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留评红包随时掉落,谢谢大家的支持! (4)(1 / 2)

他不存在。”

周衍无声哽了一下。

那么大个人,怎么可能真的当做不存在?

结果紧接着燕怀阳就拎着衣服站起来,故意说:“看来这里不太适合我,我先去睡了。”他绕过沙发走了两步又突然停住,转身笑道:“先说明一点啊,我睡眠质量不太好,小年轻再热情似火,半夜的时候还是麻烦动静小一点。”

周衍耳根子立马烧起来。

肖奕抓过沙发上的枕头扔过去说:“你话太多了。”

燕怀阳迈着懒散的步子进了房间周衍脸上的热度都没有退下去,结果就听见肖奕站起来居高临下地来了一句:“衣服脱了。”

周衍先是愣了愣,然后立马说:“……凭什么?”

凭什么让他先脱?

肖奕像看智障一样看了他两眼,然后生生气笑了。

虽然这种状况也不是一回两回。

下一秒肖奕整张俊脸怼到周衍的面前,低沉又性感地说道:“放心,脱了也不动你。”他的手慢条斯理地拨开周衍身上的外套,看着他的眼睛说:“你要是这么迫不及待,会让我非常为难。”

周衍整个人都不好了,其实他已经反应过来肖奕其实是要给他身上的伤上药。

但刚刚就因为燕怀阳那几句话,直接把他给带沟里去了。

结果肖奕还不放过他。

指尖轻拂过他青紫的脖颈,嘶哑道:“毕竟到时候伤着你,心疼的还是我。”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2-01 19:29:11~2020-02-02 21:27:1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娜哪~ 2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墨兮雅奕 40瓶;咖啡奶茶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 42 章

周衍沉默地抓过右手边的一个枕头,把整张脸埋进去, 惹来肖奕两声低笑声, 然后伸手扒开挡着的枕头说:“行了,先把药上完。”

周衍松手,乖乖把上衣脱了。

奶白的皮肤上有星点的淤血痕迹, 肖奕伸着食指搓了搓他肩膀上拇指盖大小的青疤, 周衍倒抽一口气瞪他:“你干嘛!”

“现在倒是娇里娇气。”肖奕乘他不防备, 倒了一手的药酒贴在了他腹部淤青最大的一块地方, 周衍嗷了声, 还听肖奕嘴上教训着他说:“你也就冲着我喊疼。我看你每回跟人打架的时候倒是英勇。”

周衍被他揉得直往他怀里躲。

嘴上倒是不服气:“我才没喊疼。”

随即又忍不住骂这次的罪魁祸首:“这次要不是舒航那孙子使阴招我会栽他手里吗?妈的,以后见他一次揍一次。啊!疼!”

肖奕虚虚环抱着他,斜他一眼说:“你不是不喊疼吗?”

因为痛觉神经的刺激,周衍眼底有一层浅浅的水光,抽了一下鼻子投降, 往肖奕的怀里又躲了两分, 可怜道:“是真疼,你他妈轻点。”

肖奕覆在他腰部的手停顿了下,掌心是温热的, 怀里人的那截细腰平坦细腻, 只是如今巴掌大的淤青在胃部下方的位置蔓延开来。

肖奕手上的动作轻了两分, 嘴上还是不容反抗地说道:“淤血得用力揉开才会好,忍忍。”

周衍埋着头认栽,“哦,那你用力吧。”

肖奕垂眸看着他的发旋, 心想这家伙还真是什么让人产生歧义的话都敢说。

心里无奈,手上的动作倒是又放轻了些。

用二十来分钟处理完身上的伤,肖奕把整个房子的空调温度都调到了比常人使用的温度更高的度数,以确保他不会冻感冒。

夜已经深了,周衍有睡衣放在客房,如今燕怀阳占了那个房间,周衍连衣服都不好进去拿。

他扒着门站在肖奕房间的门边问:“今晚我跟你睡?”

“不然呢?”肖奕抖开被子挑眉:“还是说,你想自己睡沙发?”

“我是伤号啊,人性呢?”

