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留评红包随时掉落,谢谢大家的支持! (3)(1 / 2)

奕也停住了脚,回头不动声色地往周衍面前跨了一步,皱着眉偏头问周衍:“这谁?”

“舒航,老头子的便宜儿子,我跟你说过。”

舒航因为周衍这话脸色变了变,复又恢复原本云淡风轻的笑脸,转头看着肖奕说:“你就是小衍的同学吧?你好,我叫舒航。”

“你好。”肖奕点了点头,连自报姓名都省了。

舒航的脸色有些挂不住。

他再次把目光转向周衍,说:“小衍,叔叔让我来接你,你这差不多有大半年都没有回过家了,我们都很想你。”

周衍直接笑出声。

“你说这话自己都不心虚吗?”周衍问。

他是真的觉得很好笑,舒航这人也不知道从哪儿学来的本事,周衍以前对他就没有过好脸色,严重时动手动脚都不新鲜。

他总能在下一次又以这幅好哥哥的形象出现在自己面前。

尽管他背地里做的那些事足以让人恶心到吐。

但这幅人前装模作样的本事够让周衍望尘莫及。

周衍往前走了一步,嘴角的笑容未退:“看来外省的分公司并不能填满你的野心是吧,还没到过年就提前回来巴结老头子。想我?我看你巴不得我死外边吧。”

舒航伸手抓着周衍的肩膀:“你误会了小衍……”

“手拿开。”周衍蹙眉,快速挥掉了他的手。

肖奕其实比周衍的动作更快了一步,抓着他的肩膀往后提了提,皱着眉看着舒航。

舒航和他对视了一眼,同样皱眉。

此时熟悉的大众辉腾从人流当中滑过来。

后座的车窗打开,露出周朝扬那张脸。

他看着周衍:“上车。”

周衍看着他没动。

周朝扬皱眉:“要我说几遍?非得我三番四次来请你是吧。”周朝扬说着猛地咳嗽了两声,司机老马也探出头说:“小衍,别跟你爸置气了,他这病了半个月了,还特地出来接你。这马上就过年,不回家你能去哪儿?”

周衍一时间没说话,看着周朝扬突然觉得他比半年前中气十足骂自己的样子老了不少,他曾经说过再也不会回去,此刻的心里却突然就有点堵。

他回头去看肖奕。

肖奕把手上的包递给他说:“回去看看吧,有事情再给我打电话。”

周衍沉默了会儿,默默点了点头。

周衍正要转身,肖奕的手背不经意间蹭过他的手,笑了下低声说:“不想跟你爸吵就好好说话。还有,没事离你那个哥哥远点。”最后一句话挺严肃:“你斗不过他。”

周衍翻了个白眼:“我是懒得和他一般见识。”

肖奕也没多说什么,拍了拍他的头顶:“去吧。”

车子再次汇入车流,舒航自觉坐到了副驾驶,周衍上了后面的位置。

车里的气氛沉默异常。

周衍看着窗外,原本闭着眼睛的周朝扬突然出声问:“刚刚跟你站在一起的同学叫什么名字?”

周衍瞬间警惕,回头:“干什么?”

周朝扬以前从来不干涉他交往什么人,但初中有段时间因为舒航说是奉了周朝扬的意思阻止他和身边那些狐朋狗友来往,那是他最初跟周朝扬翻脸的□□。

前面的舒航倒是接了句:“小衍看起来跟对方关系很好啊。”

“关你屁事!”周衍当场怼了过去。

舒航瞬间不说话了,他向来这样,在周朝扬面前扮足了寄住在别人家里,温和有礼,谦让弟弟的形象。

周朝扬皱着眉说:“好了,都别吵。”

周衍见他脸色确实不好,堵了大半截路的气也发不出来,最后还是别扭地问了一句:“你没事吧?”

