浑水摸鱼(1 / 2)

我的女王 听风诉晴 1847 字 7个月前

第三章

大祭司抬手令众人起身,试炼正式开始。来自幽国各地的试炼者分别进入对应的演武台下方,根据在瑶光门登记的顺序进行测试。

演武台正中心放置着试炼水晶,试炼者们手握水晶,便能根据水晶的亮度测试出异能的强弱。参与试炼的足有千余人,真正能留在七重祭司殿的却至多只有七百个,异能太过微弱者在这一关便会被淘汰,只有通过水晶测试的试炼者才能取得试炼牌进入演武殿,接受大祭司和七位长老的考验和挑选。而取得试炼牌后的试炼者们也需要按照牌号的顺序进入演武殿,一日只能进一百人,一共得须七日,轮不到当日的试炼者们只能暂居住在瑶光宫的学宿内等待。

中心演武台上,来自幽中部天谷城的试炼者们鱼贯而入,水晶的光芒闪烁不停。我仔细地观察,发觉了几个异能出众的人物。排在我前方的何原和李赫也通过了测试,不出我所料,两人的异能强度至少能排得上天谷城前十。

我与陈雅排在最末,陈雅得了个中等的成绩,拿了试炼牌站在一旁等我。

我深呼吸,来到水晶前。

水晶晶莹剔透,母后最爱将它镶嵌在发簪上,闪亮的水晶配上她美丽的眼睛,实在是青极王宫中最令人难忘的美景。我还记得离开王宫时,母后难掩忧虑的眼神。若我在试炼中失败,她一定会失望。

如果是阿渊,一定会毫无悬念地脱颖而出。无论到了哪里,他总是光彩夺目。

可我不同。

幽国王室血脉传承从来都只有一人,到我父王这一代却偏偏得了个双生子。王室血脉中远超常人的强大异能似乎只传给了阿渊,至于我,只传承了一身超乎常人的力气。若我是后出生的那个也就罢了,偏偏我比阿渊先出世一刻,幽族人有长嗣为尊的传统,这一刻的差距决定了将来要从父王手中接过权杖,继承王位的是我。

如今来参加试炼,我甚至不敢用自己的真实身份,怕令子民们失望。这十来年过得恣意妄为,平生头一回觉得自己其实挺懦弱。

求祖神庇佑……

我的手指握住了水晶,紧紧的。

水晶毫无反应,没有哪怕一点点的光芒亮起,我的心沉入深渊。

“怎么回事?”站在一旁负责测试的绯衣祭司纳罕道。“难道是个浑水摸鱼的?你根本没有异能,跑来添什么乱!”

他招来墨衣卫拘我去刑律殿,场上一片哗然。我只盯着水晶,懊恼和不甘如同深渊里生出的妖怪,伸长手臂想将我拉到水底。

“大人!”陈雅的声音忽地响起。“我姐姐她有天赋神力,我可以证明。会不会是水晶出了问题?”

“怎么可能!”绯衣祭司不屑道:“试炼水晶从来没出过差错!”

“没出过不代表不会出!”陈雅的声调比绯衣祭司还要高。“姐姐,让他看看你的能耐!”

看着她怒气冲冲维护我的样子,我的心舒展开来,之前的晦暗一扫而空。

“祭司大人,试炼水晶的确坏了。”我扬声道。

手心一紧,再将水晶缓缓地递到他面前。

水晶上赫然一道深长的裂痕。

绯衣祭司眼珠子都快瞪了出来。“这这这怎么可能!”

他接过水晶仔细端详,百思不得其解。“怎么会坏,怎么会坏?”接着又呲牙咧嘴一脸扭曲,看起来很难过。

试炼水晶十年一成,也难怪他心疼成那个样子。

“既然如此,你就……”绯衣祭司终于缓过神。

“祭司大人!”

忽然有人高声道:“祭司大人,我亲眼看见是她捏坏了水晶!”

李赫抬手指向我,双目灼灼,唇角挂着一丝冷笑。在他身旁站着脸色发白的何原,他拽了拽李赫的衣袖似乎想说什么,李赫却并不理会。

他立刻又转向我,眼神惶惶。我别有深意地与他对视,他的脸似乎更白了。

想必他还记得不久之前他刚拿自家性命担保,并向祖神发誓了绝不向任何人泄漏我的身份。

“捏坏?”绯衣祭司却不相信。“你当我天权宫十年一成的试炼水晶是块豆腐么说捏坏就捏坏?要不你来捏捏?”

李赫有些尴尬,立刻又答道:“大人,她的确有些怪力,之前在瑶光门时,她随身携带的弓需五人才能抬动,这件事很多人都亲眼目睹。”

他随手拉过何原,要让他作证。

他俩当时明明在前方远处,居然也看见了这一幕?我正绞尽脑汁想办法度过困境,却听见身旁的陈雅怒道:“卑鄙小人!之前在踏云梯上暗算不成,又要血口喷人污蔑我姐姐吗?”

我心中默默地赞了赞。陈雅平日里木讷,关键时刻总能给人惊喜。

绯衣祭司看上去很烦躁,一时之间也不知如何判断。

“李大哥。”

何原终于出声:“何必再三难为两个小姑娘。”

他这话模棱两可,但结合陈雅的话,听者都自动理解成李赫之前的话都是为了报复。

绯衣祭司的态度立刻明确起来,神情相当严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