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1 / 2)

第四章

有了兰陵王的这句话,应珺觉得,自己的心仿佛一下子就回到了肚子里。

对于应珺来说,呆在军营里虽然可以保命,但她的真实性别却是犹如一把利剑,无时无刻不垂挂在她的头顶,告诫着她一切要小心行事,否则将会大祸临头。现在有了兰陵王这句话,虽然她依然要小心翼翼,但至少只要保证自己不会被别人发现就行了。

随着时间的流逝,应珺渐渐发现,兰陵王对她还真的是相当照顾。

因为已经变成了他的随身亲兵,应珺便被从那个狭小拥挤的边缘小帐篷调了出来,住进了兰陵王本人帐篷旁的另一顶小帐篷里。虽然这个帐篷也很小,但却是单人居住,应珺并不用担心会有别人突然冲进来。

在剿灭了山贼或者说是突厥人的来犯之后,兰陵王高长恭便带领军队回到了并州城。然而因为并不知道那伙穷凶极恶的匪徒会不会再次来犯,所以他们就停留在了这里,以防再次出事,并没有回到邺城或是晋阳。

而应珺则也跟着留了下来。

并州城在齐国算是一个相当有分量的地方。而兰陵王高长恭本人,年纪轻轻便被封为并州刺史,守在这里以保卫齐国一方安宁,那已经是一个绝对出色的大英雄了。

不过,身为皇帝的侄子,却在没有战事的时候被安排在这种地方,一呆就是一年,应珺虽然不懂,但她就是觉得,这个皇帝这么做不好。

大抵是因为知道了兰陵王是她的救命恩人,现在又被这般照顾,所以在应珺这个十四五岁的小丫头的眼里,这位年轻俊逸的兰陵王便是这世间最好的人了。

应珺年纪小,又有精神,每日里跟着兰陵王本人与军师尉相愿到处跑来跑去的还精神头十足地给他们传话摆饭,久而久之,大家也都习惯了她的活泼劲儿,甚至也愿意把她当成子侄辈儿来宠着,就连下面的士兵们也都对她的感官颇为不错。

这天,应珺正守在门口发呆,却突然被兰陵王叫了进去。

“小应,”兰陵王今日似乎并没有太多的公务要做,只是随意束着头发,听到她进来,眼睛却抬都没抬,只一直盯着自己手上的兵书,“门口送来了一些瓜果,你拿去洗洗,分给其他将士们吃吧。”

应珺一愣,准备去拿水果的脚步也随之停了下来:“可是,王爷,那不是太守送来给您享用的吗?”

在她看来,兰陵王每日里不是在练兵就是在读兵书,要不然就是在研究兵法战略。这般忙碌辛苦的生活,王爷既然好不容易得了些瓜果,当然要好好犒劳一下自己才好。

可是王爷却叫她把这些瓜果拿给别人?

听到她的话,兰陵王才终于抬眼,将自己的注意力从兵书中转移了出来。

“那些果子既然是太守送来的,那要怎么处理就是本王自己的事,”兰陵王的语气虽然十分平静,然而那自带的气势却压的应珺头都抬不起来,“将它们分给将士们实用,那是本王自己的决定,旁人无权置喙。”

应珺一抖,低低地回了一句:“诺。”

听到她声音这么低,高长恭有些好奇地看了看面前这个依旧穿着男装的小丫头。

这丫头比他刚把她捡回来的时候,似乎成长了不少。

在高长恭的印象中,这个丫头真的就是他最怕的那种类型的女人。

第一次叫应珺给他上药,因为他那时还在怀疑她,而她不小心碰到了他的后颈,高长恭便条件反射地直接掐住了对方的脖子,那时候她的反应就是哭。后来把人调到了自己的身边,似乎是好了些,但却依然总是眼睛红红的,也不知道到底是哭了还是怎么。

后来他有一次忍不住问,她才告诉他,那是因为她和营里的其他兄弟谈天闲聊时听到了对方的故事——

他们这些从军的,常年在战场上奔波劳碌,见过的血和泪不知有多少。有多少人为了保家卫国将自己的生命永远留在了战场之中,又有多少人战死沙场马革裹尸,家里却留下了妻子儿女还在痴痴等待。

这么多愁善感,怎么能留在军营?

彼时,高长恭差点就让尉相愿把这丫头带回兰陵了。可是他还没说两句,就被应珺发现了自己的用意,又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着求自己把人留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