周朝扬似乎挺意外,睁开眼睛看了他一眼,然后说:“没事。”

周家的房子是个两层楼的小洋房,小区的房子格局都差不多,绿化环境还可以。

周衍大半年没回来,竟然觉得有些陌生。

下了车周朝扬让老马把周衍的行李拿进去,舒航非要去帮忙,周衍在旁边冷眼看着,什么都没说。

周朝扬拍了拍他的肩膀:“走吧,进去。”

父子间总有些别扭和不自在,但又都不知道怎么去打破这样的僵局。

进了门周衍刚在换鞋,厨房里就出来了一个女人。

她长得很漂亮,一点都不像是四十多岁的人,有着omega最纤细的体型,娇嫩的皮肤,看着就像个养尊处优的阔太太。

所以当她腰间系着一件粗布围裙的时候,看起来才会那么别扭。

白柳欣擦这手说:“你们父子怎么才回来?我今天特地让阿姨买的螃蟹,上蒸锅都好一会儿……”

话说到这里的时候突然顿住,估计没想到会看到周衍。

后面进来舒航接了句:“妈,我今天和周叔叔特地去学校接小衍了。”

白柳欣像是这才反应过来。

连忙说:“你们也真是的,怎么也不提前说一声,我好叫阿姨多买点菜。快进来,快进来,洗洗手刚好可以开饭了。

周朝扬把身上的大衣外套脱了,一边说:“螃蟹就不用了上了,他过敏。”

这话一出口,整个客厅有一瞬间的沉默。

从头到尾都没有开过口的周衍看了周朝扬一眼,没料到他还记得这个。

周衍也是突然想起来,小时候有次误吃了这东西,浑身出疹子,周朝扬也曾半夜开着车送他去医院。

白柳欣很快笑着说:“怪我怪我,我这不想着你们父子俩好久没吃了吗,就买了点,小衍既然好不容易回来了,这东西就不上了。”

这口口声声的父子指的是谁,周衍心里很清楚。

心想这白柳欣装了这么多年,终于还是忍不住了。

他说:“不用,你们吃就行,我不饿。”

周衍直接拿过自己的背包,跟周朝扬说:“我先回房间了。”

懒得看其他人的反应,周衍就直接转身上去了。

房间还跟他离开的时候差不多,不过看得出来应该很久没人打扫过了,桌子什么的上面全是灰。

周衍把包往床上一甩,去卫生间拿了帕子把所有的东西擦了一遍。

整理完已经是半个小时后过后了。

他拿着手机往床上一躺,翻出肖奕的微信。

“干嘛呢?”周衍问。

那边回得很快,“刚去齐叔那儿把太子接回来。”

下面发来的是一张皇太子的照片,那猫祖宗正趴在肖奕腿上,吃着他手心里的猫粮。周衍顿时感慨了一句:“真是人不如猫系列,我连饭都没吃呢,太子待遇也太好了吧?”

肖奕:“为什么不吃?”

周衍把螃蟹什么的糟心事儿简单和他说了下。

肖奕直接一个电话过来了。

周衍被手机的震动吓了一跳,然后接起来。

周衍:“怎么突然打电话?”

肖奕:“我得确认一下某些人有没有被欺负哭。”

“哭个屁!”周衍蹭地从床上坐起来说:“我完全是因为不想看着他们的脸下饭好吧,我怕吐。”

肖奕笑了声,低沉的声线沿着听筒传过来震动耳膜,他说:“下去吃点东西吧,不然该心疼了。”

周衍心脏一紧:“谁心疼?”

肖奕:“太子,毕竟你过得连它都不如了。”

周衍捏着手机,唇抵在传声筒的位置,咬牙切齿:“喂你大爷的猫去吧!”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贫穷女大学生老顾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大青柠日小苍兰 10瓶;不好意思 6瓶;毛栗子 5瓶;四火。 2瓶;大木瓜一只、糖醋白居、行嘛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 37 章

周衍刚跟肖奕打完电话,房间的门就被敲响了。

周衍拿着手机过去打开房门, 意外地看着端着晚餐站在门口的周朝扬, 周朝扬往他房间里看了一眼,皱着眉问他:“你刚刚跟谁打电话呢?”

听到这质问一样的语气,周衍倒是没有像以前一样怼回去。

“同学。”他淡淡地说。

他把手机放兜里, 倒是丝毫没客气, 伸手端过周朝扬手里的碗挑着眉问他:“还有事?”

周朝扬:“……没事, 不让我进去?”

