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第 8 章(1 / 2)

春日的乡间,到处欢声笑语。因着庄稼都已经种下去,剩下的农活不需要全家以待了。河西村的很多的壮劳力开始结伙去镇上或者县城去找活做。

李继旺带着三弟李继达帮你家田里清过一遍野草之后,就匆匆的告别家人去常怀县里寻二弟李继兴和四弟李继贤去了。

李明锦在父亲和二叔走之后,经常带着家里几只小的,在近村的山坡上捡捡蘑菇和野菜,春日对农家的生活来说,其实是青黄不接的,蔬菜之类的很多都不是种植的时候,不像在现代吃的都是大棚的菜,一年四季蔬菜不缺,这里吃的都是窖藏的萝卜白菜,还好山上有很多野菜,但是采摘的人也多。粮食吃的都是去年秋收的,今年春耕播下去的,还需等到七八月份才能收上来。

老爷子在家照看的庄稼,王氏在家操持着家务,几个妯娌则带着小姑子,在这难得空闲时刻,接了许多绣活,想着能多攒点私房钱,婆婆可是开口了,以后绣活之类的只要上交一半给公中,家里孩子们都在长大,以后说不得还有小的出生,用钱的地方可多呢。

李明锦的日子还是每天的重复,没事就去山里转悠,期望能哪天走大运,发现什么人参啊,灵芝啊。到底还是不甘心作为穿越者的自己没有主角光环照耀!

这天去了山里转了一圈,看着周围的蘑菇都被采光了,失望了看着空篮子,看着天色不早了,就沿着山路往回走。不远处有一群妇人在拉着家常,嬉笑声老远处就能听到。李明锦自穿来之后,因着并不是真正的小孩子,所以并不经常和村子里的小孩子一起瞎玩转悠,所以难得听到村里有人说起自己家人的名字的时候,本能的停下脚步。

“唉,你们说那王氏能看上连根家的家财吗?”一个穿着素色粗布衣服的妇人故作好奇的问道,李明锦眉头皱起,侧头看了看,才确定是村里老王叔的婆娘,王方氏。村里人都叫王婶,只是嘴吧甚是厉害。

“全村啊,就李家的女人精贵,没看到王氏那几个媳妇的日子过的,啧啧,王氏能看的惯家财他娘的做派。”一个头发梳的油光整齐,头上插着个铜簪子的妇人撇嘴回到。妇人是张远林的婆娘,张远林是里正的堂弟,家里是做豆腐的,在村里相对来说,家境也算宽裕一点儿的。

“说的也是,那秦氏可真是厉害的过分,没看到她家大儿媳,家福婆娘,瘦的哦,浑身上下没的二两肉的样子,几个孩子,看着比那讨饭的都不如,你说她何必呢,磋磨媳妇就罢了,孩子总是亲孙子吧,也没见过这么不待见的。啧啧。。”一个微胖的妇人则随声附和到。妇人是刘二婶,还是四婶刘氏的二婶。

“所以说啊,秦氏那就是痴心妄想,我呸,还不是看上李家几个兄弟有点能耐,听说啊,都去县里去了啊。”王氏笑起了总结了一句。

几人说着又说起了别的家长里短来,李明锦听了一会,见没再说到小姑,转身准备抬脚就走,一声刺耳的尖叫声传来。

“方氏你这个臭婆娘,又在编排我家家财什么啊。。。。。。我呸,谁不知道你就是看不过别人家有儿子呢,你这个不下蛋的母鸡。。。。”秦氏刚从村口的河边挑水回来,就听到几个妇人在编排自己的儿子癞□□想吃天鹅肉,气的立马跳脚,放下担子就冲了过来。

说人家坏话,本来被人家逮到,还有点尴尬的王婶,一听到秦氏讽刺自己没儿子,简直在戳自己心窝子,谁不知道自己生了三个女儿,因着生小女儿难产,之后再没生育过。因着自己娘家兄弟厉害,当家的的人也算厚道,虽遗憾没儿子,到底没说什么,但自己始终心里有根刺。如今听到方氏嘲笑自己,也顾不得别的,跳起来,和方氏扭打起来,边打边骂到:

