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章是指不说喜欢,没有亲吻,绝不同房。 (2)(1 / 2)

千金煞 若水未央 10641 字 7个月前

皇身上一一实现。我有什么不满?至于那些姬妾,十四五个怎么了?二十四五个也无妨,成大事者何须拘这般小节,那些女人能撼动我半分吗?这么多年有人取代我登上皇后之位吗?没有,所以我一点也不在乎。”

“那现在呢,”秦嬗问她,“厉家被渐渐边缘,孟婕妤上来了,九皇子出生了,皇后你心中没有一点松动吗?你觉得父皇还是那个当初把江山打来送到你手上的大将军吗?你还爱慕父皇吗?”

皇后的眼睛瞪着秦嬗,她的睫毛也颤抖着,忽而皇后垂下头去,有一点晶莹闪过,她哽咽了,道:“他还是,我想他还是。”

秦嬗闭上了眼睛,她以为自己执着,没想到世上还有比她更执着的人。

“宜春,”皇后吩咐秦嬗,“我不管你要做什么,暗度陈仓也好,顺水推舟也好,现下不是太子仓皇登基时候,我劝你收起龌龊心思。”

秦嬗走出宫门,回到公主府,按照皇后的吩咐她必须将魏帝的病治好。她坐在书桌前,韩策和繁星两人跪坐在前面,一室无语,跪着的人惴惴不安。

深深的无力感包裹着秦嬗,让她快要窒息,她真是不知道如何评价皇后,是愚蠢还是痴情。

而魏帝,她的好父亲,皇后的好丈夫,究竟知不知道发妻的一片深情。

左右气闷,秦嬗拂袖将案几上的笔墨纸砚全部都扫到地上,摔个粉碎。

韩策和繁星下了一跳,小心翼翼地问:“出了什么事。”

秦嬗将椒房殿的事告知他们,两人觉得无端冤枉,指天发誓道:“绝对没有,公主不说的事,我们看不见听不见,绝不会泄露一个字!”

他们秦嬗当然信任,只是人多口杂,不是所有人都忠贞无二,现在得查明是哪里出了岔子,亡羊补牢为时不晚。

于是秦嬗吩咐韩策和繁星,要排查府中所有人,一个都不要放过。

然她怎么想到报信的是李悟,他着人将消息散于龙啸卫中混搅试听,够秦嬗迷魂一阵的了。

至于秦嬗之后被迫无奈引荐符临江进宣室看病,魏帝有了一定好转,那之后再细说。

且道孟淮这边,左冯翊办公的他见到了丝丝。

然则丝丝带来的消息有好与坏,好的是他们找到了燕国昭武王,他在木弄城打下了根基,且也在想办法联系孟氏姐弟。坏的是三个派去的密炎司暗探没能回来,被昭武王扣下了。

“扣下?”孟淮与丝丝约见左冯翊郊外一偏僻处,听到这里,不禁皱眉,“皇叔为何要扣下我的人?”

丝丝摇头,“幸好我们的人留了后手,将这个消息传给我,昭武王让他们稍安勿躁,说在长安已经有安排了。”

“已经有安排?”孟淮思绪极快,昭武王这样说,他第一时间想到的人就是孟洁。

按道理来说昭武王作为亲王,亡国亡家,不能不恨。而当在魏国蒸蒸日上的王子联系上他,他却不徐不疾,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在长安已经有燕国人帮忙了。

可能在他看来,这个人比孟淮更接近魏帝,更加有用,且不必告知燕国王子,那除了孟洁还能是谁呢?