周衍愣了愣, 往旁边让了点位置示意他进来。

父子间太久没有在一个空间里单独相处过了, 空气中有种说不出的尴尬和别扭。不过周衍也没怎么在意,端着碗坐到书桌上直接吃了起来,还省了他自己下去找。

味道不错,一看就是家里阿姨的手艺,周衍吃了很多年, 一直记得。

周朝扬在房间里转了一圈, 然后在他的床沿边坐下。

看着他,半天才问了句:“在学校过得怎么样?”

“还行。”周衍说完,想了想接了一句:“挺好的。”

周朝扬点点头, 然后又是窒息一样的沉默。

周衍半碗东西很快下肚, 周朝扬看着儿子没忍住提醒一句:“慢点吃, 厨房还有,不够让阿姨做就是了。”

周衍动作一顿,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离开太久,他总觉得周朝扬变了很多。

变得啰嗦, 变得苍老,变得开始像个真正的父亲。

大半年前被赶出去的时候,周衍就觉得自己没家了。

答应回来也是因为一瞬间的心软,他不觉得自己能在这里待多久,也没把这里当成真正的归处。迟早是要走的,不论是他受不了了逃离,或者是再一次被赶出去,终究是要离开,这个念头从来没有从脑子里消除过。

但周朝扬下一句话就说:“回来吧,搬回来住。”

周衍沉默。

过了会儿继续若无其事地往嘴里塞东西,他不知道周朝扬为什么妥协,但他还是说:“不用,住校挺好的。”

周朝扬:“住校可以,节假日回来。”

他说完的时候又咳嗽了两声,周衍停下动作转身,皱着眉看着他:“你到底怎么回事?”

周朝扬摆手:“老毛病了,慢性支气管炎到了冬天反反复复的,没什么大问题。”

周衍一时间没有说话,他从来不知道周朝扬还有这毛病。

他顿了顿说:“自己注意点吧。”

然后又转回去了。

周朝扬看着他叹息了声,他承认自己对这个儿子是亏欠的,有时候有心弥补,但架不住父子都是火爆脾气。

如今的大半年时间不见,他站起来拍了拍儿子的肩膀:“你长大了不少。”

直到周朝扬出去,周衍都还是一句话没说,更没回应要不要搬回来的事情。

在家的生活是极度无聊的,周衍大部分时间都待在房间,打游戏,玩手机,偶尔还刷刷题,能不出门就不出门。

周朝扬经常不在,连带着舒航也经常跟在他后边,很少回来。

周衍原本想去找肖奕的,但他临时有点状况去他外公那边了,走得特别急,周衍联系到他的时候,他飞机都落地了。

听筒里的背景音很嘈杂,伴随着机场轮番播放的广播,周衍也跟着有点慌:“什么情况啊?齐叔也没说清楚。”

“放心。”肖奕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沉稳,总能给周衍带来点心安,他说:“老爷子说是晕倒住院了,情况还好,我现在直接过去。”

肖奕很少说关于他外公那边的情况,周衍也没问过。

现在状况不明,顶多也只能干着急。

他最后说:“那你路上小心点。”周衍说着又想到p城那边气候比海城更冷,又问:“对了,你走那么急带衣服了吗?你注意别感冒了,还有备点……”

“周衍。”肖奕突然喊他,打断了他的话。

周衍怔了怔,肖奕的声音隔着巨大的背景音有些失真,但周衍却从他的声音里听出了亲昵和缱绻的味道。

周衍低低地应了声。

肖奕声音也很低沉,他缓慢说:“你在家乖一点,我这两天可能接电话不会那么及时,你有问题就打齐叔的手机,知道吗?”

周衍的耳尖迅速发红发烫,总觉得这话像是叮嘱家里不听话的小孩儿。但他最后还是点点头,想起来他看不见才轻轻嗯了声。

挂了电话的肖奕拎着行李往机场外面走,齐磊今天换了身全黑西装,戴了副墨镜跟在他后边。

挺严肃的一副装扮,但也没绷着几分钟,跟在他旁边问:“给周衍打呢吧?”

