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湖白鱼(1 / 2)

我的女王 听风诉晴 2083 字 7个月前

第四章

崇锦西身如飞鸟,在岩间轻快地穿梭。我仔细地跟上,与他保持了三步的距离,要是一不小心超过了,这臭小子又该生气了。不久后,他在天枢宫与太和神殿之间的细湖边停下。我刚落脚,只见一轮新月朝我疾攻而来,眼看就要把我切成两段。

终于来了?

我提气便闪,他手下凌厉越攻越猛。

“你的幽和剑呢?”

“没带。”我翻身躲过,看着新月轮优美的行迹颇有些感慨。卿本神兵,误投庸主……

“你的碧鲲呢?”

“没收了。”

“崇昭!”崇锦西忽然收回了新月轮,怒吼道:“不要用那种遗憾的眼神看我的银月!”

“其实打不过我也没什么好不服气的。”我试图开解他。“就连父王如今也只能跟我战成平手,你能跟我过上几招已经很不错了……”

“哼!”崇锦西的胸膛狠狠地起伏了几下。“我发誓,总有一天要胜过你,再好好地抽你一顿,以解我这些年的郁闷之气!”

“这个誓言要实现怕是不容易。”我叹了口气。“你打又打不过我,河东狮吼对我也没用,想胜过我恐怕得等下辈子。”

诡异的安静持续了一阵子,湖中的白鱼不甘寂寞地一条接着一条往湖面上蹦跶。新月轮忽地飞了出去,再转回来的时候挂了两条又大又肥的白鱼,还在摇头甩尾。

“你——你——居然用我的银月抓鱼!”崇锦西又抓狂了。“死丫头我跟你拼了!”

“吃不吃?”我一手抓了一只,朝他晃晃。

他静默片刻,用我的衣袖将银月仔细地擦了擦又收回腰间。“吃。”

借用天枢宫的小厨房,烧了一锅蘑菇鲜鱼汤。崇锦西闻着鱼香,伸长脖子望眼欲穿。“怎么还没煮好……”

我加了些细盐进锅,又取勺盛了一碗汤放在他面前。他咕嘟咕嘟地喝了个精光,被烫得伸长了舌头直呼气,又倒了一碗凉水下去才缓了缓。

“好喝,再来一碗!”他理直气壮地把碗往我手里一递。“崇昭,你也就剩这么一个优点,千万别丢了。”

我把勺和碗把他手里一塞。“自个儿去。”

他索性将锅给提了过来,就着锅口捞了一条鱼,毫无形象地大啖鱼肉。细湖里的白鱼鲜美少刺,他这么一口下去几乎就去了小半条,嫣红色的嘴唇也变成了鲜红色。

我对他的吃相感到无奈,不知少祭司大人的崇拜者们看见此幕心中作何感想。

“你这是几天没吃东西了?”

他塞了一嘴的鱼肉,呜呜道:“雪衣祭司的厨艺……没法吃……你又不是不知道……”

我皱眉,在他腰上掐了一把。挑食挑成这样,难怪那么瘦。

他惊恐地看着我。“你……干什么?”

“放心,不是要非礼你。”我想了想。“我之前让人送上神殿的那几头羊呢?”

“早就让人吃掉了啊。”

“吃了?”我有些生气。“不是说了让你每天喝羊乳吗?”

“那东西太膻,我喝不惯。”他摆摆手,又舀了一大勺蘑菇塞进嘴里。

“喝不惯?”我终于忍不住,将他一把揪了起来。“猪肉太老,牛羊太腥,羊乳你又嫌膻,挑食挑食,你看看你都长成什么样了?明明比我还大一岁,身量跟我差不多,腰倒是比我还细,你看看你还有个男人样吗?”

他惊呆了,一动不动地任我数落。我看他脸上的面具,越看越碍眼,伸手就去揭,他反应过来,猛地从我手里挣脱。

“说完了吗!”他气得发抖,转身就走,走到门口时从怀里掏出一块物事狠狠地朝我砸了过来。“崇昭,你以为你是谁?我的事不用你管!”

我接下他砸来的东西,竟是一块试炼牌,再抬头时,他已没了踪迹。

厨房里一地狼藉,锅里的鱼汤还剩了一半,我装了一碗喝,大概是因为凉了,喝上去没滋没味的。

又伤他自尊了……因为自小相识,我总是下意识地把他当作自己的兄弟一般照顾,却忘记了他可不是我那个好脾气的双胞弟弟阿渊。

这回气得这么厉害,怕是没个三五天消不了火。难道又要去哄他吗……我抓着头发苦恼了许久,终于想起被我抛在脑后的陈雅,赶紧转回了瑶光宫。

演武台上的人群已经散去,只留下一个孤零零的人影,抱着双腿做在台阶上,可怜巴巴仿佛被双亲抛弃的小娃娃。

我不禁有些愧疚。天色擦黑,她在这等了几个时辰,大概也没有吃过东西……

“殿下。”陈雅幽幽地看着我。“你终于回来了。”

“抱歉……”

“不要紧。”她有气无力地说。“臣已经习惯了。古人有云,君可忘臣,臣不可弃君。”

我把从天枢宫小厨房里顺出来的汤锅塞到她怀里。汤有些凉,不过还能喝。

她看着怀里的鱼汤,精神一振。“这么说,殿下又去给少祭司大人做饭了?牌子拿到了吗?”

我点头。

“少祭司大人真够意思!”陈雅满脸神往。“其实少祭司大人也不错啊,殿下不妨考虑看看,虽然不知道长得怎样,但看大祭司就知道,绝对不会难看啊……”

“祭司一族只能娶本族人,你不知道吗?”

陈雅怪异地看了我一眼。“可王室与祭司同脉同源!传说第一任祭司和第一任王本为祖神的一对子女,要不然为什么都姓崇?”

“你也知道是传说了……”我回过味来。“什么乱七八糟的?重点是我把崇锦西当兄弟,根本没别的意思!”

“这倒是。”陈雅点头。“少祭司大人的确不是你喜欢的类型。”

我看了她一眼。“自从来了祭司殿,你就对我的终身大事特别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