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厘禁地(1 / 2)

我的女王 听风诉晴 1298 字 7个月前

二十六章

小队混战就这么拉下帷幕,我们和乙四队都有些如鲠在喉。既然是平局,自然没有分出胜负,之前的赌注也没有了用武之地。然而经过这一战之后,我们却与双刀客和另外几个乙四队的弟子成了朋友,也算是意外收获。

旋舞脸上的伤虽然被藕衣祭司给治好了,却留下了不小的伤疤,毁了容貌。听说她一直留在自己的房里闭门不出,大概也是受了太大的打击。能彻底快速除去伤疤的只有当初锦西从祝厘峰禁地为我采来的暮云草。且不说禁地不允许任何人进入,就算能进去,禁地之内所有的异能都会失效,轻功再好的人也难以从悬崖崖缝中采药,锦西便是一个先例。

他当时侥幸采到了药,最后也掉进了山涧,若不是大祭司及时派人寻找,他恐怕早已被山涧给彻底吞没了。

有谁会为了旋舞不顾性命亲自涉险?

还真有。

这个人就是赤尾蛇。

当我们发现赤尾蛇失踪的时候,与他同屋的长臂阿木拍了拍脑袋。“糟糕,他一定是去祝厘峰了,传说那里有去除伤疤的奇草……”

我们百思不得其解。虽说旋舞脸上的伤的确是由赤尾蛇的血造成的,但也是她自己心术不正才导致这样的结果,赤尾蛇也不像是因为愧疚便不顾一切的人,怎么会冲动地闯入禁地?

长臂阿木叹道:“他曾经说过一次,旋舞长得像他逝去的小妹……”

怎么办?这件事决不能告诉受伤未愈的墨久,否则他一定会不顾伤势去寻找赤尾蛇,也不可将此事声张,否则不止赤尾蛇,整个乙三队都会受到严厉的处罚。能去找他的,只有轻功最好并且对禁地有所了解的我。即使我被守护禁地的墨衣祭司发现,也有把握能将此事的影响控制在最小的范围内。

这件事发展至此,我也有不小的责任。如果我在受到赵莲息的提示时能够不自以为是地猜测真相,而是直接找赵莲息问个清楚,那么这桩意外根本不会发生。

我要进入禁地的事也不适宜让太多的人知道,尤其是陈雅,如果她知道我要去冒险,一定会不依不饶地跟着一起去。禁地里危机重重,我自己一个人还能自保,若是多一个,恐怕反而会增加风险。

于是我跟宇文默事先说好,让他找个借口将陈雅给带了出去,又叮嘱知晓此事的长臂阿木,飞天羽和小金刚千万要守住秘密,这才放心地去了祝厘峰。

祝厘峰离太和峰不过两个山头远,却是整个幽国人闻之色变的地方。第一,在这里,所有异能都会莫名其妙地失效;第二,这里地势十分险峻;第三,这里时常有体型巨大的凶猛野兽出没,没有了异能,对上这些野兽难以脱身。

这里自古就是禁地,为了防止不知情或是别有用心的人闯入,常年有墨衣祭司在峰底守护,不过近百年来出入的人寥寥无几,这些看守渐渐也就懈怠了不少,要不然也不会让我和锦西锦心给偷偷混了进去。

我在祝厘峰下观察了一会儿,确定赤尾蛇并没有被墨衣祭司们抓住,这才潜了进去。赤尾蛇从未进过禁地,不熟悉地形,不可能那么顺利地到达长有暮云草的山崖,我判断他现在还在峰上那片密林之中。

除了山崖,这片密林也是个险地。当初我们便是在这片密林中遇上了白狼,听说还有很多可怕的野兽,一旦正面遭遇,便是九死一生。

我最担忧的便是这一点。这密林地形复杂,我们当时只在密林外缘便差点迷了路,如果赤尾蛇深入密林又被猛兽袭击,恐怕……

抛去不好的联想,我专心在密林之中寻找赤尾蛇的踪迹,果然被我发现了他的脚印。跟着脚印走到一处水洼边,突然又失去了线索。我仔细地在水洼边寻找,发现了赤尾蛇留下的一只鞋。

我心中一沉。什么情况下,他会弃鞋而去?是逃跑之中慌不择路掉了一只鞋,还是——

呼噜噜……呼噜噜……

林木微动,我闻到了一股腥气,立刻警惕地四下张望。我的神力在这里已经消失,能够凭借的唯有轻功和武技,如果遇上小型的野兽还能有一战之力,遇上大的恐怕就只能用轻功跑路了。

要是我的碧鲲还在,想必会轻松很多。

林木微动,我感觉到在某个方向,风流动的速度加快,有东西来了,速度还不慢。我从地上拾起几个石子,运气于指尖,朝那东西来的方向激射而去。

“什么东西?哎!——”

崇锦西的声音?

我惊喜交加,立刻跑了过去,只见他跌坐在地,头发垂落遮住了脸,夔龙面具碎裂掉在了一边,想必是被我的石头击中,掉了下来。

“崇昭,你是不是故意的?!”

他侧着头,手指放在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