再联系孟淮回宫之后,将阿萨等人的事情告诉孟洁,孟洁虽然高兴,但并没有想象中的狂喜和希冀,孟淮当时还觉得,孟洁可能被魏帝折磨得已经喜怒不辩了。

现在看来说不定,孟洁心里已经有打算了。

但是没有当面问过孟淮不敢肯定,另有一点孟洁应该不可能单独行事,长安中应该有其他人帮衬,他一年没有回来了,对于孟洁的行踪不甚了解。

帮忙的是魏国人,燕国人,是一个人,还是一群人?孟淮暂时没有定论,他略微思考后下笔列了一个名单,上书几个可能支持九皇子支持孟氏的官员名字,交给丝丝道:“这些人查一查。”

丝丝伸手要接过去,孟淮迟疑了一下,将绢帛拿回来思忖半晌,将李悟的名字加了进去。

在符临江两幅方子的调理下,魏帝的病情有所好转,但某日半夜他在与孟洁行欢时突然发狂,死死掐住孟洁的脖子。

宫女发现时孟洁只瞪眼,不喘气了。宫女尖叫着冲出宣室,阖宫灯火齐亮。秦嬗赶到时,眼前的情景现下让她魂飞魄散。

魏帝头发散乱,双目赤红,挥舞着一把钢刀遇神杀神,遇佛杀佛,宣室满屋的宫女太监想靠近又不敢靠近,血肉横飞,与前世宫变那天如出一撤。

冷静如秦嬗现下也慌了神志,不但是以为魏帝的疯狂实在可怕,还因为某种无力的宿命感。

好在皇后沉得住气,她下令让禁军动用武力将魏帝按下,夺下他的兵刃,并用绳子将魏帝绑起来。

夺兵刃可以,绑皇帝就没人敢动了,皇后迎面扇了面前犹豫不决的禁军护卫,喝道:“清醒些了吗?你们记住,现在不是犯上,陛下伤到自己,尔等照样脱罪不了!”

皇后都下令了,何人敢怠慢,于是三四个人齐齐动手,才将人高马大的魏帝捆绑起来。魏帝真如同发疯一般,不停地后脚挣扎,口水流了一地,皇后红了眼眶,抱住魏帝喊道:“太医呢?快来看看陛下!”

秦嬗听说魏帝犯病后,就带着符临江的,现在正是用人的时候,秦嬗放他去看魏帝的情况。

符临江先为魏帝针灸,让其平静安定下来。之后又翻开了眼下,口鼻等各处,都没有什么发现,其实在他看来魏帝出了劳损过度外,没有什么其他的病。

此时,不经意间,符临江在魏帝的领子下翻出一条两寸来长的黄色绢帛。

绢帛上什么都没有,只有几点红色痕迹,符临江凑近鼻闻了闻,疑惑道:“血腥味。”

“血腥?”皇后将绢帛拿过来看了许久,突然叫道:“这,这是…巫蛊之术?”

在场皆是大吃一惊,每朝每代巫蛊之术都是禁忌话题,动则牵扯甚广,但如果不是巫术,怎么能解释魏帝突然发疯呢?

皇后心里也忐忑不安,立刻宣太史令进宫辩别。不多时,太史令颤巍巍地到了宣室,对着绢帛看了许久,禀报太后:“确实是厌胜之术。”

皇后未听完险些晕倒,秦嬗上前一步扶住她,轻声道:“皇后,现在更深露重,明天等陛下醒来再做定夺吧。”

“不行,现在必须立刻搜查。”

皇后有她的理由,那个时代消息传播不畅,发生了事情大家总要慢半拍才得知。但过了一夜,消息散出去了,该藏的藏了,该烧的烧了,作假的也做了,要找证据就没这么容易了。

所以今夜必须趁热打铁。

于是皇后以下令在阖宫搜查,她想搜的是后宫姬妾,尤其是没死透的孟洁。可命令是给禁军的,他们也要搜其他的宫宇。

于是,当魏帝慢慢转醒时,巫蛊娃娃居然真的找到了。

皇后惊喜万分,喜的是作祟的小人无法捣鬼了,惊的东西是在东宫偏殿一株槐树下找到的。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继续~

