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连梦想都是假货03(1 / 2)

——————————————————————————————————————————

第二章连梦想都是假货03

“送你送到小村外,有句话儿要交代,虽然已经是百花开,当啦嘀嗒嘀嗒当……路边的野花你不要采……啊……不采白不采……”

“夏辰,不要把头伸出窗外,这样很危险。”江城西一手把持方向盘,一手去拉把头伸出窗外荒腔走调唱歌的夏辰。人拉进车内,立即关上车窗。

夏辰回到车内一直发笑,然后突然“啊”一声,眼睛发直的看着他,“你不喜欢‘路边的野花不要采’,那我给你唱‘掌心’……摊开你的掌心,让我看看你,玄之又玄的秘密……秘密……”

江城西听着她的“掌心”恨不得一掌拍死自己。他脑袋被驴踢了才会带她去喝酒,一瓶啤酒下肚,简直比超人变身还快的变了脸。他还未来得及反应,小丫头就冲到酒吧的舞台上抢了驻唱歌手的麦克风,然后就开始了魔音穿耳。

若不是有保安帮忙给她弄上车,她还不知要在那家酒吧怎么砸场子呢!

江城西被她吵的头疼,她这个样子无论如何都没办法回宿舍了。“夏辰,你家住在哪里?”

“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啊……那里有森林煤矿……还有那满山遍野的……大豆高粱……”夏辰扯脖子就唱。

江城西欲哭无泪,他这是招谁惹谁了。

赵子渡的电话他不知道,晚餐的不愉快加上这个时间又没办法打给区冉,除了把她带回家,江城西实在想不出别的办法。

“夏辰,你这个酒量还敢让我陪你喝酒,真是服了你。”江城西长叹着开车回家,背着“移动ktv”进了单元门,不过当他看见电梯口立着的“维修中”牌子,再一次欲哭无泪。

“移动ktv”还火上浇油的又开唱。“苍茫的天涯是我的爱,绵绵的青山脚下花正开,什么样的节奏是最呀最摇摆,什么样的歌声才是最开怀……怀怀怀……”夏辰伏在江城西背上,揪着他头发当马绳。

江城西已经呕到内伤了,这还是当年那个把情书写的文采斐然的夏辰吗?

他只想问:夏辰,你变成这样你妈知道吗?

总算是把这个醉酒的姑奶奶弄进屋,一向对女人有风度的江城西也怜香惜玉不起来了,直接把夏辰丢在床上,然后一屁股坐在地上喘粗气,“看着这么瘦怎么这么沉。”

夏辰倒在柔软的床铺上总算是不唱了,嘤嘤一声,利索的钻进被子里,还嘟囔着斥一声“我睡了,别吵。”

你还敢让我别吵?

江城西好笑的指着自己,回头再看看已经闭眼的夏辰,又一次内伤。

见她真的睡了,他摇摇头退出卧室,低头闻闻自己身上的汗臭味,直接拐进浴室。

洗完澡出来,一身轻爽。

门铃响起来,“这么晚是谁啊?”江城西一边擦着头发一边去开门。

门开一瞬,江城西看着门外的女人愣怔在门口。

“不请我进去坐一下吗?”齐娜穿着一身礼服,身上带着酒气,显然是刚从某个宴会现场直接过来的。不待江城西邀请,她提着裙摆走进屋。

屋子里的喜庆颜色已经退去,齐娜靠在客厅的桌子边,眸子里荡着水光。

江城西几乎以为自己在她眼里看见了不舍,“齐娜……”

“我明天就要走了。”一句话切断他所有的妄想。

江城西冷下脸,“那你还来干什么?道别?还是诀别?”

齐娜向他走近,两人间近到不能再近的时候停下来,几乎她再靠前一点就能吻到他的唇。“城西,我……”

“我渴了,水在哪里?”突兀的女声打破两人间的暧昧。只见夏辰迷糊糊的晃悠出来,身上只穿着一件吊带背心。

齐娜觉得自己的脸上被狠狠的打了一巴掌,她豁然的退后一步,面上带着冷嘲,“我以为都是我对不起你,原来……咱们扯平了。”

“齐娜,不是你想的那样。”江城西欲开口解释。

只是齐娜根本不听。她快速的从手包里掏出戒指,“我只是来还这个的。”她将钻戒塞到他手里,脸上挂起骄傲的笑。“江城西,咱们真的两清了。打扰,再见。”说罢,头也不回的离开。

“齐娜……”江城西抬步欲追,也许这是他们最后的机会。人到门口,却听身后“呕”一声。

夏辰捂着嘴,呕了两声后大叫:“我要吐,厕所在哪?”

江城西站在门口,看了看手里的钻戒又看看像无头苍蝇乱撞的夏辰,最后狠狠叹口气,关上大门。

戒指都还回来了,他还妄想什么,心早就该死了。

“呕……”

“别吐别吐,厕所在这儿。”江城西随手把戒指丢在桌上,拉着她往厕所走。夏辰抱着厕所狂吐之时,客厅电话也来添乱,响个不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