我扫的这是……男厕。”

下一秒厕所就有人出来了。

那女生顿时跳开,比周衍还尴尬,红着脸说:“我以为这个时候没人。”

然后捂着脸跟小姐妹一路跑开。

周衍:“……”

他转头看了看出来的人,居然是几天都没怎么见的李树立,听说是请了病假。他头发留长了一点遮住眼睛,瞳仁很黑,面无表情看着一个人的时候比以往给人的感觉上多了两分阴郁。

他们之间没什么好说的,李树立往他的手机上看了一眼,直接从他边上过去了。

周衍皱了皱眉,被他那一眼看得浑身不对劲。

等人走了,周衍收好手机这才转身去卫生间里的小隔间开管子的水阀,刚拧,顿时跳开:“操!”

肖奕提着打印好的一摞资料回到教室的时候,赵旭一把将袋子拿了过去。

看了看,疑惑地掏出里面一个蓝色的胶质东西翻了翻奇怪地说:“这是什么?”

朱其转身跟着看了一眼说:“暖手袋吧。”

赵旭惊讶,抬头:“肖哥,你买这女生才用的东西干什么?”

这个时候教室里差不多有十多个人,肖奕却没有回答赵旭的话,只是环视了一圈周围问:“周衍呢?还没打扫完?”

“周衍?”朱其看了一眼窗外,指了指说:“来了。”

周衍随即推开教室的后门。

赵旭长大嘴巴,默默:“……操。”

连朱其都站了起来,惊讶地看着跟落汤鸡一样进来的周衍,上下打量他道:“你这是掉厕所里了还是怎么着啊?”

“你他妈才掉厕所里了。”周衍暴躁了一句,他这会儿浑身上下都是湿的,因为穿了件棉质的里衣,现在全部吸了水,贴在身上湿重不说,关键是很冷。

他唇色都是白的,一头金发湿哒哒贴在脸侧,已经不是狼狈能够形容的了。

周衍速度很快的绕过几排桌子,径直去了前面的第三排,一把抓住某人的衣服将他提起来。

李树立旁边坐的是个女生,当场尖叫了一声。

李树立抓着周衍的手,神色冷静得看着他,“你干什么?”

“我干什么?”周衍冷笑了一声,低头往自己身上看了一眼,看着李树立咬牙:“孙子,你故意的吧?是不是你做的手脚你自己清楚,是男人就别不承认。”

周少爷从进了衡中还是第一次这么发脾气。

他现在不高兴,很不高兴,非常不高兴。

如果今天仅仅是厕所的水阀坏了周衍无话可说,但偏偏就是那么巧,开水阀小隔间的门也坏了,关上就打不开。

他在里面用了好半天才把门踹开,想着反正湿了,最后还把阀门给堵上了……

周衍都快被自己的敬业精神给感动了,但他又不蠢,世上哪有那么多巧合。

这招挺幼稚,但损也是真的损。

周少爷是忍气吞声的人吗?他不是。

李树立没什么表情,他居然也没直接否认,而是直直望进周衍的眼里,很轻地说了句:“你有证据吗?就说是我做的。”

周衍挥拳就要揍上去。

结果半途被人截了,周衍瞪着眼回头,撞进肖奕深黑的眼里。

紧接着一件羽绒大衣就兜头罩了上来。

肖奕他这会儿脸色看不出情绪,但是他什么都没说。赵旭他们都围了过来,班上一时间鸦雀无声。

周衍一股火气被肖奕这一拦散了半截。

手还拽在肖奕手里,感受着他皮肤的温度,周衍身上那股从骨头里冒出的寒气又上来了。他全身湿冷,火气降了下去,牙齿就开始打颤。

周衍抓住衣服的一侧就要拿下来,皱眉说:“这时候别给我,反正都湿了,别把这件也……”

