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请君入瓮(1 / 2)

京兆尹 云雪扇 2319 字 7个月前

郭临堪堪愣在了原地,她是真的愣住了。来之前她原以为舒贵妃会邀她入宫,实际上就是德王换了种方式见她。却没想到舒贵妃居然想给她指婚……

这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德王明明知道她是女的,却没把这么重要的信息告诉他母妃。

郭临心中飞快地思索着,口中却是极为顺溜地答道:“回禀娘娘,微臣因是楚王义子,也就是世子的义弟。如今世子还未把谢家小姐娶进门,微臣这做弟弟的实在不好意思议亲啊。”这一类应付好事的妇人的说辞从琼关开始就伴在追边,郭临信手拈来,浑然天成。

舒贵妃这下也愣住了,没有料想到郭临的反应居然如此的迅速。她一开始觉着,像郭临这样的小人物根本无需费什么心思。再怎么和楚王府亲近,也不过一个义子,又不会入皇家玉牒,说白了不过是属于楚王府的一支力量罢了。可儿子们不这么认为啊!眼看皇上越发的倚重他,庆王又和她说起德王最近也特别地在意他,还搜罗了不少珍奇宝物派人送去郭府。她才起了心思拉拢这个少年。不想人家立马就回绝了她,而且回绝得这般自然妥当,让她根本找不出理由再去质问。

左夫人最先反应过来,连忙冲她道:“娘娘,郭大人这是重孝亲兄啊。”

舒贵妃一怔,捻着帕子轻按唇角。她倒是想踩着这个台阶下,可心里又有些不舒服。她往日管理六宫,威风荣耀惯了,何时碰到敢当面就对她说不的人。一时不忿,竟没有理会左夫人,径直道:“难不成意非一日不成亲,你也就一日不议亲?”

众夫人顿时噤声,她们已经敏锐地察觉到舒贵妃口气中的不快。里间的秦慕樱更是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她丝毫不怪郭临方才没有答应结亲,只担心他这样会惹怒了贵妃娘娘。

事实上,以郭临三品大官的身份,身为宫妃的舒贵妃根本不能奈何她什么。但秦慕樱关心则乱,又一直是待字闺中的小姐不通时事,才会如此焦急。

却听殿中一声悄然的叹息,郭临浑若未觉舒贵妃的不满,只是面带遗憾地说道:“娘娘,实在并非微臣不肯领情。只是,楚王妃娘娘说过要亲自来处理微臣的婚事,还有……”她竟然脸色微微泛红,声音也低了下来,“昌荣郡主……”

舒贵妃一惊,迅速地反应过来,脸上已经重新挂起和气的笑容:“瞧我,久在宫中无事,见你年少丰修,便起了做媒的心思,都忘了这婚事啊原就是该由你义母做主。说起来本宫也好久未见弟妹了,这年关已经过了,不知她们何时会来京城?”

舒贵妃只是一时的不服气,比起郭临话里潜含的意思,这点不服气,就根本不重要了。

郭临特意提到的昌荣郡主,便是楚王府唯一的嫡女,世子的亲妹。舒贵妃从她暧昧的口气中,听出他们交情匪浅。尤其是当郭临提到郡主时那微红的脸颊,更让她觉得,说不准郭临就是人家楚王妃给自己定好的女婿。她这么横刀一搅和,岂不是坏了人家的姻缘,引得楚王妃不喜,那可就丢了大的了。

这下她看郭临的目光比起开始还要柔和,因为郭临浅浅的提示,既全了她的颜面,又让她下的了台,可见是个明事的人。她横竖也不是非要和郭临结亲,这世上拉拢人的方法多了去了,一个不成还有下个。

郭临注意到她的神色变化,嘴角噙了一丝含蓄的微笑。众夫人见娘娘心情变好,心底也皆松了口气,殿中的气氛再次活络了起来。只有坐在舒贵妃身边的宫装美人,眉头皱了皱,微微地叹息。

——————————————————————————————————————————

郭临弯腰退出宫殿,礼行完毕,转身朝宫门走去。候在一旁的郭府小厮见她出来了,连忙快步上前,递过披风。

这小厮生得额宽鼻窄,面如傅粉。模样秀气倒是秀气,就是那副战战兢兢的神色实在上不来台面。以往有姚易,也没觉着一个优秀的贴身小厮有多重要。可现在他不在身边,郭临才感叹姚易的作用之大,不可不缺啊。

她抬头看向艳阳高照的天空,不知姚易在琼关的事情办得怎么样了,能不能顺利地把那人带回来呢……

皮靴踩在雪地上的声音,从宫门拐角处传来。郭临听见这不疾不徐的脚步,停在了原地。

一个玄色身影迈进宫门。郭临放眼望去,他身披着貂毛金线披风,走动时,披风飘到身侧,露出里面华贵锦袍的衣袖。头上是一顶昭华玉冠,插着一根纯金的衡笄,更显得整张脸丰神俊朗。

德王这身打扮确实是文雅毓秀,又高贵无匹。只是此时看在郭临眼里,却觉得像是一只特意开屏的孔雀,说不出的好笑。

郭临面向他正要跪下行礼,德王已经大步迈来拦住了她:“无需多礼!”

他俊眸含笑,低声道:“我方一进宫来给母妃请安,就听下人们说你也在嘉庆宫,便急急忙忙地赶来了。”

这话怎么听,都有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郭临低垂着头盯着他的靴面,脸上却没有恼怒的神色,只是一片安静。

她身边的郭府小厮也被德王的贴身太监拉走了。见四周再无人打扰,德王心中愉悦。看了眼郭临交握的双手,忍下了想去牵她手的念头。只是柔声说道:“方才母妃没有为难你吧,我不知母妃居然想给你指婚,都是我不好……”

郭临突然出声打断他:“殿下没有将下官的身份告诉贵妃娘娘吗?”

德王一怔,继而和煦地笑道:“事关郭大人的性命,我又怎会胡为。”

“看来,”郭临扬了扬语调,突然朝德王一笑,“殿下对下官真是情深意切啊!”

德王虽觉着这句话有些阴阳怪气,可郭临现在对着他没有除夕宴上的杀气重重,已经让他万分惊喜了。他心念一动,就要伸手去拉郭临的胳膊,却被她轻巧一闪。

郭临眨眨眼,唇角一弯:“下官不知殿下那日许以正妃的承诺是何意,殿下的正妃不是还好端端地待在德王府中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