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谷李赫(1 / 2)

我的女王 听风诉晴 1269 字 7个月前

第十五章

崇渊和崇锦西虽然并列为天谷双绝,但由于崇锦西总是佩戴面具遮盖了容貌,显得十分神秘,因此民众们对他是崇敬膜拜居多;而崇渊则不一样,他自孩提时便以容貌光辉美丽闻名,随着年龄的增长,他的姿容更加夺目,每每外出时总要引来一大批仰慕者追随,场面极其可观。

他的仰慕者们遍布天谷城,包括了七重祭司宫。所以崇渊殿下将要来神殿参加神之诞的消息令整个祭司宫沸腾不已,几乎所有的女性,无论已婚未婚,都开始蠢蠢欲动。姑娘们每天用花瓣沐浴,用花油护肤,用花露做饮料,务必要以最美的状态迎接崇渊殿下的到来,一时之间,祭司宫中花香弥漫。

神翼将来,宫中枝头再无花。

见此情形,祭司长老们有喜有忧。向来喜欢锦上添花(火上浇油)的大祭司大人于是心血来潮地决定将原本只限于瑶光宫的小队比赛扩展到整个祭司殿,宣布七重祭司殿的所有弟子队均须参加比赛,最终的前三名胜队方能有幸目睹神之羽翼的风采。

此言一出,瑶光宫中一片黯然。墨衣弟子们纷纷抱怨说这样的比赛很不公平,低阶异能者跟高阶异能者之间的比赛,还有悬念吗?

墨衣祭司们虽然明面上没说什么,但心中也为自家弟子叫屈。于是脾气火爆的墨衣长老闹上了太和神殿,非要找大祭司要个说法,最后喜上眉梢地回来了。

墨衣长老带回来的消息非常鼓舞人心,这一回的比赛并非以异能为主,而是模仿王室择姻的幽神祭,进行一次综合性的较量。墨衣弟子们个个敏捷擅武,并非没有赢得比赛的机会。

墨衣弟子队们无不摩拳擦掌,为不久之后的比赛做准备。我们乙三队也不例外,除了白天的修习之外,日落之后还在鸣洪黑丘集合,每天沐浴月华修习到深夜方才回转。陈雅就更加努力了,回房之后还继续练习宇文默传授的家传运气之法,虽然体质渐强,但也消瘦了不少。

这样的修习强度连我都觉得有些吃不消,更何况是陈雅?我看得不忍,想替她找些固本培元益气养血的丹药,于是再一次夜闯天璇宫。

崇锦心自那夜后便挺安静,再没出什么新招,大概是阿渊将要到来的消息让她乱了分寸,无暇顾我。天璇宫的守卫自然也撤了不少,不再像之前那样密不透风。我很顺利地摸到了茯神殿,原以为这回该能顺利取丹,哪知道碰到了新的难题。

早听说过掌管茯神殿的丹药祭司是个挺风雅的人,但这风雅也太过了吧?瞧瞧这一排丹药的名字:“雪潭丹”,“白玉菱”,“鹅黄羽”……

鬼知道这些丹药究竟是干什么用的!

我对着一排丹药干着急,难不成全拿回去给陈雅试试?

对了,大祭司定期进献给宫里的滋补丹药,似乎叫麒麟果?

我欣欣然地找到了麒麟果,正打算掏几丸带回去,却听得有人轻声说:“那个有毒。”

我转头,看见赵莲息幽幽地站在我身后。

只怪我翻丹药翻得心浮气躁,竟然连有人来了也没发现。

“你要找补气益血的丹药?”她指了指我左侧的药柜。“是麒麟目。”

我迟疑了一会儿,没有去拿。她看出我的犹豫,略带嘲讽地笑了笑。“怎么,你怕我骗你?”

“我只是奇怪。你不是恨我恨得要死吗?”

她盯着我看。“你真是大公主?”

“你觉得呢?”她是知道了我的身份,所以后悔跟我做对了?我忽然觉得索然无味,也没有心思再跟她过不去,拿了丹药就要走。

她忽然叫住我。“你打算怎么处置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