“穿上。”肖奕说。

是不容拒绝的语气,他站在周衍面前,一把将衣服拉紧。

大部分人都还是面面相觑的状态,肖奕一只手帮周衍紧着身上的衣服,一边跟赵旭他们说:“我先陪他回寝室把衣服换了,你们记得跟老葛说一声。”

赵旭连忙点头:“好好,快点去吧,等会儿感冒了。”

肖奕带着周衍转身后,又突然回头往李树立那儿看了一眼。

李树立原本对着周衍还挺平静的表情顿时有点扛不住,最后还是稍稍移开了眼。

寝室里,周衍在卫生间足足冲了半个小时的热水澡,才总算是缓过来了。

结果他一个晚上喷嚏不断,显然是要感冒的节奏。

而且这天晚上的寝室出奇的安静,像是一种心照不宣的默契,最后还是周衍受不了这种气氛,在床上坐起来身上裹着被子说:“看你们一个两个的,有什么就问?”

朱其立马回头:“真是李树立干的?”

赵旭:“你俩虽然关系一般,但什么时候差到这种地步了?”

周衍很无语,只能说:“可能他嫉妒我吧?”

“嫉妒什么?”

周衍扫了眼刚刚出去还没进来的肖奕,张口就说:“能是什么,嫉妒我长得比他好看,阿嚏!”

赵旭立马笑:“你可够不要脸的。”

周衍翻了个白眼,也不知道是心虚还是什么的,难得没有怼他。跟赵旭这种直男单细胞生物相处,最不用担心的,估计就是自己喜欢肖奕这事儿被看出来。

今晚唯独章伟沉默异常,他似乎不太相信李树立能干出这事,但是又纠结周衍不可能无缘无故跟他过不去,所以没接话。

话题就这么被岔过去了,肖奕推门进来。

他把手里的杯子递给周衍。

“这什么?”周衍好奇地往里面看了一眼。

乌漆嘛黑的半杯水,散发着刺鼻的感冒冲剂的味儿。

周衍摇头连连拒绝:“我不喝。”

他这会儿鼻子已经开始有点堵了,声音不像平常一样,肖奕看着他不动,周衍迟疑了半天:“真喝啊?我吐了怎么办?”

肖奕一脸冷漠:“想吐去厕所,快点喝,等会儿凉了。”

周衍咕哝:“你就不能对病人温柔点啊?”

他咕哝完,还是皱着鼻子一口气把冲剂给喝了,喝完了连忙拿过肖奕手里的另一杯清水漱口。

他漱口完把杯子递回去,紧接着被窝里就塞来一东西。

周衍好奇地拿出来。

赵旭看见了,“肖哥,这不是你下午买的暖手袋吗?”

肖奕嗯了声。

周衍拿着东西愣了两秒,看肖奕:“给我买的?”

肖奕又嗯了声,周衍当场把袋子抱在胸前,冲肖奕笑了笑,“谢谢。”

他拿在手上翻了翻,然后又塞被子里,真挺暖和的。

肖奕见他微弯的眼睛,从出了那事到现在第一次神色缓和。

赵旭还在旁边嚎:“我去,肖哥,兄弟这么多年也没见你给我买过这玩意儿啊,你听见我冷冻到心碎的声音了吗?”

肖奕踹他:“差不多得了。”

周衍看着他们闹,傍晚那股火气冲顶的怒火似乎已经散得差不多了,他知道李树立这么干绝大多数原因是因为肖奕。

单就这件事上,周衍觉得就够让对方气死的。

虽然周衍觉得李树立一点都不值得让他把肖奕作为筹码,并且永远不会。

寝室的氛围终于是回归正常了,熄灯不到十分钟,朱其突然挺神秘兮兮地说:“兄弟们,给你们分享个好东西。”

然后周衍手上就收到了一条消息,是个小视频。

他一点开,男女交缠的身影和喘息就清晰传出来,周衍立马关上。

翁着声音在黑暗里骂:“朱其,你脑子有病吧,发这东西。”

朱其不解:“这不挺好的?这么刺激。”

赵旭:“我也觉得,那女的身材还挺不错的,腰很细。”

周衍噼里啪啦按手机。

问肖奕:“睡了?”

