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郭家玉锵(1 / 2)

京兆尹 云雪扇 2077 字 7个月前

到了十日之约那日,郭临束发修容,精神满面地前往陈大学士府登门拜访。

一双乌黑亮丽的大眼睛好奇地瞅着他,圆润白嫩的小指头还含在口里,下巴上满是晶莹的口水沫子。陈聿修目光上移,看向提着婴孩的本尊,端容的脸上难得一丝苦笑:“郭大人,你这是?”

郭临不由分说地把孩子塞进他怀里:“啰,你和他亲近亲近,顺便给他取个名。”

陈聿修一袭墨色的长衫,怀中抱着团花锦缎襁褓包裹着的婴孩,却丝毫没有影响他的风韵气质。襁褓的艳丽花色融在他素净的衣袍里,袍角随风而动,反倒是出奇的和谐。府内的仆从目不斜视,看来都是见多了这般容色锻炼出来的镇定。反观自己身后的姚易和阿秋,一个眼神中满是敬慕,一个干脆面容痴呆。姚易从在琼关起就分外敬仰文人,他还好说。阿秋……郭临第一次为有个太过大咧的婢女而感到羞愧。她暗地叹口气,难怪世子讨厌他,原来还真是不无道理。

陈聿修微微一笑,眉间的朱砂在阳光下也显得格外鲜艳,他侧过身:“请。”

绕经学士府的花园,青石小道旁是一排排错落有致的玉簪花,花色如玉,幽香四溢。郭临不由深吸了几口气,阿秋在身后小声叹道:“好香啊。”

玉簪花丛旁是一条人工修造出来的,类似小溪一样弯弯曲曲的流水,但仔细一看,这条流水的弧线却是另有蹊跷。陈聿修见他们好奇,便笑道:“以往每到三月初三上巳节,祖父喜欢与几位好友齐聚沐溪山,举办流觞曲水宴。后来祖父的一位至交离京后不知去向,祖父不愿再去沐溪山,便找了工匠在府内建了一条水道,自酌自饮,怀念故友。”

阿秋听着这样的故事,简直听呆了。这种带着忧伤缅怀气氛的文人故事,和她从小到大所接触到的世界是完全不一样的。她几乎可以在脑海中构想出一个衣袂飘飘的白发老者,踞坐在亭内,对着皎洁的月光孤独品酒的画面。等她再看向这条流水时,目光中便多了一丝仰慕。

不一会儿,就听见陈聿修说道:“到了。”

郭临抬头望去,竹影稀疏,斑驳的阳光点缀在古朴的凉亭上。亭中坐着三两个衣着素雅的公子,似乎正在对弈。此时听到他们的响动,都起身看了过来。有公子指着陈聿修抱孩子的样子笑弯了腰,其他人虽然仍保持着风韵气度,脸上憋笑的表情却将内心暴露无遗。

陈聿修转身将怀中襁褓递给阿秋,侧过身抬臂请郭临先行。这人真是好脾气,那厢笑得如此大声,他居然不恼。郭临心中如此想着,与他客套一番,便跟在他身后走进凉亭。

那位笑得直喘着气儿的俊秀公子,捂着肚子走上前,扶着陈聿修的肩膀继续笑道:“聿修,你可别怪我笑你啊……实在是,我还以为你这回办的是你孩子的满月宴。”

此话一出,亭中众人皆尽破功,朗声大笑。连郭临也忍俊不禁,偷偷拿眼瞟向陈聿修,心中却想着他拖家带口的样子。还没想上一会儿,就听那公子续道:“我还想,难不成你身边站的就是你的夫人。”

郭临瞬间变了脸色,那公子被她凌厉的目光吓了一跳。陈聿修这才道:“苏兄,你想错了陈某无妨,可是想错了京兆尹,那可就罪过了啊。”

众公子们登时都转头看向郭临,表情各异。他们没见过郭临,只是知道有这么个传奇人物,年纪轻轻身居高位,却不想今日就撞上了。那位开了郭临玩笑的苏公子更是吃惊得嘴巴都可以塞上一个苹果。郭临看着他那滑稽的样子,觉着好笑,一时也没了生气的劲头。苏公子仔细地打量了下郭临的脸,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夸张道:“瞧我这眼神,隔着竹林居然就把骁勇善战的郭大人看成了个女人,真是该死。”说着他还大步走到郭临面前深深地鞠上一躬,“还请郭大人恕小的无理。”

亭中众人见他故作姿态都笑起来,郭临也是面带微笑,她伸手拉起苏公子,和煦道:“苏兄折煞我也,何须如此客套。下官的长相确实有些女气,以往在战场上也曾被蛮子这么说过,然后我一生气,就把他们斩于马下了。”她语调轻松,言语却甚是骇人。苏公子听完,险些没站稳脚,又感觉郭临扶着他的手臂处如遭芒刺。顿时蹭蹭地后退几步,惊疑不定地望着她。

郭临“噗嗤”一声,哈哈大笑,近旁的陈聿修也掩着唇直笑。几位公子看了看郭临,又看了看吓得脸色都变了的苏公子,反应过来后也是一齐捧腹大笑。郭临几乎笑出了眼泪,心中想着,这苏公子若是知道自己还真就是个女的,那该有多懊悔。想到这里,更觉得好笑起来。透过竹林间的阳光照映在她肆意大笑的脸上,无论是少年郎特有的英气还是秀丽五官的俊美,在她脸上柔和得天衣无缝。苏公子一直盯着她,瞧得真切细致,甚至连她面庞轮廓上细细的绒毛都印进了眼眸里。

陈聿修冲她道:“郭兄,不如坐下聊。”

郭临点点头,刚和几位公子客套着坐下,就看见苏公子急急地拉住了陈聿修,压低了声音道:“陈兄,借我纸笔。”

陈聿修一愣:“你这是?”

苏公子脸上已经没有了方才嬉笑的神情,他严肃道:“我要作一幅画。”

陈聿修还未回话,亭中几位公子看了看郭临,纷纷相视一笑,其中一位褚衣公子解释道:“苏逸这是老毛病又犯了,见到美人就一定要画下来。”

另一位公子不由奇道:“他不是只画姑娘的吗?”

那位褚衣公子努努嘴:“哪里是只画姑娘,你忘了,眼前就有个被他画过的人啊。”他用眼神示意陈聿修,这下子亭中众人都捂着嘴闷闷地笑起来。苏逸朝这边撇撇嘴,“哼”了一声就跟着丫鬟去挑笔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