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第 3 章(修)(1 / 1)

因着河西村就在南山脚下,南山横跨云州梓州边界,绵延百里,呈东南往西北走向,与山体斜交顺行有一条大河,自古以来称之为沣河,河西村即在这南山与沣水环绕之中,河西村气候温和,雨量充沛。温光同季,如今昭元帝修养生息,按人丁分配的土地免税三年,对李家人来说可是天大的好消息。

一行人走了半个时辰,才到了一个小山腰上,看着周围斜坡的山体上,各种各样的植物径向分布,李明锦很感慨,大山对古时候的农村人来说,有时候意味着天然的食库,各种野生的蘑菇木耳散落在地上,枯枝上。不远处野生的猕猴桃,野核桃,还有一些自己也不认识的野生果子零星的枝头,今年之所以还剩下些,还要归于朝廷的惠民政策,否则村名们吃不饱,野菜,野果子早就被摘得一个不剩了。不待李明锦感慨完,几个小不点就快速的跑到过下下,眼镜望着野果直流口水,一边不忘大声的对大哥喊道:

“大哥。。大哥。。快来啊,我要吃核桃,还有猕猴桃。。。”

“大哥,恩,快来,要吃”明慧焦急的喊道。

“来了,来了,明秀你带着明珠,明慧在树下捡果子。。。我和明辉拿木棍敲。”

说罢在地方捡起两根木棍,递给明辉一根,两人就开始敲核桃。一群孩子兴高采烈的敲着,捡着,不一会就有半篮子的果子,李明锦看看了篮子,说道:“不敲了,先去采点蘑菇和木耳吧,不然篮子装不下了,等有时间再来吧。”

孩子们停下来手上的动作,听着大哥的话,齐声的说道:“知道了,大哥。”

扫了一眼周围树根阴凉处生长的蘑菇,枯枝上散落的木耳,,这些可都是纯野生的,庄稼人,只知道可以采回去当菜吃,其实木耳不仅营养丰富,而且具有较高的药用价值,自古有”益气不饥、润肺补脑、轻身强志、活血养颜”等功效,并能防治痔疮、痢疾、高血压、血管硬化、贫血、冠心病、产后虚弱等病症,它还具有清肺、洗涤胃肠的作用。不过古代三高人群估计没多少,吃都吃不饱啊,估计买的人也不多吧,看来怎么样赚钱之类的想法,还是要好好考虑一下,毕竟现下还没出过村呢。

古代的人都是崇尚“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晋朝亦是如此。虽然李家之前因着家境尚可,爷爷,父亲叔伯都是识字之人,也仅仅是识字而已,家里的小孩子,大人们也会教,也只是做到不是睁眼瞎罢了,眼看着家里的境况,想去科举,真是一件理想丰满,现实骨感的事情,再说自己在现代也就是个高中毕业,学校里教的唐诗宋词倒是背过不少,能记得的也寥寥无几,况且眼下的晋朝,不是中华五千年历史长河的任何一个朝代啊。科举考啥还不知道呢。早知道会穿越到古代农家,就该早早的看看关于种地的科技知识,还好自己也是个农村人,虽然种地的伙计不是很熟练,也做过农活,原身也才九岁,想来也不会显的很另类。

李明锦一边带着弟妹捡着蘑菇木耳,一边想着纷乱的心事,眼看蘑菇和木耳采了小半篮子,李明锦直起腰身来,掂了掂篮子,对孩子们说道:

“家去吧,太阳西落了,不然奶奶该着急了。”又看了一眼快睡着的明慧,对明辉说道:

“我来背明慧,明辉和明秀抬着篮子,明珠自己走,可以吗。”

“我可以走的,大哥。”明珠说道,一只手揪着大哥的衣摆,一行人带着今天的硕果,开心的家去了。

太阳已经下山,快到家门口,就看到奶奶王氏在门口张望,看到孙儿们回来,脸色的担忧神色渐渐减轻,略带责备的口气对李明锦说道:

“身子刚好,就出去折腾。。。。快给奶奶,没事吧。。啊。。”说着边拉过孙子的小身子,仔细打量确认一番确实没有无不妥之后,带着一群孩子们进了堂屋。

李家自前朝周武二十年迁徙到河西村之后,至今已十年之久,河西村背靠南山,面向沣水,土地肥沃,战乱未波及河西村的时候,村民们也能温饱之外有所结余。周武二十八年,与梓州毗邻的云州北平王赵易川起兵,梓州有朝廷镇守的军队,战事波及河西村,很多村民,举家牵走。

李家好不容易从晋州逃难至河西村,眼看河西村又不能平静,无处可去,只能一家老小躲在南山的深沟里面一年,再出山才知道,河西村所属常怀县等地,已在东平王管辖之下,一家人松了一口气,看着破败不堪的村庄,找到了比李家更早回来的里正张远山,里正族人世代居住在河西村,天下大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家园被毁,族人死伤飘零。知晓眼下最重要的是寻到走散的族人,重建河西村。

因着战事造成了诸多村民死伤迁徙,河西村一下空出很多房舍,天地,重新登记造册,到县衙报备之后,重新分配了一些田地屋舍给村里幸存的村民。李家原先只有几间茅草屋,后又分到隔不远处的两间屋子。李家人众多,因此,李大富带着几个儿子又将毁坏的茅屋拆了建了一间堂屋,左右两间卧室,将分到的两间屋子连了起来,又在临近沣水的荒地圈了一块宅基地,空地周围堆砌起一圈土墙,后来几个儿子相继成亲,又在起了三间背靠着沣河的屋子。

走进堂屋,看到爷爷,父亲,叔伯等人,坐在桌边,桌上饭菜已经盛好,却都没有动筷,知晓应该是等自己兄弟姐妹几个,心里冒出一股暖意,李家虽然不富裕,却家庭和睦,对子孙甚是爱怜。也幸好是穿越到李家了。

“爷爷,爹,二叔,三叔,娘,婶婶。。。”笑着挨个打过招呼,将背上的明慧递给二婶,“爷,我身体好了,就出去转转。。没事的。。”

怕爷爷担心,赶忙解释道。李大富也是一个开阔之人,看着孙子精气十足的样子,笑着点点头,只叮嘱了注意安全,再没说别的。

孩子们都回来了,一家人热热闹闹的吃完晚饭,自个歇下了,农家人,油也精贵,所以睡的都很早,李明锦所在大房的房间面向沣水,是原先村里分的,两间房。一间是李继旺与小王氏夫妻卧房,一间放了两张床,兄妹三人住一起。

看着两只已经打着小呼噜睡的混熟的小不点,李明锦毫无睡意的在床上翻身打滚,想着什么时候能去附近的镇上去看看。看着家里的穷困模样,九岁啊。。。能干些什么呢。。真是焦急。想着想着,不知不觉中睡了过去。

又过了小半月,李家终于将地里的玉米都收回来了,平堆在院子里,串着挂在屋檐下,看着这么多粮食,李家人脸上多了一丝满足的笑容,今年朝廷不用交赋税,家里能过个宽松点儿的年啦。

河西村所属南山镇,每逢七日,全镇赶集,今年加李明锦在听到奶奶王氏说到赶集之后,忍了几天终于没忍住,向大人们提出了要跟着一起去赶集的要求,理由是:自身已经九岁,古代九岁就是小大人一枚了,要跟着大人见识见识,而是是家里的长孙,也不能一直窝在家里。李大富看着孙子小大人的模样,答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