“没睡。”肖奕很快回。

周衍:“视频你不会点开了吧?别点。”

肖奕:“为什么?”

周衍明知道肖奕就是故意装的,他不信他刚刚听不出来视频里都是什么东西。突然就起了点试探的心思:“我觉得,你看了没用。”

不等肖奕回,他加了一句:“硬不起来。”

半躺在下面的肖奕视线离开手机屏,往顶上看了一眼。

周衍不太安分,时不时翻个身,脚偶尔还能踹到栏杆。

肖奕嘴角扬了扬,翻了会儿手机,回了句什么之后,果然顶上彻底安静了。

两人的对话框里。

肖奕发了张照片,那是在肖奕家里的床上,床单是他房间的黑色被子,周衍安静地睡在凌乱的被子中间,睫毛自然下垂,红红的嘴唇微张。

身上的皮肤跟被子有种刺眼的强烈对比。

那是周衍刚进校发情,肖奕把他带回家那次。

最下面是肖奕回的那句话。

“嗯,看你比看视频管用。”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焦糖云云云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40875171、贫穷女大学生老顾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踹燕。 10瓶;贫穷女大学生老顾、柒宝 5瓶;铃铃落落 2瓶;大木瓜一只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 32 章

那天晚上周衍又做梦了,梦里的场景非常混乱, 炙热潮湿。

他又被逼得早上偷偷爬起来洗了一回内裤, 还撞上睡眼惺忪的赵旭被好一通嘲笑,说他嘴上说着无动无衷,身体却很诚实。

周衍满头黑线迎上从床头坐起的肖奕的目光, 场面一度不堪回首, 差点和赵旭展开一场因为小黄|片引发的世纪大战。

周衍都开始怀疑自己身体是不是出了什么新状况。

就因为肖奕一句话……

见鬼。

不过周衍跟李树立的梁子算是彻底结下了。

周衍动手的事儿还传到了老葛那儿。

因为李树立拒不承认自己做了任何事情, 而周衍又先动手, 还被老葛教育了好半天。

教师办公室里。

李树立已经离开了, 老葛才瞪了周衍一眼说:“你怎么就不知道安分一点?架是那么好打的吗?轻则警告,重则是要被开除或者记过的懂不懂?”

周衍本来就挺心气儿不顺。

嘴角一扯,冷笑:“那我就吃哑巴亏?”

老葛望着他:“那你有证据证明是人李树立做的吗?”

“没有啊。”周衍特别理直气壮:“所以才要打他,再惹我,我还接着打。”

老葛深吸了好几口气才没跳起来敲他脑袋, 忍不住深刻教育:“你就是年轻, 现在的社会什么都要讲求事实依据,人李树立还没说你诽谤呢?”

周衍嗤笑:“诽谤他?我有那必要?”

“闭嘴吧你。”老葛踢他,其实这事儿老葛心里还是有点门路的, 都是自己的学生, 他也不可能说偏袒谁。但他也知道李树立那孩子心思挺重, 很在乎成绩这种东西,期中的时候成绩还下滑了一大截。

找他谈过几次话,效果都不怎么明显。

不过老葛也奇怪:“你怎么认定是人李树立做的?你俩有仇?”

周衍这下哽住了。

他总不能跟老葛说,他和李树立属于情敌见面分外眼红吧?

