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生之子(1 / 2)

我的女王 听风诉晴 2037 字 7个月前

第八章

一年前,我和阿渊十四岁生辰,我好说歹说软磨硬泡,终于说服阿渊满足我一个相当不可告人的愿望——把他装扮成女孩子。

天知道这个念头是怎么在我心里生根萌芽长成参天大树的,总之它终于能够化为现实,令我无比激动。我立刻和陈雅陈意一起从箱子里找出母后为我准备却从来没被我穿过的红锦宫裙让他穿上,又让陈意给他梳了个流云髻,插了几根金灿灿的发簪。

我这被誉为“神之羽翼”的阿弟,愣是被我们装扮成了一个华丽丽闪闪发光的美少女。虽然他脸色不大好看,却依然是我所见过的人中最为美丽的一个。

我心满意足地看着我这国色天香的弟弟发呆,没留意到宫人的禀报,待我回过神来时,只见崇锦西立在不远处,怔怔地看着阿渊。

虽然看不见他脸上的神情,但那一段蔓延到脖子的绯红却已说明了一切。在那之前,崇锦西可从来没对任何一个女孩子上过心,确切地说,我觉得他对姑娘们根本不感兴趣。谁想到第一回心动的对象居然是位同性,对他来说显然是个天大的打击,因为自从这一回被我狠狠嘲笑之后,他就再也没来过青极王宫。

找不到崇贺云,我只好先跟陈雅回了瑶光宫打算早些歇息以应对翌日的试炼。谁知刚刚躺下,一位墨衣女祭司送来两碗山楂羹,说是少祭司大人吩咐的,作为今晚晚膳的赏赐,让我们赶紧喝掉好让她回去复命。

陈雅懵懵懂懂就要喝,被我给拦了下来。

我笑嘻嘻地朝那女祭司道:“祭司大人辛苦,妹妹,你可不能失礼,先好好谢谢大人。”

陈雅愣了愣,转向女祭司仔细看了看,忽然脸色骤变。“你——”

我握住她的手,将她往后一扯。

“山楂羹太凉。大人请稍候,我们将它暖暖再喝。”

女祭司不耐道:“真多事,快点!”

我和陈雅将山楂羹端到屋里,陈雅忙开口:“她在说谎!”

“我知道。”我把山楂羹往桌上一放。“可惜陈意不在,否则一定能让她说出真相。”

“我真没用,险些就着了她的道。”陈雅愤愤道:“你是怎么知道她有问题的?”

“你觉得崇锦西这家伙有那么体贴吗?送山楂羹。”我苦笑。“再说,就算他真的良心发现要送我们东西,也不可能叫个墨衣祭司来送,应该是他身边的雪衣祭司才对。”

陈雅用崇敬的眼神看我。“姐姐,我真心觉得你跟渊殿下之间的差距终于缩小了一点点。”

“以后这样的赞美话就不用说了。”我臭着脸。

山楂羹里头一定是加了料,但具体加了什么不得而知。墨衣祭司拿了空碗便神色轻松地走了,我吹熄了灯,从窗口翻了出去,悄悄跟上。

女祭司走到无人处,立刻手脚飞快地脱下身上的祭司服,露出一身浅灰镶银边的棉布长裙,这才又朝另一处学宿的方向走去。

这一身长裙我偏巧认得,正是天璇宫的弟子服。我心下念头一转,继续跟着她,只见她转过几个弯后,停在西侧学宿前的九曲桥边,而桥上正站了一名与她穿同样弟子服的少女,正是熟人——赵莲息。

果然是她!我拍了拍脑袋,感到有些无聊。有对头不可怕,可怕的是对头太弱,还死缠烂打。

我耐心地等着两人说完话,等到最后假扮墨衣祭司的那名女弟子朝赵莲息恭恭敬敬地行了个礼先退了下去,只留赵莲息一个人时才现了身,落到她面前。

赵莲息脸上的神情像是夜路走多了终于撞到狼,还是战斗力惊人的那种。

我揉了揉拳头,她惊骇地往后退了两步。

“让我猜猜,那两碗山楂羹里头是巴豆呢还是迷魂散?”我想了想。“以你我之间的过节,应该还不至于下□□吧?”

她开始发抖。

“这么个圈套你一个人怕是完成不了,还有谁帮你?”我盯着她。“你家大哥应该还不屑做这么蠢的事,是不是李赫?”

“你休要牵扯旁人!”她的脸色苍白。“不错!是我要对付你,就要让你没办法参加试炼,那又怎么样?”

“倒是敢作敢当,只可惜实力不济。”我笑眯眯地朝她靠近。“既然敢承认,希望你也已经做好了再一次被我‘欺辱’的心理准备。”

“你敢!”她惊恐地后退。“这里靠近学宿,只要我一声呼喊就会惊动大家,到时候有谁会信你?”

“有道理啊……”我思考了一下。“不如这样,我放你走,之后互不相干怎么样?”

她连忙点头。“好!”

我侧开身,她连忙提着裙子小跑着就要离开,我伸出手,点了她的穴道。

她僵在原地。“你出尔反尔!”

“对了。”我再次出手点了她的哑穴。“这样就万无一失了。”

她愤怒地看着我,涨红了双颊,倒是比平日里还多了几分艳丽。

“你说我是把你丢到这池子里呢,还是送到祝厘峰的禁地里去?”我挑眉,做沉吟状。“要不然就把你留在这儿,反正这穴道两个时辰便会解开,在这里吹吹风,也好清醒清醒,想想下回该用什么聪明点的法子对付我。”

我冷笑,捏住了她的下巴。“阴谋诡计,尽管冲着我来,能算计得了我也算你有本事。但若是伤害了我身边的人,那就等着欣赏祝厘峰的风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