☆、生离

皇帝五行缺木, 国家国号为魏,厌胜之术压在槐树之下,还写了皇帝的生辰八字, 娃娃上插满了银针, 可见险恶用心。

魏帝看着, 看着,抄起手边的药碗砸了过去, 把端着托盘的小太监吓得屁滚尿流。

皇后跪在地上, 嘴唇止不住的发抖想要辩驳, 但魏帝此时哪能听得进去, 叫人送皇后回椒房殿, 送秦嬗回公主府,没有旨意不能出来。

说真的, 要不是秦嬗经历过两世,她都要怀疑巫蛊是不是太子给下的。

毕竟他嫌疑确实很大,首先厉家现在作为老派士族,被魏帝一再打压, 日渐衰落,太子本人也被禁足东宫,不问政事,加之小小梁王横空出世。

太子这软弱的人面对一贯强势的君父, 不敢正面硬刚,很有可能走歪门邪道。

秦嬗会这样想,那证明其他人也会这么想。果不其然, 第二天东宫以厌胜之术谋害帝王的消息不胫而走。

哪怕事情还没有查明,但传言说的有模有样,说魏帝在床第之间突然厉鬼上身,要掐死孟婕妤,这明显是报复孟婕妤狐媚惑主,想要借刀杀人啊。

魏帝下令将太子迁长安西郊柏梁台,等待查明事实。太子得知后脱华袍,跪草席,负荆请罪,抵死不承认用了巫蛊,一口咬定是他人陷害。

此时,有个服侍太子的舍人在审问中供认,说巫蛊确实不是太子弄的,只因太子在郁闷喝醉之时,向他抱怨要是能用法术让皇帝回心转意就好了。

舍人记在心里,在民间寻怪异之妖法,偷摸得了魏帝的生辰八字,将巫蛊娃娃埋在槐树下,但绝对不是想要诅咒君上。

这话怎么听,怎么像推脱之词,这人怎么看,怎么像拉出来定罪的。

魏帝想到前几年南海九斛珍珠一事,还是他作为父亲将丑事遮掩过去,不然太子如何顶得住御史台的口诛笔伐。

太子有了这个前科,正在气头上的魏帝如何相信那位舍人的证词,只当做又是一次顶包了。况且这次真是犯了大忌,稍有不当可做谋逆之罪论处,回看两汉乃至雍朝皆有巫蛊之祸,受牵连者少则数百人,多则数千人。

一时间朝中上下人人惶惶,多数人能与东宫及其亲族脱离关系的,这时候都显露真面目了。

也是,大难当头,不落井下石都是好的,还指望雪中送炭吗?

而秦嬗这时候握着一张令牌,陷入了沉思,这是她与皇后最后分别之时,皇后匆匆塞给她的,乃是龙啸卫的令牌。

与她本来的那张不一样,这是真正的龙啸卫,金铸令牌上刻着一只凤凰,翱翔九天。

秦嬗苦笑,现在她是落架的凤凰不如鸡了,公主府被封门外都是禁军,她想要去找丞相等人搬救兵都不可能了。

究竟是谁,秦嬗在想,这个在暗中的敌手究竟是谁,居然一点也不露痕迹。一环套一环的,借秦嬗的手打太子,还打秦嬗自己。

明知是陷害,但面对实在扶不起来的软弱太子,秦嬗也是无力。

孟淮还在外办差,也不知他回来后见妻子被囚,姐姐半死不活吊着一口气,这般天翻地覆是什么心情。

正想到这里,繁星的声音传来,她焦急道:“公主,驸马回来了!”

秦嬗的心突然就热了起来,她提裙冲到大门去,却见孟淮一个人面对几十个禁军护卫,她快慰一笑,唤道:“孟淮!”

尾调颤颤的,勾起孟淮的脸庞,他上前一步,眸光如阳,坚定又温暖。

“公主!”他边应着,边上前一步。禁军刷地抽出了佩刀,喝道:“驸马!勿要靠近,陛下有令,谁人也不能探视公主。”

孟淮手中也有刀,也拔了出来,寒光相对,各自不肯相让。

秦嬗虽然感动于他的义无反顾,但理性还是大于感性,她上前站在对峙双方之间,对带兵看押她的那个护卫道:“驸马不能进来,那我与他说句话总可以吧。”

护卫看着这两个天之骄子,想着长安局势未明,不妨卖个人情以后多条退路,便让护卫收了刀,拱手道:“多谢公主体谅。”