这事儿说到底周衍只能哑巴吃黄连, 厕所一没监控二没目击证人。

“还好有肖奕在没真的打起来。”老葛最后叹了口气说:“这事儿到此为止,你之前的竞赛成绩突出,奖学金我们班一共三个名额,你的名字我已经提上去了,你这时候再给我出状况,我拿你是问啊。”

周衍没想到老葛还给自己申请了这个,也不好直接再跟他呛声。

说到底,他是感激老葛的。

他估计是周衍这么多年学习生涯里碰见的唯一一个知道他打架,而没有第一时间就指责并且认定他就是惹事的老师。

周少爷最后还是顺了老葛的意,并保证私下里不找李树立麻烦。

奖学金这事儿最后公布的时候,一个周衍一个章伟,还有女学习委员。

衡中是海城的重点高中,每年的升学率很高,拨下来的奖学金金额也挺大。别的人都为了奖学金抢得头破血流,周衍这回算是捡了漏。

占了之前竞赛的关系。

周衍还挺奇怪为什么没有肖奕。赵旭说肖奕每年的竞赛奖金就有很多,班里的奖学金名额他向来都是主动放弃的。

周衍觉得的确挺像是肖奕能干出来的事儿。

但就在名单公布的当天晚上,学校有人匿名在论坛发了帖子。

帖子名称叫《论怀阳混子是如何洗白成功,在衡中出人头地的》。最先看到帖子的人是朱其,还好奇地问了周衍一句说:“你高一就在怀阳上的吧?”

当时周衍坐在床上刷手机。

随口回了句:“对啊,怎么了?”

朱其说:“我们学校的贴吧好像匿名挂人了,回复的人还挺多,现在已经顶到最上面了。”

周衍也没怎么放在心上,他正致力于想让肖奕把手机里的照片删了。

肖奕在下面的床上翻书。

两人的聊天记录还停留在之前肖奕发给他的那句话,周衍盯着手机界面一分多钟,打字了又删除,愣是没发出去。

直到朱其喊了声:“卧槽,周衍,被挂的人就是你!”

周衍被吓了一跳,手一抖,手机还差点从床上掉下去。

他把手机重新抓稳,才发现原本没敲完的那句话已经发出去了。

原本“你能把我删了吗”因为该死的输入法,加上手快,变成了“你能把我上了吗”。

周衍看着显示已发送成功的消息。

手脚冰凉,心如死灰。

周衍觉得全身的血液都凝固了,连撤回这功能都一时间忘了点。

第一反应是趴在床上往下面看。

然后就对上了肖奕刚刚从手机界面抬起来的目光。

肖奕眉毛一掀,拿着手机晃了晃问他:“你认真的?”

周衍脑子一抽,缓缓:“……位置换一下,我觉得我可以。”

肖奕掀开被子下了床。

他站在周衍的床前,眼神危险,敲了敲床架,凑在周衍的耳朵边轻声说:“这种不知死活的话劝你少说,这是最后一次。”

肖奕那句话半含着蛊惑也半含着威胁,凑近他的时候释放了一点点信息素,周衍半边身体顿时就软了。

以前就算是周衍的发情期,肖奕也未曾用信息素压制过他。

周衍这回算是切实体会了一下。

才知道肖奕以前对自己是有多客气。

对面的朱其见他没反应,回头急道:“你俩干啥呢?周衍你有没有听到我说话?你被人挂了,快来看!”

周衍红着脸半撑起,有气无力:“哦。”

肖奕倒是比他先回神,神色如常转身,去了朱其那边。

周衍一手捂脸,心想自己干嘛嘴贱,直接说发错不就行了。他下了床就被好奇凑过来的赵旭一把拉到了电脑的最前面。

赵旭见他神色恍惚,敲了敲电脑屏提醒:“哥们儿,梦游呢?看这儿。”

紧接着周衍的脑袋就被揉了一把。

他不用回头都知道是肖奕。

这才抽出点注意力看向了贴吧里的消息。

寝室里的人都围在朱其的电脑前,周衍看清帖子里的消息,第一反应是:“哪个孙子发的?”