肖奕嗯了声。

齐磊摸了摸下巴,笑得意味深长:“我就知道。”

肖奕一眼扫过去:“怎么?还想向你的上级报告?”

齐磊不认同,还是那句:“什么报告?你外公那是关心你。”

肖奕挑了挑眉,没和他继续贫。

两人刚出机场门口,外面一辆全黑的轿车就等在外面,装扮跟齐磊相差无几的两个黑衣男人打开车门,朝肖奕点头致意。

肖奕点点头回应,很自然地把行李箱交过去,然后弯腰坐进车里。

齐磊一看就跟另外两个人相熟,走过去一人照着胸口锤了一拳,然后相互拥抱。

其中一个黑衣男人显得有点激动,“磊子,好久不见。”

齐磊也有点眼眶泛红:“好久不见。”

相互寒暄了两句之后,所有人相继上车。

齐磊坐肖奕旁边,看着前面开车的兄弟,感慨了句说:“这么多年,燕家这黑社会一样的作风真是丝毫未变。”

前面两个人在肖奕面前没有齐磊这般随便,目视前方,充耳未闻。

齐磊嗤笑了声,笑骂:“装腔作势。”

前面一人咳了咳,还是没接腔。

燕家在p城的财力可谓是一手遮天,家族掌权者燕道启至今年逾七十有二,育有四子一女,皆为人中龙凤。

女儿燕南栀当年执意嫁给肖博文,移居海城。

后来意外离世成了燕道启这辈子最不能言说的痛,而他们留下的唯一一个儿子,也是燕道启费尽心力找寻了两年才找到的那个孩子。也就是此刻坐在后座,闭着眼睛闭目养神的少年,谁不知道他是燕道启最看重的接班人。

而且这个孩子这些年虽然一直在海城,但他优秀的程度,绝对是燕家最年轻一代当中的佼佼者。

一个半小时后,车子并没有朝着p城的任何一家医院去,而是去了北林半山腰的一座私人住宅,别墅占地面积极广,处处彰显着权势与富贵。

肖奕脸上却并没有多少意外。

车子停在大门前。

肖奕长腿一伸,下了车。

“刘叔,外公呢?”他问早早等在外面的管家模样的人。

五十来岁的老人见到他,脸上的表情和煦温暖,拿过他的行李箱说:“一早就在书房等着了,知道你今天到,难得心情特别好。”

肖奕笑了笑:“我去看看他。”

肖奕刚走进大门,就发现里面有不少人,男男女女加在一起一共差不多十多个。

见着肖奕,原本吵闹的大厅突然沉默。

燕家家族非常复杂,家族旁支关系盘根错节,燕道启自己的几个亲儿子之间的关系都很微妙,更别提一些旁支了。

肖奕即使这些年没在p城,但有的是人注意着他的一举一动。

肖奕算是外姓人,但架不住燕道启看重他。

这些人表面功夫做得倒是齐全。

七嘴八舌地一派热情。

“这不是小奕嘛,都这么大了?”

“听说成绩特别好是吧,你外公每次聚会都夸你,怎么也不常回来看看?”

“你爸妈走得早,自己一个人在外吃得苦也够多了,你外公有意让你回家里帮忙,你这孩子就不该那么犟。”

肖奕冷冷清清地站在大厅中央,看着这些人口不对心,仿佛说的人不是他一样。

其他人见他一个字也没说,渐渐地脸色就有些挂不住了。

但人家身份摆在那儿,也没人敢说他一句不是。

直到二楼的木质栏杆上出现一人。

来了指尖夹了根烟,二十出头的年轻男人看着落拓不羁的模样,对着底下的这些人嗤笑了声说:“说够没?继续啊。”

肖奕往楼上看了一眼,嘴角隐约扬起弧度。

那男人把目光转向肖奕,勾勾手:“上来吧小子,你再不出现老爷子可要发飙了。”

肖奕闻言直接上了楼,留下底下这群人面露尴尬。

男人见着他直接伸手勾着他的脖子,笑得挺不怀好意,“我听说你在海城有个小男朋友啊,怎么不带来?老爷子为这事儿可是大发雷霆,你小心点啊。”

嘴上说小心点,眼里却不是那么回事。

肖奕却是半点不慌,把男人的手拿下来,冲着男人勾了勾嘴角:“我怎么听说是你最近和一个燕家敌对的男人闹出性丑闻,这才把老爷子气病的。”

年轻男人脸色一僵,勒他:“你怎么越长大越讨人厌?”

