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果(1 / 2)

岁末清年华 少辛 2117 字 7个月前

尼珠氏几人都是经过选秀的人,知道这事情劳心劳力,岁末和云溪回了家里,大家都不问两人情况怎么样,只叫先洗了澡吃了饭在好好的睡一觉。

等到晚上,一家子人才坐在一起问起宫里的事情,岁末并不大开口,基本都是云溪在说,尼珠氏的屋子灯火通明,连丫头也听的格外认真。

“.....应该有人提前打了招呼,宫里的嬷嬷太监们待人特别亲切,也没有怎么为难,和颜悦色,管事的姑姑还特地跟我多说了几句,说我不错......”

这一次云溪学聪明了,也不说是谁打了招呼,但说的话却不自主让人联想到胤禛身上,觉得应当是胤禛替云溪说了什么。

尼珠氏和马佳氏的目光就热切了起来,大家都笑着捧场,好像将八阿哥如何将岁末送回来的事情遗忘了一般,说起来就是云溪自己也只认为他们这样的家庭背景,八阿哥最多将岁末娶做格格,又不如胤禛府上对她一般热切着紧,所以大家理所当然淡淡的。

科本氏心里可不这样想,她觉得她的岁末怎么也该是个侧福晋,她便也不屑于同尼珠氏和马佳氏交谈,只是坐着听。

大家兴致不错,直到深夜才散去,尼珠氏却还睡不着,坐在炕上叫丫头翻看她的首饰盒子,看了半响才睡下,自己心里琢磨,两个丫头谁的都不能少,首饰不够时新,这几日就要叫人新打几套,就是二丫头不够争气,那也不能亏待了。

尼珠氏那里国柱的话也很少,好像一直在琢磨什么,直到回了自己的屋子,只剩下他和科本氏的时候他才一面换衣裳一面低声说了话:“我心里有些事情,要跟你说一说,咱们可能想的都不对,岁末应该是内定的八福晋。”

科本氏坐在床上惊讶的瞪大了眼,不可置信的看着国柱:“你莫不是在说梦话,咱们这样的人家怎么会.......”

国柱脸上的表情很郑重:“我这也不是乱说,本来也不想同你说,但是又怕你做的不够周到,你看着吧,等到选秀结果出来,我这官还要升一升。”他说着话起身吹了灯,叫科本氏在床上躺下,他也一并睡下,外头的月色一直倾泻了进来,他的目光和声音都柔和了起来:“说起八阿哥,大家的评价都非常好,我自己也见过两次,实在是个谦和有涵养的人。”他顿了半响又接着道:“原本我想着就在京城混一混,现在我想,还是要干出些成绩来,我打算去走走王爷的路子,看能不能外放做个地方官,只要岁末在位置上,我肯定还能回京城,我也不能给孩子拖后腿,到时候实实在在的干出成绩,叫别人也说不上闲话。”

国柱的话都说到了这份上,科本氏才算真的信了,她抚着跳动的极快的心,声音还有些颤抖:“你做什么决定我都支持。”

国柱笑着揉了揉科本氏的面颊:“外放可能要吃些苦头。”

科本氏立刻道:“你这是什么话?只要咱们一家子在一起,能有什么苦的!”

国柱便将科本氏揽在怀里:“行了,我知道了,早些睡吧。”夫妻这么多年,他们很知道彼此,话不用多说。

马佳氏看着丫头侍候着凌柱洗漱完了,上来侍候他宽衣,凌柱看上去一直不怎么高兴,马佳氏试着问了一句:“老爷是不是有什么为难事?”

凌柱便深深的叹息了一声:“能有什么事?!”听起来还是很责怪的。

马佳氏便也不高兴起来,停下了手里的动作,站在了一旁:“说起来自己的闺女能被皇子看上那是天大的荣耀,老爷这样一脸的不高兴摆给我们娘俩看吗?那不如就去跟四皇子府说一说,我们不愿意把女儿嫁过去,就叫这事情这么样算了!”

凌柱也冷了脸:“我因为云溪的事情在王府里天天受排挤,我回来也没说什么,你到比我还厉害,你们既然这么能耐,用不着我,那不如就自己过自己的去!”

他说着抓起袍子大步走向了外面,向前院的书房走去,家里人人高兴,只他实在高兴不起来,连马佳氏也因为女儿得势在他面前耀武扬威起来,这样的气氛实在让人不喜。

他书房里侍候的丫头芊墨最是文静,话不多最爱抿着嘴浅浅的笑,她大抵看到凌柱的心情不好,也不说话,只是轻柔的给他按摩,帮他舒缓。这冰凉的夜色里,凌柱从芊墨身上才感受到了一丝女人的柔情,从他的角度看去,刚好看到这个已经二十二岁的丫头丰满的胸脯高高挺在他的面前,以往从没有别的念头的凌柱在此刻却对芊墨生出了异样的情愫.......

初选的结果下来,岁末和云溪几乎毫无悬念的通过,云溪在外面结识的几个大家格格请了云溪过去玩,云溪忙得不可开交。

保泰做了亲王,锦绣也成了王爷福晋,日子忙碌又充实,却还一直惦记着岁末,又从保泰那里得了一些消息,特意叫下人接了岁末过去玩。

保泰和八阿哥一向亲厚,岁末觉得自己应该去,郑重的收拾了一番,还带了自己的做的几样点心。

锦绣梳着两把头簪着大红的绒花穿着宽边的旗袍亲自接了岁末,她看上去气色不错人也圆润了一圈,自做了王妃身上的气度越发雍容,身旁也是前呼后拥,非常气派,岁末行礼,锦绣笑着一把拉起了她,非常的亲昵:“你这丫头,到在我面这样客气,可是见外了。”

岁末抿嘴笑道:“这不是王妃气派太足,把我这小丫头给震慑住了么!”

锦绣便爽朗的笑起来,一面问些岁末的事情一面向里走,她并没有住在孟佳氏以前的院子,如今住在了王府的后宅的正院,屋子阔气又宽敞,带有抱厦和游廊,占了不小的面积。

下人们行动之间恭敬有礼,可见锦绣驭下有方,她们两个坐在了临窗的大炕上,自在的说话,还总有下人来请示。

“给太妃的太医现在去请吗?”

“您看看,这是晌午的菜单。”

现在王府的后宅大权都在锦绣手里,这可真是个能干的姑娘。

岁末笑靠着靠枕看着她:“我怎么瞧着你这里忙的不得了,我今日来没打搅你?”

锦绣回完了下人,笑着转头看岁末:“怎么,嫌我没招呼周到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