这张帖子指名道姓,高二三班,周衍。

怀阳高中曾经出了名的混子,家里有钱的二世祖,打架斗殴,旷课逃学,无恶不作。

最重要的是说出了他当初为什么从怀阳转来衡中的原因。

怀阳差不多在半年前发生了一起女学生跳楼事件。

因为长时间被霸凌,最后受不了跳楼自杀,虽然最后只是全身多处骨折,但身心都受到了严重伤害。

帖子里指出的罪魁祸首就是周衍。

其实仅仅只是文字说明并不能证明什么,重点是帖子里有照片。

那应该是比较远距离的照片,地点有点像是街道周边不怎么起眼的巷子。照片一连有好多张,好多个男生站在一起,女生蹲在角落。

周衍隔女生最近,一头金发非常有标志性。

那应该是夏天,穿得都不多,周衍一件体恤的袖子还撩到肩上。

朱其看到照片第一反应是回头惊讶道:“你居然有纹身?”

肖奕:“他没有。”

肖奕这话接得过于自然,周衍顿了顿,嗯了声才说:“那是贴的。”

章伟也凑近屏幕:“你这贴的纹身挺酷啊,这什么的图案的?有点像是一只鹰,面积还挺大的。”

周衍无语地看了一眼自己的几个室友:“这个时候你们不该质问或者怀疑我吗?居然在这儿研究我的纹身?”

章伟推推鼻梁上的眼镜:“反正我不信这人说的。”

朱其和赵旭跟着点头。

周衍有一瞬间的沉默,看着他们问:“为什么?”

章伟:“自然是因为我认识你,知道你是个什么样的人。”

周衍一时间没有说话,他已经很久没有过这样的感受。即便自己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解释,有人无条件信任自己。

他来衡中之后遇到了不少这样的人。

老葛、这群室友,还有……肖奕。

就在这个时候周衍背上突然压下来一人,熟悉的气息传来,周衍有点意外的侧头,看到了肖奕的侧脸。他皱着眉,一只手附在周衍拿着鼠标的右手上,一边往下滑着帖子里的消息。

周衍的食指轻微抬了抬,手也没缩回来。

周衍见他很认真的样子,说:“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半年前怀阳出现的类似帖子比这激烈多了,现在应该都还能搜到。”

肖奕侧头看了他一眼,眉头皱得更紧了。

翻看着下面的评论。

都是些诸如:“这人我见过,高二今年转来的那特别好看的金发小帅哥是吧?这消息是真是假啊?”

“天呐,我还和闺蜜一起八卦过他,居然欺负女生?”

“最痛恨这种人了,表里不一。”

“垃圾!”

帖子是晚上九点钟发的,到现在半个小时,已经回复到两百多楼了。

楼主是个新注册的小号。

下面还提及到了周衍最近获得奖学金的事情,说他是衡中之耻。

几分钟后,周衍去卫生间洗了把脸,说他丝毫没受到影响不可能是真的,他记得自己最后在怀阳的那段时间是怎么过来的,记得周朝扬愤怒的脸。

但他从头到尾都没解释,现在也不打算解释。

他出来的时候撞上肖奕。

他拦住他。

看着他的眼睛问:“不高兴?”

周衍摇头:“没有。”

也没必要。

周衍望了望寝室说:“赵旭他们人呢?”

肖奕:“开了小号正上去跟人开怼呢。”

肖奕揉了一把他的头发说:“这事儿你就别管我,我来处理。”

周衍抬头看他。

肖奕低笑了声,换了话题,手指有意识地滑过他肩膀到胳膊的位置问他:“半年前你还贴纹身?我见你那会儿怎么没有?”

“太二了。”周衍小声嘀咕了句。

肖奕说:“不,很好看。”

像只未成年的幼兽,努力伪装成很厉害的样子,让人忍不住想要撕咬,舔舐,狠狠破坏,再小心圈养。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贫穷女大学生老顾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小奶酪 11瓶;海鸟与鱼. 5瓶;诗子啊啦啦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 33 章

贴吧事件出现的第二天,海城下了今年的第一场初雪。

颗粒状的雪籽夹着细雨落地就化了, 唯独从泛白的屋顶和树枝中间能察觉到这场悄然而至的雨雪踪迹。

第二天教学楼的天台, 差不多同样的地点。

老葛给了肖奕一封匿名举报信。

肖奕接过来看了看,老葛看了他一眼,意外:“不拆开?”