肖奕斜了他一眼道:“你找人挡枪可以,但少惦记我的人。”

他慢悠悠地称呼男人:“小舅舅。”

男人嘴角抽了抽,脊背发凉。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贫穷女大学生老顾、d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白柒、大木瓜一只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 38 章

燕怀阳,燕道启最小的alpha儿子, 老来得子就注定了他生下来可以为所欲为, 在整个p城横着走。

燕四少是个能玩儿的,混是真的混,看人全凭喜好。

燕家从上到下的所有人, 见燕道启都还好, 唯独见着这混世魔王就脸色大变。

不过一个星期前, 听说燕家四少阴沟里翻船, 栽了大跟头。

作为常年活跃在p城二代圈里的燕家幼子, 还是三天两头就因桃色新闻上八卦杂志,比顶流明星还顶流的国民男友,跟另一个男人流出亲密床照算怎么回事?

如果另一个人男人也是alpha,还是燕家的宿敌,又算怎么回事?

整个网络都沸腾了, 杂志报道满天飞。

说什么的都有, 猜测最多的其实就是豪门争斗里的阴私手段。

书房里拄着拐杖坐在沙发上的老人头发花白,但是精神健硕,原本见着肖奕的时候面上露出惊喜之意, 刚站起来就看到跟在肖奕身后的人。

老人一拐杖掷过去, 怒骂:“滚出去!”

“我去。”燕怀阳当场往后跳了一步, 看着燕道启:“爸,你这是打算谋杀亲儿子啊?”

老人瞪着他,“燕家的脸都让你给丢尽了,你还有脸叫我爸?”

燕怀阳翻了个白眼, 口无遮拦:“被上的人是我好吧,我还没找着人出气呢。”

燕道启追着就要上来揍他。

差不多半个小时后,书房里终于重新回归平静。

肖奕率先从里面出来,燕怀阳跟在后面揉着青紫的下巴,龇牙咧嘴:“老爷子果然还是偏心,还好有你小子在,不然今天我哪还有命在?”他说着碰到伤口,嘶了声吐槽:“那么大年纪了,还动不动就用武力,操!疼死了。”

肖奕脚步一顿,回身。

燕怀阳瞟他:“想干嘛?”

肖奕挑了挑眉:“楼衡?”

燕怀阳顿了下,无所谓的样子,嗯哼了声说:“是他,你干什么这个表情?”

肖奕插着兜转身,散漫道:“没什么,不过是听说楼家那私生子是出了名的疯狗,睚眦必报。”肖奕停住,转身看着燕怀阳:“你说,这样的人会怎么对待背后摆了他一道的人?”

燕怀阳眼神闪了闪,“谁知道呢,我一受害者。”

肖奕笑了笑,没再继续说。

燕怀阳在身后看着走在前面的肖奕,心想这小子简直就是个人精。

继续往前走了两步,勾搭上肖奕的肩膀说:“你应该知道老爷子借着生病的借口,让你回来的目的是什么吧?”

肖奕点头:“知道。”

燕怀阳笑得像只狐狸:“那我们做个交易如何?”

***

凛冬天气,外面齁冷齁冷的。

周衍接了陈二狗的连环夺命call,不得已加了件衣服出门去寻他,然后离家在外面吹着西北风打摆子,陈二狗搂着他说他们俩才是真爱。

周衍挥开他的手说:“我对你没兴趣,谢谢。”。

陈二狗也不管,两个人去以前常去的一家小吃店嗦粉,陈二狗不要命似的往里面舀了两大勺红彤彤的辣子,周衍看得瞠目结舌:“你八辈子没吃过辣啊,这么多你胃受得了?”

陈二狗拿着筷子一边在碗里搅拌一边说:“你不懂,我已经被秦修逼着吃了快一个月的素,嘴里都他妈快淡出鸟来了。”

周衍奇怪:“为什么吃素?”

