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选(1 / 2)

岁末清年华 少辛 1806 字 7个月前

初选结束,秀女的人数少了将近三分之二,剩下的人还会在淘汰一部分,而这些会被淘汰的人也不过是作为可能的侧福晋或者格格妃嫔的人选入围,算是意外之喜。

盛夏之时,御花园里的荷花满池绽放,煞是好看,岁末和云溪这一组十个复选的秀女被带到了荷花池边,即兴作诗作画刺绣弹琴都可以。

不远处的亭子里坐着的是良妃德妃还有惠妃三人,大家各自都有目标,这个不言而喻。

云溪几乎毫不犹豫的选了作画,因为胤禛喜爱与佛家有关的荷花,上一世她费尽心思练习画荷花,已经练出了一定的造诣,那么多年下来,这手上的功夫并不是这些年纪轻轻的小姑娘们可以比拟的。

岁末决定刺绣,在这个年代人们更看重的还是女子的品德,女子的刺绣可以登大雅之堂,是评判女子四德中妇功的一项,刺绣占不小的比例,在说刺绣还要描花样这也考验绘画的功底,能在短时间内完成一幅刺绣,这本身就是一项极大的挑战。

良妃远远的瞧着岁末拿笔勾勒,荷花池畔的她虽一身青衣,简单质朴,却流露出别样的风韵,是这一群姑娘中最美的一个,看的良妃眉眼之间都是笑,惠妃笑着打趣:“瞧你笑成这样,想必心里很满意的!”

良妃点头认同:“我就觉着老八的眼光不错,看在眼里都觉得舒服,你在看那一群秀女就她一个选了最难的刺绣,瞧她气度沉稳应该是很有把握,这就已经非常难得。”

德妃也不自主的看向了岁末,指点道:“你们说的就是那个姑娘?我也觉着不错,人看着都漂亮。”

因为良妃的格外低调,德妃和良妃往常的交集并不多,也很少说话,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岁末德妃总觉得有种亲切感,比胤禛看重的那个云溪看在眼里让人舒坦的多,所以她说话的语气也很柔和。

良妃因为德妃的话,对德妃报以笑意:“姐姐能这样说,可见那孩子确实不错。”

亭外荷花绽放,亭内的气氛尽然格外的和谐。

先交上画作的是云溪,管事的太监立刻捧到了亭子里给良妃三人看,大家看了一眼都不约而同的点头,惠妃唏嘘道:“没想到是个兰心蕙质的姑娘,这样的荷花算的上是大家之作了,别人只怕在比不过的。”

德妃就淡淡的:“不过空有其表而已,谈不上大家之作。”不喜之情溢于言表。

惠妃也只是笑笑,就在没言语。

岁末果然交的最晚,良妃一直耐心的等着,等到岁末做完,她叫太监将岁末也一并带了过来,离得近了越发觉得这姑娘眉眼长的精致好看,唇色红润,皮肤细腻,带着一种超越了年纪的淡然,越看越耐看,有种婉约的温柔纤细美。

她笑的亲切,仔仔细细的打量岁末,又叫岁末坐下说话:“怎么想到做刺绣的,你瞧别人都完了。”

良妃的美出乎岁末的意料,干净纯粹,连眼神也柔情似水,几乎是种神圣不可亵渎的美感,她的眼睛也如胤禩一般带着蓝色,但她的蓝色更浅更明显,五官也比较立体,让她美的与众不同,岁末现在才忽然觉察出,良妃和胤禩的俊美是带着易于汉族血统的美的,大抵良妃的先人有外族之人。

“因为心里比较喜欢,也希望自己做的东西能得几位娘娘的认可。”岁末回答的听起来中规中矩,可良妃却听得格外喜欢,希望别人认同,是因为岁末也希望能够入选,努力想要嫁给胤禩,这样的两情相悦是良妃最希望看到的。

德妃瞧了瞧岁末的刺绣,忽然道:“这可是地道的苏绣,外人学不到。”

这就说明岁末确实做的好,这苏绣还是岁末做鬼魂的那几年跟在绣庄的秀娘身边没日没夜的学的,那时候日子太单调,只剩下这是事情打发时间,却没想到还有用上的一日。

“我就瞧着这简简单单几笔将荷花的风韵全都勾勒了出来,这可比刚才的画有味道,我算是自己打了自己的嘴巴了。”惠妃笑着道。

不过一只荷花在风中独立,其他荷花都叫突出的一块石头挡住,却叫人联想到了满池风骨傲然的荷花,这石头看上去锋利凌烈又烘托出荷花的细腻高洁。

这便是在这一群秀女中拔了头筹的意思。

良妃就越看越满意,牵起了岁末的手:“好孩子,真是难为你了。”

岁末便只是浅浅的笑,淡然又不失恭敬,举止言语拿捏的都非常好。

云溪和其他的秀女站在不远处,只能耐心的等着,直到看见岁末从亭子里出来,才听得太监宣布她们可以下去休息,云溪看上去很想知道岁末在亭子里跟良妃都说了什么,她笑着走到了岁末的身边,试探的道:“你怎么在亭子里待了那么久,我瞧着良妃娘娘好像很高兴的样子,应该很喜欢你吧?是不是没少夸你?”

岁末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云溪:“姐姐不但火眼金睛还是个神算子,说的一点不差,良妃娘娘很喜欢我,拉着我的手问了我半天的话,说我才貌双全。”

云溪听着心里格外不舒服:“听妹妹这意思,难不成以后还是个八福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