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探云光(1 / 2)

我的女王 听风诉晴 1620 字 7个月前

第十二章

双刀客一行人走后,我连忙查看两人情况。他们并无外伤,脏腑却受了些内创,但较我所猜想的情况要好了不少。

两人讪讪地承认的确是修炼了一门奇术,能淬炼骨肉,令从未习武的人在短时间内催生内力,习武之人内力大进。本来进展神速,哪知今晚却出现了反噬的迹象,令两人不约而同地受了伤。宇文默能够自愈,伤势正渐渐恢复,所以陈雅看上去伤得更重些。

我听得十分窝火,居然还真修炼了邪术?好在修炼的时间不长,想必还有扭转的机会。

“你们真糊涂,习武之事哪有捷径可走!”我按下火气,瞪了一眼宇文默。一定是他带坏了陈雅!“你是从哪里得来的奇术?”

宇文默抓了抓头,支支吾吾不肯说。

“拿来。”我朝他伸出手。

他从怀里掏出一卷帛书,帛书上首有字“蓄力储灵基本法”。

蓄力储灵法?!我心下一震。记得崇锦西曾经提过,这是雪衣祭司们修行的法门,向来只传授给雪衣弟子,怎么会到了宇文默手里?就算真是蓄力储灵法,也不该令他们走火入魔。我仔细看了看帛书,见其中传授的运气吸纳之法的确奇异,但若不进行修炼,根本看不出这法门是正是邪。

就算是急于求进,宇文默也不会那么轻率地和陈雅一起练这所谓的奇术,除非他对这帛书毫无怀疑。我心念一转,立刻想到了一个人。

“难道这卷帛书是方蔚临给你的?”

宇文默立刻张大了嘴。被我说中了?!

我正想追问,却听见风声簌簌,一人凌空而来,落在我身边。

“这卷书并非我所赠。”

还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

方蔚临注视着我手中的绢帛,从容道:“可否借我一观?”

他接过绢帛看了一眼。

“这不是蓄力储灵法。”

果然是个假货!

宇文默目光直直地看着方蔚临,满是不解。“蔚临兄弟,这不是你亲手交给我的吗?”

“不是。”方蔚临断然否决。“你说是我亲手所赠,那么是在何时何地?”

“三天前的晚上,鸣洪黑丘。”

方蔚临摇头。“那天夜里我在神殿修习,并未外出。”

宇文默呆了呆。“这是怎么回事?”

“还看不出来?”陈雅没好气地睨了他一眼。“你被人给骗了!”

有人冒充方蔚临,将假的蓄力储灵法交给了宇文默,目的是令宇文默和陈雅修习之后走火入魔,然后再将此事揭发,令两人无处容身。

这个人大费周章的目的就是为了赶走宇文默和陈雅?恐怕没那么简单。

“抱歉。”方蔚临的目光冷冽。“这一回,恐怕是你们受我所累。”

“一人一回,也算公平。”我扶起陈雅。“你打算怎么处理?”

“你呢?”他反过来问我。

“直捣妖穴,揪出老怪。”我虚抓一把,做了个捏紧的动作。“揍扁它。”

方蔚临微微一笑,融尽冰雪。“好,老怪就留着给你处置。至于那个喽啰,交给我吧。”

“你们究竟在说什么?”宇文默听得十分烦闷。

陈雅摇摇头。“好像在说,骗你的是个妖怪。”

“妖怪?真有这种东西?”

“也许有吧。”陈雅不确定地看我。“是不是姐姐?”

……“回去治伤了。”

方蔚临和宇文默正要离开,我忽然想到一件很重要的事。

“方蔚临,你究竟是什么时候来的?”

他微怔,随即又是一笑,双目闪亮。

“与你同时。”

敢情他早就到了,躲在一旁看我应对双刀客,最后见自己清白不保这才现身?我的心情顿时十分复杂。

这家伙也不是什么好鸟!

给陈雅输了几道真气,先清去她体内残留的反噬之力,等她安稳睡下后我才动身,去了太和神殿。

夜已深沉,云光殿外两只青铜象灯莹莹发光。我小心翼翼地躲过了巡逻的墨衣卫,潜入崇锦西的卧房里。房中留了一盏小灯,灯火如豆,在黑暗之中带来微薄的光亮。

四面俱静,我可以听见他均匀的呼吸声。床榻上的纱帷拉了下来,床侧的小几上随意摆放着他随身的玉玦和银月,以及他自九岁戴上便再没在人前脱下的夔龙面具。按照祭司一族的传统,为了表示对祖神的忠诚,大祭司的继任者须在九岁覆面,直至十八岁接任大祭司之位方可揭面。在这九年间,不能有一个人看见他的容貌,否则便会失去接任大祭司的资格。

我努力地回想他九岁前的容貌,却无论如何也想不起来。人在黑暗里呆久了常常会陷入魔障,越是想不出来我就越想知道,于是我的手鬼使神差地朝床帷伸了过去。不会有人知道的,我就只看一眼……

手指刚刚碰到床帷,便被人给抓了进去。锦缎薄被劈头盖脸地朝我扑了过来,一股力量隔着被子捏住了我的脖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