“不用。”肖奕说。

肖奕不用拆是因为他知道举报信里针对的人无非就是周衍, 他拿着信还给老葛说:“这封信本来应该放在教务处的办公室里吧?”

老葛接过去, 没好气:“我为了谁啊?你们一个两个就不能让我省点心?”

明明前脚刚跟周衍说过别惹事, 转头就闹这么一出。

老葛知道肖奕虽然喜欢周衍, 但也清楚他不是不分青红皂白的人, 想了想不对劲,问他:“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肖奕笑了下,看着教学楼底下的眼神却有些冷,回头轻声说了句:“我想你知道的我都知道,你不知道的, 我应该也知道。”

老葛:“……”

老葛所清楚的情况就是怀阳当初的那件女学生跳楼事件并没有学校放出来的消息那么简单, 女生跳楼不是霸凌,更不是因为周衍。

教育局对这件事反正是实行隐瞒到底的政策,知道事情真相的人, 只是跟老葛说这事儿跟周衍没关系, 他算是替人背了黑锅。

但这事儿从头到尾没一个人出来澄清。

所以他刚转来那会儿, 老葛对他格外关注了些。

据说周衍被学校开除的时候,流言已经发酵了两个多星期,可想而知传言必定满天飞,学校生活等同于酷刑。

听说他退学时, 还被他爸当着校长的面甩了一巴掌。

老葛也正是因为知道点隐情,才会把举报信截下来。

至于具体情况老葛不得而知。

但肖奕不同,他真要有心知道的,就肯定会知道。

学校里论坛的消息经过一晚上迅速销声匿迹,任何相关消息只要一经出现就会被秒删。

后来有人私信了贴吧管理员。

人暗戳戳地提示,有人联系了学校,相关证据正在收集,再有任何指向性的东西,就直接律师函警告了。

很多人觉得像笑话,也有人猜测就是周衍本人欲盖弥彰,以前的事情一揭露,他就慌了。

直到一封盖着红戳的律师函电子版出现在首页,所有学生都惊呆了。

不仅仅是因为真的闹得要找律师的地步,也因为发帖的人同样是个新注册的小号,而律师函里的内容,对账号xxx(李某某同学)发出警告。

所有人都在猜测这个李某某是谁。

大约也就只有三班的部分人心里知道大概。

这天上午十点多,周衍一早就跟老葛请假了,没在学校。远处的天际灰蒙蒙的,看着都有种被压得喘不过气来的样子。

肖奕穿了件长款薄羽绒服,站在操场的最边上。

有种拒人千里之外的淡漠。

李树立隔了老远就注意到了他,就像是高一开学那天一样。

他曾暗地里注意他的一举一动,收集关于他的点点滴滴,他一度认为他们是一样的人,但肖奕更像是可望不可及的存在,让他从来不敢轻易靠近。

但周衍打破了这一切,偏偏是那样一个人。

李树立站在他面前的第一句话就是:“为什么?”

肖奕扫了他一眼,眉头轻皱。

李树立手上捏着一张纸质的律师函,这张超乎寻常速度到达他手里的纸像是打破了他一直以来的自欺欺人。他眼里出现强烈的不甘和不敢置信,他说:“为什么要帮那样一个人?”

李树立这辈子最痛恨的就是那些所谓的有钱人家的公子。

仗着家里有钱胡作非为。

他说:“我承认卫生间的水阀是我故意弄的,举报信是我发的,但我不觉得我错了。”

肖奕淡淡开口:“既然你不觉得自己错了,那就要承担做了这些事的后果。”

李树立:“那是他周衍活该不是吗?”

肖奕的眉头在一瞬间深皱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