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在劫难逃(1 / 2)

京兆尹 云雪扇 2556 字 11个月前

郭临穿着皮靴,踏过湿漉漉的地面,留下一圈圈波澜。金真正好抱着一叠文书从库房出来,见了她便行礼道:“大人!”

郭临点点头,继续往书房走去。金真叫住她:“大人,方才刑部传了消息来。”

“什么事?”

“太子一案相关官员的定罪不是交给了刑部和大人您嘛,刑部那边请大人帮忙搜查京城郊区的小城镇。”

郭临皱眉:“他们不是一早就查过了么,我还去查什么?”

金真也是这么想的,但皇上既然命京兆府协助刑部,那京兆府就不能什么都不做。他劝道:“大人,还是去一下比较好……”

“我知道了,去清点两队人马,你也跟着。”

金真点点头:“属下明白。”

骑马走在三河庄的街上,村子的道旁种了不少桂花,雨后的空气中混杂着泥土和桂花的香气。身边的府役正挨个询问村民是否看到过萧家、华阳公主府、镇国侯府的人,还有一队人马跟着金真去找附近是否有那三家的据点。

郭临看到不远处站了不少村子里的孩子,都一脸好奇地瞅着她。她一时兴起,跳下马来,走到孩子们面前。孩子们并不怕生,争先恐后地靠近她。一个扎着小花辫的小女孩伸手扯了扯她的披风,一下子印了一个泥爪印上去,远处站着的村妇险些吓晕,正要冲上来拉走孩子时,却见郭临笑眯眯地抱起小女孩,还摘了一丛桂花别在她发间。

村民们看郭临这样和煦,心中都稍稍松了口气。孩子们一个个闹着要抱,一个村妇捧了一篮子柿子过来请郭临品尝。郭临谢过,拿了一个递给小女孩,一个自己咬起来。柿子入口是微涩的香甜,可见是挑了好的来,郭临心里满满地开心。不过她还是记着自己的官职,硬是让姚易塞了一块碎银给那位村妇。

“上个月可见过什么可疑的人么?”她抹了抹唇边的柿子渍,问道。

村妇迷茫地摇摇头。郭临想了想,这样问法确实问不出什么,于是她换了种说法:“有没有什么人,突然花上大笔的银子找你们买很寻常的东西?”

村妇想了想,依旧摇了摇头:“大人,若是有这样奇怪的事,全村人都会知道的。”

郭临点点头,余光中突然瞟到一个花蓝褂子的村妇,像是避开她目光一样地往后缩了缩。郭临心生警觉,越过众人朝那个村妇走去。村妇吓得连连后退,一下子脚跟碰上了石桩,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一时间在场众人全都看向她,她惊恐地环顾四周,连声道:“我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

郭临站在她面前,居高临下地问她:“不知道什么?”

村妇被她的目光骇得直发抖,根本说不出话来。这时村长也走了过来,他皱眉道:“这是城东的史家娘子,是个寡妇,有两个孩子。”

史娘子连连摆手:“大人,大人,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郭临突然笑起来:“什么都不知道,那你怕什么?”

人群里窜出一个黑黝黝的少年,指着史娘子大声嚷道:“大人,她前些日子从城里的绸缎庄扯了一匹上好的料子,还来我家炫耀了一番呢。”

史家娘子掉头瞪着他,吼道:“你胡说。”

“我娘也可以作证。”少年直视郭临,“史娘子说,是她的远亲给她留了一笔财产。”

村长“咦”了一声:“这史娘子自小长在村里,不该有什么远亲啊!”

史娘子蜷成一团,不敢看郭临。几个府役上前架起她。郭临一扬手:“去搜。”

府役们把史家翻了个底朝天,除了找出一箱黄金外,也没有翻出什么别的。郭临想了想,问村长:“这家可有什么田地庄子吗”

正巧这时里正也赶来了,他翻了翻自己手中的册子,眼睛一亮:“有有有,这家有个庄子在后面的山上。”

郭临带着人跟着里正上山,山上因为刚下过雨,道路泥泞不堪,甚是难走。里正见她脸色不好,连忙解释道:“这山上啊一下雨就不好走,就因为这样,没有人家愿意把庄子建在这上头,好几家都弃了。就史家娘子偶尔上来挖点药草什么的,所以就她一家还在用山上的庄子。”

郭临点点头,她生气不是因为路不好走,而是因为这么明显的事情居然都没有发现,刑部搜查时都查了些什么。

花了一个多时辰才走到里正说的庄子上。郭临站在门口,府役们跑进去翻找,一炷香后,前来回话:“大人,什么都没有找到。”

郭临对里正说道:“这山上还有几个庄子,都带我去看。”

这一搜就从正午搜到了下午,中途几个村妇上山来送了饭,才让郭临他们没有饿着。搜到第三间废弃的庄子时,终于找到了痕迹。府役撬开地板,地下室的角落里,堆着几把兵器。郭临捡起一只□□握在手里掂量掂量,这分量大概是和朝廷军用的差不多。

“大人,您过来看一看。”顶上有衙役跑过来喊道。

郭临走到庄子后院,眼前的一切,惊呆了在场的所有人。庄子破烂的屋顶掩盖着巨大的窑,旁边好几个坩埚堆在旁边,还有后院几排铸剑台。郭临看了看手上的□□,眉头皱得更深了。

回到京兆府,金真只是稍稍恐吓了史娘子,她就如同竹筒倒豆一股脑全说了。

傍晚时分,郭临和刑部侍郎万辰紧急入宫,在御书房汇报此事。皇上的声音仿佛能把人冻僵:“去查,是谁。”

两人领命,一路行至朱雀门。残阳血红的光辉在人身上罩出一层红晕,二人的影子在青石地面上拉出老远。万辰长喘一口气,仿佛终于摆脱开御书房中压抑的气氛,他叹道:“郭大人,你说会是谁?”

郭临摇摇头,不管是谁,都在劫难逃了。从三河庄回来,她反复地想这件事,总有一丝不舒服的感觉。她从来不觉得自己的运气可以好到这种地步,随便一搜就能搜出刑部找了好久都没找出的罪证。这些话她不能当着万辰的面说,方才去刑部,刑部尚书面色相当差。明明是搜过一遍的地方,交给郭临后却立刻让她找到了,刑部不能居功,却还得为了这事忙得团团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