“咳!”陈二狗被呛到了,脸有些发红,支吾:“就……痔疮。”

周衍嫌弃道:“你作死就算了,我要是秦修才懒得管你。”

陈二狗嘴快:“要不是因为他老子会屁股痛?”

周衍终于有些反应过来了,动作石化,不敢置信地抬头看着他。

陈二狗被他看得受不了,急吼吼道:“你那是什么表情?!别告诉我你跟那个肖奕这么时间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滚!”周衍在桌子底下踹了陈二狗一脚:“少把你那么幻想出来的黄色废料往我们俩身上套。”

“真的什么都没有?”陈二狗一脸惊讶,也不等周衍回答,就自顾自地嘀咕:“看来这肖奕还挺能忍啊。”

周衍简直受不了他,皱着眉敲碗:“吃你的吧,那么多辣椒都堵不住你的嘴。”

周衍说完情绪莫名就有些down下来,他跟肖奕其实已经两天都没有联系上了,虽然他已经跟他说过最近不好联系,有事找齐叔。

但他也没什么大事就一直没找过,也不好找齐叔探听他的消息。

这要是放之前,周衍一定会嫌弃自己跟个娘们一样叽叽歪歪的,但他从来没有切身体会过,有些思念不是你自己想,就能控制的。

那种情绪泛滥成灾,一不小心就会从心底里蹿出来。

陈二狗估计是真的被管得太久了,简直放飞自我,嘴被辣得通红都没有停下来,一边往嘴里塞一边想到什么,抬起头含糊地问他:“对了,你回去了舒航那孙子没找你麻烦吧?”

“他怎么敢?”周衍嗤笑:“他在我爸面前24孝好儿子的形象不容有失,嘘寒问暖就差把我供起来了。”

陈二狗不放心:“你自己还是小心一点吧,正所谓咬人的狗可不叫,小心他阴你。”

“知道了。”周衍说。

其实陈二狗还有话没说完,他主要是担心周衍真要出了点什么事情,别说他这个作为朋友的不能接受,某人恐怕会活剐了他。

陈铎想到几天前肖奕突然联系到自己,话里话外的意思就是,家里小朋友回家了,他不太放心,希望他有时间多带他出去转转。

再看看自己家的那个,一次擦枪走火过后整天就他妈知道按着他不停地做。

这人比人果然是会气死人的。

周衍当然不知道肖奕找过陈二狗,他和陈铎分开后各自回家。

周衍进门的时候周朝扬还没有回来,白柳欣估计又约着一帮太太出门搓麻将去了,让周衍感到意外的是,舒航居然在家。

他自从到了周朝扬的手底下做事后,整天不是忙着应酬就是参加各种酒会,有时候显得比周朝扬都忙,什么时候会这么浪费时间呆在家里不出去的。

他翘着腿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见了周衍没什么表情地说:“回来了?”

周衍没搭理他,换了鞋直接往楼上走。

路边沙发背后的时候,舒航突然出声:“站住!”

“有事?”周衍不耐烦地回头。

舒航从沙发上站起来,他比周衍要高一些,原本面无表情的脸此时微微扭曲,突然说:“周衍,如果你不是生下来就姓周,你到底哪一点比我强?”

他脖子到脸红了一大片,一看就醉得不轻。

“你有病吧?”周衍看着他的眼神就像看着一个神经病,说:“你脑子有问题就去找医生,我没时间跟你这儿吵。”

周衍说完就准备再次离开,舒航扯了他一把。

周衍一个趔趄,挥拳就朝对方的下巴打过去,隔了个沙发舒航轻易躲开。

舒航冷笑:“你看,你一个omega,哦,不对,你连个正常的omega都算不上。以前就只会让我跟在后边给你擦屁股,除了会用暴力解决问题你还会什么?”也许是周朝扬没在,如今的舒航是丁点想装的心思都没有了,他越说越激动,手指着自己的胸膛点了两下说:“我,舒航,我那么拼命努力,结果呢,就因为我挪用了分公司50万块钱,周朝扬就要撤了我总经理的位置。你说,50万?够你周衍一个月的零花钱吗?凭什么?!”