肖奕没搭理他,打开柜子扔来一套睡衣说:“换我的。”

周衍接着,抱着睡衣哦了声。

夜里墙上的时间指向十一点五十六分的时候,两人终于并排盖着一床被子躺在了床上。

周衍腿上有伤,不敢像以前一样肆无忌惮地翻来翻去。只是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对自己在这个时间点,能跟肖奕躺在一张床上的事实还有些觉得不那么真实。

周朝扬那边已经确定没什么事了。

不过周衍也没跟他说自己现在没在家,也没提跟舒航之间的事情。

更没说舒航废了一只手。

至于舒航自己之后要怎么编排理由,自然也不在他的考虑范围内。至少他敢肯定,那孙子不会傻到承认手的原因跟他有关。

“睡不着?”耳边传来肖奕的声音。

周衍侧了一下头说:“嗯,作为一个昏睡了一整天的人来说,我现在能睡着才不正常吧?”

“过来。”肖奕突然说。

周衍懵逼,“嗯?”

黑暗中肖奕突然伸手揽着周衍的后脑勺往他那边靠近两分,近得能感受到彼此的呼吸,周衍有两分紧张,“怎么了?”

“放松点。”肖奕的手呼噜着他脑后的头发说。

一点点沁人心脾的木松香逐渐溢满周围,将周衍整个人都包裹起来。他知道肖奕是用自己的信息素安抚他,那熟悉的气息也果然给了周衍前所未有的放松感觉。

他觉得整个人都有点轻飘飘起来。

不过他脑子还算清醒,在某一秒钟终于想起重点,突然抬头砰一声撞上肖奕的下巴。

他听见肖奕隐隐嘶了声。

连忙伸手在他的下巴一阵乱揉,“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嘴上道着歉,但是语气里的兴奋感却是一点没消失。他整个人翻趴过来,凑在肖奕的脸前笑着说:“上学期的期末成绩出来了!”

肖奕的语气了带着了然的笑意,“然后呢?”

“我考了全年级第39名。”那双在夜里都闪着熠熠光亮的眼睛看得肖奕忍不住伸手轻抚而过,赞扬道:“考得不错。”

周衍愣了两秒,“就这样啊?”

他语气里的失落才刚刚落下,一句新年快乐已经响在了耳边,紧接着是额头传来的温柔的触感。周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的时候手脚都不自在到僵硬起来,无处安放。

窗外的烟火接连炸响,在半空中爆出五彩绚烂的瞬间。

在新年到来的这一秒钟。

肖奕的唇循着额头到了鼻尖,然后是嘴唇。

肖奕向来是个不怎么懂得温存的个性,以往周衍几次发情期间,他都能抽出间隙揪着他后颈让他别跟狗崽子一样到处啃。

但此刻倒是温情得有些过分了。

轻轻在周衍的唇上啄了两下,然后稍稍退开抵着他的额头。

周衍蒙圈又不习惯,结巴:“你……刚刚亲我?”

肖奕沉沉笑了两声说:“怎么?又不是第一次,上次也不知道是谁,咬得我嘴巴上的伤整整一个多星期才好,事后还不打算承认,记得吗?”

周衍选择性失忆自然没脸。

装死咕哝:“不记得。”

“没关系,我们可以来回忆回忆。”

这句气息喷洒在唇上的气音激得周衍脚指头都条件反射蜷缩了一下,他实在受不了了,手撑在肖奕的胸前转移话题说:“那……我们现在算什么关系?”

肖奕扬眉:“你觉得是什么关系?”

周衍轻声试探:“男朋友?”

“嗯?”

周衍自认为这是不同意的意思,立马说:“那之前赌约我达到了,让你无条件答应我一个要求,现在还算数吗?”

“算数。”肖奕手臂垫在脑后看着他说:“说说看,你的要求是什么?”

“就刚刚那个。”周衍小声道:“不许耍赖!”

肖奕挑眉,右手的拇指沿着周衍的脸侧滑到下巴,诱惑一样说道:“如果你现在有办法回忆起之前的事情,我就考虑一下。”

周衍脑子轰一声炸了,耳朵泛红,够着脖子就朝肖奕的唇凑了过去。

他本来就没什么经验,上回借着醉酒还狠咬了他一口,到了现在神智清醒,那也只是胡乱地嘴唇贴着嘴唇蹭了几下。

肖奕没什么反应,直到周衍伸出舌尖舔了一下他的下唇,肖奕才稍稍受不了一样退开。

周衍本来挺憋屈,结果对上肖奕深如墨的眼神,小声挫败说了句:“我不会。”

肖奕凑近他喑哑缓缓道:“没关系,我教你。”

下一秒他不容反抗地抓住周衍的手十指相扣抵过头顶,再次低头循着他的唇吻过去。呼吸相缠,一开始循循善诱般撬开他的牙关,然后抵着他的上颚越吻越深。

周衍呼吸不畅,呜呜反抗了两声,只是换来了更深的压制。

他含混着思绪想,这王八蛋,根本就是故意逗他!