一行人识趣地往后退了两步,孟淮执起秦嬗的手,看着她眼下的青黑,手中力量多了一分。

秦嬗笑道:“又不是生离死别。”

面对秦嬗的玩笑,孟淮却没有心情,他道:“我定会将事情查明,尽早将你放出来。”

秦嬗摇了摇头,“罢了,你与我有夫妻关系,陛下是不会让你介入的。你且安心等待,父皇会还我与太子公道的。”

“可是…”孟淮还要说什么,秦嬗踮起脚尖抱住了孟淮。

他用力地回抱着,将所有的不安、心疼都融进这个拥抱里,似乎想要把秦嬗摁进血肉里一般。

“阿吉娅…”孟淮忍不住亲吻她的耳廓。

秦嬗也亲吻了他的面颊,与之不同的是,她悄声在孟淮耳旁说:“东宫那个沈良娣可能有问题。”

沈良娣?

孟淮松开秦嬗,而后秦嬗在他手里写下了卫封的名字。

他了然,自己现在无法插手此事,但可以去找卫封,他向来维护正统,不论如何,卫封会想尽办法保持朝堂无风无波。

万般不舍辞了秦嬗,孟淮向丞相府递了拜帖。然则即便是卫封,他现在也需要避嫌,遂只与孟淮在偏厅见了一面。

时间短,事情重,孟淮将秦嬗的怀疑转告给卫封。

卫封脑子亦是十分活泛,他也思忖会不会是沈良娣为给枉死的兄长报仇,所以陷害太子,可是如果太子倒台了,沈良娣出身微寒,必死无疑,能有什么好处呢?

孟淮将话传给卫封,还是不放心,以暗号招来潜伏在长安中一个探子,让他去查一查东宫的事。

这些事情尽数安排后,孟淮稍微松了口气,这才想起来还未去看阿姐,于是匆忙进宫去。好在孟洁在这次事中是个受害者的角色,并没有受到牵连。

孟洁现在都还无法正常讲话,脖子的指痕依旧恐怖吓人,她精神恍惚,身体和神志都受到了极大的伤害。

孟淮赶去凤凰阁时,先一波看望孟洁的姬妾刚刚离去,宫女回禀现在是丽云郡主在探望婕妤。

孟淮整了整衣衫进去,刚唤了一声,他阿姐便就红了眼眶,声音喊也喊不出来,只有眼泪扑簌簌地掉,真如蔷薇滴露,我见犹怜。

秦云也在一旁揩眼角,“婕妤,别伤心了,还是得当心身子。”

孟淮没有与秦云打过交道,顺着她的话头安慰了几句,非常客气。秦云抬头见天色晚了,不好打搅姐弟说话,对孟洁道:“婕妤,那你先休息,我先走了。”

孟淮代为相送,与秦云走到凤凰阁正门处,忽而秦云问道:“驸马回公主府看了吗?”

“看了。”孟淮也没多心,直接这么回答了。

秦云笑道:“驸马真是爱妻心切,回来不着急来凤凰阁,却是先去了公主府。”

孟淮眸光一冷,秦云却没等他说话,福了福身告辞而去。

纵然觉得秦云话里有话,但孟淮此时无暇顾及其他,转身回到寝房中看望孟洁。

她现下可以靠在引枕上,拉着孟淮段断断续续地说话,孟淮出声应付着,心不在焉。

孟洁对他何其了解,歪头看了看道:“怎,怎么了?你有…心事?”

“阿姐,”孟淮扬起脸来问她,“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我?”孟洁疑惑道:“…哪有啊…”

“阿姐是不是早就联系上昭武王,联系上我们的皇叔了?”

“没啊…”她嘴角有丝松动,笑得勉强,“…你为何…要这么问?”