周衍终于知道他今天发神经是因为什么了。

面无表情看着他:“那你是觉得自己挪用公司资金还挺正确对吧?”

“我说的不是这个!”舒航大吼,看着周衍眼睛发红:“我说的是我努力了那么久,周朝扬就从来没有把我当成儿子看待,他防着我,找人盯着我,从来没有真正信任过我!”

周衍退后一步,淡淡地说:“别本末倒置觉得自己特别可怜。周朝扬那个人我比你了解,你要真的本分做好自己的事情,他不可能动你。”

舒航可不管那么多,他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

他不否认自己嫉妒周衍,发了疯一样的嫉妒,他刚跟着他妈进入周家的时候就看不惯周衍这少爷,永远抬着下巴看人,目中无人。他知道周衍不喜欢他,也不喜欢他妈白柳欣,但就是因为这样,他越要讨得周朝扬的喜欢。

但周朝扬表面上很少管这个儿子,实际上却处处为他考虑。

这次周朝扬轻而易举撤了他的职,更让他清楚地认识到,在周朝扬这里,他这辈子都不可能越过周衍去。

周衍懒得再搭理他,提着包转身上楼。

他自然没有看见,在他的身后,舒航看着他的背影阴得滴水的目光。

那天晚上周朝扬回来得很晚,餐桌上阿姨准备了周衍小时候最喜欢吃的菜,但舒航却根本就没有出现在餐桌上。

周衍自顾自吃着自己的东西。

倒是周朝扬问了一句,白柳欣也不知道从哪儿得来的消息,给周朝扬舀了一碗汤,小心翼翼地说:“说是心情不好,喝了点酒,就不吃饭了。”

周朝扬哼了声。

白柳欣赔着笑:“舒航毕竟还年轻,难免有出错的时候,你多提点着他就行。他也知道错了,我刚刚上去看他,还说该跟你道歉,今天不应该当着那么多股东的面直接走人。”

周朝扬没反应。

白柳欣面上有些尴尬,看了看一脸事不关己的周衍心里暗恨,嘴上却温柔道:“小衍,你也劝劝你爸,你哥也是无心之失。”

周衍头都没抬,周朝扬看了儿子的发旋一眼,嘴上没好气地跟白柳欣道:“他屁都不懂一个,你问他有什么用?”

周衍埋着头朝他老子翻了个看不见的白眼。

白柳欣面露难堪,她看出来周朝扬明显不打算让这件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下一秒周朝扬又不动声色地说:“喝了那么多酒明天又得说头疼,等下让阿姨煮碗醒酒汤,你端上去让他喝了。”

白柳欣连忙高兴地应了。

当天晚上临睡前,周衍知道舒航最后还是去了趟周朝扬的书房,他没兴趣知道两人说了些什么。

他拿着手机给肖奕发了个晚安,那边一如既往地没什么反应。

他放弃了,扔了手机蒙头睡觉。

半夜迷迷糊糊听见手机叮了声,他从被子里探出胳膊,拿起来看了一眼。

原本以为是肖奕的消息,结果一看是新闻推送。

还是娱乐圈知名小花被拍到半夜出入绯闻男友家里的桃花新闻。

周衍气得牙痒,困得半死都不忘在心里把肖奕大骂了一顿。

作者有话要说: 在这里先跟各位看文的天使说声对不起,之前断更是因为我这边出了点意外,比较突然,之后就一直再没有上来过,年尾前的工作特别忙也没上来说明请假,对一直等待的读者真的非常非常抱歉。

另外就是说一点,此文可能不会日更,但我肯定会坚持写完。断更太久,我都怀疑自己是不是能找回之前写这篇文的感觉,所以之后这个稿子不会再申请任何榜单,写完它算是完成自己当时开这篇文的初心,也对一直等待的读者有个交代。

现在虽然有点迟了,但还是先祝大家新年快乐!

还有最最重要的一点,现在全国疫情严重,我都感冒了一个星期了,希望各位小可爱能保重身体,勤洗手,多通风,少去人群密集的地方,千万千万要注意身体!!!爱你们~

第 39 章

临近年关,周家却是半点不得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