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1 / 2)

第四十三章

应珺陪着高长恭, 同高孝琬一起,将在静德宫中久居的元仲华接了出来。

高湛最终以高纬的名义写下了诏书。高纬退位,新帝为文襄帝四子高孝瓘——那么, 文襄皇后元仲华, 便是名正言顺的皇太后。

按礼, 高长恭应该三辞, 但是“禅位”这件事,其实理论上是因为他才会发生的——但若是不进行三辞, 只看高纬的禅位诏书,那么恐怕会有不少人认为,皇帝禅位一事另有隐情;所以,这对感情并不算是十分和睦的堂兄弟,就这么在满朝的文武百官面前, 做了一场看起来极为好看的“戏”。

经过了三次古礼,高长恭正式成为了下任的皇帝。高纬与高湛住到了皇宫偏僻处的景泰殿, 而帝后办公和居住的信泉宫,则都被直接空了出来。

于是,高长恭带着应珺,直接住进了信泉宫。

每日里, 高长恭在信泉宫前殿宣室办公, 而应珺则在椒室殿接待命妇女眷。两个人各忙各的,虽然暂时并没有正式举行禅位大典,但各个宫人“陛下”“娘娘”都已经叫了起来。

只除了应珺。

成婚之前,应珺天天走到哪里都在喊“王爷”, 有时候兴奋起来声音还很大, 高长恭也没有拘着她,便随她叫去。后来成了婚, 高长恭逗引的她满脸通红,终于让她改了口换成了“夫君”——现在又要让她改口,应珺还真是有些改不过来。

不过高长恭也没有强行要她改口。所以时至今日,应珺依旧是天天“夫君”“夫君”地叫得挺开心。

虽然还没有登基,但该有的一切都已经安排了下去。应珺在椒室殿中除了接见命妇女眷,还要安排登基大典的各项事务,甚至是他们二人在登基大典和立后大殿上的大礼服,也要由她来安排。

虽说在此之前,高长恭从来没想过要应珺帮他做些什么,也没有想过应珺能帮他什么,只要让她好好地当他的王妃便好了,但是在静德宫一事之后,高长恭才真正地发觉,她以前说过的话,都不是只是说说罢了。

应珺说过,她会一直跟着他的脚步,无论他做什么——她做到了。

应珺还说过,若是有人害他,她便会先杀了对方——现在看来,她也能做到。

所以,高长恭愿意将自己的背后托付给她。

他知道,应珺绝对能守得住。

卫嬷嬷现在是皇后身边的嬷嬷,而原本跟她一起进来的杜若杜衡也随着她成了皇后身边的大宫女。芙蕖罗衣被暂时调派去了宣室殿,这么一来,皇后的大宫女就缺了两人——恰好,张丽华和冯小怜就这么顶了上来,成了应珺在椒室殿的新晋大宫女。

而在准备接待过程中,应珺却也见到了两位特殊的客人。

“娘娘,之前是我不对,但求求您让我去见见仁纲吧,”胡氏哭哭啼啼地站在下首,一边哭还一边抽泣得浑身颤抖,“娘娘,我求求您了……仁纲他还小呢,他还是个孩子啊!”

这座椒室殿位于信泉宫中,乃是皇后居所。原本,胡氏也曾是这座宫殿的主人,即使高纬已经娶了皇后,她却依然住在这里。然而只不过因为高湛去了一趟静德宫,胡氏就不得不从椒室殿中迁了出来——要说胡氏内心一点怨恨都没有,应珺是绝对不会相信的。

看着殿内站在胡氏斜后方眼神淡漠的少女——高纬的正妃斛律二娘子,应珺轻笑了一声。

“斛律二娘子,您看?”

胡氏脸色蓦地通红:王妃都娶了,还好意思说是“孩子”?

“一切但凭娘娘做主,妾身绝无二话。”

看样子,斛律二娘子与高纬,真的是一点感情都没有。

不过这就好处理多了。

“罢了,本宫也不是什么无情之人,”应珺坐在主位,换了个闲适的姿势,又重新靠了回去,“既然长广王妃想去探望长广王与长广王世子,那便去罢,也免得外面传我们陛下无情无心。”

胡氏脸上的血色在一瞬间消失殆尽:她竟然已经连“太后”都不是,直接降级回长广王妃了!

“小怜、丽华,那便由你们二人领胡王妃和世子妃去景泰殿罢。”应珺说道,“本宫乏了。”

“胡王妃,请吧?”已经成为了应珺身边的大宫女的张丽华走上前去。

胡氏没办法,只好一步一回头地跟着张丽华和冯小怜走出了椒室殿——而应珺,则依旧保持着气定神闲的姿态,脸上竟然还带着笑意。

——不,她才是椒室殿的女主人,她是皇后,是皇太后,是这个国家最尊贵的女人,才不是什么长广王妃!

胡氏拂袖离去。

而刚刚有事被应珺派了出去才回来的杜若走在门口,看到了胡氏带来的人,瞳孔猛地一缩:那个嬷嬷,分明就是被高纬称作“干阿你”的陆令萱。

向冯小怜使了个眼色,杜若神不知鬼不觉地混进了队伍,默默跟在了队伍的最后。