孟淮握着阿姐的手,感受到了她在回话时的迟疑,他道:“我们是姐弟,阿姐,你有没有说谎,我最清楚。”

孟洁的手抖了抖,期间被孟淮紧紧握住,“阿姐,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他再次问。

孟洁低着头,眼泪不听话地落了下来,孟淮有些心疼了,但总归还是保持镇定,听孟洁道:“…去岁,你走之后…我去金仙观中祭拜…遇到了皇叔派来的人…”

金仙观虽是皇家道观,但毕竟地处深山,守备不似深宫严格,确实是条接头的捷径。

孟洁接着道:“皇叔要我生下…生下,皇子,日后扶持皇子上位,便可,便可,以燕血脉把持…”

以燕国血脉把持魏国朝政,真是荒唐,孟淮心想,这简直是自欺欺人的最高境界了。

他虽然不会信,但孟洁心思单纯,她保不准信了,况且孩子都生下来了。

“…然后呢,”孟淮问,“即便魏帝想要小九登基,小九有异族血脉,没有大臣支持是不可能稳坐皇位的,皇叔没有告诉你,朝中有人接应吗?”

“有…”孟洁道:“…但他没有细说,只是要我无需太多杂念,尽量笼络住魏帝,生下…皇子,其他的,他来办…”

孟淮面色发冷,嘴角抿平。昭武王身为皇叔,身为长辈,见儿女辈在异国受苦,第一件事不是想办法接回去,而是说服其生下仇人骨血,简直令人切齿。

本来孟淮对昭武王有点希冀,现在全都熄灭了。

只是…孟淮看向阿姐,她虽然娇弱善良,但并不是愚蠢,昭武王说的这么不明不白,她就照做了?是有所隐瞒,还是病急乱投医呢?

是以,孟淮再次试探:“阿姐,你真不知道朝中谁是中皇叔的同盟吗?”

“…我不知啊…”孟洁委屈万分,百口莫辩,“我要知…会瞒着你…吗?”

她一时气急,胸口猛喘,艳丽绝伦的脸红涨起来,她按住心口倒在床边,道:“…你,你是不是,要问我…是不是我害的魏帝…我若有这本事…早就,逃出生天…还需在这儿,熬着半条命吗?”

阿姐如此决绝,孟淮没有理由再怀疑。他想把孟洁扶起来,哪知被阿姐一把推开,她气呼呼道:“你,心里…就想着秦嬗,别以为我不知…你走…”

“阿姐!”孟淮心焦,他不是不相信姐姐,只是怕她被奸人所骗,害了自己。

然则孟洁又恼又气,根本不听孟淮解释,孟淮无奈,只得出了凤凰阁。

天色已经很晚了,马上就要宫禁,孟淮再次来到玉堂,枯坐在房中为秦嬗担心。

快马加鞭从左冯翊赶回来,又忙了一日,休息不说连口水都没喝。孟淮摸了摸案几上的茶壶,居然有热水,他环顾一圈,玉堂除了两个守门的打瞌睡的太监外没有其他人。

可能是看驸马常来这里歇息,所以备着的吧。孟淮也没有多想,连喝了两杯。

听着梆子声,估摸快到子时了,孟淮忆起玉堂书房中有床榻,可以凑合歇息一夜,便往书房去。

越走越觉得头昏脑涨,刚进书房便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作者有话要说: 都让开,我要开虐了。

另外,昨天...都看到了吧,换了好几个平台,图片都挂了,现在真是越来越严格了。

明天继续~

☆、修罗

魏帝从宣室出来的时候已经快子时了, 然他心里还是惦记孟洁,当天清醒过来看到被自己掐到晕迷的孟婕妤时真是吓了一跳。

孟洁与她母亲骊姬长得非常像,魏帝当年也是英姿勃发, 能让大多数女人趋之若鹜, 唯有燕国皇后骊姬对他不削一顾。

魏帝对骊姬也不是真的深爱, 只是如他这般自傲的男人不允许失败,所以燕国国破之后就将孟氏姐弟带了回来。

说起来, 孟淮相貌更像其母。只是孟洁对魏帝可谓百依百顺, 在床底之间十分配合, 能充分满足魏帝一展雄风, 这一年来更是着了魔一般, 非孟洁不可侍寝。再加上九皇子的确聪明可爱,哪个父亲不爱幼子呢。

故而, 即便疲累万分魏帝还是想去凤凰阁看看孟洁。魏帝只带了个执灯小太监,走过沧池后,只见一个红色衣袍的人往玉堂而去。

魏帝擦了擦眼睛,还以为看到了骊姬, 骊姬当年就最喜欢穿红色。

他问小太监:“方才那人是谁?”

