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战中少年(1 / 2)

京兆尹 云雪扇 2523 字 7个月前

“宁儿,你可想好了?”粗厚的嗓音中,带了一丝不易觉察的无奈。

“王爷,宁儿确实是想好了。”亲昵的童声,干脆地应道,“除了方才说与王爷听的,宁儿身份与世子差了许多,怕日后会给王爷添麻烦这点外。剩下的也是自己的本意,与其做个后宅妇人,不若建功杀敌,嗯……扬家父之志,也不枉侄女儿来王爷这儿走一遭。”

“哈哈哈哈……”王爷大笑几声,“下车吧,怕意非那小子要等得不耐了。”

琼关新桥大街上的辅国大将军府门口,一辆并不扎眼的马车缓缓停下。一只素白小手掀开车帘,钻出来一个眉目清秀的小少年。只见他步履轻盈地跳下马车,回过身伸出不长的胳膊,去搀扶后面下车的王爷。这小少年只用了简单的皮革扎髻,一身竹青色短扎胡服,袖口卷了好几道。后下车的王爷身躯雄壮,气宇轩昂,威严凌人。但观他浓眉之下一双灼灼朗目和眼角风沙锻造的几道皱纹,平添了不少正气温和之色。正是当今圣上胞弟,镇守琼关的辅国大将军楚王爷。

楚王牵起小少年的手,低头看着他细削的肩膀,神情有些晦涩。那小少年却突然抬头,冲他展颜一笑。楚王一愣,一时竟说不出话来,只好苦笑着带着那孩子进门。

“父王,父王,早听道马车声了,你们既然到了,怎还不进来!”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喊话的少年眨眼间就从正堂旁的青石小道跑来,他停下脚步,喘着粗气。一张小脸因为奔跑而涨得通红,不少碎发沾了汗水贴在两颊。仔细一看,身形健硕,骨架均称,比小少年要年长几岁的样子。着了一套檀色武打劲装,同样是稚气未脱,却已些许有些大人之相。

“意非,又大呼小叫。”楚王嗔怪道。

“不是父王你带着义弟来了,我高兴么。”那少年嘻嘻笑着去瞧楚王牵着的小少年,上下打量后,却又撇嘴道,“父王,义弟怎么瘦得跟个竹竿似的?”

“瞎说。”楚王被他这突如其来的一句气得吹胡子瞪眼。

“本来就是么……”少年满不在乎地应着。

“猴屁股。”

冷不丁那小少年轻脆的童声横□□来,音量虽不大,却杀伤力十足。楚王一听,顿时笑得眉飞色舞。

“你说什么!”少年吼道,涨红的脸庞和他那一身类似猴子毛皮的檀色劲装,可不正是猴儿屁股么。

小少年松开楚王的手,揉了揉拳头,头也不回地经过少年身边:“谁说的对,武场见真章了。”

“哼!”少年也不甘示弱,紧跟着他往府内走去。

“王爷。”胡管家走到楚王身旁,担忧地看着他们的背影。见楚王没有答话,他回头一瞧,王爷居然还在憋笑呢。等两个斗气的少年走远了,王爷终于哈哈大笑了几声,满意地点头:“我原本还担心宁儿会被意非欺负,看这样子,哈哈,可以好好地放心了。”看管家一脸忧色,不由笑道,“老胡你大可安心,他们对打,吃亏的只会是意非那小子。”

胡管家瞪大双眼,显然不相信王爷带回的九岁小郭宁会比长她三岁的世子还要厉害。

王爷也不多说,迈步朝府内走去,想了想还是回头叮嘱道:“宁儿这孩子日后就是我的义子,府内待她与世子同等,府外就别宣扬了,待她大些就让她去军中挂职历练吧。”

“王爷放心吧,老奴晓得的。”

在武场比试的结果,自然如王爷所料。别看郭宁人小初来乍到,居然毫不手软地把世子揍成了猪头。

世子虽然年长,但论起真正的武打历练却是几近于零。以往与他对练的哪个不是楚王军中的人,对他自然是指导多过实战。而郭宁不仅是自小习武,更是因为这一年和父亲一路被追杀,在生死之间与仇家拼命中练出来的,武功造诣自然不是世子可以比的。

而把世子揍成了猪头……胡管家苦笑,原本他还担心郭宁会过不惯大宅里勾心斗角的生活,会和当年的刚嫁入王府的王妃一样。可现在,府里的下人们都看到这位新来的义子连世子都敢一顿胖揍。揍完了,王爷还大加夸奖,王妃更是对他亲如母子。那些个原本存了些别样心思的,都老老实实地收起来了。

倒是世子,头一天叫骂着扛去了医馆。第二天不见他叫喊了,却涎着一张笑脸跑到郭宁住的房间。

郭宁盘腿坐在竹椅上,瞟一眼堆着满脸笑容凑过来的世子,继续翻着手中的书卷,不咸不淡道:“怎么,还想挨揍?”

“哪能呢,你可是我义弟啊!”世子此时脸皮堪比城墙,“昨日会见的匆忙,为兄都还没备好见面礼,这不,马上就来……”

“若是真有心,就掏钱做东,请我到郡上最有名的酒家吃上一顿,我可是听王爷说过,琼关的酱牛肉很不错。”

世子简直咬牙切齿,但转念一想,父王说这小子父母双亡,他父亲是父王的结拜兄弟,在自己刚出生那会还来抱过自己。想到这儿,又觉得眼前这个小家伙怪可怜的,遂满口应下:“贤弟想去,为兄自然做东。”这“贤弟”二字一出,自己都跟着抖了三抖。

郭宁神色古怪地看着他,显然也被肉麻到了。世子续道:“还不知贤弟尊姓大……”

“郭宁。”几乎是毫不犹豫快速果断地回答。

“哦,哪个宁?”

“宁……”郭宁停顿一下,只是一瞬,她垂下了眼睑,“临水登山的临。”

“哎呀,贤弟真是好名字啊!”

“好说,以后叫名字就行,世子。”

世子挠挠头,爽朗一笑,朝她肩膀上重重一拍:“本世子君意非,就认你这个兄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