……

周衍第二天微肿着唇在床上醒过来,时间迈入新的一年,肖奕此时并没有在身边,周衍翻了个身想起昨晚的事,内心觉得恍惚又有点酸胀的感觉。

肖奕这个名字从这天开始对他来说有了另一层的意思。

男朋友。

是独一无二,听起来挺特别的存在。

下一秒房门咔哒一声被人从外面推开,肖奕一身休闲装干净随性的模样出现在门口。周衍看着他有些愣神,一如他当初毫无预兆闯进自己的人生。

而现在,纯情的小少爷就那样顶着一头杂乱的头发,半撑着,冲门口的男朋友露出一个自认为阳光其实傻不愣的二到不行的笑,说了声:“早。”

“早。”肖奕反手关上门进来,走近了无比自然揭开他身上的被子,看了看那些伤处问他:“睡得怎么样?”

周衍打了个哈欠说:“挺好的。”

周衍看他目光还在往自己脖子上看,就伸着双手故意逗他,皱皱眉道:“其实也不太好,我觉得身上到处都很疼,你抱我。”

肖奕就那样止住动作看着他。

周衍被他看得不怎么自在,心虚问:“你这么盯着我干什么?”

“没什么。”肖奕动手把他的衣服放下,然后搭着周衍的手臂真就一把将他抱起来,无比体贴自然地说:“就是你这幅模样让我误会自己昨晚太过分,虽然我们之间什么都没有发生,但抱你起床,我还是很乐意效劳的。”

周衍顿时觉得自己的舌根又开始痛起来。

真是神他妈什么都没有发生。

那个年是周衍长这么大过得最特别的一个年。

没有乱七八糟的亲戚迎来送往,没有一张饭桌上的不欢而散,养伤的日子悠闲散漫。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有小舅舅这么一个巨大灯泡杵在这里,而燕怀阳似乎非常乐于制造自己的灯泡形象,总是三五不时在两人跟前晃。

场景往往就变成。

周衍经常无缘无故开心了就搂着肖奕一阵胡乱亲,肖奕往往克制又忍耐,有时候实在被他闹得耐不住了,就说:“门没关。”

小少爷保准能跟狗爬一样,迅速从床这边翻到另一边。

等反应过来了再气吼吼来一句:“肖奕你大爷!又骗我。”

肖奕无奈失笑,不骗你你还能生龙活虎地跟他面前上蹿下跳?

要开学了,好不容易才养好了一点。

某人傻了吧唧往前送,他却不能随便纵着他胡来。

如果肖奕以前的人生是一片看不到头的荒漠废墟,如果他已经越过大多数人踏进过残酷艰难的成人岁月,那么他的少年爱人,如今已经靠近他左心脏最近的地方。

免他一丝一毫的惊扰,也恐他一分一离的疼痛。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2-02 21:27:14~2020-02-03 22:29:0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庭院深深深几许 4个;盐姜葱花鱼、41158222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铃铃落落 15瓶;来份黄焖鸡...(〃′o`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 43 章

周朝扬是在新学期开学的前一天回来的,周衍突然接到他的电话说让自己下楼的时候, 正躺在小圆沙发上跟皇太子打架。这臭猫对于他最近长时间待在肖奕的地盘上非常不满, 每天都得大战三百回合。

当时肖奕正在接电话。

燕怀阳最近似乎遇到了麻烦,两天前在路边被一辆军绿色的吉普车半道劫持再也没有回来。周衍看到监控录像的时候惊得下巴差点掉了,毕竟燕怀阳跟一个人高马大的男人在车边从扭打到互啃只用了不到三分钟的时间。