小太监道:“好像是孟婕妤呢。”

“婕妤?”魏帝满腹疑惑,昨天见过孟洁,她都下不来床,这会怎么在这儿。

魏帝跟着来到玉堂, 门口的太监还在打瞌睡,这时候也清醒了。他们就是看房子的,从未见过天颜, 现都跪在地上瑟瑟发抖。

魏帝问:“方才可是婕妤过来了”

看门的愣了愣,道:“回陛下,是,是驸马。”

说到孟淮,魏帝更觉得奇怪了。

原先孟淮与宜春成亲、外放,逃出未央宫,对此魏帝是耿耿于怀,迫于朝臣进谏不得已为之,想着一两后将孟淮召回来,再想个办法让其和离。

那时候魏帝对孟淮还是存了心思的,可后来不知怎样,自己居然渐渐淡了这个念头。秦嬗回来后主动要求和离,拖到现在,自己也没什么表示。

思前想后,好似被什么蛊惑了心智似的。

再想起那个巫蛊娃娃,那真是太子做的吗?若是他做的,该是最近做的才是,怎么自己种种反常行为,是已经持续了许久时间了呢。

众多疑惑、如团团迷雾,让魏帝找不到头绪。厌胜之术被发现后,他头疼确实好一些了,只是禁不起疲累。

可如山的政务,怎么可能不疲累呢。是以现下魏帝的太阳穴又突突直跳了,执灯的太监见了,忙问看门的:“陛下不舒服,内里可以地方歇息一会儿?”

看门的想了想,道:“有,书房有榻。”

小太监扶着魏帝进去,推开书房门却见榻上有人盖被子而睡了,竟然是驸马。

“驸马怎么睡下了,需得叫醒才是啊。”

魏帝摁着额头,见一旁衣架上挂着红袍是孟淮穿着的官袍,才明白他可能刚从左冯翊回来,还没来得及换常服。

“陛下,”小太监瞅着魏帝眼睛中闪过一丝波动,他小声道:“陛下,还去凤凰阁吗?”

魏帝想了想,摆摆手,“孤在这儿坐一会儿。”

小太监心中清明,想那汉成帝不也是纳了飞燕合德两姐妹吗?他默默地退了下去,为魏帝关上了房门。

魏帝坐在书房的案几旁,默默地看着熟睡的孟淮,心中突然没了那些期望和欲念。

回首他的一辈子,废除长老院,集中皇权,征伐四国,平定中原,驱除鞑虏,统一北方,俯首农桑,遵崇儒术,推行新政,每一项都在史书上大写特写,扪心自问他无愧于天地,无愧于臣民。

可即便如此,还是有很多人恨他,革故鼎新的路上总有人被牺牲。时代变迁,与历史不过扬起尘埃,可一粒尘埃落在微末之人身上,便就是头顶大山,万劫不复。

至于孟氏姐弟之流,魏帝只能觉得可惜,但并不后悔,也没有对不起可言。

汉室没落,雍朝无能,天下纷乱,诸侯并起,本就是大争之势,他不杀伯仁,自有人杀伯仁。

只是人之老矣,其行也柔,其言也善,况人过五十迎来幼子,如果真的如盛年时一般为所欲为,怕会为幼子招来冤孽。

想到这里,魏帝站起来,坐到榻边,望着孟淮,看到了年轻时候的骊姬,更是看到了年轻时的自己。

那时他与丞相卫封一文一武,运筹帷幄,豪气冲天,百战不败,类似骊姬得不到,便可抢她的儿女,那时他可谓广地苍穹,皆在掌握,可现在他却不是想要什么就有什么,没了当年的锐气,宦海如泥,其险其难尤胜战场。

难道真应了那句,打天下容易,坐天下难?人活数十载,如白驹过隙,眨眼之间他便要退场了。

正如是想着,榻上的孟淮悠悠转醒,猛见魏帝坐在身旁,他先是吓了一跳,蹭地坐起来却见衣衫褪去,连底衣都被解开,薄瘦胸膛尽收眼底。

孟淮的脸色涨红,青筋暴出,浑身止不住的颤抖。魏帝皱了皱眉,知是他误会了,可人还未开口,孟淮血气上涌,又愤又恼,并夹着无比屈辱,他几乎是扑上前,撕叫着:“魏贼,我要杀了你!”

