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玑赵宣(1 / 2)

我的女王 听风诉晴 1206 字 7个月前

第十七章

陈雅坐在我身边,时不时担忧地看我一眼。我只盯着清澈的湖水,一刻也不敢放松。被埋藏在心里的儿时梦魇渐渐浮上眼前,如同湖水的波纹,一圈一圈地向我推进,想要将我彻底淹没。

月色下,美丽的涟漪里,可怕的怪兽伺机而动。下一刻,下一刻是不是就会看见那噩梦般的獠牙利齿?我的心跳如擂,身体在这冰冷刺骨的湖水里微微颤抖。恐慌之下,我竟然连最基本的运功御寒都给忘了。

“姐姐,你没事吧?”陈雅在水里拉了我一把,正好拉在我手上被紫金火烧伤的地方。疼痛袭来,却让我清醒了些。

“没事。”我感激地看了陈雅一眼,连忙运功御寒。谁知运功之下,紫金火灼烧处疼痛加剧,手臂仿佛要在这冰水中被撕裂融化。我嘶一声,立刻咬住了牙。

“陈意!”

正在此时,有人落于岸边。

我睁眼想看清来人,却只看见一阵模糊的景色,是疼痛影响了我的视觉。我赶紧闭上眼用心与这剧痛抵抗,隐隐约约还有声响传入耳中。

“大人不可!”

“有什么不可的,她怕水,没看见她脸都青了吗?”

“大人,我们这是在修习……”

“修习要到水里去?把她交给你们就是个错误,你们墨衣祭司惯会折腾!”

“大人,陈意为人直爽,就算是说错了话得罪了您,您也不必处处相逼吧?”

“你说什么?我怎么逼她了?”

“总之她是我们乙三队的一员,大人若要出气,就拿我们一起出气吧!”

“我们共同进退……”

“姐姐,你再不说话,可就不好收拾了。”陈雅又拉了我一把。

我实在无暇理会身外的动静,就连这些对话也只是听个声,完全没有领会其中的意思。

“姐姐?”陈雅的声音里带了一丝惊惶。

我已陷入一种奇特的境界,身上的剧痛慢慢变得模糊,可以感受到周围有水波荡漾,水波深处,有庞大的影子正渐渐地显出身形……

“崇——陈意你给我出来!”

一声怒吼,将我从这迷梦中惊醒。

我睁开眼,看见崇锦西站在岸边,正撸起袖子想下水捞人。墨久和赤尾蛇拦也不是不拦也不是,一脸无奈。小金刚满眼痴迷地望着崇锦西,被飞天羽给摁进水里,呛水呛得咳个不停。其余人呆呆地站在水中,不知该如何是好。

陈雅见我睁眼,松了一口气。

灰溜溜地跟在崇锦西身后,我感觉自己这回一定要遭殃。

他忽然停了下来。这里是太和峰上的一处悬崖,崖边的游云一丝一缕地擦过他身上的青衣,给他添了出尘仙气,然而他此刻阴沉沉的气场却令人不寒而栗。

“得罪我?还被我惦记着要抓回去折磨一番?”他冷笑一声。

“是他们误会了我的意思……”我小声地解释,感觉很没有说服力。

他突然转身,紧盯着我看。

我心里发毛。明明没什么好怕的,论武功他赢不了我,异能也对我没用,能拿我怎么办?但我就是控制不住自己心里一阵又一阵地缩紧。

他忽然出手抓住了我的手臂,扯起袖子便往上撸。

我赶忙抓住他的手。“干什么?”

“给我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