说不清到底是谁劫持谁。

反正肖奕是让他不用担心, 这两天他除了手上的电话多了点, 也确实看不出着急的样子。

周衍自然也做不了什么。

周衍挂了周朝扬的电话就蹿到了窗户边。

肖奕很自然地跟在他后面过来, 朝楼底下看过去。

“你爸?”肖奕挑眉问。

周衍看着停在楼底下的黑色轿车, 头也没回地点点头。

冬末的寒意还没有散尽, 楼下光秃的枝桠挂着这个季节清晨特有的白霜。周衍哈了一口气在玻璃窗上,然后转身跟肖奕说:“我下去看看。”

肖奕点点头,伸手捏了捏他的后颈道:“记得把外套穿上。”

周衍嗯了声,然后拿着手机下去了。

隔了差不多还有十米远,车窗降下露出了后座周朝扬的模样, 周衍脚步顿了顿, 眼里有些震惊。一段时间眉间,周朝扬似乎老了不少。

周衍走上前在车前站定,开口说:“什么时候回来的?”

“昨晚。”老头子看起来挺平静, 问他:“过年怎么不在家待着?”

“挺无聊的, 所以来朋友家住几天。”

周衍没问他为什么会知道自己在这里, 这平平淡淡的对话也不知道是哪儿刺激到了自家老头儿,他冷哼了声,直接说:“上车,跟我回去。”

周衍先是懵了会儿, 然后才说:“我不回。”

“你不回?”周朝扬咬着牙下巴的肌肉抽动了两下道:“大过年的你成天待在别人家里算怎么回事?跟我回去。”

周衍像是感觉不到他老子的怒火,淡定地说:“之前我那么长时间在外面也不见你管这么多。”周衍脑子一转想到什么,问他:“是不是舒航跟你说了什么?”

周朝扬眼里闪过一丝严肃说:“他还在医院住着。”然后又对着周衍道:“他怎么样我是管不着,但起码我还能管得着你,我看你真是野得没边拿我当傻子糊弄呢吧。你跟我说老实话,你跟那个肖奕什么关系?”

周衍从刚刚那会儿就隐约知道周朝扬是因为什么来的。

现在更是证实了自己的想法。

他本来也没打算瞒着,直接承认说:“男朋友关系,有什么问题吗?”

周朝扬被他气得喘了两口粗气,直接打开车门走下来。

周衍立马往后退了两步,伸手警惕道:“君子动口不动手啊,我又不是三岁小孩儿,不能谈恋爱还是怎么着?”

“我说不行就不行!”周朝扬伸手拽他。

周衍也不能真跟他动粗,伸出一只右脚抵着车门喊:“老头你有没有人性!”

周朝扬还没出国那会儿周衍能明显感觉到他意图缓解父子关系的意思,他自然也没有硬要跟老头子过不去。这会儿他大喊大叫,以为按周朝扬平常最注意面子这种东西的个性,自然也不会强来。

但他没料到他这次居然来真的。

就听周朝扬说了句:“给我把他弄上车。”

下一秒车里就不知道从哪儿弄来的两个成年男人快速下车绕过来,一边架着他胳膊,一边把他给塞车里了。

司机连停顿都没有,直接往前飚去。

周衍整个人都愣了,这一切的发生也就是半分钟都没有的时间。

他甚至都没来得及回头看一眼。

周衍坐在后面挣开一个人的桎梏趴在车窗上往回望,却什么都看不见,心里又急又怒。因为他知道肖奕当时肯定还在窗边那里看着他,结果他就这么莫名其妙被他老子给带走了。

黑色的轿车出了小区直接绕进了旁边的巷子,周衍知道再穿过两条街就会直接到达主干道上。周衍用力坐回去瞪着旁边的周朝扬说:“你到底想干什么?”

周朝扬面无表情:“我是为你好。”

“为我好?”周衍都要被气笑了,他说:“你这么蛮不讲理地把我弄走,说是为了我好?”

周朝扬也怒了,一巴掌拍在前座的皮椅上说:“不是为了你为了谁?你知道那肖奕是什么人吗?从前那就是个混迹街头的混子,如今还能跟p城燕家扯上关系,你能是他的对手?你蠢得被人卖了恐怕还得替他数钱!”