孟淮歇斯里地,尽管没有武器,拼着一口气也要杀了魏帝。

魏帝即便是再高大再威猛,也是半百老人,且久病缠身。可孟淮是还未弱冠的青年,有愤懑和怒气加持,怄人的屈辱让人爆发出巨大的能量,居然一把将魏帝推在地上。

魏帝翻倒在地,思绪居然还能清晰,他想着自己老了,可孟淮还年轻,他有勃发的未来,只是他与魏国来说,是汉武帝的金日磾,还是秦惠公的义渠君。

小太监在外守门,突然屋内传来器皿破碎之声,将他的瞌睡全都吓醒了,他推门却见那般场景几乎魂飞魄散。

孟洁于睡梦中被叫醒,匆匆批了外衫赶到玉堂,只见满屋狼藉。魏帝一派威严坐在上位,孟淮被人押着跪在地上,虽是衣衫整齐,但鬓发松乱,面如死灰,眼中猩红,嘴角也有血丝,明显是被人重重扇了一巴掌。

“陛…陛下…”

孟洁跪倒在地,她来时已经听了个大概,大约是魏帝在玉堂遇到了驸马,一时没忍住…

然则魏帝也是有口难辩,事发突然,他竟然不知从何解释,可这个按下不表,孟淮确实犯上了,故而魏帝狠狠打了他一巴掌。

“桑措…桑措…”孟洁也不知该说什么了,只是抱着孟淮哭泣,可怜他弟弟人已经僵硬了,如石头一般,怎么抱都暖不热。

魏帝揉了揉眉心,想他乃是天子,即便是做了荒唐事,哪有解释道理,好在今夜知道的人不多,他道:“都拖下去吧。”

办事的都是魏帝的亲卫,能做到绝对的保密,如是今夜那几个太监全都被带到暗处解决了,一句话都没让他们说。

为魏帝执灯的那个小太监死前嘴里塞了绢布,呜呜直叫,似乎是有什么话要说。他也觉得奇怪本来只是让他引着皇帝来玉堂,怎么会变成这样呢,自己不明不白地送了命。

秦云在岁羽殿一直没有就寝,隐隐约约听到了玉堂的动静,嘴角勾起一丝渗人的笑容。自言自己还是心太软了,孟淮喝的茶水中是有些许迷药不错,本来也该给魏帝用春、药的,这样才好颠鸾倒凤。

只是秦云怕做的太过,查到自己身上。所以她只是着心腹装作孟淮手底下的人,买通太监引着皇帝来到玉堂。

至于理由,说驸马想为宜春公主求情也好,说驸马另有所图也好,总之魏帝对两姐弟的腌臜思想人尽皆知。稍微暗示,那太监便只管拿钱办事了。

算好时间,将孟淮的衣裳把个精光,即便魏帝正人君子一把,忍住了。可两男共处一室,魏帝又有前科,难免不让误会。而孟淮又刚烈,一定会极端反抗触怒魏帝。

魏帝为了清誉,为了息事宁人,定不会让消息外露,会杀了当时在场的宫人,完全无需秦云动手。

秦云这招不可谓不毒辣,杀人不过头点地,她却要诛心,诛了孟淮的心,他该如何面对秦嬗。

再加上李悟那边也布置好棋局,当时候两夫妻面对各种背叛、难堪,会如何相爱相杀,想想就令人无比畅快。

孟洁这边还是抱着孟淮,泪流满满,不停地在他耳边低声宽慰:“…桑措…陛下说了,没有…没有…你放心…”

