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子相争(1 / 2)

我的女王 听风诉晴 1638 字 7个月前

第九章

九曲桥边,已经没有了赵莲息的踪影。

我落在桥上,惊疑不定。若是被人救了也就罢了,要是出了什么意外该如何是好?我不禁有些愧疚,实在不该这样轻率离开,虽然我不喜欢她,但也没想过要让她因我不慎而受到什么伤害。

正要回身去找,却感觉到一股力道从背后朝我袭来。我立刻错身一让,紧接着便看见一浅灰衣衫的少女飞入了池水之中。

我不慌不忙地看着她在池中勉力挣扎,半晌才好心提醒她:“别瞎折腾了,这水不深。”

赵莲息终于在齐腰高的池水中站起身,衣衫湿尽发钗零落,鬓发全都贴在脸上,要多狼狈有多狼狈。然而她的双目如刀,恨不能在我身上戳出个窟窿。“陈意,你等着,总有一天我要令你加倍偿还今日之耻!”

“你以为我会怕?”我悠闲地坐在栏杆上观赏她的惨状。“谁给你解的穴?”

她忽然大笑了起来,再没有大家闺秀的端庄自持。

“是一个同样很憎恨你的人!”她故作神秘。“会点功夫就了不起吗?力气大了不起吗?你以为你还能猖狂几时?”

我抚额。所谓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亏得我还替她担心,现在看来完全是白费心思,人家必须得好好活着,等着随时让我膈应。

然而我天生心宽,完全没将赵莲息的话放在心上,也没空思量救了她的人是谁,一夜好眠。

翌日,演武殿一派热烈。其实最后一天的试炼者们的整体实力要比前六天强了不少,但就个人来说,依然没有人能压得过天姿卓绝的方蔚临。尽管如此,试炼者们无不竭力表现,争取长老们的青眼,进入理想的祭司宫。被分入哪个宫,虽然是以大祭司和各位长老的意见为主,但也会参考试炼者们的意见,比如李赫和何原能驭水火,本应一同进入负责晶石锻造的天权宫,然而李赫却坚持要拜入天璇宫。

他这番作为,或许出于之前绯衣祭司对他的责备,或许是为了赵莲息,也可能只是自己的野心,总之天璇宫藕衣长老见他潜质上佳,最终点头应允,令他终究一偿所愿。

有了李赫的先例,试炼者们更加跃跃欲试,不用说前三宫,就连掌文史的玉衡宫和掌天文的开阳宫也收得不少能过目不忘的人才,唯有瑶光宫始终少人问津,令墨衣长老的脸色相当地难看。

陈雅在我之前试炼,不出意料地被雪衣长老看中要收入天枢宫。然而她看了一眼,却跪在墨衣长老面前。

“弟子自请拜入瑶光宫。”

全场哗然。我呆在原地,心中热腾如沸。

这傻姑娘!

她默默地走回我身边。

“笨蛋。”我小声地骂她。“你身体那么弱,又不会武功,去瑶光宫干什么?”

“我得跟着你。”她认真地回答。

“谁要你跟着?”我睁了睁眼睛,把眼眶的酸涩憋了回去。“再说你怎么就那么肯定我一定会进瑶光宫?”

“除了瑶光你还能去哪儿?”她眨巴着眼睛。

我胸闷了闷,又觉得温暖。“陈雅,你不必如此。你跟在我身边,只会碍手碍脚。”

“随你怎么说,我不会改变主意。”她嘟囔着。“照顾你,保护你,帮助你。这是臣的责任。”

一句责任,她放弃了进入天枢宫的机会。难道她想永远做大公主身边的女官吗?

九岁那年父王母后为我挑选随侍女官,选来的小姑娘们环肥燕瘦无一不美琴棋书画无一不精,还有几个异能出众的,我却一个也没选。

后来有一回溜出宫去参加民间的蚕母祭,遇见一帮子公子小姐们欺负两个可怜巴巴的小姑娘,我至今还记得当时不过十岁的陈雅将姐姐护在身后,一张小脸绷得紧紧的,明明很害怕却丝毫也不退却。

也许正是因为这份勇气,让我终于看不过眼,把那一帮公子小姐给铲得落荒而逃。也正是因为这次偶遇,让陈氏姐妹来到了我的身边,这一来,便是五年陪伴。

对她而言,我是朋友?是主上?还是姐妹?

不管是什么,我知道她是打定主意要跟我到底了。低笑一声,我握住她的手。正想说些感谢的话,她却挣开了我的手,满脸别扭。

“两个女人拉拉扯扯的,感觉很奇怪!”

我好气又好笑,满腔感动顿时散了不少。

“陈意!”

轮到我了。我精神一振,三两下跃上殿中央。

“你是天谷陈家的陈意?”大祭司忽然开口问。

“是。”我朝大祭司的方向笑眯眯地点了点头。陈雅陈意自从进宫之后便一直伴随在我身旁,天古城认得的人本来就很少,只愿煜叔叔能配合,千万别演砸了这场李代桃僵的好戏。

只见大祭司眉头一抽,眼睛朝我飞快地眨了眨。

“开始吧。”

我走到一旁的黄金方鼎前,用一只手轻轻松松地举了起来。

“天生之力么?”雪衣长老沉吟道:“应当去瑶光宫。”

别的长老毫无异议,体质上的异能通常都会被归于墨衣祭司,这也是常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