周衍被他一连串地炮轰冲得往后挪了一寸,满脸嫌弃:“说话别喷口水。”

“你个兔崽子!”周朝扬说着就要扬手揍他。

周衍也不跟他继续贫,认真说:“我没跟您开玩笑,我和肖奕在一起是认真的。你什么时候见过回回考年级第一的混子,见过包揽各大竞赛奖杯的混子。我不知道你心里怎么看待肖奕的,我也不管他是跟燕家还是楚家吴家乱七八糟的什么人有关系,我只是喜欢他而已,就这么简单。”

“你就是异想天开!”周朝扬丝毫没有被他打动,他估计是从舒航的口中知道他现在彻底分化的事,顽固不化道:“从前我就不说了,但你现在身体特殊自己也清楚,到头来吃亏的还不是你?!别跟我说你爱我我爱你那些小孩子的东西,这事儿必须听我的。”

周衍被他气得哽了哽,放弃治疗一样吐槽:“老顽固。”

“随便你说。”周朝扬靠在椅背上皱了皱眉,“这事儿你没有反抗的余地。”

周衍算是彻底明白他老头这回是铁了心了。

扭头望着窗外,心里想的却是肖奕看他被他爸带走,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

周衍焦灼地想跳车。

结果突然之间一声刺耳的刹车声响起,周衍被急停的车带得整个人往前栽过去,然后又被人拉着胳膊拽回来。

“怎么回事?”周朝扬蹙着眉问。

司机哑口:“有人拦住了前边的路。”

周衍预感到了什么,整个人够起来趴在车座位中间往前面看去,果然见路中间横放着两根成人手臂粗的木棒,刚好挡住了一辆车能过去的位置。

而路边蹲了七八个耸肩搓手的小混混,大多的衣服穿得歪七扭八,有的还顶着一头杂乱朝天的头发一脸没睡醒的样子。

那画面看着有些啼笑皆非。

周衍扬扬眉,因为他认出来在最左边正抱着一桶红烧牛肉面吸溜的家伙就是王可可。那家伙一看就是跑出来得匆忙,脚上就穿着一双凉拖。

王可可见车停了,喝掉最后一口面汤才站起来把盒子扔进旁边的垃圾桶走上来。

敲开车后座的车窗,王可可冲着周衍一阵挤眉弄眼。

周朝扬凑过来看着外面,皱眉:“你们想干什么?”

“啊,不好意思啊这位老板。”王可可甩着跟木棍差不多粗的胳膊,一脸为难道:“主要是兄弟们最近手头都有点紧,想找老板要点过路费。”

这光天化日之下的搞出这种动静,周衍一阵扶额。

果然周朝扬严肃地说:“你们这些人有手有脚,整天却尽干些鸡鸣狗盗之事。今天无论如何我都不可能把钱给你们的。”

周朝扬说完就要让司机报警。

周衍知道他来认真的,连忙道:“别报警!”

他拦住了司机的动作,转头对着周朝扬说:“爸,他是我同学。”

周朝扬倒是一点意外的表情都没有,看着周衍说:“我就知道,跟那个肖奕一伙的对吧。”他说完也不需要周衍回,又说:“你看看,他这周围的都是些什么人。”

什么话都让他说尽了,周衍还来不及反驳,他就大声让王可可等人让开。

王可可一脸为难。

演痞子他们倒是得心应手,可对方是周衍他爸,他们也没法真干什么。

正在为难之际,王可可等人刚才闯出的小路上出来一道人影,一边往这边走过来一边说:“放下周衍,我的人自然会让开。”

周衍看到肖奕出现的时候终于笑了。

周朝扬冷笑:“我的儿子,还要经过你的允许才能带走吗?”

肖奕插着兜,步子不紧不慢倒是给人一种压制的气场,走到车前站定按下周衍锲而不舍往外伸的脑袋说:“周衍是您的儿子没有错,但他现在还有另外一个身份。您当然有权利带走他,但今天他只要不是自愿跟您走的,我可以向您保证,您离不开这里方圆五里。”

周朝扬这辈子除了自己的亲儿子还没有被一个小辈这么无理的对待过。

干脆转头看着周衍说:“你自己说,你是要跟这个人走还是要你爸?”

周衍一脸无辜地看着周朝扬说:“爸,你这个问题就好比那句经典的你妈和我掉水里你救谁,您不觉得自己特别无理取闹吗?”