她不说还好,一说孟淮便想到那令人作呕的场景,刚来未央宫时那些噩梦般的记忆又涌上心头。

成未成事有什么分别,心刺已然种下。他本来已经强逼自己淡忘了,可今夜耻辱感淹没了他的人,就如已经爬上了岸,又被一脚踹下孽海里,里面净是污浊和血肉,沾染一身,再无清白可言。

魏帝看他那恶狼的样子,回想方才孟淮真的动了杀心,心有余悸,魏帝想了想道:“你还是回公主府吧。”

那儿有禁军看守,以防万一。

孟洁送走弟弟,看着他脚步踉跄,亦是万念俱灰。

回想李悟劝她起事,她仍犹豫,觉得时候未到,可这时看着眼前的魏帝,她觉得无比恶心,一条挣扎之路反反复复何时是到尽头,该有个了解了。

于是她瑟瑟与魏帝道:“陛下…近日事多,妾心里乱的很…请去凤凰阁陪妾…一晚好吗…”

与此同时,公主府却遭了贼人,护卫和禁军都出动了去抓黑衣人,未果。回来时候发现一直在府中修养的阿萨突然不见了。

秦嬗大惊,总觉得忐忑不安,亲自去翻孟淮常住的房间,本来无所获,但她机敏,在焚香烧物的熏笼中找到了未烧净的只言片语。

秦嬗找来府中会燕文的奴仆,翻译得吃力,只能知道个大概,说的是暗探、刺杀、灭魏之类。她顿时如五雷轰顶,通体冰凉,手中残存的绢帛不自觉地落在地上。

此时,有人来报:驸马回来了,皇帝令其与公主监、禁在一处。

秦嬗跌坐在房中,心中情海翻波,豁然回头,咬着唇留下一行恨泪。

虽然夜深了,但一个时辰前府中潜入过盗贼,故而众奴仆都醒来了,孟淮一路走进来,是人都看到他脸颊上的掌印,都发现了他的步履蹒跚,心神恍惚。

符临江上来扶他一把,问:“驸马你怎么了?”

他怎么了?这叫孟淮如何开口,他只能摇摇头,道:“是出事了吗?”

符临江将三四个黑衣人潜进宅院,并好似带走阿萨的事情告知了孟淮。

接二连三的事,孟淮眼下筋疲力尽,眼下阿萨这么个大活人居然不见了。而阿萨在符临江的治疗下已经能走路了,纵然不能再动武,可要带走他不是简单的事。唯有一个解释那就是阿萨是甘愿跟着黑衣人走的。

如是这样,那阿萨暂时没有危险。

“公主呢?”孟淮问。

符临江指了指后院的客房,道:“公主一人在客房,许久没出来了,八成是吓到了。”

闻言,孟淮忙往后院而去,心中满是担忧,全然忘了刚才在未央宫魏帝的恶劣行径,他已经将秦嬗与魏帝完全分开来看待了。

公主府初建时,他们刚新婚,那时两人虽未交心,但也不妨有一段简单快乐的时光。

后院池塘上有座木浮桥,孟淮有时会在那儿钓鱼,秦嬗于一旁托腮看着,等得急了,秦嬗没好气将手里的鹅卵石扔进水里,吓得本来要上勾的鱼四处逃窜,秦嬗背着手批评孟淮火候不到家,他也没有办法,只能无奈地笑。

孟淮穿过后花园,急奔到客房,却见韩策和繁星站在门口,见到自己来了,忧心忡忡,欲言又止。

“怎么了?”孟淮问。

两人面面向觎,只是将房门打开,道:“驸马,还是进去吧。”

孟淮以为秦嬗真有碍,着急进去,只见秦嬗背对着,立在房中,肩头有些松垮,看起来真是精神不济的样子。

而孟淮又何尝不是呢,未央宫子夜惊梦,让他满腹耻辱和恼火,偏又无人能诉,只能逼着自己强硬坚韧起来,唯有看到秦嬗这一刻,他的心变得柔软,想向她恳求一句:能不能抱抱我,或者我能不能抱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