“老娘是没儿子,你那两个儿子,生了等于没生,老大没出息,老二游手好闲,我呸,你这个毒妇,你看看你家儿媳妇被你折腾成什么样子了。。。。呼。。。如今还想娶李家的小女儿。撒泡尿照照吧。。”两人头发散乱,气喘吁吁的扭打在地方,周围人都围过来,赶忙去将两人拉开来。

“哎呀,都是一个村里的,有什么事好好说啊。。。都松手。。”刘二婶有点心虚的去拉开两人掰扯的手。

“我呸,刘老二家的,你给我放开,别以为老娘没看到你怎么编排老娘的。。猫哭耗子!滚开。。。”秦氏恶狠狠地邓了一眼赵二婶。说着还要和王二婶方氏纠缠。

“我家家财怎么不好了啊,全村就我家家财长的最好,怎么就配不上李家的闺女了啊。”

在秦氏眼里,就自己的二儿子最好,老大不得自己喜欢,是因着,老大自小就是婆婆带着,和自己不亲近,老二一出生,自己就亲手拉扯大的,和自己亲近不说,嘴巴又甜。就想着老二说看上李家的小闺女,找个机会去李家提亲,说知道还没去呢,就听到几个妇人在编排小儿子。

“人家能看上你这样的婆婆。我呸!”

“方桂花,我跟你拼了。”说着两人又扭打在一起。

李明锦,还是第一次看到妇女打架,不由得惊呆了。看了几个妇人吵的不可开交,周围聚集来看热闹的人也越来越多。不待多想,走过去,对着人群说道:

“婶子们,别吵了,我奶奶在家,要不我去喊我奶奶来。”

众人看到人后面的十岁的小男娃,熄了声,刘二婶,一看到李明锦,心里咯噔一声,毕竟这么一闹腾,不是坏人家闺女名声么,再说刘家和李家也是姻亲。心里后悔,不该拉家常拉到人家闺女身上,嘴角扯出了一丝讨好的笑对李明锦说道:

“锦娃子啊,婶子们闹着玩的,对,你奶奶还好吧,最近刚忙完地里的活儿,也没去瞧瞧她,呵呵。回头空了,看看去。”

李明锦心里冷笑,刚才还说的起劲呢,脸上淡淡的,回了一句:

“时候也不早了,我家去了,婶子们也早些回去吧。对了,我小姑一天到晚在家里,也没见惹着谁,只不知哪里来的不知所谓的谣言,来故意败坏我李家的名声。婶子们说是吧。”

说完抬脚往家里走去,众人见李明锦已走,都觉无趣,各自散了,秦氏和方氏互相白了一眼吐了吐沫呸了一声,也转身走了。

李明锦在现代也学过历史,知道古代人很注重名声,穿越来的晋朝也是如此,而且等级制度森严,古代是男权社会,对男人相对来说生存环境要开放一点,但是对女人的束缚太大,三从四德,七出之条。女人就是男人的附属,想到自己小姑温柔腼腆的笑容,李明锦心里冰冷。

走进家门,王氏等人已经将饭菜做好,老爷子坐在桌边,几个小孩子,则在等着盛饭。李明锦走到爷爷身边,将今天遇到的事情,告诉了老爷子和王氏,自己只是一个十岁的小娃,别说真的想不到什么好办法报复一群村妇。告诉奶奶王氏,是清楚王氏的战斗力,绝对会找回场子。王氏听完孙子的话,当下气的脸色发青,摔了一个碗,小王氏等人也气愤的要去找方氏,秦氏等人掰扯。四岁的明佳则被奶奶的动作惊吓的娃娃大哭,一时间小姑李婷在默默哭泣,小孩子大声哭泣,气氛有点凝重。

“好了,你们先吃饭,我出去一会。”说着老爷子就拿着烟杆,带着沉重着脸色,背着手出门去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