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京城暗潮(1 / 2)

京兆尹 云雪扇 2683 字 7个月前

楚王带军在西北边境战的正酣,清城却是战事已了,只剩几件修城事宜。朝廷也已经派来了新任太守。郭临与世子驻守清城的这几日,城中一切安好,算是圆满完成了楚王爷的任务。

太守府内,郭临推开书房门,见世子正坐在主位与一旁的新任太守卢成仲说笑:“方才去牢里看了那个瘸了腿的魏将,确实长得丑,本世子没白骂他。”

郭临撇嘴,不理会他这恶趣味,将一封简报丢过去:“王爷三日前就已经进了草原,你我还是回琼关吧。”

世子听了埋头思考。卢成仲看看郭临又看看世子,犹豫道:“下官有句话不知……”

“卢大人直说无妨。”郭临早看出他有话要讲。

“清城现下虽说是兵危已解,可前任太守贪污又加上兵事,城中人心不稳,以下官之才实难应对。”

“这点卢大人可以放心,朝廷那边有消息,已经再派人来了,左右不过这几天。”

“多谢校尉提点,那,下官这便告退了。”

目送卢太守出门,世子不满道:“这么急着回琼关干嘛?”

郭临给自己倒了杯茶:“想我家活泼可爱端庄贤惠的婢子不行。”

世子一口茶水喷出老远,郭临不正经时,插科打诨远胜于他。他想了好久憋出个正经理由道:“这个……清城还没稳定……”

“皇上下旨由德王来处理清城事宜。”

后路封死,世子叹口气:“好了,我知道了。唉,本想这次捎带你立个更大点的功的。”世子表情颇有些遗憾。

郭临不禁若笑:“世子爷你还是放弃吧,我真不想升官。”

十日后,边关大捷传来。楚王爷这次出兵可谓全力击之,毫不手软。时隔十年之久,魏国再一次成了战败国,上书与大齐互通友好。皇上龙心大悦,下了旨意,命楚王带着魏国降使回京。楚王回到辅国将军府呆了一晚就启程了,照旧是世子随行。

今日凉风习习,郭临带着姚易和贴身婢女阿秋,一路往兴泰郡上最有名的香满楼而去。街边的民众张灯结彩,庆祝楚王大捷。

按理说像楚王爷这样功绩累累,又是当朝亲王的人,应为皇上不喜,但皇上与他之间却从未有过这样的芥蒂。楚王一向潇洒,与当时的皇室格格不入。年轻时喜欢隐瞒身份行走江湖,娶回来一位江湖女子做王妃,姻亲上不曾沾染半分权贵。扶持圣上登基后,便一直领命镇守琼关,甚少回京。郭临觉得这才是楚王聪明之处,娶江湖女子定然被皇室不喜,但却是直接且明确地远离了那个位子,也让皇室放下戒心。而后的领军职,离京城,便是不卑不亢,既不□□也不少权,既可成皇上之助力,也不与之造成威胁。十几年如一日的态度,才让他无论有多大兵权领了多少将士,皇上也总能安心。

掀开雅间帘子进来的小二,手里端着满满一盘热气腾腾的牛肉,上面淋了新鲜的酱汁。郭临马上起身接过盘子,深吸一口气赞道:“香啊!”

小二笑道:“郭校尉这般喜欢酱牛肉,可要再多切几斤带回去?”

“不了,”郭临夹起一筷子牛肉放入口中,“熬上一锅上好的猪骨汤带回给王妃就成,还麻烦小二哥去瞧瞧我那婢女阿秋可回来了。”

小二正要应下,一串银铃般地笑声就打断了他。一个穿着上襦下裙的圆脸小姑娘袅袅地走进来:“少爷,你叫我啊?”

郭临努嘴道:“新衣服啊!”跟在阿秋身后的姚易也掀帘进来,手里提着抱着的一点儿空隙也没有。郭临看着那堆东西咂舌道:“买了这么多!”

阿秋挑挑眉,扯了扯肩上黛色的披帛,拉开椅子坐下,手指捻起一小块牛肉放入口中,口齿不清道:“仗打胜了,胡商的脂粉就便宜了不少嘛。”她吃得急,手指上和唇边都沾了不少的油,早上出门涂的口脂也被弄花了。姚易已经是一副不忍看下去的表情,还把手边的买来的布匹拿远了点,生怕簇新的料子被阿秋弄脏,郭临忍着笑掏出一条干净的帕子丢过去。

阿秋今年不过十四岁,是郭临来到王府那年楚王从战场上救下来的鲜卑人。王爷见她独身一人也不好生存,而且她是个女孩,便问她可否愿意做郭临的贴身婢女,用以弥补姚易这个护卫的不足,好贴身照顾她起居。阿秋自从知道了郭临是女扮男装,就处处帮她做好掩护。世子只知道郭临有个偶尔胡闹甚至喜欢偷穿郭临军服的婢女,却不知道这些都是为了掩饰身边兄弟的性别。

郭临走近窗边,街旁的商铺大小不断的吆喝、宣讲楚王功绩的说书人的话语声,伴着骡马的铃铛脆响悠悠入耳。这幅情景,仿佛和六年前楚王又一次获胜后的边关诸城一模一样。她缓缓闭上眼睛……

“小姐,快走,他们要抓的是你,奴婢不会有危险的!快走!”

她猛地睁开眼睛,眼前人声鼎沸、驼铃阵阵,还是一样的街道。她深吸几口气,眼间的戾气渐消。回过头来,阿秋已经消灭了大半盘的牛肉,桌上的帕子沾着油印,姚易则提着酒楼赠的清花酒招呼郭临喝一杯。郭临上前收了帕子,接过酒杯,一饮而尽。

——————————————————————————————————————————

下了早朝,世子与王爷在朱雀门上了马车,回丰乐坊的楚王府。

世子忍了又忍,见楚王没有丝毫要说话的样子,按捺不住道:“父王,我不理解,您为何总是压下阿临的功劳。这次出战清城,他军功该胜于我,怎么就只从七品升到了六品。”

“你以后会明白的,”楚王也不解释,“总之我不会害了她。”

世子虽然不爽,总想为兄弟讨份功。但楚王却有另一番想法,眼看郭临如今已快十六了,换做女孩也快及笄。官职小,到时卸职也易,一个姑娘家,要那大的官做甚。

马车一路进了王府,李管家匆匆跟来,道:“王爷,方才太子殿下派人送了一套上好的文房四宝。”

楚王一愣,道:“他动作倒快。”

方才朝议结束,皇上留楚王唠嗑几句,说是十多年未见皇弟墨宝,如今战事大胜,让楚王写副字,晚上宫宴时正好带来君臣共赏。楚王笑言长久不回京,府内的笔墨都要去新买才好。眼下不过刚刚到府而已,太子就已经送来了笔墨纸砚。

楚王一路走进书房,李管家已经将那些文房四宝一一摆在了案上。楚王接过世子递来的茶,轻抿一口:“意非,近日上朝你有何发现?”

世子皱了皱眉,迟疑了片刻,才道:“儿子瞧着太子有些古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