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逞(1 / 2)

岁末清年华 少辛 2274 字 7个月前

冬日的阳光有薄薄的暖,川流不息的大街上依旧干冷的厉害,八阿哥的马车宽敞舒服,铺着厚实紧致的坐蓐上面有一层西洋红黑色毯子,坐上去绵软舒服,宝相纹的靠枕还散发着淡淡的清香,紫檀木的小桌上有一副可以吸住的棋子和茶具,车顶上还有一颗硕大的夜明珠,固定在角落的炭盆散发着温暖的气息,这实在是一个会享受生活的人。

细珠看的目瞪口呆,喃喃的道:“现在才知道,咱们家有多穷。”

岁末也不是不识好歹的人,掀起了帘子向外看,马背上的八阿哥看上去高大沉稳有力,白皙的侧脸棱角分明又格外的坚毅,和他正脸给人的感觉完全不同,墨色的大氅衬托着他高雅又与众不同的气质。

岁末还在想怎么开口,八阿哥已经转过了头,好似知道她心里怎么想一般,他漆黑的眼眸里带着点点的笑意,温和又从容:“既然已经坐上了就不要在多想了,安安稳稳等着回家,我只把你送到你们胡同口,也不进去,你到时候也不必跟家人说是我送你,这样也免了一场麻烦。”

岁末在心里叹息了一声,这真是个极其聪明又体贴的人,历史上怎么会有那样的遭遇,真是让人觉得可惜,话已经说到了这个份上,岁末也就不好在多言语:“今天实在是麻烦您了,若以后有用得着的时候,您同我说一声。”

她的声音如她的笑一般浅淡又动人,自然的流露着一种历尽千帆的淡然。

好在跟他说话已经不像开始的时候那样疏离和礼貌,八哥笑着颔首。

孟佳氏这一次格外的倔强,保泰说的话她根本听不进去:“我是知道你的,挑的这个岁末也保准没有问题,你不但要为你自己想,也为我的妞妞想一想,你若是不同意,我们这几年的夫妻情谊也算是尽了,我就是到地下也不得安宁!”

保泰深吸了一口气,八阿哥说的话他现在还不好告诉孟佳氏,但孟佳氏倔成这样,也实在在他的意料之外,太医也说孟佳氏时日无多,他不想叫孟佳氏留下多少遗憾,解释道:“我有不得已的难处,除过这个二格格,你说谁就是谁,行不行!”

“除过她我谁也没有相中!”

保泰头大如斗,但也是格外的有耐性,只好缓和道:“这事情要不就先放放,隔两日在说。”

孟佳氏喘着粗气,闭上了眼,翻身睡向里侧,保泰就坐在屋子里,一直等到她呼吸平稳的睡着,才准备离开,毕竟是少年夫妻,即便疏离也有剪不断的情谊。

有下人匆忙的跑了进来:“世子爷快去看看吧!王爷那边都快打起来了!”

保泰站了起来,大步向外走去:“到底怎么回事?”

“是为了三格格的事......”

保泰额头上青筋暴起:“这个没羞没臊的东西!”

三格格伊哈娜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她那圆嘟嘟的脸颊上满是泪,看见保泰进来就急忙往嫡福晋西鲁特氏她亲生额娘的身后躲。

西鲁特氏又心疼伊哈娜又气她这样没出息,也不护着:“你也知道躲,叫你哥哥也知道知道你都做了什么!”

伊哈娜哭哭啼啼的道:“我就是不想去蒙古这也有错吗?就是嫁给乞丐我也愿意!”

保泰忍着肚子里的火气:“所以你就专门找了个乞丐要气死我们一家子人?!”

伊哈娜梗着脖子,瞪大眼:“他比你们都聪明,你们少瞧不起人!”

福全气的又站了起来,拿着个鸡毛掸子要打,伊哈娜又跳又跑满屋子躲,福全喊着道:“叫人把那畜生给我捉回来,老子活剐了他!”

保泰的眼角抽了抽,看着亲爹的气力这么足,他到清闲下来,坐在了椅子上品茶,伊哈娜的这个心上人,他们一家子只听说过,还从来没有见过,要去捉不知道是哪一个,连伊哈娜自己也说不准人在哪里,伊哈娜的这个所谓的聪明也不是白说,但这事情要是成了那就是侮辱人,他们是怎么也不会同意的。

等到福全和伊哈娜闹的差不多,保泰一挥手:“三格格带下去,禁足!”

伊哈娜又哭又闹,福全和西鲁特氏唉声叹气,家里出了这么个活宝,也够所有人喝一壶的。

八阿哥的马车果真只停在了隔壁的胡同疲惫的地方,岁末下去的时候八阿哥已经下了马,他打量了几眼才到他下巴的花骨朵一样娇弱的小姑娘,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眼里带着淡淡的暖意:“早些回去吧,要是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裕亲王府还是少去的好,世子福晋时日无多了。”

只一句话,岁末就在刹那之间明白了所有,她看上去有些恼怒,眉头微微皱着,抿着好看的唇。

八阿哥眼里的笑意就浓了几分,没想到小姑娘这样聪明,他只是说了一句就完全明白了过来。

岁末认真的向八阿哥道了谢:“谢您的提醒,您慢走。”

这一转眼又要赶人走,八阿哥几乎笑出来,他温和的点头,看着岁末走远,才翻身上了马。

岁末回去的时候科本氏已经派了马车出去接她,只是没有遇上,科本氏责备的看着她:“这么晚才回来,知不知道额娘有多担心?”

岁末歉意的道:“听说额娘喜欢吃四喜堂的桃花酥,我特地去给额娘买了一回。”

科本氏听得岁末是专门去为自己买东西,大冬天里一颗心也暖洋洋起来,亲昵的拉着她的手,替她里着鬓发:“你这孩子,真是不知道叫人说什么好!”比她那三个臭小子真是强了百倍,难怪人人都要生个闺女才行。

岁末拿出自己买的桃花酥,陪着科本氏说了一会话,才回了自己的院子,洗了澡换了衣裳,听丫头们说家里的事情:“四皇子府上下午来了人,说四福晋下午瞧见大格格,觉得大格格善良聪慧,她十分喜欢,想叫大格格去陪她说话。”

肯定是因为胤禛注意到了云溪,布顺达才会有此举动,让胤禛觉得体贴暖心,离不开布顺达,那时候的布顺达对果兴阿也比对谁都好都亲昵,她都是做给胤禛看的,迷惑了胤禛的眼,就可以为所欲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