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1 / 2)

第十二章

应珺和芙蕖罗衣三人分别给自己做了灯,甚至求得了兰陵王为她们题字作画,准备等到元夕那日拿出来赏玩。虽然高长恭对于书画并不像他的二哥那样擅长,但也算是略有涉猎,为三人题的字画她们也都相当满意。

时间就这么来到了元夕。

当日下午,应珺在芙蕖的帮助下换好了衣服,便带着她一起出门了。

她要出去再买点材料。

应珺其实做了两个灯。一个当然是她自己的,另一个其实是给这座王府的主人的。

她忘不了那日觐见皇帝时高长恭的样子。

那日在踏入高湛与和士开所在的宫殿之前,空中便已经飘起了雪花。当二人离开时,天上已经下起了鹅毛大雪,路面上也已经有了积雪。

被厚厚积雪覆盖的赵郡王府中并没有太多的人在走动。放眼望去,入目皆是厚重的木梁与白雪。

高长恭在前面走着,应珺安静地跟在他的身后。

他不说话,她也不说话。

大抵是因为心中不愉,高长恭的步伐并不慢。

高长恭虽然面容过于俊秀,然而身形高挑挺拔,身着黑色长裘走在雪中之时,别有一番慑人的气势。

走在他的身后,应珺看着他的背影。

他快步走在前面,应珺有些跌跌撞撞地跟在后面,好几次都要差点跌倒。

不知为何,她就是觉得,现在的王爷很孤独很难过——

可她帮不了他。

她不解:他有兄弟姐妹,这么多亲人,为什么还会这么孤寂呢?

大概是因为想得太过出神,应珺没有注意到脚下,又急着想要追上高长恭,便忽略了脚下雪融后化成的冰层。

她的脚下一滑,便整个人摔了出去。

高长恭被她的动静惊得回神,这才停下脚步,回身看向了他的身后。

应珺趴在地上,费力用自己的手肘撑起了上半身。她一抬头,看到高长恭惊愕地看着她,才傻傻地咧嘴一笑。

高长恭皱眉,快步走回她的身边,将她扶起:“你就不会叫我走慢些吗?”

“王爷心情不好,我怎么能打扰王爷,”应珺说,“反正王爷走得不快,我总能追上的。”

她自小长在山野,不像门阀出身的大家小姐那样娇贵,这样的速度对她来说的确不算很快。

高长恭深深看她一眼:“我若是不停,你就要一直这样追下去?”

“是啊。”应珺一脸的理所应当,让高长恭觉得,自己好像问了一个傻问题。

“无论我怎么走,你都会一直跟在我的身后吗?”鬼使神差的,高长恭问出了这样一个问题。

应珺又点了点头:“无论如何,我都会一直跟着王爷的!”

高长恭没再说话,只是伸手帮她扶好了歪掉的帽子。

“回府罢。”

……

应珺的性子直,从来不会隐藏自己的真实想法,她认定的事情就一定会坚持到底——

她想让他不再那么孤寂了。

收回了思绪,应珺感谢了为她开门的王府侍卫,带着芙蕖踏出了兰陵王府。

她给高长恭做的灯还缺个流苏,她想去补回来,便与芙蕖罗衣打了招呼,要带她们出门购买。然而恰好几位公主送了些物件过来,负责统计和收纳的罗衣便被临时叫走了。

两人换了男装戴着冠帽,来到了邺城街头。

因为主要是为了给灯笼买流苏,应珺便在芙蕖的带领下来到了一条全是卖一些小东西的街道。这些小玩意儿虽然并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但也十分精巧讨喜,应珺很少进城,看这些东西便看得直了眼,怎么都移不开目光。

“娘子若是想买,尽管开口,”芙蕖带着笑意,小声说道,“王爷给了足够的银钱,说您想买什么只管买了就是。”

“这怎么可以,”应珺涨红了脸,“这不行的,芙蕖姐姐——你让我再看两眼就好,就两眼!”

一边感慨应家娘子的好运气,竟然遇到了王爷这样的人,芙蕖一边在四处张望,想要尽快找到她们要找的商贩,一时间就忽略了应珺周围突然围过来的几人。

等她终于找到了那日买东西的商贩,却发现,应珺已然消失在了集市之中。

应珺再度恢复意识的时候,发现自己竟然出现在了一座金碧辉煌的宫殿之中。

她对这里完全没有任何印象。不过看这个风格,大概自己又回到了皇宫吧。

“应小郎君。”

应珺抬头,看向了坐在宫殿上首的人。

她一惊之下,甚至忘了多余的动作。

因为那人竟然是她前些日子见过的当今圣上。

应珺环顾周围,却只在殿内见到了她和皇上两人。而门口,一个身着内侍服装的人正好在她看过去的时候关门离开。

高湛见她这样警惕,也没有逼迫她,反而笑笑,相当俊美的脸上还露出了安抚般的笑:“应小郎君莫要紧张,坐下回话便好。”

可是应珺却一点都没有放松。她僵着身子站在原地,一点都没有坐下的意思。

“小的见过皇上。”应珺终于恢复了对自己身体的控制,便躬身行礼,但也因为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而不敢随意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