周朝扬瞪他:“别给我嬉皮笑脸,我认真问你。”

“我很认真。”周衍看着他爸说:“你知道我的答案是什么。”

对峙的空间停滞了十来秒的时间,周朝扬终于疲惫一般,躺回椅子上道:“好,随便你吧。”

周衍终于生出那么一点愧疚之心,他低着脑袋:“爸,对不起。”

“你没什么对不起我的。”周朝扬看着自己儿子,闭了闭眼说:“总之以后别找我哭。”

他说完又看着站在车门边的肖奕,“既然你放话拦着我不让我将人带走,那么你自己就好好看着。”说完看了眼周衍还不忘对肖奕加一句:“他没什么脑子,既然你有本事从我手里抢人,那就要给我接稳了。”

肖奕点头:“您放心。”

周朝扬转头示意司机开车,周衍又突然叫住他:“爸。”

“干什么?”

周衍:“生意上我不懂,但舒航那边你自己注意一点吧,还有……注意身体。”

周朝扬嗯了声,然后才让司机开车离开。

等车走了之后,王可可还没有从肖奕跟周衍在一起了的震惊消息当中回过神。不过在他反应了半分钟之后,终于还是咽了咽唾沫,踩着拖鞋哒哒过来说:“肖哥,还好你来得快,接到你电话我差点被吓死了,叫上几个兄弟连忙跑过来。”

肖奕点点头,笑了笑:“今天谢谢你们。”

“肖哥你跟我们客气啥。”王可可转头看着周衍道:“再说,周衍也是自家兄弟,有事儿咱们肯定两肋插刀啊。”

周衍这会儿还沉浸在刚刚周朝扬离去的那个略微显得落寞的身影,心里有些堵。

然后他就听见肖奕在耳边说:“难受?”

周衍点点头:“嗯,有点。”

肖奕一只手环过他脖子将他带到自己身前,右手的指尖轻轻抬了抬周衍的下巴。然后转头跟眼巴巴望着这边的王可可等人说:“都转过去。”

王可可福至心灵,险些刺瞎自己的钛合金狗眼,连忙转头。

然后肖奕垂头吻了吻周衍的唇,轻哄:“别难受了,嗯?”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2-03 22:29:05~2020-02-04 22:50:5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庭院深深深几许、居味少女^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天使★ぃ降临 19瓶;欣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 44 章

第二天开学周衍才知道学校新设立的冲刺班的班主任是庞太师,他跟在肖奕的后面往教室走, 一边忍不住说:“你说我现在回头还来得及吗?”

“还这么怕她?”肖奕笑:“之前竞赛回来她还想给你开小灶。”

“这福气送你你要?”

周衍今天早上起床才发现自己的头发全翘起来, 在卫生间用水压不下去抱怨了一早上,后来干脆找了个橡皮圈在顶上扎了个揪,看起来年纪更显小了些。

他这会儿跟在肖奕屁股后面一阵怨念, 说要是早知道如此, 当时就不那么用功了。

肖奕见他一直碎碎念得跟以前一样, 倒像是忘了昨天跟他老爸的事情, 扬着嘴角让他说也不打断, 偶尔还挺认同地嗯两声。

后面跟上来的人打断了周衍的话。

郭采薇还跟之前一起去参加物理竞赛的时候一样,剪着一头短发干净利落。

她打招呼说:“两位帅哥好啊,大清早就撞见你们并肩进校的和谐场面。我有预感,以后我们冲刺班肯定会成为全校女生朝拜的圣地。”

周衍转头问她:“为什么?”

“还能为什么,你们一个学神, 一个黑马。”郭采薇说着捏了捏周衍被养了一个寒假气色变得特别好的脸说:“尤其是你呀, 这么短时间逆袭,简直跟开挂了一样好吗。”

周衍啧了声,刚想让她别动手动脚。

旁边的肖奕先一步将周衍拉开, 拇指刮过他被捏得红了一小块的地方。

这么旁若无人的亲密小动作做得特别的自然, 郭采薇像是突然意识到什么, 脸噌的一下就红了,看着肖奕说:“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肖奕:“没事。”

“不是,你俩几个意思?”周衍睁大眼睛看着郭采薇说:“你跟他道什么歉?”

