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别(1 / 2)

岁末清年华 少辛 1687 字 7个月前

梳着大辫子,穿着蓝布旗袍的秀女们坐着驴车依次进入地安门,到神武门外等待宫门开启后下车,在宫中太监的引导下,按顺序进入顺贞门。

这曾经走过一遍的路,在走一次,又是别样的感触。

八阿哥成婚较晚连累的后面的兄弟都晚了三年,这一次秀女之中家世颇好的人不在少数,有些群星璀璨的感觉。

有小太监找到了领路的太监,那太监转头看向了岁末和云溪的方向,微微颔首,等到管事的姑姑出来领镶黄旗的秀女,又特地叫了云溪和岁末出来看了看,不知道琢磨的是什么,不过秀女们分住处的时候管事姑姑体贴的把岁末和云溪分在了一个屋子,别人都住着三个四个,她们只住着姐妹两个。

没有下人侍候,一切都要自己动手,小太监提了热水先到了她们这边给她们放足了热水,才站在外头的廊下喊:“要用热水的都出来自己打!”便听到外面一阵的开门声。

云溪笑看着外头的情景,同岁末说话:“没想到四爷这样体贴,连这些事情都安排好了。”

云溪可真是会给自己脸上贴金,就这么肯定是胤禛给管事的太监打了招呼,一副志得意满的样子,岁末懒得同她说话,倒了热水洗漱之后,就早早的躺在了床上。

云溪看起来心情不错,好像也不在意岁末对她的无视。

外头很快就安静了下来,夜里并没有夜宵,不过是几块点心,劳累一天,这些年轻的女孩子们很快都进入了梦乡。

给哪个皇子定谁,其实都早早的就有定论,不过还需要在走一遍过场,在看一看,只要没什么大问题,一般都不会有大变动。

这一次从八阿哥开始,一共有六个阿哥需要福晋或者侧福晋,所以这一次的选秀也格外引人注目。

第二天早早的起来洗漱吃饭,云溪到底老道三言两语就跟那些年轻的秀女打成了一片,不少人又看她得管事姑姑的看重,都开始亲切的叫她云溪姐姐,吃了饭换了衣裳就要过初选,这个时候并不用见宫里的大人物,大家等在御花园里五六个一起进去叫老嬷嬷和姑姑们检查身体。

太阳明晃晃的照着万春亭上五彩的琉璃瓦,年轻的女孩子们站在一处像一道靓丽的风景线,十阿哥躲在假山后使劲的看了半响转头见十四阿哥嘴里叼根草,站着一动不动,就不高兴起来:“你这是给谁摆样子呢?你不是要来看吗?怎么又不看了?”

十四阿哥看起来高深莫测:“我在用心看!”

十阿哥嘴角抽动了两下,又转过了头,嘴里念念叨叨:“你瞧,那是不是那个明德家的女儿,长的还不错,挺漂亮的。”

十四阿哥一听,这才急了,挤到十阿哥跟前:“哪里?哪里?我瞧瞧!”

看了半响也不过一群人头,什么也看不见,转头去看,见十阿哥正咧着嘴笑,露着一排雪白的牙齿,他就冷哼了一声。

有选完的秀女一个个出来,十个一组向外走去,有没有过初选全凭这些宫人们一句话,秀女们直接回家等消息,大概也就是四五日之后就会出结果。

康熙站在高处刚好看到十阿哥和十四阿哥两人的身影,他冷笑着同李德全道:“瞧朕这两个好儿子,越来越有出息了!”

李德全笑着道:“那是因为两位阿哥还年轻。”

十阿哥一脚将十四阿哥给踹了出去,十四阿哥直接跌到在了一个秀女的脚旁,那些女孩子们都惊呼着跑开。

康熙忍不住咳了一声,在看不下去,摇着头慢慢走远。

十四阿哥跌倒在那女孩子脚边,女孩子惊讶的瞪着一双漂亮的眼看着他,直看得十四阿哥红了脸,那女孩子才娇笑着躲开,却不似别人那样羞怯或者惊慌。

惊动了管事的太监都出来给十阿哥和十四阿哥行礼,十四阿哥干咳着起来,整理着衣裳,目光却一直追逐着那女孩,十阿哥装模作样的吩咐了两句就拉着十四阿哥小跑着走远。

直到走到僻静的地方,十四阿哥看着湛蓝的天问十阿哥:“你说那个就是舒舒觉罗氏,员外郎明德之女?”

“没错,就是,我跟管事的太监还确认了一下。”

十四阿哥忽然就期待了起来,额娘说给他选的侧福晋就是员外郎明德的女儿,舒舒觉罗氏。

云溪和岁末刚好也混在人群里,撞见了刚刚的闹剧,有过上一世的经验才知道这一次的老嬷嬷们对她们有多客气,可见上头有人所起到的作用,她们轻轻松松的出来,比起那些愁眉苦脸泫然欲泣的姑娘们好了不知道多少,大家都向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