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画舫诉情(1 / 2)

京兆尹 云雪扇 2143 字 7个月前

秦慕樱静静地盯着郭临,也不福身见礼。眼波盈盈,眸光似水。郭临不明白她为何这样看着自己,皱着眉疑惑地看向秦正卿。

秦正卿表情十分尴尬,他清咳数声,想要提醒提醒堂妹,可惜秦慕樱依然一动不动。

他几乎就要开口呵斥,胳膊却被人拉住了。

苏逸不知何时站到他身边,说道:“秦兄,我们出去赏月吧。”

“唉?”秦正卿莫名其妙。

这僵持的当头,还是杨争看出了蹊跷。他走上前和苏逸一道拉着秦正卿,憋着笑说道:“正是正是,秦兄,我方才可是看到你在船头写诗了,也让我们读一读你的诗作吧。”

秦正卿稀里糊涂地被二人架了出去。杨争临出门前,还不忘转过头,朝着郭临意味深长地眨了眨眼。

落在后面的陈聿修微微一笑,竟也跟着走了。一时间,船舱内除了候在墙角的一个粉衣小婢,就只剩下郭临和秦慕樱。

郭临愣了愣神,转头见秦慕樱的眼神里似有话要说。想起方才众人走时的怪异神色,猜测着大概这位秦小姐,是有什么难以启齿的事要单独说与她听。毕竟她是当朝京兆尹,能帮忙的地方还是有不少。

想到这里,她便宽了心,和颜悦色地对秦慕樱笑道:“秦小姐可是有事,只要是在下力所能及的,必然倾力相帮。”

秦慕樱微微一怔,凄凄地轻笑了下:“这种事,如何帮得了……”她转身朝着那架古琴走去。郭临看着她的背影,觉着她大抵有大事要长谈,便自个走到一旁的太师椅上坐下。

秦慕樱轻叹一声,一字一句地说道:“这首《长风歌》,是我特意托人,从琼关带回的乐谱。自我练会,只弹过两次。”她抬头看向正在斟茶的郭临,微微一笑,“一次是在位于通义坊的秦府,我的小院里。一次就是今日的这艘画舫……”

郭临手中端着的茶杯将将碰到唇,却在没有下一步的动作。她呆怔着转过头,惊疑不定地看着正中的那道水绿罗衫身影。

秦慕樱朝着她嫣然一笑:“为了让君能聆听到我的琴音,我着实费了些气力。”她其实无须说出这些私底的事,这种小女人心思,往往会让男人们反感。可不知怎么的,只要目光接触到这个朝思暮想的人清亮的双眸,她就只想将自己的一切,坦诚地诉说给他。

郭临已经放下了茶杯,满脸的不可置信。

秦慕樱却毫不在意,接着轻声道:“而我最希望,你能听到的,却是这一曲。”她跪坐在琴前,芊芊素手抚上琴弦,长吸一口气。目光灼灼地望向郭临,“恳请公子,附耳倾听。”

那双玉手仿佛片刻间就找准了弦,悠然地弹拨几下,低沉的琴音轻缓地流出。

此时的郭临,已全然再无一贯的镇静。

“哦,居然是《凤求凰》?”杨争咂咂舌,轻轻地摇了摇头。一扬折扇掩住唇间笑意,用胳膊撞了撞秦正卿,“想不到你的妹子,还是个胆大的哟!”

秦正卿羞红了脸:“莫再说了,我哪里知道她会……”要是早知道,他一见到秦慕樱时就把她带走了,免得在这儿丢人显眼,回去还要被二叔责骂。他是怎么也想不明白啊,这个一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三妹,据说是秦家这一代最出色的女儿,怎么会就敢在人前直接诉情呢?

相比秦正卿的羞恼,杨争倒是颇为欣赏秦慕樱。他自小富贵,身边莺莺燕燕见的不少。但像秦慕樱这种敢抛掉女孩子家的矜持,当面给郭临告白情意的女子,实属难得。不过,他不愿让秦正卿太难堪,不再多言,转身朝苏逸走去。走得近了,却见苏逸低着头,呆呆地盯着漆黑的河面。

杨争今晚屡次见他这样,心中早就有些不满。皱了皱眉,正要开口询问,脑海里突然闪过苏逸前日画的那幅画。那上面的女子,不正是今日碰到的这位秦姑娘?

想到这里,他急忙拉过苏逸,走到船的另一边。确定秦正卿他们听不到他们说话,才压低了声音问道:“你是不是喜欢秦姑娘?”

苏逸猛地抬起头,涨红着脸,却不敢看他的眼睛,只是摆手摇头道:“表兄你胡说什么……”

“还待骗我?”杨争气不打一处,“你那日急着让我邀请郭兄一道来,也是因为秦小姐写信麻烦你这么做的吧?”

苏逸没想到他全然说中,一时间心中一直压抑的酸楚又涌了上来,只好默默地点了点头。

杨争一口气哽在候间,轻喝道:“你既喜欢她,便和她说罢,又将她送到郭兄身边作甚。”

苏逸期期艾艾地答道:“可是,她说她恋慕郭兄,我怎能……”

杨争这下子却被他给问倒了,如若郭临没有接受秦慕樱的情意,那还好说。可万一郭临也瞧上她了,他总不能让苏逸去和郭临争女人吧。

画舫甲板的两边,分立着的四人。一人懊恼,一人心酸,一人沉思。唯独剩下的那人,扶着船边围栏,低声和小厮轻语几句后,便悠然地赏着江边的灯火,细听着耳边的曲调。

琴声戛然而止,江上骤然变得静悄悄的。众人一愣,心中俱是想到,这下该有结果了。

郭临修长的手覆按在琴弦上。她缓缓蹲下身,正面对着秦慕樱,抬头专注认真地看着她。

“秦小姐,你的心意,”她温柔地说道,“我深为感动。”

秦慕樱看见近在咫尺的郭临,她漆黑的眼眸中印出了她的身影。

“对不起。”郭临艰难地挤出一丝微笑,“不是因为你不好,而是我,有不能言语的苦衷,无法接受你的情意。”

秦慕樱这一刻,仿佛听到了心中一道清晰刺耳的破碎声,一遍遍地回响在她耳边。

郭临见她神色遽然间凄凉无比,心中只能苦笑。她从见着秦慕樱的第一眼就知道,这是个钟灵毓秀、才情兼备的女子。她对自己的这一番心意,只从那含着无限相思的琴音中便能得见。这种无比真诚而又单纯的情感,美好得令人不由自主地想要去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