郭采薇不说话,就捂着嘴笑, 一脸我什么都知道的样子。

肖奕揪着领子将挣脱开炸起来的人拉回来,一脸无奈道:“好了,进教室,等下班主任该过来了。”

周衍挣脱不开,就以这姿势被带进了教室。

真的进了冲刺班会发现和一般的平行班强度是真的不大一样,悬梁刺股不至于,但起得比鸡早睡得比狗晚倒是真的。冲刺班跟以前三班的氛围也不大一样,同学跟同学之间的竞争意识非常强,如果遇上自习基本看不见玩手机跟开小差的。

大家都低着头,刷刷写着自己的题。

周衍就像是乍被扔进了油锅的水,憋得他浑身都不对劲。

少爷想学那只能是自己自愿,要是被强行按头,那绝对要适得其反。

唯一还能让人觉得安慰的,大约就是不用再一次搬宿舍,而周衍跟肖奕的位置从原本隔着一条过道的楚河汉界,变成了同桌。

庞太师拿着教案在讲台上面说:“今年高二设立的这个冲刺班算是特例,能进入这里证明你们已经打败了全国百分之八十的学生,作为剩下的百分之二十却不是你们能懈怠的理由,知道什么叫……周衍!”

突然被点名的人惹来满教室四十双眼睛的注视。

周衍先是愣了愣,在桌子底下悄悄松开了勾着肖奕的左手手指。

他总是习惯这样闹他,见他做题或者看书的时候戳戳这里再戳戳那里,像是患了多动症。肖奕常常捏着他的手制止他,握住了也不放。在教室这种地方有种隐秘的,让人兴奋的禁忌感觉。

周衍从位置上站起来,看着庞太师一脸的怒气说:“你刚刚低着头干什么呢?是不是在玩儿手机?”

周衍:“没啊。”

“还否认?”庞太师一脸严肃:“那你倒是解释解释,你刚刚在干嘛?”

周衍瞄了一眼旁边的肖奕,见他手正捏着拳放在嘴边掩饰笑意,顿时感受到了搬起是石头砸自己脚的惨痛。

咬咬牙从课桌里掏出无辜的手机逼不得已承认:“庞老师不好意思,我错了。”

庞太师毫不留情没收了他的手机说:“这周我先替你保管,下周再找我拿。”

周衍:“……哦。”

下了课周衍就伸手朝肖奕的腰间掐了过去,他记得那里有块痒痒肉,每次一碰他就躲。周衍边动作边说:“赔我手机。”

肖奕轻而易举拽住了他作乱的手,失笑:“这么蛮不讲理不好吧?”

“难道不怪你吗?刚刚如果不是你躲肯定不会被发现。”

周衍就是故意闹他。

他这几天在冲刺班快要憋疯了,连赵旭跟朱其那几个瓜皮都没在周围,身边除了肖奕他也找不着其他人的麻烦。

冲刺班的座位排列非常宽松,桌子跟桌子之间也不拥挤。

周衍他们坐在最后,肖奕压住他一只手按在课桌上,把他整个身体半挤在自己跟桌子中间。旁边也有下了课路过出去上厕所和打水的同学。周衍此时反倒紧张起来。

肖奕放在下面的那只手轻轻扶着周衍的腰,压低声音问他:“知道自己这几天像什么吗?”

这是什么破问题?周衍疑惑地看着他说:“像什么?”

肖奕靠近他耳边:“像太子刚被带回来的那段时间,还没有绝育的时候,整天日天日地的。”

周衍:“……”

他无声张了张嘴巴,想生气发不出来,想反驳开不了口。被肖奕这赤条条的比喻臊得全身的血都直往脑袋上面涌。

肖奕暗示性地缓慢摩挲着他的腰,然后轻声说:“也对,春天了,你告诉我是不是又快到发情期了?”

“不是!”周衍这次倒是答得快,睁着一双水红的眼冲他低吼。

肖奕沉沉笑了两声,松开他道:“没到就行,感觉不对了要告诉我,我帮你。”

气息蹿到耳际,轻扫过后颈的腺体位置。

周衍腰眼一麻整个人往下软了软,心里欲哭无泪。

果然是肖奕这段时间太纵着他了,导致他已经忘了,肖奕真要有心让他屈服那是连动动小手指的力气都不用出的。

紧接着肖奕就从兜里拿出了自己的手机递给他说:“好了,赔你的。”

周衍看着他的手机没接,屏幕因为被触碰到按键显示要输入密码的提示,周衍抬着眼睛看着他。

肖奕和他对视一眼,叹气:“你连自己的生日都不知道试一下就这么看着我有什么用。”肖奕拿着手机晃了晃问他:“是不想要?”

下一秒周衍立马把手机拿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